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治 图书

这是一本同道人自由组合而为的时政奇书,一本外界认为中国所处国际环境相对更舒服的时代里诞生出的直刺盲目乐观心态的醒世之作,一本呼吁“正视内政的愤懑”“呼唤高尚集团”“要做英雄国家”的“复兴宣言”。这本书等待着的,一个是主流知识界某些人“国家主义”的解读,另一个是以2008年“五月青年”为代表的希望积极介入社会生活的年轻一代的思考。

免责声明:本文仅用于学习和交流目的,不代表素心书斋观点,素心书斋不享任何版权,不担任何版权责任。

第九章 中世纪的基础 - 来自《西方政治文化传统》

第一节中世纪的历史地位   一、继承、过渡与创生      我们用“中世纪”这个概念指从5世纪西罗马帝国灭亡到15世纪文艺复兴运动期间的这段历史时期。按一般西方人的理解,从文艺复兴(或 宗教改革)起,西方就进入了现代(modern,亦译“近代”)社会。这也是近代民族国家开始 形成的时期。我们对西方政治文化传统的论述也以此为终点。这个时期, 在原 西罗马帝国的领土上建立起了一批日尔曼人的国家, 这些国家逐渐皈依了基督教并在宗教上受罗马教廷的控制和影响。 日尔曼人固有的传统与拉丁文化和罗马基督教相混合,创生了一……去看看

第五章 经验基础问题 - 来自《科学发现的逻辑》

现在我们已把理论的可证伪性问题,归结为我们称作基础陈述的那些单称陈述的可证伪性问题。但是,何种单称陈述是基础陈述呢?它们如何能被证伪?对于实际的研究工作者来说,对这些问题可能很少关心。但是,围绕这个问题有一些模糊和误解,因而在这里较详细地讨论它是有益的。   25.作为经验基础的知觉经验:心理学主义   经验科学可以还原成感觉、知觉,因而还原成我们的经验,许多人接受这个学说,认为明显得毫无疑问。然而,这个学说是和归纳逻辑共命运的,在这里我把它和归纳逻辑一起加以提除。我不想否认,数学和逻辑的基础是思维,而事实科学……去看看

起看星斗正阑干 - 来自《张学良传》

由于日军节节逼近,国民党军队多抱不抵抗主义,凤凰山不再是安全之地,特务队奉命将张学良转押往贵州修文县阳明洞,张学良又不得不搬迁了。   贵州修文的阳明洞,在县城以北的龙岗山,离修文县城五里,山不算高,却林木茂盛,风景优美。阳明洞不是人工开掘的,而是一座天然的宽阔明亮的洞穴。有趣的是,这里面还有些自然形成的石桌,石凳呢。至于名曰阳明洞,那是因为相传被贬谪的明代思想家、兵部主事王守仁曾在此读书讲学,由于他自称阳明先生,所以他住过的这个山洞,人们就称为阳明洞了。   张学良从湘西来到这里后,就住在阳明洞顶原有的一座木……去看看

法学总论 第二卷(上) - 来自《法学总论》

第二卷 第一篇 物的分类   在前一卷,我们已经阐明了关于人的法律,现在让我们来考察物,即属于我们财产或者是不属于我们财产的物。某些物依据自然法是众所共有的,有些是公有的,有些属于团体,有些不属于任何人,但大部分物是属于个人的财产,个人得以各种不同方式取得之,详见下文。   1.依据自然法而为众所共有的物,有空气、水流、海洋,因而也包括海岸。因此不得禁止任何人走近海岸,只要他不侵入住宅、公共建筑物和其他房屋,住宅房屋不象海洋那样只属于万民法的范围。   2.一切河川港口是公有的,因此大家都有权在河川港口捕鱼。  ……去看看

17 - 来自《灵山》

你走到村子的尽头,有一个中年女人,长袍上扎着个围裙,蹲在门前的溪水边,用刀子在刮一条条比手指长不了许多的小鱼。溪水边上燃着松明,跳动的火光映着明晃晃的刀子。再往前去,便是越见昏暗的山影,只在山顶上还剩一抹余霞,也不再见到人家。你折了回来,也许就是那松明子吸引你,你上前去打听可否在她这里留宿。  “这里常有人米歇脚。”这女人就看透了你的意思,望了望你带来的她,并不多话,放下刀,在围裙上擦了擦手,进屋里去了。她点亮了堂屋里的油灯,拿着灯盏。你跟在她后面,楼板在脚下格支格支作响。楼上有一股稻草的清香,新鲜的刚收割的稻……去看看

6-2 跌宕人生15年——宦海沉浮之迷 - 来自《十大元帅之谜》

在戎马倥偬的战争年代,他是位“横刀立马”的大将军,然而,在政治斗争的风云变幻中,他却一直不能得志,先是被罢官,后又遭批斗,直至被迫害而死。这一切,究竟是命运的安排?还是人为的不幸?   2.1 一封朝奏九重天   在共和国第一批开国元帅中,彭德怀的政治生涯是最短暂的:只做了九年多的国防部长,虽然后来曾被毛泽东派去三线工作,但并没有担任主要领导职务,实际上也没工作几年;他也是第一个受到批判和迫害的:1959年即被罢官,并一直处于被批判、攻击和迫害之中。为什么一个在战争年代异常活跃、战功累累的大将军,在和平年代的政治生涯中却如……去看看

导言 - 来自《制空权》

在19XX年夏季爆发的大战中,令人生畏的空军部队第一次参加作战,正是它,使这场武装冲突具有特殊的性质。本书的目的是从交战双方统帅部出版的有关19XX年战争的官方报告中,从后面适当地方要提到的别的文件中汇集材料,来描述这场冲突的发展过程,主要是其中的航空兵部分。  但是,历史学家终究是人,而每个人的性格很可能会在他的著作中反映出来,所以尽管我决意要做到客观地观察问题,而我的性格很可能促使我误入歧途。如果出现这种情况,我祈求读者的谅解。  在第一卷中,我在简单地叙述战争的起因之后,将描述各参战国家的精神准备、理论……去看看

