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治 图书

本书是作者三十多年来的学术论文选。由中国政治思想而中国政府与政治,我的学术研究也是沿此心路历程拾阶而上的。内容涉及中国政治思想、当代中国政治改革和当代中国政府创新。当代中国的政治改革受中国传统政治文化及其他因素的制约,只能是渐进的,并且步履蹒跚。当代中国的政府改革与创新受经济体制改革的推动,开展得有声有色,此伏彼起,颇为壮观。论文集也反映了当代中国改革开放的波澜壮阔的历程与场景。

免责声明:本文仅用于学习和交流目的,不代表素心书斋观点,素心书斋不享任何版权,不担任何版权责任。

第二十一章 共通的历程 - 来自《西藏生死书》

文化大革命期间,在我家乡,西藏的康省,有一位老堪布(khenpo,住持),在山里闭关修行了好多年。红卫兵宣布要「处罚」他(大家都知道「处罚」就是酷刑和死亡),于是派了一分队的红卫兵到闭关房逮捕他。堪布老迈得无法走路,红卫兵就找了一匹老而病的马让他骑。他们把他绑上马背,再拉着马回营。一上路,堪布开始唱歌,红卫兵听不懂歌词的内容,但和他一起被逮捕的僧侣后来说他是在唱「经验之歌」,这悦耳的歌是从他证悟的深处和喜悦中油然而生。这一队人从山上慢慢蜿蜒而下,红卫兵默不作声,许多僧侣开始啜泣,但堪布却一路唱歌。   这一队人抵达营区……去看看

自序 - 来自《传统下的独白》

三四年来,我写了不少杂文。其中的一部分我收在一块儿,就是这本《传统下的独白》。   这本书共包括二十篇文字,篇篇都是名副其实的“杂”文,有的谈男人的爱情、有的谈女人的衣裳、有的谈妈妈的梦幻、有的谈法律的荒谬、有的谈不讨老婆的“不亦快哉”…… 各文的性质虽是杂拌儿,但是贯串这杂拌儿的却是一点反抗传统、藐视传统的态度。   这种反抗和藐视,对我说来,颇有孤独之感,所以千言万语,总觉得是个人的“独白”。   在传统的标准里,一个反抗和藐视传统的人,经常被看做是一个不正派的人。经常不为 “世儒”们所喜:王充、阮……去看看

基辛格秘密访华动身那天,台湾驻美“大使”沈剑虹登门求见。基辛格说,这是他平生经历的十分痛苦的一次会晤。 - 来自《毛泽东尼克松在1972》

一九七一年七月一日,就在基辛格晚上就要启程去秘密访问北京的时候,他正为即将来临的行动不安地憧憬着。尽管他充满着信心,又觉得心中无底。也不知是鬼使神差、上帝的安排,还是命中注定要使他的行动充满戏剧性,台湾驻美“大使”沈剑虹先生来到白宫,要求与基辛格会晤。  事后,基辛格将他与沈剑虹的这次会晤,当作他“平生经历的十分痛苦的一次会晤”。  具有绅士风度、外表精明干练的沈剑虹走进办公室与他握手时,他眼中闪过一丝痛苦的光。他很快就恢复常态装作乐哈哈地与沈剑虹说起话来。  “你好。博士先生,听说你晚上就要出……去看看

第四章 早期维新派和洋务派的洋务思潮 - 来自《晚清政治与文化》

第一节 同治光绪年间西学东渐和国民心理趋向1864年至1894年共30年。同治三年(1864)湘军打下太平天国首都天京,光绪二十年(1894)甲午战争爆发,这一阶段是洋务派从事洋务运动的时期。这一时期有以下的文化现象。一、汉学的衰落。汉学的衰落有两个原因,一是社会的原因。太平军打到南京,江南大片土地处于战乱之中,太平天国首领早期反孔,“敢把孔孟横称妖,经史文章尽火烧。”文物图书遭到极大的损失,江、浙、皖公私藏书荡然无存,使从事考据的研究受到极大的影响。二是文化继承的原因。著名的老一辈的考据学家先后谢世凋零,如:章学诚,1801年……去看看

