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篇 第十九章 对舍营的敌人军队的进攻

 《战争论》

  我们在《防御》一篇中之所以没有谈到军队的进攻这个问题,是因为不能把舍营只看作是一种防御手段,只能看作是军队的一种状态,甚至是一种战斗准备很差的状态。有关这种战斗准备,我们就不必再说了,因为第五篇第十三章中有关对舍营所说的一切也就是对它的一个极好的阐述。 
  然而,在研究进攻时,我们应该把舍营的敌人军队当作是一个特别的进攻目标,因为一则此种进攻是一种很特别的进攻方式,二则此种进攻也可以看作是一种具有特别效果的战略手段。因为在这里所要说的不是对敌人单个舍营地或者是分散驻在一些村落中的一支小分队的袭击(因为为此种进攻而进行的部署全都是战术问题),而是对比较大的舍营地中的一支大部队的进攻。因此,进攻目标不仅是袭击单个舍营地本身,而是要努力阻止敌人军队的集中。 
  对舍营的敌人军队的进攻,其实就是对一支没有集中的军队所进行的袭击。这种袭击假如能使敌人的军队不到达预定的集中地点,能迫使它们在后方较远的地方另外选择一个集中地点,那么袭击就算成功了。集中地点后移的距离,在危急时极少在一日行程以内,一般可达数日行程,因此可以看出造成国土的丧失并不是很小的,这就是进攻者得到的第一个利益。 
  对敌人所有军队进行的这种袭击,在最初时可能是同时袭击少数几个单个的舍营地,而不是袭击所有的或者是很多的舍营地,因为这么做就一定要扩大进攻的正面和分割进攻军队的兵力,这无论如何是不可取的。因此,进攻者只能袭击那些处在进攻纵队前进方向上的、敌人最前面的舍营地。即使这样,袭击很多这样的舍营地也极少能顺利进行或全部取得成功,主要是因为一个大部队的行动是不能不被人发觉的。但是这种进攻方法是不可忽视的,我们把由此产生的成果看作是进攻者得到的第二个利益。 
  第三个利益是能迫使敌人进行部分战斗,并促使他们在这种战斗中遭到严重的损失。一个大部队的集中,不仅是以营为单位在主要集中地点集中的,一般是先集中成旅、师、甚至军,然而以旅、师、军为单位的部队就不可能极其快捷地奔向集中地点,在它们同敌人进攻的纵队遭遇时,就不得不接受战斗。如果进攻的纵队兵力不很大,它们也有取得胜利的机会,但是即使能取得胜利,它们也会丧失了时间,在这样的情况下,一支力图到达后方集中地点的部队是不会很好地利用胜利的,一般说这很容易理解。它们也可能会被打败,由于它们没有充分的时间组织有力的抵抗,造成这种可能性的机会就会更大一些。因此可以设想,如果进攻者能周密地计划并实施一次袭击,他们就能够通过这些部分战斗得到很多的战利品,这些战利品将成为总成果中的一个主要部分。 
  最后,第四个利益(也是全部行动的结果)是使敌人军队在一定时间里发生混乱和士气沮丧,从而迫使敌人即便在最后的时间里也不能把军队集中起来立即使用它们,这样一遭到攻击就会不得不再放弃一部分土地,不得不重新改变原来的作战计划。 
  以上就是对敌人舍营地进行一次成功的袭击时所能得到的特殊成果,这也是经过一次袭击使敌人不能毫无损失地在预定地点集中军队时所能获得的特殊的成果,不过,袭击成功的尺度自然是不尽相同的,因此得到的成果有时会很大,有时却又会小得可怜,再说,这种袭击即使非常成功,能取得成果很大,也可能得不到象主力会战获胜时那么大的成果。这一方面是因为这种袭击不会象主力会战获胜时那样取得许多的战利品,另一方面也是因为这种袭击的精神影响不会象主力会战获胜时那么大。 
