序言

 《政治与市场》

  撇开专横残暴的政府与主张自由的政府之间的区别不 说,一个政府同另一个政府的最大不同,在于市场取代政府 或政府取代市场的程度。无论是亚当·斯密(Adam Smith),还是卡尔·马克思(Karl Marx)都懂得这一 点。所以,政府与市场的关系既是政治学又是经济学的核 心问题,它对计划制度和市场制度来说同样重要。

  不管是政治学或者是经济学,从一定程度上讲,由于 它们各自孤立地研究问题,都已陷入了贫乏枯竭的状态,结 果是两头落空。因此,当政治学转向对诸如立法机关、行政 机构、政党和利益集团等机构建制的讨论时,它实际上是在 同次要问题打交道。议会和立法机关、行政当局、政党以及 利益集团的活动,大多取决于政府替代市场或者市场替代政 府的程度。在政治学中,甚至连那些界说民主理论的雄心勃 勃的尝试,也都伴随有对政府或国家功能的疏忽,这种功能依 市场在政治—经济生活中的作用大小而不同。

  所以,本书所要探讨的,是有关政府及政治、市场制度以及与 它们二者联系相关的基本问题。讨论尽量由简到繁、明确 清晰地展开。我们先从社会制度的要素开始,理解它们可使人 们把握由各要素以不同方式组合而成的复杂制度。最简单的要 素是,交换,权威和说服。

  我的研究进一步分析了达尔(Robert A.Dahl)和 林德布洛姆(Charles E.Lindblom)在《政治、 经济和福利》一书(Harpor &Brother,New York, 1953年)中讨论的问题。不过,它并未重述先 前那本书的规范性内容,毋宁说,它是更 为经验性的。它还修正了先前那本书的民 主理论,更加明确地显示了经济和政治现 象之间的联系,特别是对在政治中的有限 公司作了细致的剖析。基本过程的分类 (即先前那本书中的等级制度,价格体系, 讨价还价和多头政治)也得到了再认识,更 加深入地揭示出等级制度同其他三个方面 的根本区别。所有这些内容都表现着相互 调整的形式,而非近似于单向度的控制。 先前那本书主要涉及自由民主制度自 身,本书则做了广泛比较。它跨越了两个 业已确立的研究领域,即比较经济学和比 较政治学;我试想使它们结合起来,依此 丰富各自的内容。

  第19章和第23章的部分内容,多据 我早先在“计划的社会学”一文中的分析, 见莫里斯·伯恩斯坦(Morris  Bornstein)编的《经济计划:东方和西 方》一书(1975年版,Ballinger出版公 司)。

  多数研究都试图回答“从何处来?”、 “往哪里去?”这类宽泛的问题。总的讲,我 在本研究里不太谈论制度分析的源头和走 向的问题。我的尝试主要是解剖和分析制 度的基本层面,它们相伴我们至少已几个 世纪,且显示出其无限的持续性的全部迹 象。如果我们想对自己的未来有任何掌握 的话,那么,在一定程度上讲,认真理解 我们的机构建制(目的是重新构造它们), 比在我们完全无能为力构造它的假设之上 预测未来更有必要。

  故,本书将揭示的是这样一类问题:为 什么政府权威有时会令人惊奇地顷刻瓦 解?许多非民主的政府何以似乎是强烈渴 望像民主政府那样保障公民们的福利?为 什么“自由的”市场有时如同政府权威一 般强制?实业家们何以在政治中扮演一种 不同于他们利益集团且更具影响力的角 色?为什么“工业民主”在一个非民主国 家中,以工人参与管理的形式,比在一个 民主社会中能够更容易地发展?共产主义 中国的毛泽东主义传统,是象征着对一般 共产主义根本性的偏离,还是次要的偏离? 这是一本有多个而非一个命题的著 述。其中,某些命题在叙述中得到很大发 展:例如,一方面,有诸如实业界在市场 取向的制度中的“特权地位”,西方民主制 中政府和市场的大众化控制的循环趋势, 共产主义者在活动方式的设想和激励手段 上的某些趋同等命题,另一方面,还有公 司和政府在科学计划和管理上的西方式创 新的命题。把握这些命题的同时,整个著 作是对古典的自由主义和多元主义思想之 有效性的一个重新认识。它们被察觉出大 量缺陷,不过它们的某些核心要素似乎仍 然是牢固的。

  我感到应该抱歉的,是无法对在我从 事这项研究的日子里给予科学援助的许多 人以恰当的感谢。我要对大学研究院的许 多同事和学生表示谢意,尽管我未一一记 下他们的名字。1973年我曾准备过一个较 早的、与本书有很大出入的讲义,供大学 本科和研究生使用,我从班级组织的对这 份稿子的讨论中获益不浅。我应当特别感 谢Fredrick C.Barghoorn,Robert E. Emmer,MartinKessler,EverettC.Ladd, RobertE.Lane,NicholarR.Lardy, RobertZ.Lawrence,stevenW. Lindblom,Harris N.Miller,J.Michael Montias,RicharalR.Nelson,Raymond P.Powell,ArvidRoach,WilliamRoth, Haroldstanley,BurtonA.Weis-brod和 EdwardJ.Woodhouse,他们在不同阶段 仔细阅读和评价了我的部分或全部手稿。

