结论

 《制空权》

  这场旷日持久的讨论,虽然它像所有的讨论一样,并没有使参加者的信念有所动摇,但却至少表明对“未来战争究竟是什么样的?”这个问题的巨大兴趣。这是目前到处都在谈沦的问题。到处都有一种错觉,有某种新事物正在酝酿之中。

  现在,我相信(我希望在这里最终将发现我与我的可尊敬的反对者们意见一致),这个问题对整个国家有如此重要的关系,故需要一个组织去促进该问题的解决。关于这一点,我只能引用我在1928年2月写过的话:

  至于谈到这样一种战争组织,可以看到我们是处于有利的地位,因为我们已经把各军种溶合在一个单一的指挥部之下了。不幸的是,虽然每个人都同意这种溶合的好处,但军事思想家和著作家们似乎认为人们不可能看到他们特殊利益之外的东西。

  陆军的学员主要谈论陆军,海军学员主要谈论海军,空军学员则谈空军,当他们谈到总的战争时,每个人都强调他所属的那个军种有兴趣的部分。有陆军专家、海军专家和空军专家,但没有战争专家。战争是不可分割的,战争的目的也是不可分割的。

  我的意见是,这种情况使得难以得出一个可靠的战争学说的任何理智的结论来。因此我相信有必要(尤其在我们正处于过渡阶段中)培养一批总体战[注1]的专家,因为它们才是建立新的战争学说的人物,也只有他们才能找出战备的基本问题的答案来。

  当然,新的战争学说应以诸军种合成使用为基础。在战时,领导这种合成使用的人应把各军种都看作是实现同一目标的一个整体的组成部分。因此,我们面临训练能掌握这三种工具的人的必要性,也就是能组织一个由胜任指挥全面战争的军官们组成的最高指挥部。

  陆军包括三个主要兵种:步兵、骑兵和炮兵;但由于这三个兵种一起使用于同一目的,就有必要在步兵、骑兵和炮兵之外物色军官,即能够使用全部三个兵种的人。因此军事学院(这是一个不准确的名称)的建立就是为了扩展三个兵种的军官的专业才能。

  我的意见是,现在关于总的作战也应这样办,在使用三个军种时应把它们看作是为同一目的而结合的一个整体。当然现在不可能马上成立一所我可以称之为总体战争学院,因为我们缺乏教员和要讲授的军事概则。首先要有这些,我想,这可先成立一个机构来解决这个问题,这个机构我称之为军事科学院,在这里从三军挑选出最有才能的,好学上进的和思想开放的军官一起研究这些艰难的新问题。在这所科学院里可交流思想,肯定它或否定它,通过筛选思想,经过犹疑、不确定和否定,就能产生最后的一致意见。根据这些一致意见形成新的学说,这种学说由于它有此来源,将易于被承认和接受。

  此外,这个机构还可以达到使不同军种选拔出来的军官密切地和真诚地接触的目的,每一方都了解和认识到其它军种的真正价值,它反过来又带来了一个整体中各组成部分之间应当经常存在的热忱和紧密的和谐。

  总之,这样一个机构正就是鼓励和组织许多纯出于个人爱好而研究这些新问题的人的场所。目前这一工作由于缺乏手段,缺乏指导,还很不协调,因而不能带来满意的结果。但是通过这么一个机构,人们能够在一所真正的军事学院里讲授新的军事学说,可为总参谋部训练军官,他们在平时是总参谋长的天然助手,在战时则是三军最高统帅的天然助手。

  [注1]作者用generalwar一词作为总体战;但此词现代的含义是指超级大国之间发生的战争,包括使用核武器在内,常译作全面战争。总体战一词,现常用totalwar,系指动员国家全部力量,包括政治、经济等力量进行的战争。“总体战”的概念是德意法西斯国家军事学说的基础。——译者注

免责声明:本文仅用于学习和交流目的,不代表素心书斋观点,素心书斋不享任何版权,不担任何版权责任。

 

