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8章 市场取向的私有企业制度

 《政治与市场》

  回顾一下,情况看来是这样的:西欧在18世纪末、19世纪初成为市场取向的 社会,北美在19世纪,澳大利亚和南非在19世纪末,日本在20世纪。在亚洲、拉美 和非洲,其他市场取向的社会仍处在发展过程中。撇开南斯拉夫不论,它们全都标 有私有企业的印记,然而它们也全都掺杂了上一章的可供选择的制度的那些内容。

  在它们的为人熟悉的特征之外,还有少量给予不太充分理解的特点。根据前几章的 概念和分类,现在我们可以用相对不多的词汇勾勒一下这种制度。

  1.它们事实上不是占支配地位的市场制度(而且现实世界没有一个制度是这 样)。这类制度一贯如此,新政府的作为并 未导致多少新的结果。在这些制度中,生 活和工作在家庭、商业企业和政府机构中不断进行。在每一 单位内部,协调是必需的,但不是通过市 场制度。父母的权威和各种非正式的相互调整,组织着家庭。 在主要依靠生计农业的国家中,生产大多是在家庭中组织的。 但是,即便在工业体系中,家庭生产仍然是经济活动的很大 部分,虽然它没有在国民生产和收入的统计中加以考虑。在 美国,比如,非市场的家庭生产如果被统计进来,按照粗略 的估计,它约占国民生产总值的1/4。

  在企业和政府机构中,不计其数的组织任务通过官僚制 权威而实现,如在所有现代制度中一样,虽然公司也使用了 内部的市场。仅仅在对外的协调上,各集团之间的协作—— 家庭与商业企业、企业与企业、政府机构与企业、工会与企 业——才使得市场充当了支配的角色。

  然而,即便在那里,它也是与政府分担重任,这个政府 既要权威主义地协调经济和社会的一些方面,又要在市场中 充当着远比其他参与者更为重要的角色。在这些制度中,政 府通常是最大的开支者、借款人、出租人、雇主、财产所有 者、承租人和担保人。就它在经济中的作用而言,已大到前 所未有的地步。在美国,按国民生产总值的百分比计算,政 府开支从30年代大萧条以前的10%达到70年代的30%,提 高了3倍。因此,悖论式地说,勾划这些市场取向的制度的 最好办法之一,是描绘政府权威在它们那里起的巨大作 用。政府权威在这种政治—经济制度中的作用,已被美国的 图景所说明。财产税驱使居民和店铺迁出衰败中的集中都市 区域。对住房家庭所有制的补贴,已蔓延到大其次都市区域 的住房发展上。无论是先前的联邦道路规划(它第一次使得 汽车可以畅行无阻),还是比较新的州际公路体系(它使汽车 开得更快),都增加了在许多地区足以消除城乡差别的流动 性。道路和立体交叉建筑改变了山谷的轮廓。由于地方政府 竞相鼓励纳税商业的发展,工业企业遍布农村。所有这一切 ——常常被指责为市场的无序——在很大程度上要归功于市 场制度中积极活跃和强大有力的政府。这些制度的某些成本 高昂的成就,在很大程度上也要归功于其政府的努力,其中 包括,差不多根除了瘟疫、伤寒和疟疾;文化和公共教育事 业的进展;老年人收入保障的适当水平;人类登上月球等。

  按照国民生产总值的一个估算的百分比,各国政府的总

  开支所占比重是:

  瑞典 53%

  联合王国45

  奥地利44

  日本42

  法国40

  意大利40

  西德39

  加拿大37

  美国28

  巴西19

  印度18

  单是作为收入的再分配者,政府便是以一个主要的经济 协调人的身分行事——比如在为免费的公共教育和福利支付 筹资方面。福利开支、养老金和补贴加在一起(不包括教育 经费),所占国民生产总值的百分比大致如下:

  法国20%

  奥地利16

  意大利16

  瑞典15

  西德15

  智利12

  加拿大11

  联合王国11

  美国6

  日本5

  印度2

  尼日利亚2

  南朝鲜2

  委内瑞拉2

  政府的许多经济行为常常被说成是“政府对实业界的管 理”。它确实是一种巨大的活动。但这一说法并不确切。它实 际上是指政府对实业的推动,这个推动采取了众多的方式。无 论如何,政府的推动作用对这些制度的其他主要特征是关键 性的,为此,我们专门开辟了一章。在那一章里我们将把这 一命题作为一个设想提出。

  2.这些制度中的每一个都把对生产的非市场的政府权减 控制(独立于商业企业之外)与对企业的三种控制类型结合 起来;这三种控制类型是:“直接的”权威控制,对它们的市 场的“间接的”操纵,以及(作为一种特殊的“间接”控制 形式的)计划者主权。

