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二 走一条人类历史上从未有过的路

 《中国不高兴》

  本文作者:王小东

  新儒家“感化说”是痴人说梦

  中国人现在对犹太人崇拜得不得了,特别崇拜。2008年奥运会上以色列残疾运动员破口大骂中国人是屎,某些中国人还是崇拜,说犹太人骂得没问题,那是对的,咱们自己就是屎,所以并没有对犹太人太大的谴责。实际上,我觉得犹太人内心就是这样想的,至于以色列总统出来道歉,那是面子上的事。而且坦率地说,不仅仅中国人在他们眼里是屎,其他民族在他们眼里都是屎。犹太人虽然曾受到希特勒种族主义的迫害,但是犹太人自己的种族主义观念非常强,这是优点还是缺点,我不知道。但是中国既然有这么多人羡慕犹太人,最起码得从犹太人那里参考参考。比如说,犹太人已经被其他民族反复打败,反复征服,国家早就不在了,居然还能凝聚在一块,还觉得自个儿是世界上最优秀的。中国人在历史上从来没被打成这样吧?从文明史上的实际成绩来看,中国人比犹太人好太多了,但是今天的中国人就是自己不认为自己是人。我不是说咱们完全就像犹太人这样,就是觉得自己比其他任何民族都优秀,但是最起码,我们不应该像中国的逆向种族主义者那么想:我们中国人都是贱民。这样的话,有国家在就不行,国家不在就更不行了,那就真没希望了,绝望了。

  我们还要认真考虑一下这个问题:如果国家最终在腐朽的精英手里败掉的话,我们这个民族是不是就完了?我认为,我们要有这样的志气:我们还是不会完。当然,我们最希望我们这个国家不败掉,我们的精英能够高尚一把,或者他们高尚不了,有其他精英能高尚。

  有一天吃饭,我们坐在蒙古包里面听蒙古歌,黄纪苏说:

  这时候想起一个英雄时代来了,感觉有一丝凄凉、一点伤感。

  我跟纪苏说:我去蒙古大草原几次都是这么种感觉,成吉思汗当时建立了一个横跨欧亚大陆的庞大帝国,他所取得的军事成就,到现在还没有其他人达到。可是现在什么样呀?从文明史的尺度看,这一切只不过是昙花一现。

  我们中国文明真的很独特。我是讲我们的文明,不是讲我们这个国家。我们的文明和民族当然跟国家有联系,跟政权也有联系,但有联系并不是完全等同。你看那么多盛极一时、强极一时的文明、民族消亡了,可是我们这个民族还在,从人类文明史的角度来看还很强大。虽然我们近170年处于最低谷,也没有灭绝掉,甚至没有崩溃到欧洲文明中世纪那样。仅仅是170年的时间,现在毕竟在一定程度上又起来了。

  这几十年的中国在世界上真是一个奇迹,所以我说是“天命所归”。

  中国精英现在出现的严重问题应该是暂时的。中国将来的目标应该是什么?中国当然要管理世界上更大的资源和面积,我不是指要兼并国土,我是指领导和管理。我相信我们会比美国人和其他西方人管得更好。只有在这种意义之下,所谓中国文明对于地球资源问题所能起的作用才能体现出来,中国文明才有可能对环保,对节约资源做出更大的贡献,而绝对不是像文化保守主义者所想的那样,什么“我们和他们比谁发展得更慢”。

  现在西方文明确实出现了一些根本性的问题,比如说资源的浪费,已经严重到了无以复加的程度。这里面有西方文明本质性的问题,西方的发展模式需要一个前提,就是石油的供给是无限的。如果石油的供给不是无限的,这个模式总有崩溃的一天。但我们要替全人类解决这个问题,就必须在观念和方法上强过他们。而新儒家那套感化他们,跟他们比“谁发展得更慢,谁更节约”的理论,无非是痴人说梦——人家谁跟你比这个,谁受你感化?

  既然石油的供给不是无限的,现在的模式总有崩溃的一天。怎么办?

  有人说是回归社会主义。《纽约时报》有一个美国网民评论说,最终还是USSR,就是苏联打赢了冷战,因为美国已经成为世界上最大的社会主义国家了。这样说,可能左派会欣喜若狂,你看美国都回归社会主义了。但我认为过去的社会主义模式也解决不了问题,美国的那个网民也只是说说而已。每到资本主义市场经济出现问题的时候,资本主义国家都会出现这样的声音。包括凯恩斯那个时候也讲过:投资这么大的事,不能放到私人手里。这样的观点,放到现在就是极左的言论。但是,斯大林的体制和中国传统计划经济体制确实已经名誉扫地了。那个时代如果真像有些左派说的那么好,我们就不会走到今天这一步,而我们既然已经走到今天这一步,那也就回不去了。看来要走新的路,这个路也不大可能是儒家的。儒家的那个“天人合一”真的跟环保有关系吗?没有关系。我们决不是照搬中国传统文化就可以解决问题,我们要带头走新的路。

