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治 图书

本书作者是十九世纪德国无产阶级杰出的思想家之一。他十分憎恶资本主义制度,主张进行彻底的社会革命。他的思想带有相当多的乌托邦主义的成份。恩格斯在《共产党宣言》1888年英文版序言中指出:魏特林的共产主义思想“还是颇为粗糙的,尚欠修琢的,纯粹出于本能的一种共产主义”。本书为作者的主要著作,马克思恩格斯对此书有极高的评价。卷首所载编者导言对原著作了评价。

免责声明:本文仅用于学习和交流目的,不代表素心书斋观点,素心书斋不享任何版权,不担任何版权责任。

第十四编 辩驳断想 - 来自《思想录》

786—324(857)861—  明白,幽晦——假如真理并没有显明可见的标志,那就会太幽晦了。它始终都被保存在一个教会和一个显明可见的〔人〕群里,这便是一个可赞美的标志。假如那个教会里只有一种情操,那就会太明白了;然而要想认识什么是真的,我们只须看一看那始终都存在着的;因为真的总是始终存在着的,而任何假的都不是始终存在着的。  778—562(858)954—  教会的历史应该确切地称之为真理的历史。  783—561(859)898—  坐在一艘遭到风暴袭击的船里而又确有把握它绝不会沉没,那真是赏心乐事。那些干扰着教会的种种宗教迫害就属……去看看

11-3 远东 - 来自《黄祸》

逼到这份上, 俄国除了奋起反击, 还有什么别的出路呢?黎明。日本海像灰色的绸子, 平静而柔软地波动。如此平柔的海面上竟没有航行的船。如果升到足够的高度看一眼, 就能一目了然地看出日本海多像个口袋。朝鲜半岛、日本列岛、萨哈林岛组成一圈天然屏障, 从海参崴到尼古拉耶夫斯科之间的俄国港口全部被装在里面, 只有拉彼鲁兹、津轻、对马等几个狭窄的海峡可以出入。现在, 每个海峡都布设着数层水雷网, 美国太平洋舰队的巨型舰炮和舰载飞机似门拴和钉子一样封着门。口袋被扎死了。 然而中国难民是升不到能看清口袋的高度……去看看

第七章 《数学原理》:哲学方面 - 来自《我的哲学的发展》

自一九○○直到一九一○这些年,怀特海和我把我们大部分的时间都用于后来所成的《数学原理》。虽然这部著作的第三卷到一九一三年才出版,我们在这部书里的任务(除去校对)是在一九一○年完成的,我们在那一年把全部稿子交给了剑桥大学出版社。我在一九○二年五月二十三日写完的《数学的原理》结果变成了其后那部著作的一个粗糙、很不成熟的草稿。可是,《数学的原理》和《数学原理》不同之点是,《数学的原理》是包含着和别的一些数学哲理的争论。   我们所想解决的问题有两种:哲学的与数学的。大致说来,怀特海把哲学问题留给我。……去看看

卷十一 - 来自《沉思录》

   2010/06/16
1、理性灵魂有下列性质:它观察自身,分析自身,把自身塑造成它所选择的模样,综自己享受自己的果实-而植物的果实和动物中相应于果实的东西是由别人享受的-它达到它自己的目的而不管生命的界限终于何处。它不像在一个舞蹈或一场戏剧或别的类似事物中那样,只要有什么东西打断,整个活动就是不完全的,它是全面的,无论它在哪里停止,综都使置于它之前的东西充分和完整,以致它可以说:我拥有属于我所有的。加之它横贯整个宇宙和周围的虚空,概览它的形式,它使自己伸展到无限的时间之中,囊括和领悟所有事物的时代更替,它领悟到我们的后人将看不到任……去看看

十七、在联共第十六次大会上的中国问题 - 来自《斯大林与中国革命》

   2009/10/01
斯大林在他十个小时的报告中,不管当时心里如何不愿意,总不能把中国革命问题完全置诸不理,于是他讲了五句话。不是平常话,而是如拉丁人所说的「 multum in parvo」(言简而意赅)。他避免一切尖锐问题,不敢作一般的概括,更不作具体的预言,在这五句话里,斯大林把他过去的一切错误发挥得淋漓尽致。     斯大林说:「若以为帝国主义者的罪恶行径,就这样过去而不会受到惩罚,那真是可笑。中国的工人和农民已经建立了苏维埃和红军,反抗着他们。听人说,中国已经建立了一个苏维埃政府。我以为假使这是真的,那一点也不奇怪。毫无疑问,只有苏维埃才……去看看

第04章 - 来自《十面埋伏》

我是说你根本就不了解情况,刚听到点风就觉得要下雨,犯人么,有几个没情况?要不怎么都一个个地在监狱里服刑改造?   差不多用了40分钟,才在监狱办公楼里找到了五中队中队长程贵华。   程贵华不到50岁,可能烟瘾很大的缘故,脸色蜡黄,满面皱纹,头发也白了许多,怎么看也有50多。他原来在11中队任副指导员,前不久才被提升为五中队中队长。因此他对王国炎前前后后的情况都非常熟悉,说到什么都十分清楚。   听了罗维民的汇报,程贵华足有好几分钟没有吭声。重新接上的一根烟都快吸没了,才从浓浓的烟雾中吐出一句话来:   “你觉得这有必要……去看看

第20章 - 来自《永不瞑目》

肖童已经连续两天没去欧阳兰兰家吃晚饭了,但他答应今晚和她一起去“蹦迪”。  他下午在图书馆里抄了一下午的资料卡片。晚上在空荡荡的食堂里随便吃了点饭。学校已经放了暑假,外地的学生都走光了,校园里一下清静下来。本来系里组织一部分同学去南方搞假期的社会实践,让他参加。他因为替公安局干的这件事还未了结,没法儿离开北京,正好学校面向社会办了一个赚钱赢利性质的暑期英语短训班,由卢林东具体负责,拉他充做辅导老师。他便借此推脱了南方之行。好在今年的假期学校的图书馆照常开放,他也想利用这段时间多看些书,补一补落得……去看看

