哲学 图书

《道德情操论》是亚当·斯密的伦理学著作,他一生中共修订过六次。斯密从人类的情感和同情心出发,讨论了善恶、美丑、正义、责任等一系列概念,进而揭示出人类社会赖以维系、和谐发展的秘密。道德情操论》对于促进人类福利这一更大的社会目的起到了更为基本的作用,是市场经济良性运行不可或缺的“圣经”,堪称西方世界的《论语》。

免责声明:本文仅用于学习和交流目的,不代表素心书斋观点,素心书斋不享任何版权,不担任何版权责任。

第三章 人类种族 - 来自《人类学》

种族的差异——身躯和肢体的长短——头颅——面部特征——肤色——毛发——身体构造——气质——种族的类型——稳定性——混血人种——变化——人种的分类  在第一章里,已经谈到了根据对非洲黑人、印度苦力和中国人的仔细研究而观察到的个别人种之间的某些显著区别。甚至在欧洲人中间,任何一个人都会看出在白皮肤的丹麦人和黑头发的热那亚人(Genoese)之间的鲜明对照。现在,我们转过来进一步研究某些种族之间的特有的区别。当然,读者应当明白,没有必要的解剖学的研究,这种比较只可能是表面的和不完全的。人类学发现人种区别……去看看

后记 - 来自《侵华日军暴行纪实》

日本军国主义侵华期间究竟对中国的平民百姓犯下了多少罪恶,世人恐怕已难以考证,但有一点可以完全肯定:即使把目前所能找到的有关文字记载全部汇集起来,也仅仅是日本军国主义所有罪恶中的极小部分而已。由于侵略者的行径过于暴虐与残忍,使人深深觉得即使只是淡淡地描述,也无法掩盖浓浓的血腥。我们之所以不怕玷污笔墨编写了当年侵略者种种的兽性与兽行,并不仅仅是为了提醒人们不要忘记过去,更重要的是为这个世界多提供一些有益的警示,真诚地希望我们共同拥有的星球上再不会发生如此长时间、大规模的恐怖杀戮,人类决不该如此堕落!“……去看看

第八章 生产的方法与手段 - 来自《面包与自由》

Ⅰ  假若一个社会、一个都市、一个地方要向它的居民保证生活必需品不会缺乏(我们要知道此种生活必需品的概念还可以扩大,甚至可以包含一些奢侈品),那么,无论如何必定要把生产所绝对必需的东西——土地、机械、工厂、运输机关等占据下来。在私人手中的资本也应该充公,归还与社会全体。  我们已经说过,资产阶级的社会的大害处不仅是资本家占取了各种商业的大部分利润,因此他们可以不劳而食;而且还是使一切生产皆向着错误的方针进行,并不以保证万人的安乐为其目的。这就是我们攻击现社会的理由。  要使现在商业的生……去看看

3-08 有时候真理就寓含在矛盾中 - 来自《与神对话》

   2009/10/01
生命真的永远永远继续吗?很确定是。没有完的时候?没有。转世是事实?是事实。你可以在任何你想要的时候,以任何你想要的形态重返凡身——也就是,还会「死」去的肉身。是我们在决定什么时候回来吗?没错,「要不要」和「什么时候」。什么时候离开,也是我们在决定?是我们决定自己什么时候要死吗?没有任何事情是违背着灵魂的意愿而发生在它身上的。也就是说,那根本不可能,因为是灵魂在创造每一个经验。灵魂什么都不缺。灵魂具有一切。一切智能,一切知识,一切能力,一切荣耀。灵魂就是你那永不睡眠、永不遗忘的部分。灵魂会想要肉体死亡吗?不。……去看看

06 被跟踪 - 来自《新疆追记》

事后想起,我感到奇怪。似乎在新疆被捕前的一段时间,我的所有关于自身安全的感觉都关闭了。以前可不是那样,往往通过直觉我就能意识到危险,而且可以在事后得到证实。照理说此次到新疆没有理由放松警惕。一年前我刚出版了《天葬》,同时对外公开了《黄祸》作者的身份,可想已经被记帐。1999年又是国内政治转为进一步强硬的当口,我来新疆的前两个月,刚有数人因为筹组民主党被判重刑。可是我为什么没有一点警惕之心呢?   事后想起临到新疆前我在北京与两个外国人的谈话,不禁有点羞愧。我那时对他们这样解释中国的政治——今日中共已经……去看看

第二章 国际银行家和美国总统的百年战争 - 来自《货币战争》

“我有两个主要的敌人:我面前的南方军队,还有在我后面的金融机构。在这两者之中,后者才是最大的威胁。我看见未来的一场令我颤抖的危机正在向我们靠近,让我对我们的国家的安危颤栗不已。金钱的力量将继续统治并伤害着人民,直到财富最终积聚到少数人手里,我们的共和国将会被摧毁。我现在对这个国家安危的焦虑胜过以往任何时候,甚至是在战争之中也是如此。”——林肯  本章导读  如果说中国的历史是围绕着政治权力斗争而展开,不理解帝王心术就无法洞察中国历史的精髓。那么西方历史则是沿着金钱角逐而进……去看看

第五章 自然与约定 - 来自《开放社会及其敌人》

柏拉图并不是第一个以科学研究的精神探究社会现象的人。社会科学的发动至少可追溯至普罗塔哥拉一代,他是第一位把他们自己称为“智者派”的伟大的思想家。它是以认识到需要在人类环境方面的两个不同要素——自然环境与社会环境二者之间做出区分为标志。这是难于做出和把握的一种区分,即使是现在,我们的头脑中也不能够清楚地确立这种区分,由此就能够推知这一点。自从普罗塔哥拉的时代以来,人们就一直追问这个问题。似乎是我们绝大多数人都有一种强烈的倾向,即把我们社会环境的特殊属性当作它们是“自然的”来加以接受。  一……去看看

