附文4 中国是一个值得关注但不应惧怕的国家

 《中国不高兴》

  本文作者:[英]马尔科姆.里夫金德(英国前外交大臣)

  冷战时期,当文化大革命制造愚蠢莽撞的混乱与破坏时,对中国很难有积极评价。展望世界的未来,曾经有人向我建议:“乐观者应当学俄语,悲观者学中文。”

  现在回想起来,那似乎是很久以前的事了。奥运会即将在北京开幕,中国展现出无限的自信与能量。

  用奥运会来比喻新老强国,尤其是中国和美国之间争夺世界领导地位的地缘政治斗争至少在一定程度上讲不是没有道理的。当运动员上台领取金牌时,人们的脑海里会浮现华盛顿和北京之间愈演愈烈的对抗。

  过去几年里,不断有人提起中国不同凡响的经济增长、日益增加的防务预算以及对中东和非洲石油、天然气和矿产的渴求。与此同时,巨额贸易顺差使中国持有大量美元,也就是说,中国的政策稍有变化就会给步履艰难的美国经济造成影响。

  因此,中国举足轻重。唯一值得注意的是中国用了多长时间将其政治经济潜力发挥出来以及我们有多大的承受力对显而易见的事物感到惊奇。中国不仅以13亿人口(是美国总人口的四倍以上)成为迄今为止地球上最大的国家,而且始终有一点显而易见,即一旦挣脱有缺陷的共产主义经济体制,它就会迅速成为一个购买力无可匹敌、出口额数字巨大的世界经济大国。

  但先别由此认为美国即将步大英帝国的后尘加入前世界超级大国的行列,要正确地看待中国的成就。

  首先,中国的经济增长速度惊人,但基础薄弱。它的国内生产总值即使在今天也只位居世界第四,不仅落后于美国,也落后于日本和德国。

  其次,将国内生产总值与其他国家相比具有误导性,因为中国人口众多。它的人均国内生产总值至今只有5300美元,而美国是45800美元。

  再次,防务预算亦如此,据说中国增加军费在五角大楼引起了不安。据预测中国的防务预算到2010年将增加到880亿美元,然而美国的数字是4820亿美元。

  中国的出类拔萃在于同俄罗斯相比,俄罗斯除了石油、天然气和各种矿产之外没有什么可卖的东西,油气出口占其出口总额的3/4和政府收入的一半,这就使俄罗斯经济与其说与美国相近,不如说与利比亚相近。相比之下,中国进口原材料而出口加工产品,它在世界经济中的重要性已经大大超过俄罗斯。

  因此,美国人把中国看作最强大的长远竞争对手是理所当然的。他们正确地看出,中国的外交政策已经越来越自信,它会希望得到其他世界大国的平等对待。

  美国人至少在一代人左右的时间里不必担心的是中国会在全球力量竞争中取代美国成为金牌得主。

  美国从来就不是一个被动的观察者。早在1972年,尼克松和基辛格就令全世界震惊地彻底改变美国奉行了1/4世纪的政策,承认中国是一个他们应当与之交往的国家。那时,他们这样做是为了削弱苏联,同时认定中国的国家利益会超越北京与莫斯科之间的意识形态联系。

  如今,美国采取类似策略,它同印度建立了战略伙伴关系使印度能够抗衡中国这个正在崛起的亚洲超级大国。中国人对此不会感到舒服,但只要他们自己的政策不是在亚洲占据不受限制的主导地位,这对他们就不构成威胁。

  印度不仅对乔治.布什来说是一个富有吸引力的伙伴,而且对贝拉克·奥巴马或约翰.麦凯恩来说亦然,因为新德里实行民主政体并尊重法治。相比之下,中国逐渐成为威权体制下的资本主义经济体,它终有一天不得不调和自由企业制度与拒绝给予自由的政治体制。虽然有其它国家证明了两者可以共存若干年,但理由断定,假如中国不推行现代资本主义理应具备的公民个人自由和决策权下放,那中国就永远不能充分发挥其经济潜力。

  中国在过去2000年的大部分时间里是世界强国,事实上在那其中的大部分时间里,法国、英国甚至罗马与之相比都显得微不足道。我们常常忘记了这一点,因为中国过去150年的历史是个例外,那段日子国内混乱、政府.无能、国际地位低下。现在这一切已成过去,尽管还面临一些问题,但中国现在取得了它应有的位置,而这是有益的。

