哲学 图书

《悲剧的诞生》一书的最独特之处是对古希腊酒神现象的极端重视。这种现象基本上靠民间口头秘传,缺乏文字资料,一向为正宗的古典学术所不屑。尼采却立足于这种不登大雅之堂的现象,把它当作理解高雅的希腊悲剧、希腊艺术、希腊精神的钥匙,甚至从中提升出了一种哲学来。他能够凭借什么来理解这种史料无征的神秘现象呢?

免责声明:本文仅用于学习和交流目的,不代表素心书斋观点,素心书斋不享任何版权,不担任何版权责任。

第七章:施辣手「谏臣」获罪 - 来自《人祸》

毛泽东要成功打倒彭德怀、张闻天二人,必须消除政治局成员的反对。这一点他的确做到了。   凭藉刘少奇和周恩来的支持,毛不必逐个拉拢、搞政治交易,他只用一篇气势凶凶的讲话就镇住了出席政治局扩大会议的绝大多数。他的手法有二:一是狡辩,二是威胁。   彭德怀批评他「小资产阶级狂热」。他将「人民群众」抬出来反驳道:「一亿几千万人,他们要办公社,办食堂,搞大协作,非常积极。他们愿搞,你能说这是小资产阶级狂热吗?」   毛这么说,貌似有理,其实则不值一驳。办公社,共农民的产,弄得农民只剩「一碗一筷、一铺一盖」他们岂会积极?朱……去看看

第十章 - 来自《走下神坛的毛泽东》

毛泽东讲究吃吗?   讲究。讲究吃辣椒。他说能吃辣的人革命性强。辣椒不要油炸,要整根地千炕,讲究吃 个纯味。   但是,给我印象最深的是讲究吃红烧肉和活鲤鱼。   毛泽东一生没有吃过任何补品。如果一定说吃过,那就是红烧肉。   我讲过,打沙家店战役,毛泽东三天两夜不出屋,不上床,不合眼。歼灭钟松的36 师,俘敌6千余人。战斗结束后,毛泽东对我说:“银桥,你想想办法,帮我搞碗红烧肉来 好不好?要肥点的。   我说:“扛了这么大的胜仗,吃碗红烧肉还不应该吗?我马上去。   毛泽东疲倦地摇摇头:“不是那个意思。这段时间用脑子大多,你……去看看

第二十二章 刨建一体化的学习社区 - 来自《未来时速》

国家承诺把我国每一所学校里每一间教室都与因特网连接起来,这一承诺将是本世纪教育质量和平等教育的最大进步。                            ——里德·亨特,美国联邦通信委员会主席   与其他信息工作者群体相比,教师和学生更能从PC获得能力。正如我在描述网络生活方式时所提到的那样,学生是最终的“知识工作者”,因为学习就是获取知识。教师将能利用因特网来交流经验,并让学生以新的方式探索一门科目。PC可能是达到家长、教育者和政府所设立的教育目标的催化剂,这些目标包括合作式学习、批判性……去看看

第37章 - 来自《机关滋味》

盛德福给黄三木挂了很多次电话,老是找不到黄三木。终于,有次洪叶出差去南州,要好几天时间,黄三木晚上就闲在邮电招待所了,盛德福从人武部招待所打电话过来,才找到黄三木,他说要过来玩一下,黄三木说要不要他过去,盛德福说不要,他自己过来。十几分钟后,盛德福就带着陈秀秀来到了黄三木宿舍。黄三木问他们的婚事筹备得怎么样,盛德福说东西基本买齐了,结婚以后,就不住人武部招待所了,办公室已经同意他到农民家里租两间房子,以后就搬出去住了。元旦很快就要到了,盛德福要黄三木到时候把洪叶带去喝酒,黄三木说她未必会去,因为他们的关系还是刚刚……去看看

后记 - 来自《通过知识获得解放》

本书的大部分论文选自波普尔教授的文集In Search of aBetter World:Lectures and Essays from Thirty Years(Rout-ledge,London and New York,1992),实际上除了已分别收入Conjectures and Refutations(一篇是On the so-calledsources of knowledge,另一篇是Immanuel Kant:the philosopher of the Enlightenment,第三篇是Public opinion and liberal Principles)和Objective Knowledge(作为该书第4章的An objective theory of historical understanding)的四篇未选之外,该书的所有论文都汇集在此。我们特别感谢波普尔教授慨然允许我……去看看

十五 不能再搞“轮盘赌”:把中法关系实质性降低 - 来自《中国不高兴》

   2010/06/14
本文作者:宋强  对于“浪漫开放派”人士来说,大概他们感到最难堪的就是这一点,面对西方,他们心里有个声音在说话:我们辛辛苦苦经营一场,不就是朝着你们贴近吗?还要我们怎么把话说透底呢?我们急吼吼跟尼泊尔毛派划清界限(才不管别人骂我们怯懦呢),我们对很多国际事件哼哼哈哈,不就是为着去抹平“洋大人”不快的记忆吗?什么“斯巴达国家”,什么“红色中国”,我们在竭力抹平这个,你们为什么还抱着“洋教条”不放呢?  这就让我想到另外一个问题,中国的主张,不惜闹崩了都要去坚持的主张……去看看

5 专制在作为科学的政治学中的潜力 - 来自《自由、市场与国家》

   2009/10/01
一 导言我的题目也许会延伸至实证论述:如果政治活动被解释为类似于科学活动,那么就存在一种专制的可能性。我直接关心的不是一种对科学过程本身的经验描述,经验描述会由于参与政治影响的人的不同反应而显得大不相同。我希望这一附加说明能须先防止可能出现的不正确评论,即人们也许认为我的努力是在科学哲学方面。我的题目是政治,不是科学,并且涉及的是两种性质截然不同的社会相互作用类型的不合理并列,以及这种不合理并列对于政治的含意。本章的特点并可能是饶有兴趣的地方是:它分析了科学被构造为政治时所具有的含意。用乔治……去看看