  非市场的权威控制(它的运作独立于商业企业之外),表 现为政府雇员实际的政府对生产的行政管理。思维的习惯模 糊了我们的视野,使我们以为所有政府机构都是生产性组织。 审判生产裁决。农业发展机构生产技术设计。国会议员既生 产规则,又生产调查劳务。陆军和海军生产各式各样的劳务: 征服,破坏,恐怖,国防,有时还有和平。它们都是生产性 劳务,这已为公民们为它们纳税的意愿所证明。然而。对于 所有生产性劳务,不存在任何市场:生产不得不以行政方式 加以组织——这与苏联类型的制度中组织各种生产的情形十 分相类似。

  除了军事部门,这一部门的规模常常靠统计机构的雇员 来大体估算;除了公有企业的雇员,所有有收入的雇员占的 百分比是:

  美国14%

  法国8

  西德7.5

  日本6

  联合王国6

  印度4

  至于政府对企业的控制,间接的控制采取了权威主义的 禁止、许可或命令的形式:比如,实行进口限制或发放许可 证,要求企业雇用一定比例的残疾工人,规定发布新的保障 办法的程序,禁止妨碍工会活动,规定财政统计和报表的形 式,或者禁止(企业间的)吞并等等。这个清单是没有尽头 的。

  为了对付大公司(它们的决定对整个经济日益重要起来),政府官员 逐渐学会扩大授给自己的权威,把它延伸到其他领域,从而取得对大 公司的控制。所以,历任美国总统总 是把他们的权威扩大到调查、公诸于众、征税、订立合同等 方面,以威胁公司的执行人;其结果是,一些大公司现在在 宣布提价以前,总是先把决定呈报白宫。

  间接控制的实施,要么通过最低或最高价格(例如,最 低工资法律),要么通过政府的购买和销售(例如,收购农产 起来维持农业价格),要么通过能影响企业活动的利润的其他 任何形式。

  在间接控制的多种形式中,有一种来自于计划者主权的 实践,即通过政府对最终产品的收购实行的控制。比如,政 府签订了购买武器和道路的合同。这是一个老的实践,让人 熟悉得甚至无须安上计划者主权的名称。然而,直到约1950 年时,工资薪水还是美国预算上的最大开支项目。只是从那 以后,合同的支付款额才变得较大。这个变化标志着,政府 从对权威或行政指导(对它自己的雇员们)的依赖,变成对 通过购买企业的最终产品而建立的市场指导的依赖。

  政府从商业企业的购买,包括新的资本投资,占国内生 产总值的百分比大体如下。这些数字里含有社会(公有)企业的投入购买。

  美国7.3%

  西德7.2

  瑞典6.7

  联合王国6.7

  加拿大6.2

  印度3.0

  澳大利亚1.7

  不过,计划者主权表面上有时也装扮成对于企业的直接 的行政权威。在美国,国防生产中的计划者主权同直接的行 政控制混为一体,它采用了西莫尔·默尔曼(Seymour Me -lman)所说的“五角大楼的资本主义”(Pen tagon capiC talism)的形式。国防合同管理服务署的2万名文职和军事 人员对合同企业实施着面面俱到的权威。他们的权威深入到 譬如说监督企业的保险问题、包装和密封、安全要求、生产 流程和汇报、内部承包协议的达成、存货清单、试验,以及 工程的研究。它是美国制度中一个大的部门领域出现的政 治—经济组织的一种重要的新形式,而这个部门领域在产值 上比许多国家的国民生产总值还要大,大于印度,几乎与加 拿大一样。

  3.从第二次世界大战以来,这些制度的政府通过以“国 民经济计划”命名的政策,始终在沿着市场经济的轨道前进。 它们的做法与共产主义制度的计划实践大相径庭,在后者那 里,“计划”意味着对生产的权威主义的非市场的控制。计划 成为政府推动实业界的主要手段之一——它是第二次世界大 战以来一种享有声誉的新的手段。像我们后面将会见到的,计 划者并不真正期待其他的目标,如约束商业企业、计划生产、 或改变一个经济、一个乡村或一个文化的根本特点。

  4.所有这些制度都实行了一定程度的市场社会主义。尽 管如此,这些制度的公共企业与私有企业之间并无大的区别; 它们的运作是依靠几乎是相同的官僚制的公司结构进行;在 私有企业中也可以发现这种构造,它处在拿薪水的高层管理 人员的权威之下,受着避免亏损和赚取利润的指示;这种管 理方式与私有化的管理之间不存在明显的差别。

