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治 图书

这是一本同道人自由组合而为的时政奇书,一本外界认为中国所处国际环境相对更舒服的时代里诞生出的直刺盲目乐观心态的醒世之作,一本呼吁“正视内政的愤懑”“呼唤高尚集团”“要做英雄国家”的“复兴宣言”。这本书等待着的,一个是主流知识界某些人“国家主义”的解读,另一个是以2008年“五月青年”为代表的希望积极介入社会生活的年轻一代的思考。

免责声明:本文仅用于学习和交流目的,不代表素心书斋观点,素心书斋不享任何版权,不担任何版权责任。

第三章 从大学成员到人文主义者(2) - 来自《中世纪的知识分子》

经院哲学的僵化   尽管有一些有趣的革新尝试,尽管有库萨的尼古拉的思想体系,他想把传统同新的需要协调一致,经院哲学仍然没有活力。它还进一步自相戕害。一方面有那些“古典派”,他们现在毫无生气,是理念化的亚里士多德和圣托马斯的信徒。另一方面有“现代派”,他们聚集在由奥卡姆倡导的唯名论的旗帜下。但他们仍在研究形式逻辑,无休无止地为词语的定义绞尽脑汁,拘泥于矫揉造作的分类和再分类,束缚在“术语学”之中。“古典派”在1474年敦促路易十一通过在1471年就已废除的公告,宣布禁止后者的学说与书籍。“现代派”中最活跃……去看看

第26章 - 来自《永不瞑目》

这一下肖童把欧阳兰兰痛恨死了,这下他完全相信了庆春的警告,这个浮华之家的每一分钱都沾满了罪恶。痛恨之后他陷入了极度的恐惧中。他不知道自己是不是上瘾了,这瘾究竟有多大,能不能忍住,能不能戒断。他一天到晚总想着这事。人在课堂,形聚神散,心里乱成一团。老师和同学都发觉他这几天脸色不对,心事重重,问他为何,回答总是一派恍惚。为此卢林东还专门找他谈了一次话,劝他不要把留校察看的处分总压在心上,要放下包袱,轻装上阵。要有勇气面对错误,在什么地方跌倒,就在什么地方爬起来!他还给他讲了好几个燕大过去曾一度误入歧途的学生,后来……去看看

第十二章 揭开“三叉戟256号”坠毁之谜 - 来自《林彪坠机真相》

三叉戟256号坠毁原因的正式结论,是由空司一批专家完成的。最早介入此事的,是当时任空司军训部第二部长、抗美援朝时击落击伤敌机九架的空军特等功臣、一级战斗英雄(若干年后接任空军司令)的王海同志。吴法宪在1971年9月24日被隔离审查以前,周总理曾找他和空司参谋长梁璞去辨认坠机现场的尸体照片,并让他们拿回一批照片到空司,找真正懂技术的人,对飞机失事原因进行过细的研究。  去西郊机场看飞机  10月1日凌晨两点半左右,我们来到西郊机场办公区的一座主楼前,楼内灯火通明,有几个人已经等在楼门口。经杨德中政委介绍,得知两……去看看

2-1 对商品的欲望 - 来自《经济增长理论》

当我们说某一团体对努力后取得的商品评价并不很高时,这类差异也许由于对商品和劳务不很赏识,或者认为为取得商品和劳务所需作出的努力的心理代价过高。第一种看法,对商品评价较低可能是由于禁欲主义,或对别的活动的评价更高、或者由于眼界狭隘。第二种看法,我们必须记住经济上的努力包括发掘和利用各种机会的一切手段,不仅要工作,而且还要有能动性和进取精神。我们将依次研究对这些问题的看法。   (一)禁欲主义   禁欲主义的教规公认一个人的消费少于他的同伴是突出的美德。由好几条途径引出的结论认为,消费少是高尚的生活方……去看看

理想国 第十卷 - 来自《理想国》

苏:确实还有许多其它的理由使我深信,我们在建立这个国家中的做法是完全正确的,特别是(我认为)关于诗歌的做法。   格:什么样的做法?   苏:它绝对拒绝任何模仿。须知,既然我们已经辨别了心灵的三个不同的组成部分,我认为拒绝模仿如今就显得有更明摆着的理由了。   格:请你解释一下。   苏:噢,让我们私下里说说,——你是不会把我的话泄露给悲剧诗人或别的任何模仿者的——这种艺术对于所有没有预先受到警告不知道它的危害性的那些听众的心灵,看来是有腐蚀性的。   格:请你再解释得深入些。   苏:我不得不直说了。虽然我从小就……去看看

5-1.2 观察的理性(下) - 来自《精神现象学(上卷)》

Ⅲ.将自然当作一有机整体来观察 1.无机物的组织:比重,凝聚性,数     考察有机物的时候,外部只考察其形态,内部只考察形态的内在方面,这样的考察办法,事实上已不复是一种对有机物的考察。因为,那应该具有相互关系的两个方面只被设定为各不相干的,因而使那构成有机物的本质的自身反映,被扬弃掉了。我们在这里要做的毋宁是把已经试验过的内外比较法应用到无机物上来;在无机物里,无限的概念只是内在的本质,它潜藏于内部,或者外落于自我意识之中,而不再象在有机物那里一样具有它的客观呈现了。     因此,这种内在与外在的关系还应该在……去看看

第十三章 机器和大工业(上) - 来自《资本论(第一卷)》

1.机器的发展   约翰·斯图亚特·穆勒在他的《政治经济学原理》一书中说 道:   “值得怀疑的是,一切已有的机械发明,是否减轻了任何人每天的辛劳。” (86)   但是,这也决不是资本主义使用机器的目的。象其他一切发 展劳动生产力的方法一样,机器是要使商品便宜,是要缩短工人 为自己花费的工作日部分,以便延长他无偿地给予资本家的工作 日部分。机器是生产剩余价值的手段。   生产方式的变革,在工场手工业中以劳动力为起点,在大工 业中以劳动资料为起点。因此,首先应该研究,劳动资料如何从 工具转变为机器,或者说,机器和手工业工……去看看

