哲学生涯的开始

 《纯粹人格》

  一、“人本身为大自然制定了它的一切目的”

  1793年10月,黑格尔前往卢梭的故乡瑞士,不过他没有去日内瓦,而是去了伯尔尼。在神学院结束后,黑格尔为什么拒绝当 牧师呢?

  在图宾根受到法国革命和卢梭著作的影响,形成了急进观点,是一个重要的原因。在伯尔尼,他在贵族施泰格尔家中任家庭教师, 这样,他有了大量的闲暇时间来研究哲学问题。

  黑格尔一如既往地关心法国革命。他虽然不完全赞成法国革命,但并没改变对法国革命的拥护,仍然把它看作一场彻底的社会变革 ,是“一次灿烂辉煌的日出”。法国革命和黑格尔的学说血肉相连。

  即使他后来做了保守派,仍然认为,如果没有这一场大变动,欧洲的历史是不可想象的。

  在幽静的伯尔尼,黑格尔开始了他最初的哲学生涯。他打算写一篇关于认识论的文章,他的笔记本上记着许多关于主观精神哲学的 材料。

  “从这里可以看出一些新的倾向:这位年轻的哲学家在思考一些古怪的问题:直观是如何变为自觉行动的?神经怎样起到感觉器官 的作用?灵魂在哪儿?”

  同时,黑格尔对康德著作的理解日益加深。他给谢林写道:“我期待康德体系及其圆满成就在德国引起一场革命。”

  他最感兴趣的不是《纯粹理性批判》,而是关于实践哲学的著作以及费希特为这些著作所做的解说。

  “人类终于登上了一切哲学的顶峰,这个顶峰高到令人眼花缭乱的程度”,而使他对宗教感兴趣的,首先是“心灵”,因为真正的 、活的、“主观”的宗教表现在感情和行为之中。

  “客观”的宗教是关于上帝的呆板知识。

  换句话说,“主观”的宗教是善人特具德行的同义词,而“客观”的宗教则体现了神学。他认为,起决定作用的不是宗教的色彩, 而在于宗教是否成为关乎心灵的事。

  从这里可以看出,黑格尔的早期思想中具有启蒙思想。

  黑格尔反对传统基督教的彼岸性和权威性;向往古希腊城邦伦理社会的政治生活,注重人和人的现世生活;但是“必须指出的是, 黑格尔所反对的基督教,主要是天主教。他并不反对宗教本身。他非常注重宗教,并为路德的新教辩护。他对古希腊的向往,至多可以 说是在启蒙思想影响下借以反对传统权威宗教的缺点。他的注重现世的人文、道德、伦理生活,是从历史地去看人对政治、宗教的变化 中得出来的“。

  黑格尔喜欢在伯尔尼郊区散步。有一次,他和三个同伴一起到阿尔卑斯山游览。面对那些终年积雪的崇山峻岭,黑格尔无动于衷。

  他在旅行日记中写道:“无论是眼睛还是想象力,都不能够在这些奇形怪状的大土堆上找到什么可以赏心悦目的,理性也没有发现 一点什么可以使它铭记不忘,使它不得不表示惊讶或赞叹的。”

  哲学家全神贯注于十七世纪沸腾的政治生活和精神生活,阿尔卑斯山岿然不动的庄严气象引不起他的兴趣。他所追求的是寂静和安 宁,在大自然中找到某种和他的思想相应的东西,他才感到由衷的高兴。从这里也可以看到他哲学思想的端倪及其对客观世界的态度。

  投合黑格尔口味的是另一种迥然不同的风景:他毕生爱好为人所掌握并加以整顿过的大自然。晚年的黑格尔喜欢欣赏荷兰的肥沃牧 场,蒙麦特里的花园,多瑙河谷地和海德保的郊野。未曾开发的荒芜的自然使兴致索然。这种自然观使他对目的论发生怀疑,因为这种 学说认为大自然是为了满足人们需要而被创造出来的,在一个人迹罕至、岩石丛生,使人生死未卜的地方,目的从何而来呢?黑格尔觉 得他那个时代的特点是,人们宁愿洋洋得意地认为,一切都是由一个外在本体造成的,而不愿承认,是“人本身为大自然制定了它的一 切目的”。