  美国是太平洋大国也是大西洋大国,多年来它一直在期望出现这种地缘政治变化。中国平稳过渡对中美两国都有利。

  例如,中国明白,假如它施加压力使美国撤出该地区并且不再保障日本和韩国的安全,那结果也许会促使这两个国家设法拥有核武器来保护自己免遭中国袭击。

  利害关系十分重大,但中国人是谨慎的,也是富有创见的。即使这条龙醒来,美国人以及我们其他人要提防但可以放松心情。

  (《每日电讯报》2008年8月7日,何金娥译)

免责声明:本文仅用于学习和交流目的,不代表素心书斋观点,素心书斋不享任何版权,不担任何版权责任。

 

第七讲 作为主题的基本结构 - 来自《政治自由主义》

第一节 正义的第一主题   契约论正义观念的本质特征是,社会的基本结构乃正义之第一主题。这种契约论观点一开始便力图为这一特殊却又明显极为重要的情况制定出一种正义理论,而作为其结果的正义观念,则对适合于其他情况的原则和论题具有某种规导性的首要意义。我们把基本结构理解为这样一种方式,主要的社会制度以此种方式在一个系统中相互匹配,并分配着各种根本权利和义务,也塑造着通过社会合作而产生的各种利益划分。因此,政治上的宪法、法律承认的财产形式、经济的组织和家庭的个性都属于基本结构。这一理论的最初目标是……去看看 

第六篇 第九章 防御会战 - 来自《战争论》

在上一章我们已经论述过,如果敌人一进入战地防御者就给予迎头打击,这样他在防御中在战术上进行了一次完全是进攻的会战。但是,也可以当敌人来到自己的阵地前面以后,再去打击敌人,这样所进行的会战在战术上仍然属于进攻性的会战,尽管它已附带有某种条件。另外,防御者还可以在自己的阵地上完全等待敌人的进攻,通过扼守战区的防御,同时用一部分兵力进行攻击来抵抗敌人的进攻。在这里我们显而易见,在防御中,随着积极进攻因素的减少和扼守战区的因素的增加,存在着不同程度和不同等级的防御。在这里我们不可能十分具体地区分防御的等级,也……去看看 

第十七章 一座由木结构房屋组成的城市 - 来自《停滞的帝国》

(1793年8月19日-20日)  安德逊是一名胆子最大的旅游者:“8月19日,我游览了通州及市郊村镇,非常疲劳,也遇到了一些麻烦。”这座城市和中国大多数城市一样呈方形。“通州城四周的城墙外有护城河环抱。城楼上有几门火炮并由许多纪律严明的兵士守卫。这座城只有3个城门,每天晚上10点关,早晨4点开。”  房屋都是木结构的二层楼房,只有官吏的房屋才是用石块或砖头建造的。“窗户都没安玻璃,而是在木框上糊一层半透明的纸。有钱人家则在窗框上绷一块丝绸。”屋里根本没有家具,或者只有很少一点家具。墙通常是粉刷了的,其颜色表明房屋主……去看看 

第二章 创建心灵深处的种植园——宾夕法尼亚的教友会教徒 - 来自《美国人:开拓历程》

“教友们……漂洋过海去种植,在北美洲建立外在的种植园;同时也要用上帝的精神和力量,在你们心灵的深处创建自己内在的种植园,使你们自己的葡萄果和百合花不受侵害。” ——乔治·福克斯  一六八一年,威廉·佩恩从英王查理二世手中接过了赐给他宾夕法尼亚的证书,当时教友会有许多特点,看来很适于完成开发新世界的使命。教友会教徒的一套观点跟后来关于美国民主制度的经典定义也是吻合的。那就是:  崇信平等   没有一个基督教教派比教友会更强调崇信平等。一七五七年,约翰·伍尔曼在马里兰的一次讲道中埋怨说:“有权力的人……去看看 

雅典 - 来自《苏菲的世界》

……废墟中升起了几栋高楼……  那天傍晚,苏菲的妈妈去拜访一位朋友。她一出门,苏菲立刻下楼,跑到花园中老树篱内的密洞。她在里面发现了一个厚厚的包裹,就放在饼干盒旁。苏菲拆开包裹,里面是一卷录影带。  她跑回屋里。一卷录影带!这次特别不同。哲学家怎会知道她家有录放影机?录影带内又是什么呢?  苏菲将带子放进录影机。电视荧屏出现了一座面积辽阔的城市。当摄影机镜头带人到巴特农神殿时,苏菲知道这座城市一定是雅典。她从前常常看到当地古代废墟的照片。  这卷录影带拍的是真实的情景。……去看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