笛卡尔 - 来自《苏菲的世界》

   2010/06/16
……他希望清除工地上所有的瓦砾……  艾伯特站起身来,脱下红色披风,搁在椅子上,然后再度坐在沙发的一角。  “笛卡尔诞生于一五九六年,一生中曾住过几个欧洲国家。他在年轻时就已经有强烈的欲望要洞悉人与宇宙的本质。但在研习哲学之后,他逐渐体认到自己的无知。”  “就像苏格拉底一样?”  “是的,或多或少。他像苏格拉底一样,相信唯有透过理性才能获得确实的知识。他认为我们不能完全相信古籍的记载,也不能完全信任感官的知觉。”  “柏拉图也这么想……去看看

第21章 - 来自《至高利益》

李东方痛苦地想:如果真是由他代表峡江市委把这一切说出来,赵启功的政治 前途就完了,他的良心也要受到责备。   赵启功脸色难看极了:“东方同志,我说过放纵犯罪分子了吗?如果没记错的 话,我上次和你谈话时讲的是策略!犯罪分子不是不抓,是不要急着抓!我也想今 天晚上打冲锋,明天一早就把蒋介石几百万军队全消灭掉,可能吗?现实吗?你在 前面冲锋,就不怕人家在身后打你的黑枪?我们现在是侧着身子作战,这情况你不 是不清楚!你说你了不起下台,告诉你:我没这个想法,从来没有!为什么?我自 信会干得比一些同志更好!国家和人民把我从一个大学生培养成为……去看看

第九章 应有两个选举阶段吗? - 来自《代议制政府》

在有些代议制政体,采取了用双重方法选择代议团体成员的办法,最初的选举人只选举另一些选举人,后者则选举议会议员。这个办法大概是要给民众感情的冲击设置一个小小的障碍。给予多数人以选举权,连同完全的最后权力,但迫使他们通过比较少数的代表行使这种权力,后者被认为不会象民众那样容易为民情的激发所动。由于这种选举人已经是挑选出来的一群人,可以指望在智力和品质上超过选民的一般水平,他们作出的选择较之群众自己的选举,被认为可能是更慎重和更开明的,无论如何是以较大的责任感作出的。这种通过一个中间团体把民众的选举权……去看看

第一章:合作化引发灾难 - 来自《人祸》

民国初年,中华民族在寻找出路,千万知识分子更是走在前头。作为其中一员,二十五岁之前的毛泽东曾经信奉「观念创造文明」的学说。他认为这个世界需要圣贤作为「传教之人」,率领众多办事的「豪杰之人」去抓「大本大源」,「从根本上变换全国的思想」,「国家因此得到改造,百姓因此得到幸福」。(注1:《<伦理学原理>批注》,转引自《辽宁师大学报》一九八六年第一期。)以后,他接触了马克思主义,觉得自己作了脱胎换骨改造,成了「彻底的唯物主义者」。不幸的是,经过三十年革命的洗礼,他那圣贤传教、豪杰办事的一套思想并未死亡,只是被挤到脑子的一……去看看

18 - 来自《灵山》

我到乌江的发源地草海边上去,那天阴沉沉的,好冷,海子边上有一幢新盖的小楼,是刚设立的自然保护区管理处,屋基用石块砌得很高,独立在这一大片泥沼地上。通往那里的小路松软泥泞,海子已经退得很远了,这原先的海边还稀稀疏疏长了些水草。从屋边的石级上去,楼上有几间开着大窗户光线明亮的房间,到处堆放着鸟、鱼、爬虫的标本。  管理站站长大高个子,长的一副宽厚的脸膛。他插上电炉,泡了一大搪瓷缸子的茶,坐在电炉上,招呼我烤火喝茶。  他说,十多年前,这高原湖周围几百公里,山上还都是树林。二十年前,黑森森的森林更一直伸到海边,时常有人……去看看

