哲学 图书

弗里德里希·威廉·尼采(Friedrich Wilhelm Nietzsche,1844.10.15-1900.8.25),德国著名哲学家。西方现代哲学的开创者,同时也是卓越的诗人和散文家。他最早开始批判西方现代社会,然而他的学说在他的时代却没有引起人们重视,直到20 世纪,才激起深远的调门各异的回声。后来的生命哲学,存在主义,弗洛伊德主义,后现代主义,都以各自的形式回应尼采的哲学思想。

免责声明:本文仅用于学习和交流目的,不代表素心书斋观点,素心书斋不享任何版权,不担任何版权责任。

第十五章 历史的审判 - 来自《南京大屠杀》

正义之声挂着太阳旗的驱逐艇开足马力向下游冲去,艇尾那高高的浪花在长江中留下了长长的航迹。费吴生松了一口气,《纽约时报》记者德丁、《芝加哥日报》记者史蒂尔和路透社记者斯密土、派拉蒙影片公司的摄影师孟根都随艇到上海去了。他送走了他们。他们离开了这个魔鬼统治的地方。今天是日本兵进城的第三天。这是充满罪恶和恐怖的三天。费吴生已将他耳闻目睹的日军暴行写信托记者们带到上海去了,还有贝德士博士写的一封信,他们要将日军的暴行告诉美国友人。记者们目击了这恐怖的情景。职业道德促使他们真实而客观地记录了一……去看看

第十七章 再“补课” 劫祸不止 - 来自《阳谋》

「百花发时我不发,我一发时都吓煞。」六百年前,朱元璋在农民起义军中初露头角时写的两句诗,可以用来说明反右风暴尘埃落定之后的局面。共产党一鸣,百鸟齐喑,百花齐被吓煞,一九五七年夏初那热闹的鸣和放在知识份子心头只剩下了痛和苦。   「百家争鸣」呢?没人提了。好像大家都忘了共产党是主张实行「双百方针」的。正如当时的中共中央宣传部部长陆定一所说:「反右派以后,『百花齐放,百家争鸣』的方针,形式上没有被废除,但实际上停止执行了。毛泽东同志提出,百家争鸣实察上是两家,资产阶级一家,无产阶级一家……」(注1:一九八六年五月九……去看看

第五章 民主与计划 - 来自《通往奴役之路》

试图指导私人以何种方式运用其资本的政治家,不仅是其本人在瞎劳神,也是在僭取一种无论如何也不能安心地授权给枢密院和参议院的权力;由一个愚蠢和专断到幻想自己是适于行使这种权力的人掌握它,是再危险不过的了。——亚当·斯密所有集体主义制度的共同特征,可以用一个各个流派的社会主义者都乐比不疲的词句,描述为一个为了一个明确的社会目标而精心构筑的社会劳动者组织。当今社会的社会主义批评家们的主要指责之一就是,我们当今的社会缺乏这种对一个单一目标的“有意识”的指导,其活动受着不负责的人们的奇思异想的左右。这……去看看

第七章 经行动而学习,不行动而忘却 - 来自《财产权是自由的守护者》

在第六章讨论的高度抽象和简化的图例中,生产——交换关系的参与者的脆弱,受到了外在于市场的退出选择权的限制,正如可能的自足生存状态表示的那样。这选择权的存在确实主要取决于个人化的或私有的财产权的存在,这私有财产权容许人们自愿退出交换关系,无论这种退出是完全的还是部分的。  在专业化——交换条件下达到的效用水平和在自足的孤立状态下可达到的效用水平间的差量,衡量着独立的机会成本,或反过来说,衡量着市场的相互依赖的收益。简要地考察一些可能影响这差量大小的因素,是有益的。正如第六章描……去看看

