译者的话

 《政治与市场》

  林德布洛姆(C.E.Lindblom)是当代西方著名 学者,美国耶鲁大学经济学和政治学Sterling教授(相当于 我国的一级教授)。1917年出生于美国加利福利亚州。1945 年获芝加哥大学哲学博士学位,1973年被授予该校名誉 博士称号。曾任美国比较经济学学会主席(1975—1976 年)、美国政治学会主席(1981—1982年),以及其他 许多学界的重要职务。

  作为政治学家和比较经济学家,林德布洛姆教授涉猎 广泛且著述众多,主要作品有:《合并与资本主义》(1949 年版);《政治、经济和福利》(1953年版,与R.A.Dahl合 著);《决策战略》(1963年版,与D.Brybrooke合著);《民 主的知识》(1965年版);《决策过程》(1968年初版、1980 年再版);《政治与市场:世界各国的政治——经济制度》(1977年版)和 《可用的知识:社会科学和社会问题的解决》(1979年版,与D.K.Cohen合著)。《政治与市场:世界的政治—经济制 度》是林德布洛姆教授的一部最重要的著作,也是当代西方比较经济学和政治学的 名作之一。这本书主要以欧美、苏东、中国和古巴为经验对象,研讨林德布洛姆所 讲的成型及成熟的世界主要的政治经济制度的结构、组织方式及其意识形态,寻找 各种体系的异与同,客观分析它们的起源、现状及走势,比较评说它们的成就和缺 陷。与西方现代政治学的许多“纯理论”的经典不同(如阿尔蒙德、达尔、亨廷顿等 人的作品),也有别于比较经济学——这一学科作为成熟的形态是在60年代才刚 刚崛起——的许多重要成果,林德布洛姆的这本书把比较经济学和比较政治学两大学 科的对象与方法巧妙地结合使用,娴熟地贯穿制度分析的始终;作为一部“毋宁说 更多地是经验的”著述,作者却同时独辟蹊径地在理论和研究手法上提出了新的内 容:例如,在政府(政府)与市场的关系这一“个案”式的主题下面,林德布洛姆 教授避开了传统的市场与计划、“资本主义”与“社会主义”、集权(集中)与分权 (分散)的分析套路,相反,他从权威(国家权力)、交换(市场关系)、说服(训导制度)三种范畴出发(他称之为“要素”),建构、显示和比较人们平日熟悉的各种政 治—经济组织构造之异同,并阐发了一系列既有特色又有内在逻辑的命题(论点), 如:西方多头政治中趋于明显化的大众化控制的循环;实业界在市场经济内的特权 地位以及市场制度的双重领导权;西方的政府和公司在计划和管理上不同于“东 方”的创新;权威方式与说服方式(训导式“教育”)的并用与差异(尤其在他所说 的“共产主义制度”——现实社会主义国家的应用);市场社会主义的长处、限度以 及它在东西方的经验对照(林德伯洛姆取70年代的南斯拉夫、一定程度上还有当时 的匈牙利为这一实验的范例)。逻辑和分析当然有时令人殚精竭虑,但教授在书中列 举的大量饶有趣味、生动形象的事实证据以及鲜明且一以贯之的线索,想必会给勤 于思考、择善固执的读者带来仔细阅读的兴致。

  当然,必须强调的是,作为一个生长在美国的资产阶级思想家,林德布洛姆无 论是政治价值观、或知识的背景,还是观察事物的立场、乃至词语的使用法,都与 我们中国读者大相径庭,在不少问题上存在偏见甚至谬误;这一切,相信明智而有 耐心的读者能够以正确的态度批判鉴定。

免责声明:本文仅用于学习和交流目的,不代表素心书斋观点,素心书斋不享任何版权,不担任何版权责任。

 