  一旦出现了社会主义社会模式的中央机构和共产主义思 想中同样集中的成分,公共所有制便失去了第二次世界大战 以来的这些年中民主社会主义者的热情。其他的政策和机构 建制看上去似乎比较有希望,尤其是与社会福利纲领相结合 的再分配的所得税,和凯恩斯主义的保持高水平就业的技术。

  社会主义者们也看到,政府通过购买而不是没收所造成的商 业企业有条不紊的获取(利润),没有大幅度地改变财富的分 配。(购买通常在民主制度中被认为是有必要的。)而且,对 于生活在非民主制度下的民主社会主义者来说,他们发现,把 企业托付给政府几乎没有什么好处。甚至在民主制度中,把 它交给公共的官僚制而不是私有化的官僚制,是一个越来越 让人怀疑的收获,尤其是因为在两种场合对企业的主要控制 均为市场的控制。

  作为其结果,在第二次世界大战结束后的一阵社会主义 的旋风之后,企业的社会主义化再次落入非社会主义者的手 中。我说“再次”,是因为在公有企业中,不论是很早以前的 商业冒险或最近的商业冒险,在社会主义中都不是原理上的 商业冒险或意识形态上的商业冒险。重商主义者早已建立起 国家对烟草、盐业、火柴和酒类的垄断,比如,作为国家便 利的岁入来源。19世纪时,公用事业的社会主义化,如铁路、 电话和电报以及电力的社会主义化,是针对控制“自然垄 断”的困难的实用主义反应,而这些“自然垄断”是由新的 技术引发和产生。后来,在第二次世界大战结束时,虽然在 联合王国出现了一股社会主义化的浪潮,法国的某些国有化 过程——例如雷诺(Renault)公司的国有化——是作为对纳 粹勾结者的惩罚而实施的;意大利政府获得了作为法西斯主 义的一份遗产的大批公有企业。60年代和70年代在西欧新 出现的国有化,是为加速经济增长提出的;因此,对于计划 者、官僚和商人说来,它们比社会主义者的建议更有吸引力。

  是否公有企业可以成为经济增长的一个实用工具,仍有 待于观察。作为市场取向的制度的实践,这样一种计划主要 依靠间接的市场控制,可以用来支持私有和公有企业。由于 这些公有企业是在消费者主权而不是计划者主权或直接的权 威控制的政权下运作,它们不会专门被设计来接受国家的指 导。过去,人们常常怀疑,是否中央政府对这些企业能够取 得比对私有企业更重要和更有影响的控制。在法国,例如, “对私有化的钢铁行业”的引导,“就对政府政策的依赖程度 而言,如同对国有化的储蓄银行的引导或对国有的雷诺公司 的引导一样”。“在意大利,整个国有化的石化行业独立于国 家权限之外的程度,丝毫不亚于整个私有化的化学工业。” 人们认为,联合王国和法国的中央银行的国有化,在公众和 社会对它们的控制上没有产生任何效果。

  市场社会主义没有向商业企业的传统的权威结构发出挑 战;劳动场所的组织和企业管理中的改革运动,在私有企业 中像在公有企业中一样生机勃勃。这些制度中的公有企业也 没有换上一种对于利润和公共利益的新的经营态度。在法国, 公有企业的执行人是雇主协会的会员;“一个共同的管理精 神”湮没了人们原先可能期待的两种企业之间的差别。

  在许多国家,私人公司的执行人被委任为公有企业的经理。 公有企业在政策上也类似私有企业。如在法国,公有的 雷诺汽车公司就同它的私人竞争对手合谋操纵价格。在意大 利,公有企业也做着同样的事。在联合王国,公有的钢铁公 司的总裁指出,当他宣布了他对下属工厂相互竞争的反对意 见之后,情况几乎没有任何改变“它将会使利润流向消费 者”。

  为了晋升管理层的兄弟博爱之中,公有企业的经理们 显然必须使自己与数量较多的私有企业的同事们打成一片。 出于我们随后将揭示的理由,一个居支配地位的公有企业制 度(在那里公有企业经理实行统治)也许变得完全不同。 在美国,政府所属和管理的市场化企业起着很小的作用, 约占国民收入和就业人口的2%弱。