时代霸主——微软总裁比尔·盖茨 - 来自《谁是最好的管理者》

全球个人电脑软件领导品牌——微软公司的董事长兼CEO。   比尔·盖茨出生于1955年10月28日,和二位姐妹一同在西雅图成长。父亲是一位律师,已去世的母亲则是位集学校老师、华盛顿大学董事长和United Way international事长等职务于一身的女性。   13岁时,盖茨在私立的湖滨学校接触电脑并开始了未来的事业——个人电脑软件与设计电脑程式。   1993年,盖茨进入哈佛大学。大三那年,盖茨离开哈佛,专心致力于微软的工作。   主要业绩    ●自1996年夏天开始到1997年,微软的市场价值上升了119%,达到1580亿美元。   ●199……去看看

第31章 “三巨头”会议 - 来自《身残志坚罗斯福》

举世闻名三巨头,运筹惟幄多计谋;   战略反攻鸣号角,二战史上大名留。   1943年11月下旬,罗斯福和丘吉尔在开罗同蒋介石会谈之后,紧接着又飞抵德黑兰与斯大林举行了“三巨头”会议。这一会议吹响了战略反攻的号角,为夺取反法西斯战争胜利,进行了必要的思想准备和组织准备。这是第二次世界大战期间,一次极为重要的国际会议。   1943年,各条反法西斯战线捷报频传,尤其是苏联斯大林格勒战役的胜利,使整个第二次世界大战的进程实现了根本的转折。 在历时200多天的整个战役中,法西斯军队在顿河、 伏尔加河和斯大林格勒地区的总损失……去看看

第二篇 理论进路的历史回顾(下) - 来自《社会制序的经济分析导论》

4 社会制序的经济分析中两条分析理路的比较与评估 正是在一个实践动机超强地上升的时代里,一种理论的本性也可能会比它的理论职业所允许的更为强烈地屈从于这些实践动机的力量。但是在这里,尤其是对我什1的时代的哲学而言,存在着一个巨大的危险。——胡塞尔(Edmund Husserl,1965,参中译本,页 61)4.1 哈耶克的“social orders”、诺思的“social institutions”以及中文“社会 制序”概念的确立在以上两章的分析中,我们分别追溯和梳理了社会制序的经济分析中从苏格兰道德哲学家到奥地利学派的演进理性主义的理论进路以及美国制序……去看看

6-10 土地租佃 - 来自《经济学原理》

第一节 早期租佃形式一般是建立在合伙的基础上,合伙的条件是由习惯而不是由契约所决定;所谓地主一般是隐名合伙人。   在古代,甚至在我们时代的某些落后国家里,一切产权取决于公约,而不取决于明文法律。如这种公约可冠以确定的名称并用现代商业用语表示,则一般指的是:土地的所有权并不归于个人,而是归于合伙企业,其中一个或一群合伙人是隐名合伙人,而另一个或另一群合伙人(也许是一个家庭)是任事合伙人。   隐名合伙人有时是国君,有时是享有为国君征收田赋的权利的私人;但是,随着时间的推移,它就不知不觉地变成多少有些确定、绝对……去看看

附录 - 来自《人性论(第三卷 道德学)》

遇到有承认自己错误的机会,我是最为愿意抓住的,我认为这样一种回到真理和理性的精神,比具有最正确无误的判断还要光荣。一个没有犯任何错误的人,除了他的理解正确以外,不能要求得到任何其他的赞美;而一个改正了自己错误的人,则既表示他的理解正确,又表示他的胸襟光明磊落。我还不曾幸运得能够发现出我在前几卷中所作的推理中有什么重大的错误,只有一项是个例外;不过我凭经验发现,我的有些用语选择得不好,没有能够防止读者方面的一切误解,我所以添加了下面的附录,主要是为了弥补这个缺点。  除非一种事实的原因或结果呈现于我们之前……去看看

第十九章 论政府的解体 - 来自《政府论(下卷)》

211.谁想要明确地讨论政府的解体问题,谁就应该首先把社会的解体和政府的解体区别开来。构成共同体并使人们脱离涣散的自然状态而成为一个政治社会的,是每个人同其余的人所订立的协议,由此结成一个整体来行动,并从而成为一个单独的国家。解散这种结合的通常的和几乎唯一的途径,就是外国武力的入侵,把他们征服。在这场合(因为他们不能作为一个完整而独立的整体实行自卫或自存),属于由他们所构成的那个整体的这一结合就必然终止,因此每个人都回到他以前所处的状态,可以随意在别的社会自行谋生和为自己谋安全。一旦社会解体,那个社会的……去看看

澶渊之盟 - 来自《赫逊河畔谈中国历史》

1987年夏天我去哈尔滨参加一个国际明史会议,在我个人讲,这也满足了一段 心头夙愿。1946年我去东北,曾到长春,只以未能抵达迄北为憾。这次到黑龙江省 ,也算是幸运。过去从各种读物遇到“松花江”和“黄龙府”的名辞,都已经感慨系之 。而我们这一代的生活,也始终因918沈阳事变而开始其颠簸与折磨。既能在有生之 日,还能看到这地区的安稳和奠定,已经有了一种快慰。而且从铁路线看下去,很多地 区的景物,以大型的耕作地作背景,杂以各种行树,带着烟囱的红色砖房则结构成各式 村落,其形态在粗条的模式下有似于欧洲一些国家的情调。哈尔滨到……去看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