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章 异国风情

 《共和国密使》

  将军落荒而逃,身后传来洗澡姑娘们热烈开心的哈哈大笑和欢快的噢噢叫声……

  富米·冯维希先生扶扶鼻梁上的镜框,带着学者的严谨和哲人的思考神情说:这些作品既是臆造的又带有现实性,表现了善良人的心理、情感、憧憬和原望

  —觉醒来,太阳已经偏顶。段苏权喃喃:“嗯,已经下午了。”

  这里的气候很奇怪,夜里和早展寒气逼人,要身穿棉袄;睡觉要盖棉被压毛毯;中午起来却像北京的夏天一样奥热,一件单衣都穿不祝将军不禁想起中国西北一句老话,早穿棉袄午穿纱,围着火炉吃西瓜。

  这里没有西瓜。不过,据史学家考证,从中国的南诏时期大量迁徒来老挝、泰国、越南、缅甸,一直到印度的阿萨姆和马来亚的主要是泰老族。当然,中国封建统治阶级一概谬称他们为“南蛮”,“百夷”。一些史学家的研究证明,泰老人最早居住于中国的阿尔泰山.逐渐南迁至黄河流域。这大约是公元前五千年的事了。以后逐渐向南迁移,据说曾在西川东南部建立过巴国。李白的烩炙人口的(蜀道难)中便有“地崩出摧壮士死,然后天梯石栈相勾联”的名句,讲述了巴蜀与内地是怎样相通的美丽传说。至今四川又称巴蜀。

  秦统一四川后,部分泰老人继续南迁至云南,定居下来。其中一部分顺流湄公河、红河、黑水河进入印度支那等地建立起许多小王国。一位入老挝参战的中国军人,现任空军某部宣传处长的潘景洪,在老挝作战期间曾当过业余翻译。原因是他为广东人,秦老族的一支进入广东、海南岛,所以广东的一些地方方言与泰老人的语言相通。用中国的一句俗话讲:“五百年前是一家。”

  “早穿棉袄午穿纱”的原因,是由于住地在上寮,老挝又称寮国。分三大区域:上寮、中寮和下寮。

  北部为上寮,是山区:中部为中寮,是高原:南部为下寮,有湄公河沿岸的占巴塞平原。

  桑怒地处上寮,四周山峰突兀颠连;山上千柯争翠,万木葱茏,工作组的住房在当地算高级了,可也不过是竹子搭成,四壁屋角处处溜光透亮。

  段苏权走出竹楼,举目四望,仿佛又面到当年打游击的生活岁月,便产生一种莫名的激奋,喜悦。他伸展双臂做做扩胸,大股大股的新鲜空气涌入肺叶,不像北京空气那样污染得讨厌,这里空气鲜将醉人。

  “老段,走啊,”工作组的同志在公开场合都是这样互相称呼,“熟悉熟悉周围环境”将军应一声,随几位同志出走。警卫员小刘忙拿起枪紧紧相随。这一带土匪很多。

  几股小溪在山间跳跃着汇成一条小河,河水清彻碧透,婉蜒入了山坳。山堆那边欢声笑语吸引了将军—行.便循声漫步过去。

  刚转入出坳,段苏权抽口凉气,陡地立住脚。天哪,光光的,小河上下一群姑娘在洗澡。将军痴痴地正挪不了步,却又发现并非只有姑娘,还有许多青壮男子,还有老人和孩子,就那么随随便便.自自然然,无拘无束地在一条河里洗澡谈笑。

  洗燥的男女也看到了将军—行,不知喊什么?那手势是相激洗澡还是……?

  将军蓦地通红了脸,转身落荒而逃。身后传来洗澡姑娘们热情洋溢,纯真善良的哈哈大笑,隐约还有欢快的噢噢叫声……参加工作组的一位云南地委干部要从容自然得多,告诉将军:“这里的风俗和我们西双版纳一样,你去过橄榄坝的话就不会这么狼狈了。按照我们傣语,西双就是12,西双版纳有说12个区的,也有说是12000稻田之国的意思。因为按古代行改区划分法,1000稻田分给一个亲王管辖,算一个区。不过,现在的12000稻田只有11000在云南,还有1000就在这儿,在老挝的丰沙里剩将军回到自己的竹屋,便习惯地翻出笔记,温习熟悉老挝的政治现状。

