结束语

 《政治改革与制度创新》

中国人民追求宪政民主的历史已有一百多年了。

在这一百多年中,无数的仁人志士为了中华民族的自由和解放献出了他们的一切乃至生命,他们才是真正的民族英雄。我们应该永远铭记住这些真正的人。

我们要继承英烈们的理想、精神、信念,致力于推进和完成他们未竟的事业。不管前面还有多少艰难险阻和曲折反复,我们都将矢志不渝,忠贞不贰。

英烈们的鲜血浇灌出的自由之花已开遍祖国广阔的原野,在不久的将来必定会结出宪政民主的丰硕果实。台湾的政制转型明白地昭示着大陆的明天。我坚信,这一天的到来不会太远了。

清代著名诗人张维屏的一首题为《新雷》的诗很能表达笔者此时的心绪,诗的内容是:“造物无言却有情,每于寒尽觉春生。千红万紫安排着,只待新雷第一声。”

谨以此诗作为全书的结束语。

免责声明:本文仅用于学习和交流目的,不代表素心书斋观点,素心书斋不享任何版权,不担任何版权责任。

 

2-3 论资本积累并论生产性和非生产性劳动 - 来自《国富论》

有一种劳动,加在物上,能增加物的价值;另一种劳动,却不能够。前者因可生产价值,可称为生产性劳动,后者可称为非生产性劳动。制造业工人的劳动,通常会把维持自身生活所需的价值与提供雇主利润的价值,加在所加工的原材料的价值上。反之,家仆的劳动,却不能增加什么价值。制造业工人的工资,虽由雇主垫付,但事实上履主毫无所费。制造业工人把劳动投在物上,物的价值便增加。这样增加的价值,通常可以补还工资的价值,并提供利润。家仆的维持费,却是不能收回的。雇用许多工人,是致富的方法,维持许多家仆,是致贫的途径。但家仆的劳动,亦有它本身的价值……去看看 

第三章 社会科学的事实 - 来自《个人主义与经济秩序》

一   目前还没有一个可以普遍接受的木语来描述我们在本章所要谈及的学科群体,尽管从约翰·斯图亚特·密尔所使用过的含义上讲,“伦理科学”这一名词的确差不多已包揽了这一领域的全部内容,但它却早已不合时尚;并且当前它的含义也不为大多数读者所欣赏。由于这个原因,虽然我们有必要在标题中使用“社会科学”这一人们熟悉的名词。但是我仍然必须先强调指出:并非所有与社会生活现象相关的规律都是我们将要讨论的特定问题。例如,人口统计数据,或者有关传染病传播的研究,无疑都涉及到社会问题,但它们却没有引起任何必须在此加以考……去看看 

64 - 来自《灵山》

她再来的时候剪着短发,这回你算是看清楚了。你问她:  "怎么把头发剪了?"  "我把过去都割断了。  "割得断吗?"  "割不断也得割断,我就当已经割断了。"  你笑了。  "有什么可笑的?"她又轻声说,"我还是有些可惜,你知道那一头多好的头发。"  "这样也很好,更轻松,你不必老用嘴去吹,吹得够烦人的。"  这一回是她笑。  "你别总头发不头发,讲点别的好不好?"  "讲什么呢?"  "讲你那钥匙呀,你不是丢了吗?"  "又找到了。当然也可以这么说,丢就丢了,丢了又何必再找。"  "割断就割断了。"  "你说的是头发?我可说的是钥匙。……去看看 

第四篇 第五章 战斗的意义 - 来自《战争论》

我们在前一章中考察了战斗的绝对形态,也就是把战斗当作整个战争的缩影进行了考察。现在,我们把战斗作为一个更大的整体的一部分来研究它同其他部分之间的关系,首先我们要探讨一下战斗的直接意义。   既然战争无非是敌对双方相互消灭的行为,那么双方就都要集中自己的全部力量,并用这些力量在一次大规模的冲突中解决一切问题。在理论上,这似乎是极为自然的,在现实中,似乎也是这样的。这种看法也确实有许多正确的地方。而且,如果我们坚持这种看法,把最初的一些小战斗只看作是象刨花一样不可避免的损耗,那么,总的看来这也是十分有益……去看看 

第四章 一个政党的诞生(1919—1922) - 来自《希特勒传》

(1)   “当我步入这一小群人的圈子里时,关于政党或运动,这是不会有什么问题的。”但是,那年秋天,工人党真正给予希特勒的却是宣传他的思想的讲台。就像在曼纳海姆的小书房里他曾首次发泄他的仇恨和披露他的希望一样,这一小撮心怀不满的人给了他所需要的动力。   他的第一个任务,是要把基本上是个辩论性质的社团变为一个政治机构。“代表全党的委员会实际只有7人。它不外乎是个小俱乐部的领导机构而已。”在报纸描述那些日子的故事连载中,希特勒风趣地回忆说:“1919年的慕尼黑日子很不好过。昏暗的灯光,垃圾成堆,骚动,穿着破旧的……去看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