  对研究方面的支持,我希望感谢 ArvidRoach,HarrisN.Miller,Robert Z. Law-rence,JamesSwiss和Richard W. Smithey。 至于版本方面的帮助,我的谢忱要给 于AnnCollins,RichardW,Smithey,Eric N.Lindblom,特别是JanetAdami,后者 两年来在从打字到逐步使手稿变成读本方 5 面提供了出色的服务。

  我还要感谢福特基金会(theEord Eoun-dation)的帮助,以及来自耶鲁大学 社会和政策研究所的援助。

  但耶鲁大学是我渴望从所有致谢中单 独挑出来加以说明的。在表达我对这所大 学的谢意时,我不是指某栋建筑或某处地点,而是指一大批人,对我来讲,他们在 保护和激发探索上比任何其他机构具有更 强烈的影响。

免责声明:本文仅用于学习和交流目的,不代表素心书斋观点,素心书斋不享任何版权,不担任何版权责任。

 

《红楼梦》是一部开放性的小说 - 来自《北大演讲选辑》

演讲者简介:   杜春耕,高级工程师。1964年南开大学物理系毕业。毕业后一直从事我国大型光学精密仪器的光学设计工作,设计成果获得首届科学大会奖及多次部委的奖励。1994年起从事《红楼梦》的成书过程及早期抄本及刻印本的版本研究,在报刊上发表有关论文五十余篇。现任中国红楼梦学会常务理事,农工民主党红楼梦研究小组组长等职。   今天讲座的题目是“《红楼梦》是一部开放性的小说”,讨论的核心是其中的“开放性”三个字。曹雪芹在小说的正文里自述他做的工作是“披阅十载,增删五次,撰成目录,分出章回”,最终写成了现在大家……去看看 

第三章 英国宪法 - 来自《政府片论》

一在他书中最后一章,我们看见一堆论据;根据这些论据,可以判断我们的作者在证实英国宪法是一切可能存在的政府的宪法中最好的宪法的过程中,是否遇到困难,或者在他的心目中确实有别的什么想法。他对这个问题的论述有些地方需要引起我们的注意。我们也的确应该用我们自己的眼光去观察分析。二“我们幸运的是,在这个岛上,英国宪法已经存在了很久,我相信它还会永存下去;它对于前面所说的真理,永远是一个例外。因为我们把法律的执行权力交给一个人,凡属于最专制君主应有的力量和迅速办理国务的一切优点,这类人都具备;此外,这个王国的立法权……去看看 

第十二封信 - 来自《历史深处的忧虑》

卢兄: 你好!   我接着上次谈了一半的辛普森案继续写下去。   由于时间拖得非常长,陪审团的隔离时间已经到了创记录的水平。在此期间,有十名陪审员由于种种原因,或是被取消资格,或是主动要求离开了陪审团。幸而,十二名陪审员之外,还有十二名候补陪审员。自始至终,候补陪审员是和正式的陪审员一起参加法庭的审理活动的。每当一名陪审员因故离开的时候,就有一名候补的顶上去。一旦候补的全部顶完,再有人必须退出的话,审判就可能由于陪审团的人数不足而宣告失败,一切都要重新开始。因此,所有的人都在捏把汗,已经审了那么久,可千万别到……去看看 

第十章 边际生产力分析:某些一般性问题 - 来自《价格理论》

我们已经看到,边际生产力分析并没有提供完整的生产要素价格决定理论。它概括了,在生产要素需求后面起作用的因素,但生产要素的价格还依赖于这些要素的供给条件,要完善这一理论,我们还须分析在生产要素供给曲线后面起作用的因素。然而,在做这一工作以前,先考虑边际生产力理论方面的某些一般性问题,即主要与生产要素需求分析中使用的中心命题——要素倾向于得到它们的边际产值——相联,而不是与其供给条件相联的问题,将是有益的。   产品的耗尽   一个几乎从边际生产力理论刚一提出时就产生了的问题是,按照边际产量所进行的支付……去看看 

第三章 “休怀粉身念” - 来自《北京法源寺》

进了饭厅,饭刚摆好。饭是高粱米混小米,北京普通人不常吃大米饭,因为太贵。菜只三盘,二大一小,大盘一盘是素烧白菜豆腐、一盘炒蛋,小盘是酱瓜。和尚请康有为人座,坐的是直角的硬木椅,入坐在这种椅子上,“除了正襟危坐,不容易有第二种坐法。饭桌是方的,是普通的、不怕烫的红漆桌,简单而干净。正面墙上挂着一幅横幅,上面写着:     西汉有臣龚胜卒,    闭口不食十四日;     我今半日忍饥渴,     求死不死更无术。     精神时与天往来,     不知饮食为何物。     若非功行积未成,     便是业债偿未毕……   ……去看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