  在越南的统一旅社下榻时,老挝人民党的领袖凯山·丰威汉曾来看望段苏权将军,与越南某些领导人的冷谈相对照,凯山要热烈友好带多。他抓住将军的手用力摇动着:“可把你们盼来了。我代替老挝人民党和老挝爱国战线热烈欢迎你们,欢迎你们到反美斗争的前线来。……’凯山·丰威汉向段苏权介绍了老挝人民抗美斗争的历史和现状。

  第二次世界大战末期,日本人包围俘虏了法军,取法国殖民主义者而代之,占领老挝。但时间不足半年,美国在广岛和长崎投下原子弹后,日本无条件投降。法国政府照旧任命新总督,想继续他在印度支那的殖民统治,并在1945年10月5日由勒克累将军率军于越南西贡登陆。

  按照和平条款和历步的渊源关系,越南、老挝、缅甸、柬埔寨等国的日本武装应由中国军队去解除。法国人尽力劝说国民党政府卸除这一责任,让给法国人,由于蒋介石面临与共产党毛泽东的最终较量,便下令给卢汉将军,撤回了中国军队。法国人如愿以偿.却不料,又面临了与越盟和老挝伊沙拉的旷日持久的战斗。

  老挝伊沙拉即寮国自由民族统—战线的意思,简称伊沙拉战线。法国殖民主义者重新侵入老挝,旧的老挝伊沙拉开始分裂而解体。1950成立了以苏发努冯亲王为首的新的寮国伊沙拉,简称“巴特寮”运动,并积极进行武装斗争,首先解放了桑怒和丰沙里剩从此,这两个省份就成为巴特寮战斗部队的主要根据地。1953年4月,巴特寮部队向南挺进,占领查尔平原、川圹,威胁王都琅勃拉邦和行政首都万象。(老挝有两个首都:一个是国王所在地,为王都;另一个是执政内阁及国民议会所在地,为行政首都。)不久,又在南方攻占塞诺和他曲。这样,上寮,中寮、下寮的大部分地区都被巴有寮所占领。

  法军节节败退,—直退到当年中国的南沼王皮逻阁所建的古城芒滕即奠边府的山区分地才稳住阵地。法国人认为这个阵地丛林密布、无路可通,固若金汤,坚不可摧,越南军队几次进攻受挫,胡志明和他的优秀将领武元甲见部队损失大,不得不停止军事行动。

  于是,正在进行的关于印度支那问题的日内瓦会议,谈判也陷入僵局。中国周恩来总理的军事秘书雷英夫对武元甲说:“奠边府必须拿下来,否则什么也谈不成。”武元甲说:“打不了了,我们损失太大,组织不起来了。”

  总理听过汇报,派伍修权将军到越南民主共和国总理范文同下榻处。怕有窃听,躲进卫生间,放开水龙头掩盖谈话:“奠边府一定要拿下末,不然法国人就不会坐下来跟我们老实谈。”伍修权小声说,范文同点头承认,但心有余力不足:“奠边府工事坚固守备力强,我们重武器上不去,攻几次不行……”“我们可以做出一切必要的援助,并打算派韦国清同志到那里去帮助指挥协调……”世界著名的奠边府战役,就是在越南受挫的情况下,由中国的彭德怀元帅在北京调兵遣将、运筹帷幄,由陈赓、韦国清将军亲临前线指挥.出乎法军的意料,在难以想象的情况下劈出一条赔,将重武器源源输入,帮助越南人民军一举攻克奠边府,歼灭16000余名法军。一个月之后,法国拉尼埃政府倒台,新政府不得不在日内瓦协议议上签了字。

  法国新政府在协定上写字时间为1954年7月21日3时42分。但写在各项协定上的日期却倒填一日,为7月20日。

  这是因为法国新内阁的总理孟戴斯与周恩来私下唔谈时,曾拍过胸脯:“7月20日签不了字我就辞职。”随后赶回法国向议会做同样保证:“7月20日不能签字,我和我的内阁将集体辞职。”孟戴斯尽了最大努力,还是晚签字一夭,也可以说晚签了3小时42分钟。

  不过,各国政治家们显然都不忍心为这3小时42分,让焦头烂额的法国总理葬送前途去辞职,所以同意将日期倒填了一天,日内瓦协定签字后,苏发努冯亲正同意与他的二哥梭发那·富马亲王合作,组成一个联合内阁,王国政府代表与巴特寮武装部队代表在1956年8月10日联合声明中达成协议,苏发努冯参加富马内阁,担任公共工程都长。巴待寮运动解散,所解放的广大地区都并入老挝统一体,国家将保持中立。

