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部分 第十六章 共有共享制的优点

 《和谐与自由的保证》

  没有穷人!因而也就再没有乞丐,再没有苦恼、忧虑、悲伤、绝望、再没有困苦的眼泪、再没有轻侮和藐视、再没有无知、愚蠢、粗鲁、再没有讨人厌的褴褛和浪荡、再没有惨白的、枯瘦的面孔和忧愁悲哀的姿态。

  没有犯罪!因而也就再没有刑罚、再没有法官、警察、监狱、典狱长;再没有宪兵、法警、庭丁、律师;再没有诉讼、原告、被告;再没有法典、档案、屠刀、绞架、刑杖;再没有畏惧和恐怖;既没有矫揉造作的道德,也没有罪恶;再没有杀人凶犯、强盗、窃贼、欺诈者和骗子。

  没有主人!因而也就再没有佣人、再没有男仆、女婢、小厮、伙计;再没有尊贵的和卑贱的,再没有命令和服从,再没有怨恨、妒忌、骄傲和自大,再没有嫌疑、迫害和压迫。

  没有游手好闲的人!因而也就再没有无用的人,再没有使自己辛勤劳苦到又病又傻的奴隶;再没有对劳动的轻视和讥笑;再没有劳动的负担和为劳动的忧虑。

  没有浪费的人!因而也就再没有匮乏,再没有挨饿和潦倒的人,再没有淫乐和奢豪;再没有那些无限制的、破坏社会精神和物质力量的感情上的困扰和痛苦。

  没有擅权仗势的人!因而也就再没有奴役和压迫,再没有任意妄为和欲望的统治,再没有暴力行为,再没有刽子手和行刑助手;再没有对于公共自由的限制和对于人民的压榨;再没有捐税和贡赋,再没有反对党和兵役;再没有扣押、抢掠和洗劫;再没有常备军、碉堡和栅栏;再没有暴君和嗜好杀戮的人。

  没有进步的限制!因而也就再没有伪造的博学,再没有神圣的谬论和幸运的骗子;再没有出版法、新闻检查和盖章制度;再没有那些百无一用的、浪费时间的学问,再没有对于欲望的压制,再没有对于知识和言论自由的压制。

  再没有由于劳动的个别孤立化而产生的时间损失,因此可以达到普遍地减少劳动时间。

  再没有无益的劳动!因此只要较少的劳动每个人就能得到他必要的、有益的和舒适的需要。

  再没有由于在生活必需品的生产和消费上的个别孤立化而引起的浪费,因此就可以有为了一切人的节约和盈余。

  只是燃料节约这一项,按照傅立叶的计算,就是惊人的。今天一百家人家在一百个各自的厨房、火炉和壁炉里所费的木柴,就可以建立三个厨房供九百家人口做饭之用,并且还可以利用这些柴火在冬季供住室取暖。同样,人们也可以对于面包房、铁匠、小五金匠、成衣匠等等的炉灶作更经济的利用。

  几百万盒子、小盒子、桶子、硬纸盒子、包装布、包装纸、麻布、大量的篓子、手推车、四轮车以及无数小商小贩所需要的东西的生产,就都可以免掉了。

  设立和管理千百个仓库、商店的劳动,大量小厨房、地窖、壁炉、箱笼、门拴和锁钥以及还有千百种其他的东西也都可以不要了。

  同样,许多无用的文件的缮写,例如:买卖、租赁、师徒、婚姻、租佃、雇佣以及其他种种契约;利息和债务字据、遗嘱、指令、诉讼记录、典押簿、护照、旅客簿、税单以及一切这些杂七杂八的东西都可以废除了。

  与此相同,许多城墙、篱笆、栅栏、壕沟、锁钥、门栓、索链、铁丝网以及那一切为了保障私有财产的安全和维持专横势力而必要的,用于维持军队和法院的劳动,就一概都可以免去了。