  电力部门部分地实行社 会化。许多市政当局——差不多所有大都市政府——操纵着 它们自己的供水企业。某些铁路运输和多数城市交通已经社 会化。大部分保险行业通过强制性老年保险和失业保险也已 社会化。不论联邦政府或是地方当局都拥有和出租房屋;许 多州拥有酒类批发和零售的社会化网点;灌溉用水主要由联 邦政府出售;州政府掌握了道路的通行费用;各种各样的管 理单位拥有和运作它们的仓库、船坞、运输设备、升降机以 及其他运输的终端设备,在市场上出售它们的劳务。军事补 给库——归陆军消费合作社(PX)所有——是一种社会化的 零售基地,它们销售量的总和比Woolworth、J.C.Pen-ney、 或Montgomery Ward等大公司的销售量还大。有一种估 计是,美国公有企业的总数为1.8万家。

  在其他的市场取向的制度中,公有化的市场企业通常起 了更大的作用,它们在总就业人口上占有如下百分比:

  奥地利13%

  爱尔兰13

  法国12

  联合王国12

  意大利11.5

  瑞典10.5

  芬兰10

  西德9

  比利时8

  荷兰8

  挪威6

  卢森堡5.5

  加拿大5

  丹麦5

  新西兰5

  澳大利亚4

  美国3

  5.在所有这些制度中,工会以其特有的方式仍是一个主 要的没有被一体化的因素。工会在所有制度中显示出了各种 力量。据估计,劳动者加入工会的比重如下:

  瑞典多于55%

  奥地利50%

  比利时50

  联合王国40

  阿根廷35

  荷兰35

  意大利35

  西德30

  日本30

  加拿大25

  智利25

  美国25

  法国20

  墨西哥20

  印度少于5%

  多数人并不把工会看成是像家庭、企业或政府机构一样 的生产组织。人们也不把它看成是对必要的“公共”职能的 超脱,相反,却把它看作是一种党派式的任务,看作是对工 会会员特殊利益的保护。的确,与实业界领袖们不同,工会 领袖们通常不提任何较大的权利要求,他们从未怀疑工会是 在履行公共职能,尽管它也受到利润推动。除罢工之外,不 论是劳动限制,还是较高的工资成本(工会有时可以赢得它 们),都使工会充当了一个破坏性的、而非建设性的社会机构 的角色。至于雇主们,甚至连那些承担了集体讨价还价原则 的雇主们,一般来讲总是把工会看成是公司权威的传统结构 里的颠覆力量。

  工会会员时常对他们的工会抱有敌意。欧洲工联主义近 几十年来出现的一个主要的趋势是,在就业安排和工作权利 上的决策过程,已经从建立起来的工会程序转向自发兴起的 车间基层的程序。在有些工会中,多数会员与工会官员的关 系并不比雇员与雇主的关系更密切。在美国,相对劳动力的 规模而言,工会会员的数目多年来实际上一直在下降。

  工联主义也处在不断增长的批评之下,原因是它的收入被毫无节 制地开支,从而造成了某种剥削。

  不过,工联主义常常成为工业法律体系的基础。它改变 了工资在市场中确定的过程。它代替了精心的讨论、谈判以 及先前工资确定方式的两种处置权——竞争的供需关系,雇 主对权力的垄断。从一个极端看,在瑞典,国家作为一个整 体而言,工资谈判是在单一的雇员组织与单一的雇主组织之 间进行。相反,在美国,谈判是在企业或行业水平上展开。不 管在什么水平上,集体讨价还价的结果,是把工资的决定放 到两个互相抵消的集团手上,它们各自都行使着有关工资的 某种权限。

  一个后果是,工资率——劳动力的价格——也许远远偏 离了有效价格。如果是这样,造成的可能的影响是资源的错 误配置以及——更严重的是——通货膨胀和失业。当经济学 家们争论是否实际上集体的讨价还价是现代通货膨胀和失业 的主要根源时,政府仿佛对此笃信不疑。它们试图说服工会 软化工资要求,让政府加入工资谈判,或者设计出对工资谈 判的引导。英国的经济衰败常常被归咎于——证据缺少说 服力——工会要求,说它使成本的上升超过制度所能提供的 水平上。

  市场制度同工联主义的冲突,是政治——经济组织的一 个重要事实。仅仅作为一个事实,然而,不是作为一个判断。 它留下一个问题,即冲突究竟怎样才能解决。

  6.没有一个政府能够娴熟地把市场作为民主化的公共政 策的一个工具使用。我们也可以把这一命题作为一个假设放 到后面的章节。但是必须考虑到:从历史上看,市场制度一 直是同私有企业和生产资料的私有制连在一起的,尽管我们 认为它们不必要如此。直到最近,抱支持态度的政府还用它 来保护这些相关联的机构建制。它还始终与一种简化的意识 形态联系在一块。作为这些环境以及其他原因的后果,当私 有企业制度被允许统治其他机构建制(包括政府)时,比起 它被政府决策人用来实现民主的目标方面,有着更加鲜明的 特征。