  然而,早已想踢开法国,自己取而代之的美国,在1954年9月,日内瓦协议墨迹未千.便组织了“东声亚集体防务条约组织”的军事侵略集团,并将老挝置于这个组织的“保护范围”内。接着,便支持老挝右派力量进攻桑怒和丰沙里两省的巴特寮战斗力量,并在万象控制的10省中进行“扫荡”,12日,进而包围了老挝爱国战线领导者们的住宅,不久,公然逮捕了苏发努冯亲王等16名老挝爱国战线领寻人。

  1956年巴特寮运动解散时,苏发努冯亲王便另组织了老挝爱国战线,担任主席。苏发努冯被右派政府和军队逮捕后,在一些觉醒了的宪兵帮助下逃出监狱,重新展开武装斗争。这次老挝爱国战线武装力量,国际国内仍习惯地称其巴特寮,巴特寮部队与中立力量合作,至1961年,解放并控制了从上寮到中下寮连成一片的广大地区,迫使美国不得不在1962年的日内瓦协议上签字,在老挝成立第二次联合政府。

  美国搞谈判只是缓兵之计,赢得喘息和准备时间。他改变策略,一方面维持和巩固右派军队,一方面破坏老挝爱国战线与中立力量之间的联盟,收买和拉拢了梭发那·富马亲王和贡勒。他还组织和扩充了6万名雇佣军,配合他在越南进行的“特种战争”,将老挝作为副战常梭发那·富马亲王被拉拢收买后,发动政变,老挝爱国战线和巴特寮部队总指挥部被迫撤离首都万象,再次进入山区丛林,在桑怒省香苏乡那坡村建立了大本营,开始了彻底解放老挝的武装斗争。现在,美国加强了“特种战争”,加强了对老挝解放区的轰炸。对老挝解放区,从小规桃的蚕食进攻开始,到1963年底,已发展成大规模战役,在查尔平原——川圹战役和南通战役中,都出动了20个营的主力部队,由美国直接指挥,有炮兵、机械化部队和美国飞机助战。

  “我们就是在这种形势下进驻老挝桑怒哟.……”段苏权合上笔记本。他现在想的还不是如伺为巴特寮出谋划策,他想的是如何更细更深入地了解熟悉情况。

  这是中央的指示,也是他几十年工作的体会。正如毛泽东所言:没有调查就没有发言权。

  这天晚饭后,段苏权将军拜会了老挝爱国战线中央总书记、老挝三方民族联合政府新闻宜传和游览大臣富米·冯维希先生。此前,他已拜访过老挝人民党副总书记诺哈、老挝爱国战线主席苏发努冯亲王以及巴特寮部队总司令坎代。

  联合政府早已名存实亡,但冯维希先生却是非拜访不可,他有渊博的知识,冷静的头脑,实事求是的精神和丰富的实践经验。有同志说他是读万卷书行万里路的先生。

  富米·冯维希先生为将军沏上一壶浓茶,寒暄几句后,明白了将军的来意。他扶扶鼻梁上的镜框,带着学者的严谨和哲人色思考神情说:“老挝获得抗美斗争胜利后,获得真正的独立、自主和统一之后,我这位游览大臣一定邀请将军在全国参观游览一圈……我国不带宗教色彩的作品有叙述泰老族系起源的《库姆伦》、《澜沧史》、《万象朝代史》、《占巴塞史》等史书,还有群众口传的民间文学。它是老挝民族基础文学的代表。这些作品既是臆造的又带有现实性,表现了善良人的心通、情感、憧憬和愿望。您能了解一下很好,对中国同志进一步深入下去调查研究老挝的社会、政治、经济和文化有很大好处……”在秀丽的老挝,几乎每块石头都有它的来历和一个动人的故事。

  琼勃拉邦原名孟沙瓦,即“王都”的意思。坤洛(即中国南诏王皮逻阁儿子阁逻凤)建立澜沧国,定孟沙瓦为王都。后易名香通,“金城”的意思。14世纪,国王得到他岳父柬埔塞国王赠送的琅勃拉邦佛,是一尊1.3米高的金佛,这尊佛像被老挝人视为王国的保护者,珍藏在一座古老精美的宝塔中。从此,这座都城就叫了琅勃拉邦,就是“琅勃拉邦佛之都”的意思。这无疑就确启了其佛教中心的神圣地位。

  万象这个城市名,是近代中国人来到老挝后给叫出来的。这个城市古名赛丰,16世纪曾叫万坎。万坎可不是万象,由于老挝盛产大象,中国人来到老挝,特别是一些华侨.音意参半地就叫成了万象。久而久之也就这么叫惯了。

