值得提倡的学风——读《岳村政治》有感

 《岳村政治》

周作瀚

商务印书馆近日出版的《岳村政治——转型期中国乡村政治结构的变迁》(于建嵘著)是一本值得一读的好书。读这本书不仅会使我们对近代以来中国社会政治、经济和文化状况及发展趋势有更加深入的了解,而更重要的是能给我们在学风上有所启示。

启示之一,社会科学研究,特别是中国社会问题的研究,需要进行深入细致的社会调查。

事实上,对社会问题进行深入的调查研究,早在上世纪初已由费孝通等学者所提倡。只是现在的许多学者将这种研究方法废弃了,随着在电脑上剪贴及复制等现代科学手段的运用,学术界也充斥了浮躁气息。就是有些人说是搞实证研究,可并不到现场进行实实在在的考察,走马观花式地搞一些社会调查,采访一些花边新闻或记录一些民情民愤,但并不一定能为我们提供全面的事实。最后举一两个事例来证实某一早已假定的结论。而《岳村政治》的作者并不是这样。他在做了大量的案头工作的同时,并长时间地在农村基层进行深入的田野调查,就象毛泽东同志提倡的那样,是“拼着精力把一个地方研究透彻”。当然,要这样做,是需要吃苦头的,没有一点牺牲精神是不可能的。

启示之二,学者的社会责任是要历史地、辩证地、全面地看待社会问题。

《岳村政治》对目前中国农村存在的许多问题,特别是在理论界和实际工作中争论最大的村民自治这一现实问题的认识,不是就现象说现象,就问题讲问题,没有进行简单的凭想象的回答。而是力求追究这些社会现实问题背后的东西,特别是将中国现实的政治问题放在整个20世纪社会转型这个大的历史背景来进行考察。正是由于有了这种考察,才使我们真正认识到,现在中国农村存在的许多问题,是历史性进步基础上存在的问题,只能在前进中加以改变。现在有些学者写书做文章,为了迎合社会上的某种情绪,以社会批判者自居,在对许多社会问题缺乏真正的研究的情况下,就简单地做出了许多价值判断。事实上,中国的许多问题,特别是关系重大的“三农问题”不是批一下就能解决问题的,我们需要对其进行科学和全面的认识和追究。写几句批判的话是容易的,因为只要有胆量,而要追究事情的本来面目则是困难的,因为那样需要的是真正的科学精神,是学者对社会和历史的责任。我们从《岳村政治》中可以体会到作者的社会责任感和社会正义感,但是作者绝对没有滥用这种让人们敬重的价值观,而是将自己对中国劳动群体的热爱,变成追究历史和现实问题真相的动力。学者要有社会责任感,要敢于直言,但不能只看到阴暗而没有看到光明。

启示之三,朴实无华的文风并不影响著作的学术价值。

学风决定文风。读《岳村政治》,一方面感到它的资料丰富,逻辑严密,表达清楚,另一方面又感到它在文风上朴实无华,没有故弄玄虚。而这一点,恰恰是现在许多著作所缺乏的。有些学者学问题做得好,可是写的书却很难读。而有的学者学问并不一定很好,却喜欢玩弄辞藻,追求形式上的华丽,动不动就来一些洋概念,让人摸不着头脑,以此来显得自己高深莫测。好象越是大家读不懂就越是好书和学问了。书是写给人看的,无论你定位的是阳春白雪还是下里巴人,总得有人能够读懂。

(原载光明日报社〈生活时报〉2002年7月26日)

免责声明:本文仅用于学习和交流目的,不代表素心书斋观点,素心书斋不享任何版权,不担任何版权责任。

 

十八、“速战速决” - 来自《走出迷惘》

王大桁们对我采取的战术是“速战速决”。不过他一如既往地深居后台,甚少亲自出面,甚至在“揭批会”上也极少对着我大声说些什么。但是,只要他一吭声都是蛮有份量的,总是使用一种带着强烈威胁的“警告性”话语。所谓“破坏大联合”的问题以及洪怀安书记是“怒涛”战斗队的“黑后台”问题,都被当做“冷饭”重新端出来炒。他们向原“怒涛”的成员—骆光华、童玉璇和祖家杰,以及对洪怀安本人一一进行一系列猛烈追查。另方面,他们仍然把揭批的重点放在我这个最大“突破口”的人身上,专案小组三天两头地召开小组会对我进行步步紧逼的……去看看 

第15章 - 来自《省委书记》

71  张大康回到他住的高档小区,已是第二天的凌晨了。省城里的人都说,假如有朝一日有一颗小型原子弹误投在这个小区上空,一秒钟后,省城银行里的存款一半以上都会变成无主存款。换句话说,在省城,人们“普遍”认为,K 省省城几大银行里的钱,一半以上是住在这个小区里的人存人的。当然,这只是“民间传说”,并没有得到任何“官方”的确认。但只要你一走进这小区,看到“怪木异卉”,看到“奇石曲池”,看到每一幢小别墅都独具风格,猛一抬头看到某一位小保姆牵着两条高过她肩头的非洲猛犬四处散步,再一低头又看到每一幢别墅的车库里驶出的都是……去看看 

6-2.1 自身异化了的精神、教化(上) - 来自《精神现象学(上卷)》

伦理实体所保有的对立,曾是严密地保持在它的简单的意识之内的,而且,这简单的意识和它自己的本质曾是一个直接的统一体。因此,对于直接指向着本质、并把本质当成自己的伦常的那个意识而言,这本质具有存在的简单规定性;      意识既不把自己看成这种排他性的自我,实体也并不意味着是一种被排除于意识之外的特定存在,即是说,并不是仿佛意识只有通过它自身的异化才会跟这种存在合而为一,才会同时把那个实体产生出来。但是,那样一种精神,即,它的自我是绝对分立的东西的那种精神,发现它的内容是一种与它相对立的同样坚硬的现实世界,并且……去看看 

第六讲 公共理性的理念 - 来自《政治自由主义》

1.政治社会和每一个理性的和合理的行为主体——无论该行为主体是一个体,还是一家庭或联合体,甚或是多政治社会的联邦——都具有一种将其计划公式化的方式,和将其目的置于优先地位并作出相应决定的方式。政治社会的这种行为方式即是它的理性,而尽管是在一种不同的意义上,它实施这种行为的能力也就是它的理性,它是一种根植于其成员能力的理智能力和道德能力。   但并非所有的理性都是公共理性,正如存在各种属于教会、大学和诸多其他市民社会联合体的非公共理性一样。在贵族政体和独裁政体中,当人们考虑到社会善时,不是通过公共理……去看看 

第14章 - 来自《至高利益》

沈小阳很有政治头脑,很巧妙地从前任镇党委书记现任副县长花建设的政绩工 程入手,然后谈到计夫顺这届班子的负重生存。   李东方越看越气,基层政权组织违法纪乱竟然搞到这种程度,怎么得了啊!匆 匆看罢,拿起桌上的一支签字笔,在举报材料上批道:“如此明目张胆地破坏计划 生育政策我还是头一次听说,如情况属实就太严重了。请市计生办、沙洋县计生办 立即查实严处,从重从快,决不姑息!”   沈小阳这阵子真是交了霉运,几桩事的操作都不太顺利。国际工业园刘总那篇 谈经验的文章辛辛苦苦写好了,3 万块钱的版面费也让刘总及时交了,副总编……去看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