  为了寻找工作而漫无计划地来往旅行的事将会停止;同样,行李的携带也不会再有。人们将只是运载旅客,而不运衣服和工具,因为人们随处都可以得到这些东西。

  寻找工作以及与此相关的忧虑烦恼也都会一概消失。

  个人及其家庭生活的忧虑,以及由此而引起的夫妇之间的不和将会消失。

  婚姻将是一件爱情和友谊的事业,而不是一种保障生活享用的手段。

  儿童的良好教育将会是一件轻而易举的事,因为有的是父母的良好榜样。

  娱乐将会采取一个比今天更好的、自然的、对个人的健康和发育更有益的方向。那种阻止成年人继续象在儿童时代一样嬉戏的错误的羞愧心理将会消失。

  就象今天的儿童一样,将来成年人也会感到在露天旷野里奔跑跳跃,要比成天坐在烟雾弥漫的小酒馆里斗牌愉快的多。

  人类将会更健壮、更美丽、更有精神、更生动活跃。许多种病症将会减轻,其他的一些病症将会通过医生的技术,结合管理机构的规章制度而完全根绝,这是在今天这个人人孤立的制度下所不可能办到的。各种隐秘的、皮肤以及其他疾病的传染,人们将很少再会见到。

  对于一切他所必需的东西,人们将可以充分地享有,一切他所不必需的东西,和其他每个人一样,可以随他的意来任意选取。每个人都处于尽可能充分自由的状态中,生活得比今天更高兴愉快,因为一切力量都被引导到推动进步上,后者不断地创造出新的理想,这些理想是和社会的性质和构造相适应的,既不需要有任何法律,也不会遇到任何个人利益的抵抗。

  女性将会和男性一样从一切野蛮压迫中完全解放出来。单凭这种妇女的解放就能使地球变成一个天堂;但是要实现耶稣的话:“你应该爱你的敌人”就还需要进一步废除犯罪、法律和刑罚,因为凡是存在犯罪、法律和刑罚的地方就不可能爱他的敌人;人不能同时既爱又予人以刑罚。

  人们在每一块土地上将只种植那种为这一块土地所生产得最丰富、最优良的作物,而不会只是因为在这里需要它,因此费尽不可言喻的勤劳和辛苦去勉强种植一种在这块土地上不发育的、只能有很少、很坏的收获的作物;相反,人们用铁路和运河把一切地方联络起来,通过铁路和运河促进各种农产品的交换;人们能够在北方和在南方一样喝到丰富的葡萄酒,在南方喝到和葡萄酒一样丰富的啤酒,其他一切产品也都如此。在有特别优良的牧场草原的地方,人们就专门经营畜牧,而在那里酒和面包并不因此感到丝毫缺乏,就象在生产谷类和酒的地方也不缺乏肉食一样。

  人们将可以放心安全地到处旅行,而不必害怕因为遇到窃贼、强盗和杀人犯,而有生命的危险。人们将能够如果愿意他就可以出去旅行,只要他能用交易小时来抵消规定的劳动时间的损失或是每天在劳动时间之后就出发到另一个地方去。在交通工具上决没有任何不便;每个人都可以自由利用这些工具,并且它同样也属于有益的必需品之内;同样旅行的时间也不缺少,因为这一点是可以肯定的:如果在过渡时期战争不占用大量有益劳动力的话,在短短几年内一般的规定的劳动时间还可以降低到每天六小时以下。政治经济学家在多年以前就已经计算过,据说在共有共享的状态中全体人的必要和有益的需要只要每日三小时的劳动就可以满足。这一点我现在不能断定,但是无论如何每日六小时在和平的状态下是足够了。

  这样的一个民族在战争中对他的敌人的优势是不可估计的。首先是由于平等而产生的热情,这种热情鼓舞一切人,把最胆小和最懦怯的人也变成一个英雄;其次是那种非常巨大的潜力;因为从劳动中节约下来的一切力量都可以用于战争,政府不必向有钱人求借款项,而在敌人方面却正是那样。敌人如果没有钱,就根本不能进行强有力的战争,但是他们却并不是想有钱就随时都可以弄到钱的。他们往往把希望寄托在敌国境内的征发上,但是当他们侵入的时候,在那里既找不到钱,也找不到食粮,因为一切东西都已经被深深地运住内地了,就连居民也是如此;只有从事耕作的武装了的农民,随着军需处留在那里,根据敌人推进的情况而或者撤往设防的据点,或者加入军队,以便加强军队的补充,或者撤入内地,所以敌人所得到的无非是空的城市和乡村,而且如果形势需要,连空的城市和乡村也没有。一个有一千万居民的国家,在这种情况下,可以组成一支二百万人的武装力量。在共有共享的社会里一切都是可能的,甚至不要钱可以进行战争!并且主要正是因为这样,所以共有共享的社会有可能生存!28)