  二、回到故乡

  伯尔尼三年时间过去了。

  这时的黑格尔,思想日渐成熟。

  由于远离亲友,久滞异乡,寄身于一个一本正经的贵族之家,黑格尔感到一种从未有过的孤独。他请求荷尔德林和谢林帮助他摆脱 这个环境。

  这年10月,黑格尔和荷尔德林两个朋友会面了,黑格尔来到法兰克福,在一个商人家中做家庭教师。

  但是两个朋友没能相聚多久。荷尔德林疯狂爱上了自己东家的妻子苏姗特。贡塔德,被迫出走法国。

  不久后传来噩耗,他心爱的人儿死了。

  荷尔德林悲痛欲绝,几乎是徒步走回来的,这一切加速了他的精神错乱,六年后这位著名诗人与世长辞。

  而在这几年,黑格尔几乎再没有得到荷尔德林的消息,黑格尔也一次没有探望过疯人院里的荷尔德林。

  黑格尔是主张理性至上的。一个人丧失了理性,在黑格尔看来,就等于死亡了。信仰使他中断了与荷尔德林长达十年的友谊。

  黑格尔和以前一样,首先关心政治、社会状况和宗教。

  不久,他又对政治经济学产生了兴趣。

  他开始思考财产问题,并推断出社会冲突的根源在于财产。那么哲学还能不能打动黑格尔的心呢?回答是肯定的。细心考察,可以 看出哲学在黑格尔精神世界中仍能起到隐蔽的主导作用。他写了一部主要的著作,一部未完成的手稿,这就是《基督教精神及其命运》 ,主角仍然是基督。但在这里,黑格尔直接同康德展开了论战。黑格尔认为,道德是个别朋友从一般——服从良心的趋使——换句话说 ,就是一般战胜了同它的相对立的个别,通过二者的调和来扬弃这一对立。这里显示了黑格尔的一个极重要的思想,后来,由此产生了 黑格尔的辩证法。于是,又提出了这样一个问题:怎样才能找到那个将个别和特殊结合起来的非形式的一般呢?辩证逻辑就是从这里萌 芽的。

  在法兰克福,黑格尔逐渐放弃了对于充满古代城市国家精神的共和政体的幻想。

  这与法国革命由高潮转为低潮有关。

  同时,也由于这一事实:哲学家这时不再宣扬他以前的积极干预社会生活的原则了。黑格尔愈来愈趋向于必须同历史命运不可避免 的规律相调和的思想。对社会问题的兴趣也有些转到次要地位了。

  不久,黑格尔的生活开始了一个新阶段。

  三、“马背上的世界精神”

  1800年,这位哲学家三十岁了。他父亲一年前去世;黑格尔分到的遗产是一笔不大的款项。他可以选择自己想做的事了。黑格 尔启程前往耶拿。

  黑格尔之所以选择耶拿,是因为当时耶拿大学精神生活和文化生活的活跃久富盛名。席勒曾担任这个学校的历史学教授,还有赖因 霍尔德、费希特和谢林等人活跃其间,使耶拿成为当时德国进步思想的中心。

  在哲学家迁居耶拿期间,发生了一系列重大世界历史事件。

  1803年,拿破仑废除了一百一十二个德意志小邦,把它们的领土分配给几个较大的邦,因而拿破仑在德国的政权得到了加强。

  1806年,莱茵联盟成立,法国成为这个联盟的保护国。这样,日耳曼民族的神圣罗马帝国就寿终正寝。黑格尔在《德国宪法》 这篇论文中写到神圣罗马帝国的崩溃,并提出了重新统一日耳曼民族的途径和复兴德国的主要措施。

  黑格尔是把“新时期诞生和向新时期过渡”同拿破仑的活动联系起来的。他把拿破仑称为“马背上的世界精神”,称为“支配和驾 驭着世界”的实体,这里既有对拿破仑的崇拜,又暗喻了另一层意思:拿破仑是“马背上”的世界精神,那么“另一种世界精神由谁统 率呢?”

  在黑格尔看来是不言而喻的。年轻的黑格尔正雄心勃勃,相信自己在精神上的绝对地位。直到拿破仑倒台以后,黑格尔一直都把拿 破仑看作是法国革命事业在德国的继承者。他主张用拿破仑的资产阶级改良方法来复兴日耳曼民族。

  在居住耶拿的六年里,黑格尔一直专心致志地从事于教学活动和著述活动。在这里他讲授了逻辑学、形而上学、哲学史等课程,在 谢林创办的《哲学评论杂志》上发表了《论自然法的科学处理方式、自然法在哲学中的地位及其与实证法学的关系》,在这里,这位哲 学家第一次阐述了他的伦理观念:“伦理就是纯粹民族精神。”合乎伦理意味着,按照自己民族、自己乡土和自己国家的风俗习惯而生 活。

  黑格尔刊印的第一本著作是《费希特和谢林哲学体系的差别》,黑格尔把费希特从“自我”引伸到“非我”,从一个范畴引伸出另 一个范畴的原则运用自己后来的哲学体系中,但他坚决反对费希特的主观唯心主义。