  真正与大象有关的地名是川圹。

  坤博隆(即中国的南诏王皮逻阁)的第七个儿子切壮亲王率领军队来到这个地区,他前两只大象不管怎么驱赶也不肯往前走,而是停在路中间。切壮亲王认为这是一种预兆,让他在此建城立都。于是,他建了这座名为川圹的城市。

  “川圹”就是“大象挡路”的意思。后人还在域外塑造了一尊像来纪念此事。

  巴特寮部队在1953年就解放了阿速坡全剩阿速坡是个古老的城市。本来住着老听族,也就是佧族人。城市前面迄今还有佧族人以前放牧水牛的沙滩。一天,有个名叫潘可特的猎人来到这个沙滩,问佧族人这个地方什么名字?佧族人以为他是问沙滩上的牛粪用佧族语怎么讲,就告诉他,牛粪时“阿速坡”。潘可特回去报告万象国王,国王就派他带一批佬人到这里建起城市。这个城就叫了“阿速坡”“牛粪”,这个不大雅听的名字,并且一直流传至今。

  “塔丰”是“灰尘之塔”的意思。据说有个国王派使团到印度去要一份佛骨。他们去晚了,在火化场除了剩一些灰尘外,什么都没了。使团只好带一份灰尘回来,修好这座塔,供奉进去,所以取名“塔丰”。

  象这类故事太多了,真正动人的还是民族风俗、习惯方面的传说。老挝的民族多,主要是老龙族、老松族和老听族。老龙族和老松族多来自中国云南贵州等地,一些习俗还有所知道。老挝的土著老听族,也就是佧人的一些习俗却是应该说说的。他们被泰老人也就是老龙族赶进山区,中国来的驻桑怒工作组免不了要与他们接触,所以段苏权将军也格外听得认真。

  佧人至少有45个部族,那么他们也至少有45种不同的风俗习惯和语言(或称方言)。他们没有文字,彼此交往也不很多。

  佧族人不吃鹿肉,那原因是这样:有次一个猎人在山中看到一颗大蛋,把它带回来放在家里。从这天起,他的米缸始终是满满的。这使他很惊讶,就把蛋打破了。他发观里面有个姑娘美若天仙。他就对这位美女恭恭敬敬地说:“祖母,你在里面干什么?”这位美女扭开脸,不作声,看来她不是祖母,并且不高兴。猎人又礼貌地说:“母亲啊,你在里面干什么?”美女不回头也不做声。猎人又小心翼翼试探着叫:“姐姐……妹妹?……那个美女皱起眉,自他一眼,似嗔似怨又似娇。猎人终于明白了,热烈地说:“我亲爱的妻子塔威,你出来吧。”美女笑了,跳出大蛋壳,与年轻的猎人结为夫妇,并且生下一个男孩。妻子每天出去干活时,临出门总要嘱咐婆婆不要打开米缸看。婆婆好奇,终于把米缸打开了。她发现里面有一束稻,这是动物吃的东西。婆婆恍然大悟,儿媳妇是只食草动物。美丽的妻子见秘密暴露,就变成一只鹿逃入丛林中去了。当她的丈夫回来时,母亲把这一切都告诉了他。年轻的猎人不相信,追踪到丛林中,发现一只鹿在跑,就射出一箭,把鹿射死了。当他烤好鹿肉,他的儿子正要吃的时候,耳边忽然响起悲泣的声音:“孩子,不要吃我,我是你的妈妈呀……”儿子放下鹿肉,他哭了,猎人也哭了。从此以后,父子再不吃鹿肉,佧塔咸的后代都不吃鹿肉。

  还有一种传说:作族人本来住在依龙村,村子有七个入口处。有天晚上,一只鹿闯进村子,大叫七声。村民认为这是不样之兆,就把鹿团团围住.捉住它,并且用火烤它.以驱邪。到了晚上,鹿苏醒过来,绕村子跑了七围,就消失在丛林中。当天夜里,雷电交加,暴雨成灾。洪水从七个入口涌入村子,房倒屋塌,树民们呼嚎着逃上山去。回头一望,村子已经变成一片汪洋。从此,佧族人就住到了贫苦的山上,从此.伴族人再不吃鹿肉。至今你还可以看到饿龙池水中竖立着—些屋柱子。,住在本怒的佧人不吃野鸡。据说,有天一个老人捉回一只野母鸡,把它烤过之后就放在屋顶。晚上来了一只野公鸡,老人听见公鸡和母鸡说悄悄话。母鸡说:“噢,如果我能投生的话.我将永远做你的妻子。”公鸡说:“你就是我的妻子。”公鸡讲完话,奇迹发生了,那只母鸡真的爬起来逃到山里去了。老人不甘心,再到丛林里去把这只野母鸡捉回来。在吃鸡肉前。老人发现他的妻子哭了,眼里流出的都是血,不久就死了。老人尝到失去妻子的痛苦,从此他和他的子孙后代再也不吃野鸡。