  我们一定要记住这个总的结论,避免对这种袭击作出过高的评价。有很多人认为袭击是进攻活动的最好形式,但是,正如上面的详细考察和战史告诉我们的那样,事情决不会只是这样的。 
   1643年洛林公爵在提特林根袭击朗超将军指挥的法军的舍营地的实例,就是最辉煌的袭击之一。当时法军有一万六千人,结果损失了司令官和七千名士兵。这是一次惨败,之所以造成这种结果是因为法军没能设任何前哨。 
   1644年,屠朗在梅尔根特海姆(法国人称为马里恩塔耳)遇到的袭击,就其结果而言,确实也可以算是是一次惨败,因为屠朗的八千人居然损失了三千人。其主要原因是屠朗受到诱惑,他脱离实际地用集中起来的部队去进行抵抗。所以,我们不能经常指望用这种袭击的方式取得相似的结果。这个结果如果说是袭击本身带来的,还不如说是对遭遇战考虑不周所造成的,因为屠朗原本可以避开战斗,去同在其他地方舍营的较远的部队会合。 
  第三个著名的袭击是1674年屠朗在阿尔萨斯对大选帝侯、帝国将军布尔农维耳和洛林公爵指挥的联军的袭击。屠朗得到的是很少战利品,联军的损失不超过两三千人,这对五万人的军队来说算不了什么了不起的损失。可是联军却以为不能再在阿尔萨斯继续抵抗,于是撤退到莱茵河右岸。屠朗所要得到的正是这个战略成果,但是我们绝不能够在袭击本身去寻找取得这种成果的原因。如果说屠朗是为了袭击敌人的军队,还不如说他是打乱了敌人的计划。另外,联军统帅的意见分歧,军队靠近莱茵河等,也都是造成这个结果的原因。总之,这次袭击值得人们认真地加以研究,因为人们往往都把它理解错了。 
   1741年,奈佩尔克去袭击腓特烈大帝的舍营地,结果是全部成果只是使腓特烈不得不用他的没有全部集中起来的兵力变换正面同他进行莫尔维次会战。 
   1745年,腓特烈大帝在劳西次袭击洛林公爵的舍营地。他之所以能够获得成果,主要原因是他对最重要的舍营地之一,亨内斯多夫进行了真正的袭击,使奥军因此损失了两千人,但从总体结果来看,洛林公爵虽然已经过上劳西次退回了波希米亚,但是在他沿易北河左岸又回到萨克森时并没有因此受到妨碍,所以说,如果不进行克塞耳斯多夫会战,腓特烈大帝就没有取得重大成果的机会。 
   1758年,斐迪南公爵袭击法国军队的舍营地。这次袭击的直接收获是法军损失了几千人,并被迫退到阿勒尔河的另一岸。而这次袭击的精神影响意义就显得更深远一些,它对后来法军放弃整个威斯特伐利亚也起到了一定的影响。 
  假如我们能从上述不同的战例中得出一个有关这种攻击效果的结论,那么只有前两个例子可以与胜利的会战等同看待,但是这两个例子中部队的数量都不是很大,敌人也没有设置前哨,在当时的作战中,这是比较有利于进行袭击的。其他四个例子虽然都已算作完全成功的行动,但是就其效果来说,明显地不能同胜利的会战并驾齐驱。在这些例子中,主要是由于敌人意志不强、性格软弱才取得了这样的成果。1741年的那次袭击,由于敌人的情况不象前面所说的那样,所以没能取得任何成果。 
   1806年,普鲁士军队曾经计划用这种方式袭击弗兰肯的法国军队。从当时的实际情况来看,这次袭击完全可以得到一个圆满的结果。因为当时拿破仑不在军中,法军又是分散在广大的舍营地,在这种情况下,普军如能下很大的决心、用最快的速度进行袭击,那么完全可以使法军遭到一定损失,并能把它赶过莱茵河。当时普军也只能作到这一些。当时如果普军抱更大的希望,例如越过莱茵河追求更大的利益,或者想在精神上获得很大的优势,迫使法军在这一战役中不敢再到莱茵河右岸作战,那是万万没有充分根据的。 
