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治 图书

杰腊德·温斯坦莱(约1609—1652)是十七世纪英国掘地派运动的著名领袖和杰出思想家。如果说十六世纪英国有一位来自上层社会的社会主义者莫尔的话,而十七世纪则有来自贫民社会的代表温斯坦莱。该文集是温斯坦莱一些重要著作的汇编集。

免责声明:本文仅用于学习和交流目的,不代表素心书斋观点,素心书斋不享任何版权,不担任何版权责任。

第四章 一个妇女的职业 - 来自《情有独钟》

   2009/10/01
一九三一年,第六届国际遗传学大会的前一年,麦克林托克终于认为,该是她离开康乃尔大学的时候了。“我不能无限期地无所作为地呆下去,我不了解,他们甚至要我留下来当一名教师。那对他们对我都是很为难的。”虽然她在康乃尔的许多同事都十分知道她的价值,她受到他们的尊敬、支持和爱慕,但是大学仍不可能给她一个适当的职位。直到一九四七年,康乃尔大学才在家庭经济学方面第一次任命了一位妇女助理教授。象她这一代的大部分妇女一样,麦克林托克是知道这一点的,她只要能够继续她的研究工作,她看来是打算接受这个职位的。时间和一个工作……去看看

第一部分 引论 - 来自《道路通向城市》

第1节 现代化视野中的中国法治第2节 现代法治解决的是什么问题?第3节 乡土社会的秩序和“法治(1)第4节 乡土社会的秩序和“法治(2)第5节 现代化与现代法治第6节 20世纪中国的现代化和法治第7节 悖论之一:变法和法治第8节 悖论之二:法律与立法第9节 悖论之三:国家与社会第10节 悖论之四:理想与国情第11节 悖论之五:普适性和地方性第12节 中国法治的前景……去看看

第四编 社会进步对生产和分配的影响 第07章 论劳动阶级可能的未来 - 来自《政治经济学原理》

第一节 依附和保护理论已不适用于现代社会状况  前一章的论述主要是想驳斥一种错误的人类社会理想,告诫人们不要象现在这样只一味强调增加生产,而应把注意力放在改进分配和提高劳动报酬这样两件迫切需要做的事情上。总产量达到一定水平后,立法者和慈善家就无需再那么关心绝对产量的增加与否,此时最为重要的事情是,分享总产量的人数相对来说应该有所增加;而分享总产量的人数能否增加(无论人类的财富处于静止状态,还是以古老国家所曾达到的最快速度不断增加)则取决于我们对人数最多的阶级即体力劳动者阶级的看法和该阶级本身的……去看看

第72章 - 来自《苍天在上》

黄江北料想夏志远今天晚间会上他办公室来取这个“空白”本儿。他打算好要来堵这位老兄的,只是被林书记耽搁注了,才来晚了一步。林书记去探望尚冰,拉着黄江北谈了好大一会儿六道河乡那个煞车管厂的事。据说是曲县长亲自给他打了电话,请他务必出面,为这个煞车管厂说说话。据说这个煞车管厂经营正常了,每年都能为六道河乡的每一户乡亲们挣回一台“小手扶”的钱。一年半光景就能保着让六道河乡全体乡亲进入小康胜境。曲县长说,我当县长几十年,从来没为自己老家的人谋过什么。六道河乡一直是林中县最穷的几个乡中的一个,眼看干不动了……去看看

第四版序言 - 来自《资本论(第一卷)》

第四版要求我尽可能把正文和注解最后确定下来。我是怎样 实现这一要求的,可以简单说明如下:   根据再一次对照法文版和根据马克思亲手写的笔记,我又把 法文版的一些地方补充到德文原文中去。这些补充是在第80页 (第3版第88页)、第458—460页(第3版第509—510页)、第 547—551页(第3版第600页)、第591—593页(第3版第644 页)和第596页(第3版第648页)注79。此外,我还按照法文 版和英文版把一个很长的关于矿工的注解(第3版第509—515 页)移入正文(第4版第461—467页)。其他一些小改动都是纯 技术性的。   其次,我还补加了一些说明性的注……去看看