第05章 - 来自《梅次故事》

朱怀镜在梅园餐厅里吃过中饭,刚回到房间,手机就响了。刘芸正给他倒茶,听得手机里传出女人的声音,她便低头出去了。原来是舒畅打来的电话,'朱书记,吃中饭了吗?' '吃了吃了。你吃了吗?'朱怀镜放下中文包,靠在沙发里。   '朱书记,宾馆饭菜怎么样?'舒畅说。   朱怀镜笑道:'宾馆里的菜,哪里都一样,真是吃腻了。好在我的胃很粗糙,什么都能吃。怎么?今天请我吃晚饭?'舒畅一笑,说:'我说得好好策划的。我准备好了再请你。'朱怀镜笑道:'别弄得这么隆重啊。'舒畅说:'你是谁嘛,不隆重怎么行?朱书记,你一个人在这里,说不定缺这个少那个的,你得跟我说啊。对……去看看

第九章 6月17日的作战 - 来自《制空权》

17日晨1时,科隆、美因兹、科布伦次和法兰克福诸城市遭到法国独立空军四个夜间轰炸旅的轰炸。在16日那天,这四个旅已经完成动员,达到正常的战时编制(每旅12个中队,72架飞机),所以每个旅对四城市中之一进行轰炸,大约投下100吨爆炸弹、燃烧弹和毒气弹。破坏甚为严重,到处发生大火,而且由于毒气蔓延,妨碍了援救工作,四座城市几乎完全被毁。  6时左右,德国指挥部发出如下公报:  夜里1时至2时,同盟国飞机轰炸了科隆、科布伦次、美田兹和法兰克福。  因此,今天下午4时至5时德国独立空军将完全摧毁那慕尔、苏瓦松、夏龙、特鲁瓦四城,现……去看看

第十四章 艺术 - 来自《革命的年代》

   2009/10/01
总是会有一种时髦的兴趣:对驾驶邮车的兴趣——对扮演哈姆雷特的兴趣——对哲学讲演的兴趣——对奇迹的兴趣——对纯朴的兴趣——对辉煌的兴趣——对阴郁的兴趣——对温柔的兴趣——对残忍的兴趣——对盗匪的兴趣——对幽灵的兴趣——对魔鬼的兴趣——对法国舞蹈演员和意大利歌手以及德国络腮胡和悲剧的兴趣——对在11月份享受乡下生活和在伦敦过冬的兴趣——对做鞋的兴趣——对游览风景名胜区的兴趣——对兴趣本身,或对论兴趣的随笔的兴趣……——皮科克(T.L.Peacock)《险峻堂》(Melincourt,1816年)  与该国的财富相比,英国堪……去看看

第十章 法律、命令与秩序 - 来自《自由秩序原理》

秩序并非一种从外部强加给社会的压力,而是一种从内部建立起来的平衡。——J.Ortegay Gasset   1.“每个个人的存在和活动,若要获致一安全且自由的领域,须确立某种看不见的界线(the invisible border line),然而此一界线的确立又须依凭某种规则,这种规则便是法律”。这是19世纪的一位大法学家所提出的基本的自由的法律观(the basic conception of the law of liberty);他即是冯·萨维尼(F.von Savigny)。然而自此以后,这种视法律为自由之基础的法律观,却在很大程度上被人们遗忘了。本章的主要目的便在于恢复这一法律观,并使之得到更为……去看看

宗教、民情、传统与民主 - 来自《《论美国的民主》讨论》

□张芝梅  毛老师:您好!很高兴收到您的来信,这是我收到的最好的圣诞节礼物。能读自己喜欢的书并且和有共同爱好的人讨论这是一种难得的幸福。如果把我们的讨论放在《评论与回应》栏里我会很高兴的,谢谢。如果能参加IAPP Community的活动,我很乐意。只是我对许多问题的了解和思考都很有限,但我希望能在交流中得到提高。读《论美国的民主》,我甚至觉得托克维尔有时会流露出把美国的制度当成上帝的恩典的感觉。我认为您把世界各个不同地区的不同民情和制度区分开是很重要的。具体到中国,能否在具有专制传统的基础上培养和民主、……去看看