   1812年3月初,当拿破仑命令他的军队在维帖布斯克地区休息时,俄军曾经想从斯摩棱斯克袭击法军的舍营地。但是在执行中,俄军丧失了这样做的勇气。俄军没能进行袭击倒变成了一件幸事。因为法军统帅拿破仑所率的中央军团在兵力上比俄军多一倍以上,而且他本人又是一个空前果断的统帅;因此从法军方面来说,损失几普里的地方根本算不了什么,而对俄军来说,附近根本没有一点能使他们扩大战果并在一定程度上得到巩固战果的地形;另外法军进行的这个战局不是拖延时间即行将结束的一次战局,而是进攻者考虑全部消灭全打垮敌人的第一个步骤;所以,袭击法军舍营地虽然可以得到一些微小的利益,但这同俄军的任务是很不相符的。这些利益不能够弥补俄军同法军在兵力和其他条件上如此巨大的差距。但是,俄军的这个妄想表明,这种设想的模糊观念是怎样诱使人们完全错误地运用它。 
  以上我们把对舍营的敌人军队的进攻作为战略手段进行了阐述。就这种手段的性质来说,这种进攻的实施不但是个战术问题,而且部分地又属于战略范畴(因为这种进攻一般是在广大的正面战场上进行的,进行这种进攻的军队能够在集中以前投入战斗,在大多数情况下基本上都是这样投入战斗的),因此在整个这种行动中都是由若干单个战斗组成的。因此,在这里我们还需要大致地来谈谈怎样合理地组织这种进攻的问题。 
  对这种进攻的第一个要求是:要在一定范围内正面进攻敌人的宿营地,因为只有这样,才能真正袭击几个舍营地,隔断它们同其他舍营地的联系,使敌人陷入预想的混乱状态。有关进攻纵队的数目和间隔,则需根据实际情况而定。 
  第二个要求是:各纵队进攻的方向一定要向心地指向一个约定的会合地点,因为敌人的退却多多少少是以兵力集中而结束的,因此,进攻者也应该这样。这个会合地点必须尽可能的是敌人的联络点,或者是在敌人军队的退却线上,当然,能在敌人退却线通过某一地形障碍的地点上是最好的。 
  第三个要求是:各纵队在同敌人军队遭遇时,一定要坚决、勇敢,大胆地攻击敌人的军队,因为只有这时的情况对他们是极有利的,这里也正是冒险的用武之地。当然,各纵队的司令官这时必须有很大的自主权。 
  第四个要求是:在对付首先占领阵地进行抵抗的敌人军队的战术进攻计划时,始终应该用迂回的方法来达到,因为只有分割和阻断敌人军队才能够期望得到最大的成果。 
  第五个要求是:各纵队应由各兵种编成,而且骑兵不可太少。假如能把整个骑兵预备队都分配给各个纵队,那就更为有利。如果觉得骑兵作为预备队在这种攻击中可以起到主力的作用,那么这是一个很大的错误。因为无论是一个村庄,还是极小的一座桥梁,或是很小的一片丛林都可以阻止骑兵的行动。 
  第六个要求:虽然从袭击的性质来看,进攻者不能使自己的前卫前进得太远,但只有在向敌人靠近时才应该这样。如果战斗在敌人舍营线内已经开始,换句话说,期望从实际的袭击中获得的东西已经得到,那么,各纵队就必须让各兵种编成的前卫最大限度的向远处推进,因为前卫可以利用快速行动增大敌人的混乱。只有这样,进攻者才能在这里或那里截获敌人在仓卒退出舍营地之时通常拖在后边的行李辎重、炮兵、差遣人员和掉队人员,另外这些前卫也应该作为迂回和切断敌人退路的主要力量。