  为什么我认为我们中国人“天命所归”,最有条件带大家走一条新的路?这是有历史依据的,我们在历史上的成绩是摆在这儿的。我在前面说了,跟那些历史上消亡了的相对比较短暂的文明比,甚至跟确实也很了不起的欧洲文明比,我们在历史上的表现是最好的。继往开来,为什么“开来”

  的不是我们呢?两千多年的历史我们是表现最好的,就最近一二百年差一些,凭什么说我们将来不行呢?我们现在评价一个人、一个国家,是不是要根据他过去的一贯表现?

  所以,中国一定要有这样的视野,中国人应该给自己设立这样一个目标。即使当下这个并不处于巅峰状态的中国,也具有很大的力量和足够的财富,但就是不知道干什么,觉得没有什么好干,于是就腐朽就堕落,拿着力量腐朽和堕落。

  一个国家、一个民族应该有大目标。有了这个大目标,大家为之奋斗,这个国家、民族才有希望,内部的人群才会有道德,才会有诚信,才会有好的行为。

  我曾经说过,秦国的战斗意志连续保持了几百年,太了不起了,所以最后由它来统一中国。当然统一之后它的战斗意志就衰退了,很快就完了。我觉得中国保持这样的战斗意志不用保持几百年,只要几十年,中国的很多大事就全办好了。我希望中国能回到祖先曾经走过的光辉道路上来。

  民主制度是存在问题的,我们看到了。但是如果民主制度不行,回到儒家禅让制度更不行。一个制度要解决什么问题?一是解决统治效能的问题,二是解决为谁服务的问题。

  民主制有时确实不是效能最高的,毛泽东说过“高贵者最愚蠢,卑贱者最聪明”,群众最英雄,实事求是地说也是和效能相背离的。他老人家自己也不信这个,说这只是一种政治操作而已。有治国效能、管理效能的一定是精英主义制度。

  从这个意义上说,儒家又没错,他提倡精英治国。但是精英治国又有另外一个问题,如果精英不为国家做事,而是为自己做事,就像我们今天看到的这样,怎么办?我们今天精英的智商也不错啊,尽是北大、清华毕业的。但是怎么防止他们腐朽,防止他们只为个人私利服务?现在我也没有具体的解决方案,但是大的框架我想应该是在精英内部有竞争的选择,和平的竞争和选择。不管你叫什么名字,叫“党内民主”,叫“军事民主制”,像古代那样——蒙古人也好,满洲人也好,他们在一开始兴起的时候就有这样一个机制。这是一个成功的机制,他们的精英集团保持了团结,保持了高效能,保持了内部的良性竞争。当然,这种古代的军事民主制没有维持很长,很快就归于专制了。

  说到这里,早就盯着我的那些自由派又要跳出来了,说我原来讲的支持民主制度的话都是谎言,因为我支持的民主制度不是西方式民主。我在这里想澄清一下:我只不过是在探讨民主的各种形式和各种可能性。如果历史选择了中国实行西方式的民主,我是支持的。或者说,历史显现出中国实行其他民主形式的可能性不大,实行西方式民主的可能性最大,我也是支持的。我认为无论何种类似的民主制度都会比排除了内部良性竞争的非民主制度要好。

  龙永图“争取入党”之谬

  我们必须要有大国心态,但是我们大国心态绝对不是现在那帮精英、主流媒体说的那种“大国心态”。那是管家心态、管家学术、管家仪容、管家媚态。

  有的精英倒是干脆把话说明白了。比如中国入世首席谈判代表龙永图说:美国是党支部书记,我们是争取入党的群众。要是管家的话,最起码还是入了党的,而说我们是争取入党的群众,那不是连管家都不如吗?还有一个说法:美国是部级干部,欧洲和日本是局级干部,咱们最多是一个副科。明白吗?这些说法体现的是大国心态吗?所谓的副科是大国心态吗?你要说副科心态就是大国心态,这不荒唐透了吗?