  伴族里的佧佧成人还不吃丝瓜和蜥蜴,当年他们的祖先与敌人作战时,打败了,在逃跑中,原看被敌人追上,敌人忽然栽个跟斗,原来是一簇丝瓜藤绊住了敌人的脚。敌人半天挣脱出来,重新追赶,却又被一大群蜥蜴档住了去路。于是,佧佧成人才得以逃脱,何们从此就再也不吃丝瓜和蜥蜴……佧族人很迷信,他们处于艰苦的自然环境中,容易得各种疾病,又没有医药知识,便疑神疑鬼,把一切归咎于触犯了什么神灵。他们心目中的神很多,几乎一切都有神灵,就连猪也有猪神。与各种神灵声息相通的只有村子里的巫师,巫师施展法术和催眠术,就可以告诉你触犯了什么神灵,要求什么样的祭品。祭品一般是鸡或猪,情况严重了就须供奉水牛。祭祀之后,如果病人没有好或死去了,那是因为没能满足神灵的要求,神灵不肯息怒。

  在祭祀期间,陌生人是不能进村的。为此.他们把新鲜的树叶遍撒各个村口作为信号,如果她不明白而误闯进去,那就糟了。因为你触犯了神灵。唯一的赎罪办法,就是敬献是敬献一头大水牛用做祭祀。

  佧族人的贫苦与他们对神灵的敬畏有直接关系。他们的村子几乎没有牛,祈有的牛都宰来祭祀神灵。他们整日忍饥挨饿地拼命干活,就是为了购买几头牛来饲养,准备有朝一日祭扫神灵,治病消灾。

  当一个家庭内有人患病,这座房子就被宣布处于“科览”状态,用我们的话讲就类似“隔离’。除居住者外,任何人都不许入内。这还是有些科学道理的,与其说这是神的启示,不如说是长期生活实践的启示。要是患者病死了,这一家人必须迁居,甚至全村人都得迁居。

  伴族人经常迁居的主要原因设由于生产落后,是刀耕火种的“前耕者”。一块土地用过二年已经贫瘠、又不懂施肥,便迁居新地方,经常迁居,屋前房后便不可能种植各种果树。

  佧族人在婚姻习俗上的迷信也不少。有的部族在婚前,男方必须到女方家与女方同局三夜,与西方发达国家时髦的同居不一样,不是看双方生活是否合得来,而是看是否做吉祥的梦,佧族人是不说谎的,说谎要触犯神灵,村中巫师严格询问男方每夜所做的萝。都是吉祥梦,则女方还须到男方家里再同居三夜,同祥也要做吉祥的梦,否则婚姻就要拆散。在此期闻还不能碰到不吉利的兆头,比如遇见野鸡或听到猫头鹰之类的叫声。

  有的部族是用杀鸡观血的办法来判定双方是否宜于结婚,新娘抓住鸡脚,媒人抓鸡头,新郎抓鸡翅膀,然后用力割鸡的咽喉。如果沾在刀上的血凝结在一起,意味婚姻美起,意味婚姻美满,如果沾在刀上的鸡血分散,乃是不祥之兆,这对夫妻就成不了。

  举行婚礼时,男女双方要约定嫁妆。他们男女在嫁妆问题上是平等的,当时并不拿出来,而是留待以后防万一。万一哪方面有了过失就由哪一方负担,做为惩罚。如果是男的变心另有新欢了,就由男的交出“嫁妆”;如果是妻子不忠,另有情人了,则由女方交出“嫁妆”。这笔嫁妆对佧族人来说不算轻,是以几头水牛来计算的。结婚时越是山盟海誓,说出的嫁妆罚金也越高,以表明不会变心。

  老挝人民,无论老龙族、老松族还是老听族,都是生性温和、善良、友爱,诚实的,段苏权将军不但听过介绍,也实际感受到了。

  曾经入老参战回来的一些同志,比如作者所熟悉的战友张之铸,龚利军、翁浩等同志,都无限感慨地说过:“我们在老挝战斗生活2年多,没见过老挝百姓吵嘴打架;没见过生人之间吵,没见过熟人之间吵,没见过家庭内部有任何争吵,也从没见过父母打孩子或子女不孝敬父母,一次也没见过。更没听说过偷东西或丢东西。现代社会中的许多丑恶观象你在老挝别想找到……”也许,这就是老挝有的士兵在战斗中不愿瞄准人射击,而是先要朝天打—番枪,设法让对方知难而退的原因之一?