第三篇 中国官僚政治的诸特殊表象 - 来自《中国官僚政治研究》

一在对官僚政治的概念和世界各国官僚政治的表象作了一般说明之后,再来讨论中国官僚政治本身,那无疑是有许多方便的。所说的方便是指确立了一般范畴而论,即中国官僚体制与一般典型官僚体制的共同点。然而把中国官僚政治当做一个对象来研究,我们所当特别重视的,毋宁是在它的特殊方面,即它对一般显示差别的方面。中国的官僚政治,也正如同世界其他各国的官僚政治一样,是一个历史的表象。由它的发生形态到形成为一个完整的体制,以至在现代的变形,其间经过了种种变化,我们要指出它的特点,至少应就过去官僚政治与现代官僚政治两方面来说。……去看看

十四、日常语言中的自我涉及和意义 - 来自《猜想与反驳》

泰阿泰德:苏格拉底,现在仔细听我说,因为我要给你讲的不是一个小小的诀窍。 苏格拉底:泰阿泰德,我会尽心听的,只要你给我略掉你在数论上获得的成就的细节,并用一种我这个普通人能听懂的语言来叙述。泰:我准备接着问你的问题非常奇怪,虽然它是用完全普通的语言来表达的。 苏:不必提醒我,我全神贯注地听着呢。泰:苏格拉底,在你上两次插话之间,我说了些什么?苏:你说:“我准备接着问你的问题非常奇特,虽然它是用完全普通的语言来表达的。” 泰:你知道我说的是什么吗? 苏:我当然知道。你的警告涉及你打算问我的一个问题。 泰:我的警告所涉及的我……去看看

爱弥儿 2-6 第六节 - 来自《爱弥儿》

以上是讲得够详细了,但说到对这篇寓言的全部思想进行分析,并且把这些思想当中的每一个思想所依据的基本观念归纳出来,这还是不够的。不过,谁又觉得需要这样分析给年轻的人听呢?我们当中没有哪一个人讲哲学竟会讲到把自己当成了小孩子。所以,我们现在就接着谈它的寓意。     我要问一下,对六岁的孩子来说,是不是需要告诉他们有些人为了自己的利益就吹牛拍马或撒谎骗人?我们至多只能告诉他们说,拿小孩子逗着玩或暗中嘲笑他们傻里傻气的人,确实是有的;但是,一块奶酪就把整个事情弄糟了,因为你不是在教他们怎样把自己的奶酪紧紧地含……去看看

第一版前言 - 来自《美国宪法概论》

   2009/10/01
本书意在完成一项异常艰巨的任务——一部简明的美国宪法法纲要。宪法法是一个特别活跃的领域。前些年里,两位合众国首席大法官分别给两届颇不相同的最高法院打上了自己的烙印,这就是沃伦法院和伯格法院。当我们把本书付印时,伦奎斯特法院时代开始了。  无论所讨论的问题是司法审查(如诉讼资格和可由法院审理性),还是对联邦制的新的尊重情绪,我们的努力目标都是描绘出最高法院的新趋向。在正当程序领域,在第十四条修正案平等保护条款标题下产生的日益复杂而重要的法律中,我们也本着同样的精神行事。在第一条修正案领域,在该修正……去看看

25 双方都在有意无意地回避 - 来自《国家公诉》

叶子菁在电话里惊喜地问:“老书记,你是怎么找到这个匿名者的?我们这么找都找不到,正和市纪委协商调阅市城管干部档案呢!”   陈汉杰自嘲道:“这个匿名者刚才找到我家来了,口口声声是我的人哩!”   这时,又来客人了,客厅里老伴和一个熟悉的女人的寒暄声响了起来。   陈汉杰没再和叶子菁继续说下去,———本来倒是想提提儿子小沐的案子,可叶子菁没主动说,陈汉杰话到嘴边还是咽了回去。   放下电话后,陈汉杰一时间有些茫然。   老伴推门进来,说是周秀丽到了,问陈汉杰见不见?   真是太有意思了!举报者前脚走,被举报者后脚就来了……去看看

3-11 灵魂是身体的容器 - 来自《与神对话》

   2009/10/01
可不可以请你告诉我一些关于灵魂的事?当然可以。我将试着在你能领会的范围内解释给你听。但如果你有些地方觉得「说不通」的,不要受挫。请记得,这些讯息是透过一个特殊的筛检过滤器传递来的,而这个筛检过滤器的设计,本来就是要你们不要记得太多东西。请再告诉我,为什么我要那样做。如果你样样都记得,游戏就结束了。你到这里来,有一个特别的理由,如果你了解了所有的东西是如何拼在一起的,你来此的神圣目的就会受挫。在你们现在的意识层次,有些东西是永远神秘的,而且本当如是。所以,不要试图去解开所有的神秘。至少不要一次解开全部。……去看看

第21章 能力(Power) - 来自《人类理解论(第二卷)》

1 这个观念是怎样得来的——人心天天借着感官,知道它所见的外界事物中各种简单的观念时有变化,并且注意到现在的观念时时要终止了,消灭了,未存在的观念时时又要开始存在起来。不止如此,它还进而反省自身中所发生的各种现象,还进而观察它底各种观念底不断的变化;这种变化有时来自外物在感官上所印的各种印象,有时来自人心自己底决定作用。因此,它就根据它寻常所观察到的来断言,在将来,用同样执行者和同样途径在同样事物中发生同样的变化。它以为一种事物有变化其简单观念的可能性,另一种事物有引起那种变化的可能性。因此,它就得到……去看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