第二编 适用于所有代议制政府的政治原则(上) - 来自《古代人自由与现代人自由》

前言  看来人们已经普遍认识到,现行宪法即使已被法国人民所接受,它的某些条款也仍然有待改进。我相信,仔细研究这部宪法将会发现,它的某些条款同那些维系人类交往和热爱自由的原则并不相容。把宪法中规定的权力交给当局,让他们去改进那些决定他们权限和确定他们相互关系的条款,仍然是有益和明智的。  我在很久以前就曾提出,因为宪法是人民自由的保障,任何有关自由的东西都是合宪的,同时任何与自由没有关系的东西都是不合宪的;把一切事务都推给宪法,意味着把一切事务都转化为对它的威胁,在它周围挖掘了一圈陷阱;有一些总的原则是……去看看 

第五篇 创造奇迹的信件 - 来自《人性的弱点》

我敢打赌,我知道你现在在想些什么,你可能正对自己这样锐:「『创造奇迹的信件」!太可笑了,那是卖狗皮膏药的药品广告!」 如果你有这样的想法,我不会怪你。若是十五年前,我拿起这样的一本书,我也会有那样的想法。是不是觉得怀疑?好吧,我喜欢好「怀疑」的人,我在二十岁以前,一直住在米苏里州……我就喜欢「不相信」的人。似乎人类思想之所以有进步,都是从怀疑、发问,和挑战而来的。 我们应该诚实,像我用「创造奇迹的信件」这题名是准确的吗? 嗯、坦白的说,那是不准确的。 说实在的,这个标题把事实轻描淡写了!这里所发表的信件,它所获得的结果,被……去看看 

68 - 来自《灵山》

你却还在爬山,将近到山顶精疲力竭的时候,总想这是最后一次。等你登到山顶片刻的兴奋平息之后,竟又感到还未满足。这种不满足随着疲劳的消失而增长,你遥望远处隐约起伏的山峰,重新生出登山的欲望。可是凡你爬过了的山,你一概失去兴趣,总以为那山后之山该会有你未曾见过的新奇,等你终于已登上那峰顶,并没有你所期待的神异,一样又只有寂寞的山风。久而久之,你竟然适应了这种寂寞,登山成了你一种痼疾,明知什么也找不到,无非被这盲目的念头驱使,总不断去爬。这过程之中,你当然需要得到安慰,便生出许多幻想,为自己编造出一些神话。  你说你在……去看看 

第13章 圣托马斯·阿奎那 - 来自《西方哲学史(卷二)》

圣托马斯·阿奎那(生于公元1225或1226,死于公元1274)被认为是最伟大的经院哲学家。在所有教授哲学的天主教文教机关中他的体系是必须作为唯一正确的体系来讲授的;这一点自从列奥十三世于公元1879年敕令明申以来,便成了惯例。因此,圣托马斯不仅有历史上的重要性,而且还具有当前的影响,正象柏拉图、亚里士多德、康德,黑格尔一样,事实上,还超过后两人。他在大多数场合是如此紧密地追随着亚里士多德,以致使这位斯塔基拉人,在天主教信徒心目中几乎具有教父般的权威;就是在纯哲学问题上批评亚里士多德,也会被人认为是不虔诚的。但过去却不总……去看看 

第四章 关于经验和理性的已变的概念 - 来自《哲学的改造》

什么是经验,什么是理性和心?什么是经验的范围,它的限界怎样?它是信仰的确实的基础,行为的安全的指针,程度如何?我们在科学上和行为上可否信赖它?或者我们越出了若干低级的物质的利害关头以后,它就是一个泥淖。它是否那样不稳定,那样浮动,那样肤浅,至今我们不能涉足,安然渡过沃野去,反而走错路,辩不出方向,弄到进退失据。经验以外和经验以上的理性,对于供给科学和行为的确定原理是否必需?这些问题,从一方面看来,是深奥的哲学的专门问题,从另一方面看,却也包含着关系人们营谋生计的最为深切的疑义。这些问题不但关系人所用以构成他的信仰的标准……去看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