免责声明:本文仅用于学习和交流目的,不代表素心书斋观点,素心书斋不享任何版权,不担任何版权责任。

 

历史的经验 上编(四) - 来自《历史的经验》

长短纵横  上面讲到苏秦、张仪的纵横术,我国古代,看不起它。在中国古代称用“术” 的人是术士,并没有被列人正式学者之流。现代却什么都是术了。   纵横术,也名钩距之术,又名长短术。这种“术”的原则和精神,是我们今日所处的这样国际局势之中,所需要了解的。我们今日的外交,一切工作,都必须有这样的精神和才具,抓得住别人的弱点,然后达到自己的目的,这是一个很高深的本事,可以说比做生意还难。昨夜看了一本书,里面记载一段清朝的掌故说,山西有一户很会做生意的人家,有次有一个顾客在讨价还价,争执得很厉害,老板被逼得都生气了,便说:“……去看看 

休息与娱乐 - 来自《走下圣坛的周恩来》

毛泽东太忙,但是有自由;不想忙时可以不忙,去休息娱乐。周恩来太忙,而且没自由;不想忙时也常常被具体事务缠身而脱不开。我跟随总理几十年,他只是在1951年去大连养病,休息了几十天,就这么一次休息。   作为一个有血有肉的人,周恩来当然需要休息娱乐。我的感觉,他对休息娱乐采取的是积极有效、“公私兼顾”、目的明确的态度。   概括起来讲,总理的休息娱乐,主要有三种方式和内容:朋友聚会、文娱活动、体育锻炼。   朋友聚会被周恩来称作是“最好的休息”。   进城后,我见总理不休星期天,曾劝他:“总理,星期天你尽量少安排一些活动……去看看 

第十四章 贸易 - 来自《江村经济》

1.交换方式  交换是个人之间或一些人之间,他们的物品或劳务在某种等价的基础上,相互转换的过程。哪里有专业化的生产,哪里便需要交换。生产专业化甚至发生在家庭的不同成员间,但在家庭中,交换方式同在市场中所见到的不同。因为首先在集体经济中,分配和交换的过程不易区别。在田里劳动的丈夫靠妻子为他煮饭。从妻子对生产过程的贡献来说,她对农产品的权利,应该列在产品分配的项目下。但如果她消耗的要比她分配所得的那一份多,实际上便产生了交换。其次,当财产为一个群体的成员共同所有时,交换的要素是模糊不清的。有了劳动分工,成……去看看 

第一编 微观经济(二) - 来自《谁妨碍了我们致富》

为什么商品要明码标价?   通常的回答是说:减少顾客受骗的机会。但经济学家却看到远为复杂的缘由,用简单的一句话来概括:经济效率最高的定价原则是“价格定在边际成本上”。这里包含着深刻的经济学理论。   从经济学理论未看,商品有两种互小相关彼此独立的价格。一是消费者愿意出的价格,它随某一具体的消费者而定。同样一件商品,不同的消费者由于收入水平不同,兴趣不同,会出不同的价。这被称之为需求价。二是生产者为了不致赔本而按成本定的价,称力生产价。生产价对于不同的生产者也是不同的,管理得好的企业成本较低,反之则成本……去看看 

瓦格纳事件 06 - 来自《瓦格纳事件》

——我要让自己再乐一下子。我假设这样一种情形:瓦格纳的成就变得有血有肉,赋有 形体,它打扮成与人为善的音乐理论家,混迹于青年艺术家之中。在您看来,他在那里会如 何现身说法?   我的朋友,他会说,让我们关起门来说几句知心话。制作坏音乐比制作好音乐容易。怎 么,倘若除此之外,这还是更有益的呢?更有效果,更令人信服,更振奋人心,更靠得住的 呢?更瓦格纳式的呢?……美只属于极少数人。①真糟糕!我们懂拉丁文,我们也许还懂我 们的利益。美有美的难处:我们知道这一点。那么,美又何为?何不宁要伟大、崇高、宏 伟,宁要令群众激动的东西?——再……去看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