  7.不管市场被用于为民主服务方面做得多么不够,也只 有在市场取向的制度中才会出现政治民主。不是所有的市 场取向的制度都是民主的制度,但每一个民主的制度都必须 是市场取向的制度。显然,出于还未被充分认识的原因,政 治民主是不能存在的,除非它与市场结合。这是一个使人惊 奇的命题,它迄今为止还没有遇到过例外。

  第四部分将考察大众化控制的基本过程,并且将引导出 对民主与政治的关系的一个局部的解说。

免责声明:本文仅用于学习和交流目的,不代表素心书斋观点,素心书斋不享任何版权,不担任何版权责任。

 

关于音乐及其一些艺术理论问题 - 来自《通过知识获得解放》

from Karl Popper,Unended Quest:   An Intellectual Autobiography,chapters 11-14   音乐   在所有的一切中,关于音乐的思辨起了相当重要的作用,特别是在我当学徒期间。   在我的生活中,音乐始终是一个占支配地位的主题。我母亲非常精通音乐:她的钢琴弹得很美妙。音乐似乎是一种家传的艺术,虽然其中道理着实令人费解。欧洲音乐的发明似乎很晚,因此不可能以遗传为基础,而且许多酷爱音乐的人不喜欢原始音乐的程度,好似他们喜爱邓斯泰布尔、迪费、若斯坎·德普雷、帕莱斯特里纳、拉苏斯和伯德[Dunstable,Dufay,Josquin des Pr……去看看 

第19章 - 来自《永不瞑目》

见了郑文燕,庆春不知为什么竟然感到一阵突如其来的胆怯。她不很自然地和她远远地打了个招呼,问她怎么找到这儿来了。  郑文燕的神情气色与以前初见她时几乎判若两人。她气若游丝地告诉庆春她在市公安局有个熟人,是托他辗转打听才找到这儿来的。她和庆春握了手便没再松开,问能不能占她一会时间有事想谈谈。庆春看看表,说来不及了我下午一点前有事要出去。文燕说那还有半个小时呢,我只有几句话说完了就走。  外面阳光猛烈,于是她们移步到机关对面一问清静的咖啡室里,各要了一杯冷饮坐下。还没开口文燕已泪水盈眶。一看这眼泪……去看看 

二十一、凯旋 - 来自《官场女人》

太城县城里又一次出现了异常紧张、异常压抑的气氛。   在贾大亮和金九龙两人的策划和操纵下,县城里谣言四起,愈演愈烈,大有改朝换代将至的那样一种气势。开始传银俊雅到北京的当天晚上就失踪了,去找老外卖淫睡觉了。接着传地委已经罢免了银俊雅的县长助理。再后来又传银俊雅怕受处分,已经和一个外国嫖客逃到美国去了。传县长黄福瑞和儿子策划了大字报,儿子被抓,他扔下北京的引资招商也跑了。路明看着银俊雅和郭莉到农总行的努力遭到失败,断定她们力尽计穷,即和李发奎等人匆匆赶回太城复命。于是,赶京引资招商彻底告吹的传言,迅……去看看 

二 - 来自《葛定国同志的夕阳红》

秀娟伸出手一挡,像是要截住西西的话头:“你们的态度我是知道的。不过姑姑刚才您说了,法律不允许。既然法律不允许,就不是口头赔个不是的问题,应当依法解决。”  西西无奈地说:“那依你说怎么办?”  秀娟:“经济赔偿。”  西西:“怎么个赔法呢?”  秀娟胸有成竹地:“首先,爷爷应该公开向我赔礼道歉——公开的意思,就是在我、姑姑、姑夫面前,向我赔礼道歉,小蓓就不一定参加了——承认自己打人不对。考虑到爷爷年事已高,书面检查倒也不必写了。至于赔款数额,你们可以商量商量,拿出一个方案来,五百,八百,一千,或者更多一些,你们不必有什么……去看看 

图书简介 - 来自《中国不高兴》

这本书全名为《中国不高兴:大时代、大目标及我们的内忧外患》,作者包括宋晓军、王小东、宋强、黄纪苏与刘仰。作者们在书中对以美国为首的西方国家提出严厉批评。该书策划者、北京共和联动图书公司的董事长张小波表示“它是1996年出版的《中国可以说不》一书的升级版,在过去的这12年里,中国国内外的形势发生了巨大的变化,但有一点没有变,那就是中国和西方摊牌。”值得注意的是,本书的作者之一宋强正是12年前《中国可以说不》的作者之一。  这是一本同道人自由组合而为的时政奇书,一本外界认为中国所处国际环境相对……去看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