第十七章 最后的思考 - 来自《财产权是自由的守护者》

对自己如此有力批判的资本主义经济秩序,卡尔·马克思既不理解其静力学,也不理解其动力学。由于缺乏这些了解,马克思认为,有必要以他知之更少的集体主义方案代替市场秩序。但是,我们可以说,对个人因远离自给自足的个人、家庭或小社会的田园诗般的独立而进人市场交换关系所导致的自由的丧失极度敏感。基于这种敏感,马克思将托马斯·杰斐逊和本世纪南方的平均地权论者的古典政治哲学思潮结合起来了,他们都怀疑:在缺乏广义的农民土地所有权的情形下,自由社会是否可能。  在1992年,我们知道了,对经济价值生产的效率来讲,财……去看看

第28章 - 来自《梅次故事》

朱怀镜从荆都回来,下了火车,正是上午九点多钟。用克林亲自到车站迎接。握着朱怀镑的手,使劲儿铭,说:“朱书记辛苦了。”朱怀镜笑道:“哪里,你们辛苦。缪书记在家吗?”周克林说:“缪书记不在家,到基层搞调研去了。”朱怀镜哦了声,笑了笑,没说什么,就上了车。他想缪明带着秘书下去跑几天,回来又可以写篇文章了。缪明这辈子只怕也会著作等身的。车进了地委大院,他不忙着回家,叫杨冲径直迭他去了办公室。 周克林随他进了办公室,说:“朱书记,那个神秘的洪鉴,前天又捐款了,这次是十万。昨天报纸发了消息,您看…… 朱怀镜很是吃惊,拿起报纸看了起来。……去看看

第十八章 论君主应当怎样守信 - 来自《君主论》

   2009/12/25
①此章是在马基雅维里的名著中受到后世许多评论家最严厉非议的一章。  任何人都认为,君主守信,立身行事,不使用诡计,而是一本正直,这是多么值得赞美呵!然而我们这个时代的经验表明:那些曾经建立丰功伟绩的君主们却不重视守信,而是懂得怎样运用诡计,使人们晕头转向,并且终于把那些一本信义的人们征服了。  因此,你必须懂得,世界上有两种斗争方法:一种方法是运用法律,另一种方法是运用武力。第一种方法是属于人类特有的,而第二种方法则是属于野兽的。但是,因为前者常常有所不足,所以必须诉诸后者。因此,君主必须懂得怎样善于使用野兽和……去看看

我们这一代人的怕和爱——重温《金蔷薇》 - 来自《这一代人的怕和爱》

一   巴乌斯托夫斯基的《金蔷薇》初译本刊行于五十年代后期。在那个只能把心酸和苦涩奉献给寒夜的时代,竟然有人想到把这本薄薄的小册子译介给没有习惯向苦难下跪的民族,至今让我百思不得其解。   也许,是由于俄罗斯作家巴乌斯托夫斯基的声誉显赫,也许,是由于作者声称,《金蔷薇》不过一部有关创作经验的札记,不管怎样,《金蔷薇》毕竟译成了中文,而且译得那么凄美,总有一天,人们会透过所谓“创作经验谈”恍悟到其中对受苦和不幸的温存抚慰和默默祝福这一主题。   前些日子,我收到翻译家戴骢先生寄来的《金蔷薇》新译本,他知道……去看看