第十三章 - 来自《生死抉择》

下午两点十分左右,李高成走进了市委书记杨诚的办公室。     不迟也不早,这个时候来应该最合适。在中国,人们午睡的习惯是同管理体制有着直接关系的,尤其是对忙忙碌碌、十分劳心的领导干部来说,午睡更是不可缺少的。在单位里吃点饭,然后轻轻松松地再在办公室里躺上一会儿,这种午间休息既是调整思绪所需要的,也是补充体力所必不可少的。所以在中国的一些主要领导人的办公室里,一般都会设置一张简单却是十分必需的床或者是能躺的沙发。而在办公室里休息,既安静省事,也避免了家人的唠叨和造访者的搅扰,这对政务纷繁又时时不得安宁……去看看

第七十二篇 续前篇内容,并探讨行政首脑之连选连任 - 来自《联邦党人文集》

   2009/10/01
原载1788年3月21日,星期五,《纽约邮报》第七十二篇(汉密尔顿)致纽约州人民:政府之管理,以最广义而论,包括一切国务活动,而不论其属于立法、行政或司法;但从其最普通,或即最准确的意义上讲,则限于行政细节,具体归属于行政部门的范畴。外交谈判的实际运用、财政预算、根据议会的一般拨款而运用和支付公款、陆海军的配置、战争活动的指挥——这一切,以及类似性质的其他事务,构成了政府管理的似乎最恰当体会到的内容。因此,受委直接处理这一切不同事物的人员,即应被视为总统的助手或代表,从而其职务亦应由总统委任,或至少由总统提名,并应接受……去看看

第一辑 黑乌鸦(四) - 来自《黑乌鸦与折断的日子》

到底是谁在掩耳盗铃?  还是在我读小学的时候,我读了这则寓言,当时的理解是模糊的,肤浅的,甚至是不求甚解,这些缺乏逻辑性的寓言故事有什么实在的意思么?老师不过是在照本宣科罗嗦两句挣点工资,引申不出什么有价值的东西来。我们也不过是死记硬背来应付考试,仅仅为了将来考上个大学,"学而优则仕"嘛!弄个一官半职或者铁饭碗什么的也好光宗耀祖,享享荣华富贵,否则妄为做人呀!所以到底是谁糊弄谁现在也很难确定。反正是我不过知道那是一句成语罢了。   现在我终于从应试教育的羁绊中挣脱出来,可以看自己喜欢看的书,做自己喜欢做的事情,"……去看看

第十章 谋万世者 - 来自《货币战争》

“如同自由一样,黄金从来不屈居于低估其价值的地方。”——莫里尔,1878  本章导读  1850年,伦敦毫无疑问的是世界金融体系的太阳,1950年,纽约成为了全球财富的中心,2050年,谁将问鼎国际金融霸主的宝座呢?  人类有史以来的经验表明,崛起中的国家或地区总是以更加旺盛的生产力创造出巨大的财富,为了保护自己的财富在贸易中不被别人稀释的货币所窃取,这些地区有着保持高纯度货币的内在动力,恰如19世纪坚挺的黄金英镑和20世纪傲视全球的黄金白银美元,而世界的财富从来就是自动流向能够保护其价值的地方。坚挺……去看看

第九章 美国人 - 来自《政治经济学的国民体系》

   2009/10/01
我们对于欧洲各国——除了那些在吸取历史教训方面没有什么重要性的以外——的商业政策,已经作了一些历史考察,现在再看一看移殖到大西洋彼岸的人的大致状况。他们原来是完全依赖着祖国的,内部分裂成许多殖民区,彼此之间没有任何政治上的联合;他们从这样的地位一跃而成为一个团结一致的、有组织的、强大、自由、勤奋、富庶的独立国家,这几乎就是在我们眼前发生的变化。看上去在我们孙子一辈的时代,这个国家将上升到世界第一等海军与商业强国的地位。就这里研究的问题来说,再没有比美国的工商业历史更富有教育意义的了,它的发展过……去看看

五、“三大万岁” - 来自《走出迷惘》

紧接着“反右”的所谓“双反运动”之后,开始了总路线、大跃进、人民公社的所谓“三面红旗”(也称“三大万岁”)运动。这场轰轰烈烈、惊天动地的运动堪称建国史上背离科学与民主精神的“范本”。一九五八年夏天,毛泽东视察河北、河南几省,说了“还是叫人民公社好!”八个字。于是报纸上就出现了省略去“还是叫”三个字而剩下“人民公社好!”五个字的大字标语口号。记得十分清楚,到了当年秋天,报纸报道河北省徐水的新闻,头版头条大号仿宋体的大字标题非常醒目:“刘主席说:吃饭不要钱,一个人发几块钱,大家就很高兴了”。也许那时我……去看看

序言 - 来自《我的哲学的发展》

艾兰·乌德先生的书《热烈的怀疑主义者》受到广泛和应有的赞扬,他本打算撰文对我的哲学做一番更专门的考查。可是在他去世的时候,他的文章只完成了一小部分。这一部分中有一个导言。看过这一篇导言的人认为很有价值,所以值得发表,因此就印在本书的末尾。  假如当初能早一点得到他这篇文章,本会把它放在本书的前面的。但是这篇文章到手太晚了,遂致这样做就没有可能。我奉劝读者先看他这篇文章,因为他这文章把很多容易使人误会之处讲得极为明白。乌德先生未能活到他完成这部著作,这使人极感惋惜。  伯特兰·罗素……去看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