  我们甚至有必要回顾一下抗战时期国民党的歌曲,比如说那时的《国民革命军新一军知识青年从军歌》,非常不错,我转引在这里,大家自己看:

  君不见,汉终军,弱冠系虏请长缨;君不见,班定远,绝域轻骑催战云!
  男儿应是重危行,岂让儒冠误此生?
  况乃国危若累卵,羽檄争驰无少停!
  弃我昔时笔,着我战时衿,一呼同志逾十万,高唱战歌齐从军。
  齐从军,净胡尘,誓扫倭奴不顾身!
  忍情轻断思家念,慷慨捧出报国心。
  昂然含笑赴沙场,大旗招展日无光,气吹太白入昂月,力挽长矢射天狼。
  采石一载复金陵,冀鲁吉黑次第平,破波楼船出辽海,蔽天铁鸟扑东京!
  一夜捣碎倭奴穴,太平洋水尽赤色,富士山头扬汉旗,樱花树下醉胡妾。
  归来夹道万人看,朵朵鲜花掷马前,门楣生辉笑白发,闾里欢腾骄红颜。
  国史明标第一功,中华从此号长雄,尚留余威惩不义,要使环球人类同沐大汉风。
  文言文不大好懂,但我们大致能看明白。“要使环球人类同沐大汉风”,不管那时候中国人有多难,中国人还是有大的志向的。

免责声明:本文仅用于学习和交流目的,不代表素心书斋观点,素心书斋不享任何版权,不担任何版权责任。

 

第19章 - 来自《至高利益》

如果是两个女人争风吃醋,赵娟娟就算把贺家国活撕了,也与他没什么关系。   赵娟娟把水搅得更浑一些,从某种意义上说也许不是坏事。   徐小可这才笑着把酒杯举起,和贺家国碰了下杯,将杯中酒一饮而尽。饮罢, 又说:“家国,你这个糊涂虫,都没问问我和李书记说了一个什么重要细节?”   贺家国这才想了起来:“哎,对了,我还没来得及问:怎么回事?”   徐小可说起了那天峡江宾馆发生的事:“家国,你知道么?陈仲成、赵娟娟给 我们下套的那天晚上,钱凡兴市长一直在峡江宾馆,就在五楼,他常去的那个套房 里,从晚上九点呆到十一点。”   贺家国惊出……去看看 

二 - 来自《一个人的圣经》

7   砰!砰,汽锤一声一声,不紧不慢,三、四秒钟的间隔,一下又一下砰砰的响,伟大光荣正确的党,比上帝还正确,还光荣,还伟大!永远正确!、水远光荣!、水远伟大!   “同志们,我代表毛主席,党中央,来看望你们”   首长中等身材,宽大的脸膛,红光满面,四川口音,中气很足,一板一眼,一看就带过兵打过仗。那文化革命刚起,只要是还坐在台上的首长,从毛夫人江青到国务院总理周恩来,连毛泽东本人都穿上了军装。首长由机关党委书记陪同,端坐在礼堂铺了红台布的主席台上。他注意到会场的侧门和背後的大门都有军人和政工干部把守。   将近午夜,全体职工按部……去看看 

第二篇 分配 第01章 论所有制 - 来自《政治经济学原理》

第一节 绪言  在本书第一编中论述的各项原理,在某些方面,和我们现在要开始考察的有很大的区别。财富生产的法则和条件具有自然真理(Physical truth)的性质。它们是不以人的意志为转移的。不论人类生产什么,都必须按照外界物品构成和人类身心结构固有性质所决定的方式和条件来生产。不论他们是否喜欢,他们的生产都要受以前的积累量的限制。如果积累量是一定的,生产就与他们的精力、技能、机器的完善程度以及他们利用协作劳动的优点是否得当成比例。不论他们是否喜欢,在同一块土地上,除非在耕作过程中作了某些改良,否则,投入的劳……去看看 

第22章 突破“三八线” - 来自《彭德怀传》

第一节 出任联军司令   第二次战役后,麦克阿瑟遭到美国各界严厉的抨击,要求解除他“联合国军”总司令的职务,说麦克阿瑟“发动的‘圣诞节总攻势’几乎把我们引向灾难的深渊”。“联合国军遭遇的是第一流的军队。令人吃惊的是,中国人纪律严明,指挥有方”。麦克阿瑟于是在12月2日给杜鲁门的电报中说:“我们面对的是一场完全新型的战争”, “以往那么成功地用来指导作战的战略思想,现在继续用来对付这样的强国就不行了。”此后,为挽回败局,麦克阿瑟向美国参谋长联席会议提出对中国进行报复的四项措施:( 1 )封锁中国海岸;( 2 )轰炸中……去看看 

第十四章 再革命(上)(一九一五至一九二四) - 来自《近代中国史纲》

第一节 新文化运动   清季曾受西方启导、向往民主政治的知识分子,可说是革命的原动力,留学日本及国内学生实居中坚地位。民国建立后的种种现象,使他们于失望之余,继续探求救国之道,终于获得了新的觉悟,深感以往努力的方向,过于偏重西方形式的模仿,未曾触及到西方立国的根本精神。变革政治,首须变革社会,变革社会,首须变革人心。消极方面,必须涤荡违背时代的、保守的旧观念、旧信仰、旧人生观,亦即旧文化。积极方面,必须建设适合时代的、进步的新观念、新信仰、新人生观,亦即新文化。简言之,必须摒弃传统,彻底西化,先致力于新思潮,或新……去看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