第六十二章 “于严切之中,仍寓怀柔” - 来自《停滞的帝国》

   2009/10/01
(1793年11月11日-13日)  在杭州,马戛尔尼收到一封舰队司令的信:此信几乎是一个月以前寄的。高厄解释说,所有船员都患了重病,包括医生;船上药品缺乏,尤其是奎宁和鸦片。因此必须去广州。  这封信的旅行速度显然同“狮子”号启程的消息一样快——马戛尔尼是在两周前由松筠告知“狮子”号启程的。为什么这封信又那么慢呢?马戛尔尼猜测:先要传教士翻译,然后是审查……可是为什么这么“猜忌”呢?  如果以为只有英国人在受这驿站拖拖拉拉(而这驿站本来是很快的)的罪那就错了,它使任何来到中国的人都难以忍受。在同一时刻,罗广祥神父两……去看看

第12章 电话铃不停地响 - 来自《我的美国之路》

过去两个月来,我睡觉变得轻起来了。此刻是1983年9月1日夜间,电话铃一响我就听见了。阿尔玛并没有醒来,却似乎在昏睡状态把听筒递给了我。我望了望钟控收音机,上面的红色数字显示出现在已接近午夜。   “鲍威尔将军,我是DDO,”——DDO就是作战局副局长。他是从全国军事指挥中心打来电话的,该中心24小时监视着全球动向。近来,我和这位副局长经常在夜间通电话。   “出了点问题,”他告诉我说,“从安克雷奇飞往汉城的一架韩国客机从雷达屏幕上消失了。”   我必须决定是否应当叫醒国防部长,把这一消息告诉他。   “还有别的情……去看看

附录:历代官制名词简释(上) - 来自《历代职官沿革史》

二画九卿《周礼·冬官·考工记》“匠人”条谈到建筑宫室规模时说:“内有九室,九嫔居之;外有九室,九卿朝焉。九,分其国以为九分,九卿治之。”注云:“六卿三孤为九卿。”此指天官■宰、地官司徒、春官宗伯、夏官司马、秋官司寇、冬官司空以及少师、少傅、少保,合为“九卿”。秦汉通常以奉常(太常)、郎中令(光禄勋)、卫尉、太仆、廷尉、典客(大鸿胪)、宗正、治粟内史(大司农)、少府为九卿,实即中央各机关的总称。北齐改廷尉为大理,少府为大府。魏晋南北朝以后,设尚书分主各部行政,九卿专掌一部分事务,职位较轻。明清有大小九卿之别。明之大九卿……去看看

第七篇 第十三章 机动 - 来自《战争论》

   2009/10/01
一、我们在前面第六篇第三十章中已经谈到这个问题。虽然防御者和进攻者都可以采用机动,但是,机动总是更多地具有进攻的性质,总是更多地体现在与实际情况相适应的程度上,而不是具有防御的性质,所以我们想在这里对这个问题作进一步的探讨。   二、机动同通过大规模战斗中使用强大兵力的进攻实施并不矛盾,它同使用进攻手段直接进行的进攻实施才是对立的,即使在威胁敌人的交通线和退路、牵制性进攻以及其他等等场合下都是这样。   三、就机动这个词的一般涵义来说,它有一种诱使敌人犯错误而产生的效果,这种效果似乎是从不行动,也……去看看

第五章 衡州练勇 7、湘江水盗申名标 - 来自《曾国藩 第1部 血祭》

自从彭玉麟的到来和水师的顺利建成,湘勇出现了一派新气象。每逢单日,曾国藩去演武坪,逢双日则去石鼓嘴,见塔、罗训练的陆勇和彭、杨训练的水勇都在认真操练。坪里,刀枪闪光,杀声震天;江面,旌旗耀眼,战船如梭。水陆两支人马威武雄壮,曾国藩心情十分欢悦。这些日子来,每天夜晚曾国藩都和康福对奕。康福将祖传秘局一一传授给曾国藩,曾国藩的棋艺大有进展。这天夜里,曾国藩与康福又在以康氏祖传的云子切磋棋艺,彭玉麟、罗泽南等在一旁观看。  正下得起劲,一个水勇风风火火地闯进门来禀报:“曾大人,彭总爷,江上有贼偷袭我们,杨总爷正率……去看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