  从这时起,和谢林的分歧已显露出来,为了把思维和存在这两个分开来的领域结合起来,谢林假定“绝对理智”的存在,即非人格 的精神本原的存在。观念的东西和实在的东西的对立就在它们必然由之发展出来的这一绝对中调和起来。谢林的结论是:自然界是通过 脱离绝对亦即通过非人格的精神本质的内部的二元化而产生的。这就是谢林关于观念的东西和实在的东西、主体和客体同一的原理。起 初黑格尔也接受了同一哲学的这一原理。但是,他们之间的分歧很快就产生了。随着《精神现象学》(1807)的问世,终于达到彻 底的决裂。

免责声明:本文仅用于学习和交流目的,不代表素心书斋观点,素心书斋不享任何版权,不担任何版权责任。

 

撤离柏林命令与告别希特勒 - 来自《希特勒女秘书的遗著》

1945年1月,总理府公园内的元首地下避弹室经过加固之后,希特勒将其大本营迁到了柏林。本来,地下避弹室是一个为躲避空袭临时落脚的地方。但是,当1945年1月拉德齐维尔宫内楼上的住房被燃烧弹炸得无法居住时,希特勒与他的工作班子大部分时间都呆在地下避弹室里。   拉德齐维尔宫里副官们住的厢房,其中包括上面常常提及的楼梯间没有遭到损坏。开始时,我们秘书与希特勒在这里吃午饭,窗帘是拉着的,屋里开着电灯,然而外边,春光照耀在炸毁了的皇家饭店和宣传部的大楼上。晚饭则是在元首地下避弹室内希特勒那间既小、陈设又简单的办公室……去看看 

第18章 复仇主义者 - 来自《一百个人的十年》

1966年25岁  男   T市某厂生产股干部   六三年进厂管生产得罪一帮人——做梦也想不到写错毛主席语录成了现行反革命—— “文革”时各人有各人目的——拿剪子铰小便——新娶的媳妇憋死了——整人的人个个高升 ——发誓学法律   我当下在“国家律师中心”学法律,业余的,晚上去听法律课。您可别以为我想改行干 法律,不是!我可以把心里的话掏给您,我学法律就是想报复。为嘛说要报复?您听吧!   我是六三年打机械工业技校毕业。出学校门就进了这家工厂大门。分到生产股当干部, 管生产。当时生产股连我只有三个。一个股长,……去看看 

第一章 审判序幕(上) - 来自《纽伦堡大审判》

1  纽伦堡.1946年10月15日  威利·克鲁格伸手拿起地板上破损不堪的闹钟,眯缝着一只眼看了看。五点半了,天还黑着,唯有铅色的月光从装了铁条的窗户和敞开的牢门口倾泻下来。一辆卡车起动后驶出监狱院子,难得听到的发动机轰鸣声吵醒了他。在此之前,锤子的敲击声和美国大兵压低了的喊叫声曾把他吵醒,但他又沉沉地睡了过去,直到卡车声重新唤醒了他。  威利从帆布床上放下他的双腿,站在冰冷的石头地上。他开始穿衣服,这是染成黑色的、美国大兵废弃了的军服,专门发给他这样的监狱职员穿的。他离开自己的牢房,停在狭窄的过道上。一……去看看 

第十章 第二帝国:已有突破,但未竟事功 - 来自《中国大历史》

唐初以均田、租庸调等制,奠下立国根基,又以无比的自信包容异族文化,融铸出多彩多姿的大唐风采。然而随着人口增加及流动频仍,上述制度渐渐无法应付日趋繁复的地方事务,结果促使地方自行摸索治理之道,而中央对地方的控制则日渐削弱。在中央与地方权力消长的情势下,迸发了中唐安禄山的反叛,此一叛举又加速此一情势的恶化,最后黄巢得以聚众流窜于帝国内部十余年,终至掏空唐朝的威权体制。——————————————————————————————— 7世纪的初唐,是中国专制时代历史上最为灿烂光辉的一页。当帝国对外威信蒸蒸……去看看 

第十章 分子生物学 - 来自《情有独钟》

我们现在知道五十年代是遗传学分子革命的十年。但是——具有讽刺意味或者恰如其分地说——这十年开始的时候,经典遗传学正遇上危机,在相当短的一段时间里,有可能会出现完全另外一种类型的革命。随着许多遗传学家对基因的经典概念的日益不满,现在是离经叛道者取得成功的时候了。在这种思潮下,麦克林托克的工作看来能够被一些人理解并且已被一些人理解了。她的工作是对这场分子革命的一个重要支持。虽然,在实际上,革命还没有发生。一九五一年,在冷泉港召开了“基因和突变”讨论会,与十年前召开的“基因和染色体”讨论会相比,这次会……去看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