免责声明:本文仅用于学习和交流目的,不代表素心书斋观点,素心书斋不享任何版权,不担任何版权责任。

 

第11章 为什么政府必须是有限的? - 来自《自由主义入门》

这个问题对于中国人来说,根本就不是一个需要进行理论探讨的问题,这几十年来,政府全面地控制我们的思想、活动、工作、生活、情感,我们从这种体制所得到的教训,比任何理论都有说服力。你不可能按自己的意愿消费,你不能表达自己的见解,你必须揭发你的亲属的反革命言行,如此等等。  简而言之,正因为我们有这样的国家、政府,所以,我们就没有任何自由。那么,反过来说,如果我们珍视并且希望获得自由和更多的自由,首先就必须限制政府的权力。  在任何时代,自由就像任何一种美好的价值一样,都是一种希缺的、脆弱的、需要百般呵护的东西。所……去看看 

十三、置身副总统竞选漩涡之中 - 来自《李宗仁传》

李宗仁在北平行营任上两年余,命运之神便把他抛人国民党政府副总统的激烈竞选漩涡之中。 1946年12月25日,在蒋介石的旨意下,国民党政府通过了《中华民国宪法草案》。1947年夏,国民党政府开始酝酿召开“行宪国大”,选举正副总统。1948年3月 29日,国民大会开幕。4月19日国民大会选举蒋介石为总统,但谁来当副总统,对蒋介石来说,确是个至关重要的问题,因为他需要的是一个完全听从于他摆布的副总统,事不顺其愿,他最为忌厌的李宗仁也出来参加竞选。李宗仁之所以要参加副总统的竞选,完全是因为得到了美驻华大使司徒霄登的支持。 1947年是蒋……去看看 

中篇 第19章 性与个人的幸福 - 来自《幸福之路》

在这一章内,我想把以前各章所说的性与性道德影响个人的快乐和幸福这一件事简要地重提一下。关于这件事,我们不仅仅指人生中性的活动时期,也不仅仅指真正的性关系,儿童时期、青年时期、甚至老年时期,都要受到性的影响。影响的方法很多,视情形不同而有好坏之分。   习俗上的道德最初所做的工作,是要使儿童的脑海里印入许多的禁忌。小孩很小的时候,大人就教他,有大人看见的地方,不许用手摸身体上的某些部分。当他想大小便的时候,他应该低声地说出,大小便时,不要让人看见。因此,人们身体的某些部分和人们的某些举动,在小孩看来,就具有特……去看看 

前言 - 来自《希特勒传》

也许,阿道夫·希特勒是20世纪撼动历史的最伟大的人物之一。在我们这个时代,毫无疑问,谁也没像他那样毁灭了如此众多的生灵和招来如此巨大的仇恨。他曾博得了广泛的尊敬,也曾是数以百万计的人们的希望和理想。在他死后的30多年间,无论是敌人还是朋友,对他的看法都没有多大的改变。今天,我们对与他同时代的其他领袖人物——罗斯福、丘吉尔、墨索里尼、斯大林——的看法已经不同了,比较客观了,但希特勒的形象却仍与从前一样。在希特勒的某些追随者看来,他是一个英雄,一个失败的救世主;在其他人眼中,他仍然是个疯子,在政治上和军事上是个……去看看 

现代化视野中的中国法治 - 来自《论法律活动的专门化》

二、20世纪中国的现代化和法治  20世纪的中国历史可以说就是一个现代化的历史。然而,中国的现代化是作为近代世界性的现代化过程一个组成部分而发生的,37它也不是或至少不完全是这个社会自身的自然演化的结果,它不是而且也不可能是欧洲国家现代化过程在中国社会的一个重演。中国首先是被西方列强凭着它们的坚船利炮拉进了世界性的现代化进程;但是,现代化最终又成为中国面对西方列强殖民、扩张的一种自我选择。中国的现代化伴随了这个民族救亡图存的社会运动和社会实践,伴随着这个民族100多年来富国强兵的梦想。中国近代以……去看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