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章 战地生涯

 《共和国密使》

  爆炸的轰响声中,房屋开始摇颤。这位姑娘仍然泡在浴缸星,馒条斯理地抹着肥皂沫,朝门外说:“我不去防空洞,我还洗澡呢。”

  周恩来夹了一根青菜,放进嘴里慢慢咀嚼着,望着段苏权:“有这样两句诗:青山处处埋忠骨,何必马革裹尸还。知道是讲谁的吗?”……

  段苏权睁开眼,听到外面有说话声,有水牛啃草的咀嚼声,偶尔还能听到伙房那边炊具的磕碰声。

  他没有马上起床。一夜似睡似醒。有些疲倦。他将眼一闭。马上又回到一种惬意的朦胧。

  没睡好觉的原因在于警卫员马大哈,居然将国内寄来的30多封信全丢失了。戎马倥偬的战地生涯,还有什么能比写封家信和收到一封家信更幸福?

  可是警卫员把大家盼望的家信全丢了。

  那种惬意的朦胧在全身弥漫,于是,妻子重又在朦胧中浮出。这一夜,他总是梦见或者想见妻子。

  妻子叫蓝平年,他还没有见过她面的时候就已经爱上她了。这种事说来也并不难理解。他那时年轻、血性、正是激情澎湃的年华。他的部队里有个女同志叫徐蓝,常常吸引男同志们行注目礼。段苏权也不例外.可惜徐蓝已经“有了主儿”。大家也就只能行行注目礼罢了。

  她为什么叫徐蓝?因为母亲姓徐,父亲姓蓝;她的父亲:就叫蓝公武。蓝公武当年名气很大,姑娘又长得端庄秀气。

  文化程度还高,段苏权只能怪自己认识人太晚。

  忽然有一天段苏权听徐蓝讲起有个妹妹叫徐夫,在晋察冀城工部工作,现在正在华北联合大学政治班学习。他用了心,绕山绕水打听清,这姑娘不满18岁,长得漂亮自不必说,小小年纪在那些34岁,甚至还有50岁的学生中,常常是个中心角色。学生会竞选,唱票总少不了一声“徐夫兮,李军兮?”特别是听到那个场面:日本人投降的消息传来。

  漫山遍野燃起火把,彻夜不熄。学生们跳埃唱阿喊啊,到处是“乌拉!乌拉!鸟拉!”

  段苏权也看过不少苏联电影,却不曾像学生们那样浪漫,整夜蹦跳着喊乌拉。但他可以想象,越想象越美妙。他是军人,惯于打“突袭”,打“歼灭战”,而且行动比说话快,拉来战友张孟旭,张嘴就动真格的:“你到宣化去我蓝公武,他有个小女儿叫徐夫,你问他同意不同意女儿跟段苏权同志谈恋爱?”

  张孟旭觉得段苏权未免大盂浪,段苏权满嘴军事术语,什么“知己知彼方能百战百胜”.什么”情况我都摸清了,蓝老是条硬汉,硬汉喜欢硬汉,你就去说吧,没关系。”什么“蓝老吃饭都不肯放下书,馒头沾酱沾到了墨汁里都不知道,这样的书呆子,只要你会讲话,他准能答应。”

  却不料,张孟旭偏偏碰了个硬钉子。

  人都有这么个毛病,越难得到的东西就越是想得到。何况段苏权是位身经百战的将军,战场上下肯吃败仗,情场上也不例外。从1946年春托张孟旭去求婚,一面未见,就有:股子毅力和初性,直等到1949年。

  他能坚持打下来情场上的“持久战”,还因为发生了这样一件事:徐夫在华北联大毕业后,到广播电台工作一段时间,组织上又送她进了晋察冀电专学校学工程。学习期间,边区政府迁入了石家庄,电专也迁至石家庄附近的获鹿。学校安排徐大回石家庄市探望父亲。

  蓝公武当时住在一所日本式房子里,浴室里的浴缸状似大铁锅,可以烧水,徐夫走了一身汗,父亲叫她洗个澡。水烧好了,徐夫泡进浴缸,刚在身上打了肥皂,傅作义的飞机来了,空袭警报尖锐地划破石家庄市上空。全城顿时骚动起来。所有人都在防空洞和掩体里跑,蓝公武的家里也一样要去躲空袭。