免责声明:本文仅用于学习和交流目的,不代表素心书斋观点,素心书斋不享任何版权,不担任何版权责任。

 

第五章 攻击性 - 来自《论人的天性》

人类是否具有天生的攻击性?这是大学研讨会、鸡尾酒会的热门话题,它使各种各样的政治理论家们大动感情,答案是肯定的!纵观历史,从狩猎-采集部落到工业化国家,各种社会都使用过战争这一最有组织的攻击形式,欧洲大多数国家在过去300年间大约有一半的时间在打仗,几乎每个世纪都发生过战争,实际上,所有国家在制定十分复杂的指导调节日常商业贸易活动的各种法令条规,以最大限度地减少那些微妙却又不可避免的冲突形式之时,也针对强奸、掠夺和谋杀等犯罪制定了一系列较为细致的法令加以制裁,不过,更重要的是人的攻击行为形式有其自身的特点:尽……去看看 

06 - 来自《灵山》

在海拔两千五百公尺观察大熊猫的营地,到处在滴水,被褥都是潮湿的。我已经住了两夜,白天穿着这营地里的羽绒衣,身上也总潮呼呼的。最舒服的时候,是在火堆前吃饭,喝着热汤。一口大铝锅用铁丝吊在伙房棚子的横梁上,底下架着的树干不用锯断,架起在灰烬上顺着烧,火苗冒起足有一两尺高,又可以照明。每当围着火堆吃饭,有一只松鼠总来,蹲在棚子边上,滚圆的眼睛直转。也只有在吃晚饭的时候,人才聚齐。有几句玩笑。吃完晚饭,天也就全黑了,营地被魁黑的森林包围着,人都钻进棚子里,在煤油灯下做自己的事情。  他们长年在深山里,该说的都已说完,没有新……去看看 

引言 - 来自《利维坦》

“大自然”,也就是上帝用以创造和治理世界的艺术,也象在许多其他事物上一样,被人的艺术所模仿,从而能够制造出人造的动物。由于生命只是肢体的一种运动,它的起源在于内部的某些主要部分,那么我们为什么不能说,一切象钟表一样用发条和齿轮运行的“自动机械结构”也具有人造的生命呢?是否可以说它们的“心脏”无非就是 “发条”、“神经”只是一些“游丝”,而“关节”不过是一些齿轮,这些零件如创造者所意图的那样,使整体得到活动的呢?艺术则更高明一些:它还要模仿有理性的“大自然”最精美的艺术品——“人”。因为号称“国民的整体……去看看 

六 长征风云 - 来自《林彪的这一生》

激战娄山关,三军团夺魁;再取遵守城,一军团告捷。林聂欲建新功,唯有毛泽东一人反对。“有时真理掌握在少数人手里。”  聂荣臻是最早称林彪为“魏延”的人。为了反对部队走弓背,林彪胆大包天,竟然上书中央,要求毛泽东随军主持大计,由彭德怀负责前敌指挥。  会理会议追究换帅风波。“你是个娃娃,懂得什么?林彪的信是彭德怀同志鼓动起来的!”毛泽东把林彪的错误记到了彭德怀的身上。彭德怀采取不抗辩、不申明的态度,背了二十多年的黑锅。  飞夺泸定桥决定红军的命运。夺桥的勇士得到的最高奖励是一套列宁服、一个笔记本、一支钢……去看看 

孙中山的一个错误 - 来自《孙中山研究》

一九一二年(民国元年)九月里,孙中山有一次山西行,据《国父年谱》,这一行程如下:  先生既受任筹划全国铁路全权,乃一面从事计划,一面亲往各地视察。先于九月六日赴张家口,视察中国工程师詹天佑自行设计修建于第一条铁路,旋返北京。时山西各界纷电邀请先生赴晋视察,国民党山西支部并派代表谷思慎、梁上栋来京迎迓,先生乃于十七日离京去晋。同行者除谷、梁二代表外,尚有同志张继、吴铁城、景耀月及澳人端纳,交通部亦派叶恭绰沿途照料一切。先生于正大路车中,曾询梁上栋曰:“你是学工程的,你对于正大路用窄轨有何意见?”梁答:“除非万不得已……去看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