第25章 - 来自《机关滋味》

这只鳖有一斤多重,味道很好。吕梅用筷子夹了一块,自己先尝了,然后对石克伍说:吃,吃呀,冷了就不好吃了。你啊,我看确实该好好地补补身子了。石克伍夹了一块吃了,说:味道是好,不过,吃多了也不一定见得补。我觉得这段时间没力气,最好是能够补点进去。吕梅道:家里也没让你干什么过呀,怕是外面有女人了吧?石克伍笑道:目前还没有,以后很难说哟。吕梅说:你敢!你敢在外面搞女人,我就一朴刀宰了你。不过,也很难说,你们这些当官的,现在是越来越花了,我昨天听单位里一个小年轻说,青云市这些官,至少有一半是有姘头的,有的还养了好几个,外面传得有鼻子有眼的呢!石……去看看 

第五章 异国风情 - 来自《共和国密使》

将军落荒而逃,身后传来洗澡姑娘们热烈开心的哈哈大笑和欢快的噢噢叫声……   富米·冯维希先生扶扶鼻梁上的镜框,带着学者的严谨和哲人的思考神情说:这些作品既是臆造的又带有现实性,表现了善良人的心理、情感、憧憬和原望   —觉醒来,太阳已经偏顶。段苏权喃喃:“嗯,已经下午了。”   这里的气候很奇怪,夜里和早展寒气逼人,要身穿棉袄;睡觉要盖棉被压毛毯;中午起来却像北京的夏天一样奥热,一件单衣都穿不祝将军不禁想起中国西北一句老话,早穿棉袄午穿纱,围着火炉吃西瓜。   这里没有西瓜。不过,据史学家考证,从中国的南诏时期……去看看 

2-3 论资本积累并论生产性和非生产性劳动 - 来自《国富论》

有一种劳动,加在物上,能增加物的价值;另一种劳动,却不能够。前者因可生产价值,可称为生产性劳动,后者可称为非生产性劳动。制造业工人的劳动,通常会把维持自身生活所需的价值与提供雇主利润的价值,加在所加工的原材料的价值上。反之,家仆的劳动,却不能增加什么价值。制造业工人的工资,虽由雇主垫付,但事实上履主毫无所费。制造业工人把劳动投在物上,物的价值便增加。这样增加的价值,通常可以补还工资的价值,并提供利润。家仆的维持费,却是不能收回的。雇用许多工人,是致富的方法,维持许多家仆,是致贫的途径。但家仆的劳动,亦有它本身的价值……去看看 

导论 - 来自《历史决定论的贫困》

一些最有眼光的本书评论家对它的标题表示困惑。这个标题意在暗示马克思一本书的标题《哲学的贫困》,后者又是暗示普鲁东的《贫困的哲学》。  卡尔·雷蒙德·波普  1959年7月于白金汉郡,潘恩  导 论  人们对社会问题和政治问题的科学兴趣比他们对宇宙学和物理学的科学兴趣来得早一些;古代有些时期(我指的是柏拉图的政治理论,以及亚里士多德的政治制度论文集),社会科学似乎比自然科学更先进。但是由于伽利略和牛顿,物理学的成就出乎意料地远远超过所有其他科学;而且自巴斯德(生物学的伽利略)以后。生物学也已获得几乎同样的……去看看 

第二章 正义的原则(中) - 来自《正义论》

第13节 民主的平等和差别原则  如图所示,把公平的机会均等原则和差别原则结合起来,就可以作出民主的平等这种解释了。差别原则挑出某种地位,从这一地位判断基本结构中社会和经济安排是否不平等,从而消除效率原则的不确定性。假定体制的结构是由平等的自由和公平的机会均等来规定的,那么地位较优越的人的较高期望,只有在其成为提高地位最不利的社会成员的安排的一部分时才是正义的。这方面的直觉观念是:社会等级不是为了确立和保证境况较好的人的更美好的期望,除非这样做符合命运较差的人的利益(参见下文关于差别原则的讨论)。……去看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