第10章:几种通讯机器及其未来 - 来自《控制论和社会》

我在上一章中专门讨论了某些控制机器对于工业和社会的影响,这些机器在代替人的劳动上已经开始显示出种种重要的可能性了。但是,还有许多问题和下述的自动机有关:它们和我们的工厂体系没有任何关系,它们或是用来说明和揭示一般通讯机制的种种可能性,或是为了半医疗的目的供作某些不幸患者所丧失了的或衰老了的生理机能之补充或代替物。我们下面将要讨论的第一类机器就是为了理论目的而设计的,它是我在若干年前和我的同事A.罗森勃吕特(Rosenblueth)、J.毕格罗(Bigelow)两位博士合写在一篇论文上的早期工作的实例说明。在这项工作中,我……去看看

第七十一章 南下广州 - 来自《停滞的帝国》

   2009/10/01
(1793年12月6日-14日)  12月6日,继续溯赣江而上,船队穿行于群山间,山坡上的梯田里种着甘蔗。赣州府是一座大城市,四周围有城墙。使团受到士兵的列队欢迎。旌旗招展、锣鼓齐鸣、礼炮阵阵、人山人海。7日。河道太浅了,必须换乘更轻巧的船只,除非“把河底的石块搬开,再用铁耙在砾石中耙出一条航道来”。经过两天的缓慢航行,于9日来到南安府。显然,船再也不能前进了。这已是第二次从陆路穿过一片高地了。这是梅岭山口。此山并不是因为高而闻名,它还不到300米高,而是因为它地处北京——广州的正常航线上,它是2500公里航程中的唯一的一次……去看看

第九章 十四个秀英 - 来自《南京大屠杀》

太沉重了,我简直无力掀开它的扉页。这是三十万死难者的灵与肉,这是过去了的岁月!一千多位老南京,以历史见证人的身份,写下了有关“南京大屠杀”的经历和见闻。每一位证人的干仇万恨,都浓缩在一页铅印的表格上。我久久地翻阅着这一千七百多张表格汇集成的《南京大屠杀幸存者、受害者、目睹者花名册》。每翻动一页,我的心就一阵悸动。这是一本黑笔书写的史册。黑色的字里行间,开放着几朵秀美的花——李秀英、刘秀英、马秀英⋯ .我草草数了数,发现有十四个秀英:徐秀英 女 棉鞋营44 号 父亲被日军杀害,弟弟被日军电触死。金秀英 ……去看看

第五章 为国民生活权利而斗争的重要性 - 来自《为权利而斗争》

   2009/10/01
以上我结束了有关个人为权利而斗争的考察,我们沿着为权利而斗争个人动机的各个阶段来追寻这一斗争的足迹,其动机从单纯利害打算的最低阶段开始为权利而斗争,驶向主张人格其伦理生存条件的更理想阶段,最后到达实现正义理念的高峰——这已是绝顶。一但从此移开脚步,侵害法感情的犯罪者将立刻坠入无法的深渊。  但此斗争的利益绝不仅限于私法和个人生活,不仅如此它还将远远超越这些领域而存在。所谓国民不过是所有个人的总和,正象单个人要感觉、思维、行动,国民也要感觉、思维、行动。如果个人的法感情在私法关系上无精打采、胆……去看看

二 美国不是纸老虎,是“老黄瓜刷绿漆” - 来自《中国不高兴》

   2010/06/14
本文作者:宋晓军  没有“大目标”的理想教育是混不下去的  2008年秋天我到哈尔滨工程大学去,晚上9点哈尔滨的大街上就没几个人了,冷清得不行,但是那里的科研人员接北京的科研项目,其实按照北京的报酬标准来比,钱确实不多,但他们还觉得挺满足、挺开心的。我到他们的一些重点实验室去看了看,确实有些项目做得很不错、项目负责人都很年轻,真是敢想敢干。其实在市场化的今天,东北是最落伍的。我到哈尔滨最繁华的中央大道去看,那边正在兴建几个大的商业城,我问当地的人是哪儿来的投资者,他们说都是大连的。其实东北的富人……去看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