  “徐夫,快出来!空袭,空袭!”蓝公武在门外喊女儿。

  “我不去,我刚打上肥皂呢。”徐夫就有这么大的静气。

  不容门外再喊,一阵啸声掠过,耳边响起轰隆隆的爆炸声。蓝公武显然被警卫人员拖去防空洞了,门外换了年轻人急的声音:“快出来,危险!你不要命了……”喊声被突降的振聋发聩的巨响淹没了。爆炸的轰响声中,房屋开始摇颤,大地也在战粟,以至浴缸里的水也不安地波动着溢出缸沿。可是这位姑娘仍然泡在浴杠里,只朝门的方向瞄一眼。她不怕炸,只怕有人破门而入。她慢条斯理地沫着身上的肥皂沫,朝门外说:“我下去防空洞,我还洗澡呢。”

  空袭结束后,徐夫这姑娘才洗完了澡,若无其事地来到客厅。

  为了这件事,段苏权更坚定地等下去,并托徐蓝写信捎话,表示爱慕的诚意。

  1949年北平解放后,段苏权才在徐蓝的家中见到他追:求已久的姑娘。姑娘很为他这一份挚情所感动,答应建立恋爱关系。段苏权深明“抢占阵地”的意义,他当时在东北军区工作,徐夫任北京市电话7分局军事接管组副组长。后调香山劳动大学(中央机关初进北京住香山的代号)新建电话局工作,这个局就是现在北京的39局。人分两地容易出意外,他便作主将姑娘的工作调往了东北,用军事术语讲,这叫“巩固阵地”。

  于是,这件婚事便不可改变地成就了。

  徐夫便是蓝平年,当年纯洁泼辣又很羞涩的姑娘,现在的通讯兵部校官参谋,将军家中的贤妻良母。当段苏权秘密出使老挝之后,照看6个孩子的担子便全落在了她一人身上。

  将军常常觉得对不起妻子,究竟哪里对不起?一下子又说不明道不白。也许妻子为丈夫作出牺牲是这个世界的一个特点,所以做丈夫的便会有这种即感歉疚又说不明为何内疚的心情。直到将军这次出使老挝,心里才突然明白:一个男人在事业上有所追求和成就时,他的背后往往还有一个女人在默默作出贡献和牺牲……早饭后,段苏权走进茅草搭成的办公室。他坐下来喝几口浓茶。由于睡眠不足而昏沉的头脑渐渐澄清,渐渐生出兴奋的活力。他摊纸抓笔,准备起草一份给北京的报告。刚琢磨着要落笔,大地一阵战栗,耳畔便传来轰轰的爆炸声。

  是十几架战斗轰炸机前来偷袭。先向老挝人民军的高炮阵地投掷几枚烟雾弹,趁高炮阵地笼罩在一片烟雾之际向老挝爱国战线中央及我工作组驻地发起猛烈袭击。连续发射火箭,投掷炸弹。刹那间硝烟弥漫,火光冲天。几米高的树木被连根翻倒或被弹片齐腰削断,气浪将树叶扫落如疾凤中的雪片。

  段苏权刚要起身跑空袭,忽然想起当年妻子泡在浴缸里听轰炸……他便重新坐下,沉着地将纸笔收入文件夹。

  然而,警卫员小刘已经箭步冲入,只喊一声:“危险。”

  不容将军分说,拖起他就朝外跑。

  来到茅草房外,段苏权一边被拖着跑,一边手搭凉棚朝天空张望:敌机就在头顶上盘旋,黑压压一片,透过硝烟甚至可以看清机身上的军徽。事后将军再回想那头顶黑压压的一片,才觉得可以形容为“黑云压城城欲摧。”当时他可来不及这样想,当时他只骂出一句:“龟儿子,还满猖狂哩!”

  “老段,老段!人们担心首长安全,六嘴八舌喊:“快跑,跑快点!”

  “你们年轻人跑得快,先进去!”将军实在不愿这么被人拖着跑,几次想挣出被拖住的那只手。

  一阵尖厉的长啸,富有经验的人们都知道这是敌机俯冲,炸弹已经落下。

  “老段!”警卫员小刘一把将段苏权推倒于房前的单人掩体中,自己如影随形地扑倒在段苏权身上。

  几乎与此同时,一道耀眼的火光闪过,紧随着是山崩地裂般的轰响,炸弹带起的泥土喷泉一般涌上天去:朝四面八方迸溅弥漫;翻卷的硝烟中,有树木石块在里西沉福当硝烟渐渐散去时,茅草屋已不复存在,将军和警卫员也人迹缈缈,只剩了半截榕树墩独个儿冷冷清清在气浪的余波中颤抖。:“老段,老段!”有人从防空洞那边冲来,人未跑近,平地拱出一个人,是警卫员小刘。他立起身,接着把将军也拉出“坟墓”,连架带拖地跑进防空洞。

  人们围上来,七嘴八舌:

  “怎么样?老段。”

  “伤着没伤着,啊?”