5-1.2 观察的理性(下) - 来自《精神现象学(上卷)》

Ⅲ.将自然当作一有机整体来观察 1.无机物的组织:比重,凝聚性,数     考察有机物的时候,外部只考察其形态,内部只考察形态的内在方面,这样的考察办法,事实上已不复是一种对有机物的考察。因为,那应该具有相互关系的两个方面只被设定为各不相干的,因而使那构成有机物的本质的自身反映,被扬弃掉了。我们在这里要做的毋宁是把已经试验过的内外比较法应用到无机物上来;在无机物里,无限的概念只是内在的本质,它潜藏于内部,或者外落于自我意识之中,而不再象在有机物那里一样具有它的客观呈现了。     因此,这种内在与外在的关系还应该在……去看看

7.脸被踹到粪坑里 - 来自《沧浪之水》

房子中间有一道布幔,晚上拉开就变成两间。岳母睡在门边的小床上,和我们脚对着脚。刚开始我晚上很难入睡,心里别扭得要命,过了几天也就习惯了,人还能不睡觉吗?过了几个月,晚上安静了些,有时候我心中有点动了,碰一碰董柳,她手朝门口指一指,我就算了。第二天我对她说:“昨晚上喊你你还不过来呢,还要我求你吧!”她说:“我以为你是开玩笑的。”我说:“那还要我写份申请书?”她说:“那你今天晚上再喊我。”到晚上熄了灯,她主动摸到我身边让我搂了,我搂了一会悄声说:“肚子饿了把馒头放在你面前,就是不准吃,你说这心里难受不难受?”她说:“你才是馒头呢……去看看

1936——中华民国二十五年丙子(2) - 来自《中华民国史事日志》

8.1(六,一五)  甲、蒋委员长电李宗仁、白崇禧说明中央意旨,恳劝接受新命,拟赴粤面商。  乙、冯玉祥自南京赴庐山。  丙、粤汉路管理局成立,凌鸿勋任局长。  丁、西安天水地震。  戊、世界运动会在柏林开幕。  8.2(六,一六)  甲、国民政府令:(一)特派龙云为滇黔绥靖主任,薛岳为副主任,撤销滇黔剿匪总司令部,(二)任命顾祝同为贵州省政府主席。  乙、第四路军总参议邓世增到南宁(7.30),疏通桂事,今日回广州。  丙、蒋委员长覆李宗仁等电,仍劝接受命令,在粤晤商。  丁、察北匪伪军李守信又进扰绥东陶林、红根尔图,复被击退。 ……去看看

5-12 见幻觉是幻觉 - 来自《与神对话》

   2009/10/01
当幻觉显得如此真实的时候,你怎么可能“见幻觉是幻觉”呢?并且,如果它是个幻觉,那又怎么会显得如此的真实呢?当你们的族类移进了它自己意识演化的经验里时,人类会开始问上面这些问题。而现在,这些问题都将有答案,你将踏出无知的幻觉了。我现在就给你答案,让你好好想想。记住,就像和所有来自神的沟通一样,请珍视你所读的,但却不要当它是绝无谬误。要明白你是自己最高的权威。不论你读的是《犹太法典》或《圣经》、《薄伽梵歌》或《或兰经》、《巴利大藏经》或《摩门经》,或任何的神圣的文本,都不要将你的权威源头放在你的外面。倒不如……去看看

第二章 论自然状态 - 来自《政府论(下卷)》

4.为了正确地了解政治权力,并追溯它的起源,我们必须考究人类原来自然地处在什么状态。那是一种完备无缺的自由状态,他们在自然法的范围内,按照他们认为合适的办法,决定他们的行动和处理他们的财产和人身,而毋需得到任何人的许可或听命于任何人的意志。  这也是一种平等的状态,在这种状态中,一切权力和管辖权都是相互的,没有一个人享有多于别人的权力。极为明显,同种和同等的人们既毫无差别地生来就享有自然的一切同样的有利条件,能够运用相同的身心能力,就应该人人平等,不存在从属或受制关系,除非他们全体的主宰以某种方式昭示他的……去看看

托克维尔论政党与民主 - 来自《《论美国的民主革命》导读》

《论美国的民主》第十章“合众国的政党”导读毛寿龙 民主政治的胜利者是赢得多数者,而为了赢得多数,就需要组织政党。最核心的活动者就是政党。党派政治并非一定是有利于民主的,它的活动对民主可能有积极效应,也可能有消极效应,或许还可能彻底摧毁民主政治。不同的效应不仅取决于民情、自然条件和制度背景,也取决于党派的不同类别。这是我从托克维尔的分析框架里推理出来的。在本章,托克维尔首先给出了自己的政党分析框架;然后运用这一框架分析了美国政党的状况、历史和未来的走向,以及与美国民主制度之间的关系。 一、政党研究……去看看

第七章 理性——人类的特征 - 来自《中国文化要义》

一 理性是什么 照以上之所论究,中西文化不同,实从宗教问题上分途;而中国缺乏宗教,又由于理性 开发之早;则理性是什么,自非究问明白不可。以我所见,理性实为人类的特征,同时 亦是中国文化特征之所寄。它将是本书一最重要的观念,虽阐发它尚待另成专书,但这 里却亦必须讲一讲。 理性是什么?现在先回答一句:理性始于思想与说话。人是动物,动物是要动的。但人 却有比较行动为缓和为微妙的说话或思想这事情。它较之不动,则为动;较之动,则又 为静。至于思想与说话二者,则心理学家曾说过“思想是不出声的说话;说话是出声的 思想”,原不须多分别。……去看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