中国的腐败已经成为体制性的了吗 - 来自《中国挑战腐败》

尽管金融体系的个人化特点(合同局限于个人网络)制约了金融流动性,但是,由于共产党愿意尽可能地减少管制,现在的体系也是有效的。共产党不想给中介机构太多的自由,从而失去对国家债务的控制。因此,人代会提出一种办法,建立一个立法机构来制造公平,把对公司的控制转交给股东。为了避免给予改革中的央行以太多的自治权,人代会建议加强政府监督。人代会认为,央行应该向立法机构汇报类似货币供给和信贷平衡等状况,以确保监督的有效性。为了避免省一级的政治干预,要求央行不再参与商业性或政策性贷款。  作者:希尔顿·鲁特  如果中国想……去看看

第七章 天降大任 - 来自《希特勒传》

知音   其实早在一九九O年的二月二十三日,《人民日报,副页》刊出何开荫改革设想一文时,就引起了河北省省长岳歧锋的注意。   河北省也是农业大省,产粮大省,同样也长期受到农业税费征收工作中诸多问题的困扰,因此,岳歧锋认真读罢何开荫的文章,立刻提笔作了批示;他不但自己对何开荫提出的改革设想发生了兴趣,还要把党委和政府两边的政研人员的积极性都调动起来,结合河北省的情况,立即进行探讨与论证。   当天,河北省委办公厅就作出决定,请省委政研室牵头办理。省政研室主任、后调任中央政研室副主任的肖万钧,当即调兵遣将。于是,河……去看看

第四篇 第十二章 战略上利用胜利的手段 - 来自《战争论》

   2009/10/01
尽可能地为赢得胜利作好准备是一件困难的工作,是战略默默无闻地作出的功绩。战略在这方面几乎得不到任何赞扬,只有利用了已经取得的胜利,战略才显得光彩和荣耀。   会战可能有什么样的特殊目的,它对整个军事行动会发生什么样的影响,在各种情况下如何取得胜利以及胜利的顶点在什么地方,所有这一切问题我们将在以后讨论。但是,不进行追击,任何胜利都不能取得巨大的效果;不论胜利的发展是怎样地短促,它也总有个初步追击的时间,在一切情况下都确实是这样的。为了避免到处重复这一点,我们想简短而概括地谈一谈胜负决定后必然随之而来……去看看

2-6 旧制度下的行政风尚 - 来自《旧制度与大革命》

凡读过旧制度的总督与其上级和下属的通信的人,无不赞叹政治制度的相似竟使那个时代与我们时代的行政官如出一辙。他们仿佛跨过将他们分割的大革命的深渊,携起手来。   我看被统治者也是这样。立法在人们精神上所显示的力量从来也没有这样明显。   大臣已经萌发出一种愿望,要洞察所有事务,亲自在巴黎处理一切。随着时代的前进和政府的完善,这种愿望日益强烈。到18世纪末,在任何边远省份建立一个慈善工场,都要由总监亲自监督其开支、制定规章、选定地址。创办乞丐收容所也必须告知总监所收乞丐的姓名以及进出的准确时间。早……去看看

第二章 消费者共同体(下) - 来自《美国人:民主历程》

   2009/10/01
十四、农村城市化   在发明电话、无线电收音机、电视机之前的日子里,唯一能够联系偏僻农村地区的公共通讯系统是邮政,但是,对形成各种消费共同体必不可少的邮政系统在全国却发展得非常缓慢,也很不均衡。虽然早在一七八七年联邦宪法已授权国会“设立邮政局和修建邮政道路”,但是要到南北战争时期,现代邮政系统才初步成型。  最初,邮寄费用由收信人支付,邮费亦因距离远近而有区别。其后,到了一八二五年,联邦国会才允许当地邮政局长把信交给邮差送到收信人的家里,但是邮差却不是由政府发给工资,而是靠每个收信人付给他们的酬金生……去看看

第28章 柏格森 - 来自《西方哲学史(卷三)》

I   昂利柏格森(HenriBergson)是本世纪最重要的法国哲学家。他影响了威廉詹姆士和怀特海,而且对法国思想也有相当大的影响。索莱尔是一个工团主义的热烈倡导者,写过一本叫《关于暴力之我见》(ReelectiononViolence)的书,他利用柏格森哲学的非理性主义为没有明确目标的革命劳工运动找根据。不过,到最后索莱尔离弃了工团主义,成为君主论者。柏格森哲学的主要影响是保守方面的,这种哲学和那个终于发展到维希政府的运动顺利地取得了协调。但是柏格森的非理性主义广泛引起了人们完全与政治无关的兴趣,例如引起了萧伯讷的兴趣,他的《……去看看

第二章 论思想自由和讨论自由 - 来自《论自由》

这样一个时代,说对于“出版自由”,作为反对腐败政府或暴虐政府的保证之一,还必须有所保护,希望已经过去。现在,我们可以假定,为要反对允许一个在利害上不与人民合一的立法机关或行政机关硬把意见指示给人民并且规定何种教义或何种论证才许人民听到,已经无需再作什么论证了。并且,问题的这一方面已由以前的作家们这样频数地又这样胜利地加以推进,所以此地就更无需特别坚持来讲了。在英国,有关出版一项的法律虽然直到今天还和在都铎尔(Tudors)。    朝代一样富于奴性,可是除在一时遇到某种恐慌而大臣们和法官们害怕叛乱以致惊慌失……去看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