第23章 马克思和恩格斯的影响 - 来自《科学中的革命》

在对19世纪革命及革命概念发展的任何研究中,卡尔·马克思的思想都占有一个首要的地位。甚至很早发生而没有受到马克思影响的那些革命,人们现今也通常从一种“马克思的”观点来解释。在前面的论述中,我已经提到过马克思“不断革命”的概念以及这样一个事实:在创立公开宣布自己明确的革命目标的民族国家内部和国际性的有组织的团体方面,马克思是一个先锋。在这一章中,我的意图与其说是探讨马克思关于革命的思想或马克思的革命活动,不如说是考察卡尔·马克思所表达的关于科学变革和科学中的革命的观点的特定主题,并且把马克思关于……去看看

1-12 为什么美国人既建造一些那么平凡的建筑物又建造一些那么宏伟的建筑物 - 来自《论美国的民主(下卷)》

我方才说过,在民主时代,艺术制品越来越多,但也越来越不伟大。我应当赶快指出,这方面也有例外。在民主国家,每个个人都是非常软弱的,但代表众人并统治众人的国家,却是非常强大的。任何国家的公民都不会象民主国家的公民那样看来渺小,任何一个国家都不会象民主国家那样显得强大,任何一个国家的精神都不会象民主国家的精神那样具有广阔的视野。在民主社会里,人们一想到自己的时候,他们的想象力立即缩小;但他们想到国家的时候,想象力便无限扩大。因此,住在小屋子里过惯平凡生活的人,一遇到要营造什么公共建筑物时,总想把它建造得宏伟一些。……去看看

75 - 来自《灵山》

我路过上海,在火车站排着龙蛇长阵的售票处截到了一张去北京的特快车的退票,一个多小时之后便坐上了火车,十分庆幸。这庞大而拥挤的千万人的都市对我已没有什么意思,我想看的我那位远房伯父比我父亲死得更早,他们都没能活到光荣告老。  那条穿过市区乌黑的吴淞江成天散发恶臭,鱼鳖都死绝了,真不明白这城市里的人怎么活得下去?连日常饮用的处理过的自来水总是浑黄的且不说,还一股消毒药品氯气味,看来这人比鱼虾更有耐性。  长江口我以前去过,除了浩荡浑黄的波涛上浮游的不怕生锈的钢铁货轮,就是被浊浪冲刷的长满芦苇的泥岸。水里……去看看

1955年国务院政府工作报告(上) - 来自《历年国务院政府工作报告》

关于发展国民经济的第一个五年计划的报告——1955年7月5日至6日在第一届全国人民代表大会第二次会议上国务院副总理兼国家计划委员会主任李富春目录  一、国家在过渡时期的总任务  二、第一个五年计划概要  三、第一个五年计划的若干问题    (一)关于工业和运输业的基本建设问题    (二)关于工业的生产问题    (三)关于农业的增产问题    (四)关于对资本主义工商业的社会主义改造问题    (五)关于保证市场的稳定问题    (六)关于培养建设干部问题    (七)关于提高人民的物质生活和文化生活的水平……去看看

2-1.9 三月十五日这一天 - 来自《走向混沌》

我被允许回家一天的事情,在劳改队若同一次精神地震,在我的同类们中间,被视为解禁的一颗信号弹。我归队之后,在菜园的劳动中,又发现了一个不解之谜——董和高一连几天没有露面。据门口值班员透露:这几天头头们在场部开会。   本来在菜园干活就十分轻松,篱笆圈里就成了议论天下大事的园地——比如,1962年1 -2月中央在北京召开了七千人大会,3月周恩来在广州会议上有关知识分子问题的讲话,虽然已经过去了一年,人们还在有滋有味地咀嚼着它的余音,并把我的回家与中队头头们的连续开会的事联系在一起。其实,中央在1962年8月,已经开过了八届……去看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