  段苏权嘿嘿一笑:“不碍事,炸死我的炸弹,他们还没有造出来呢!”

  说笑间,电话铃急促地响起来,翻译郑国村抓起话筒与对方交谈几句,马上向将军报告:“巴特寮通讯连被炸,伤亡一个班,向我们请求援救。”

  段苏权将手一挥:“要全力支援!”

  马振山抄起步枪。大声喊:“张医生。郑医助。跟我走。”

  张医生和郑医助早已背起急救包,跟着马振山冲出了防空洞。

  敌机的轰炸扫射仍在继续,3个人时而急跑猛冲,时而匍伏卧倒,时而又跳起身飞跃几步,迅速来到通讯连。

  通讯连用做掩护的林木已被炸毁,阵地上遍是弹坑。裸露的树根和散碎的通讯器材残片。几名巴特寮战士躺在血泊中,发出痛苦的呻吟。

  马振山和郑医助抬起一名伤员就朝隐蔽部跑。机关炮的炮弹嗤嗤地从他们身边飞过,打在地上,在脚前脚后激起团团硝尘。死神追逐着他们,伸手可及——却始终未能追上。

  到了隐蔽部,郑医助迅速给伤员检查包扎。这位伤员是背着一部电台躲空袭的途中被弹片击中,幸亏有电台挡了一下,只是右臂负了伤。

  张医生在阵地上看到一名巴特寮战士的胸部被弹片击中,伤口有15公分长,肋骨断了3根,心肺都显露出来。

  他急跑过去。就地力这名重伤员止血包扎。一颗子母弹飞来,把张医生背在身后的药箱穿了一个洞。好险,不然就钻进身体里去了!返身回到阵地来的马振山见到药箱上的洞,心忽然一沉,跑过去焦急询问:“老张,怎么样?没事吧?”

  “我没事。”张医生头也不拾他说,“别管我,快去抢别的伤员。”

  马振山转身又向另一名伤员跑去……

  天暗下来了。夜色像是一位丹青手,先是为起伏的群山勾勒出一幅幅倩影,有的似静卧的处子,有的如出浴的少女;随后,便别出心裁地将一切都隐在浓墨重彩之中,只剩下一片蓝黑让人们去遐想。

  若非战争,这里该是多么恬美!可是,空袭警报仍未解除。

  这些日子,美军飞机连续轰炸清化、桑怒、香科和获孟等地。沿线公路线已被破坏。白天,几乎天天有敌机盘旋、扫射、轰炸;夜里也时时有敌机来骚扰。

  段苏权和工作组的同志们隐蔽在防空洞里,三三两两围了小圈子对坐。静听来自北京的广播。

  将军倚到行军床上,顺洞口极目远眺:漆黑的空幕中忽然闪起点点星光,那是敌人的夜航机来了。机群沿217号公路搜索,寻找攻击目标。附近的孟烈,敌机投下一颗颗照明弹,古老的热带丛林仿佛悬起了一串串电灯……将军忽然想起北京,想起华灯初闪的长安街。!

  月前段苏权回京参加外事会议,接到总理办公室电话通知:中午,周恩来在中南海勤政殿约见我驻东南亚各国大使。

  将邀请段苏权将军也来参加。

  比预定时间早半个小时,段苏权便驱车来到中南海。他知道,总理每次宴请,总是先到会客室迎候客人,和先到的人聊聊家常,谈谈工作。

  他有些想法要和总理谈,也很想聆听总理对老挝工作的具体指示。

  来到勤政殿,总理果然已在正中的一只沙发上坐候了,他伸出右手招了招:“苏权同志,来,来这边坐。”

  段苏权挨近总理坐下,问:”总理,您身体好吗?”

  周恩来双臂抱在胸前,风趣他说:“机件运转正常,看来,一时还收不到马克思的请束。”言罢,他仔细打量段苏权:“你比上次我们在河内见面的时候又瘦了些。怎么样?

  身体还吃得消吧!”

  “没问题。”将军伸了伸左臂,愉快地回答:“身体瘦了些,精神比以前又好了些。”

  “艰苦的环境可以锻炼人么。”周恩来指指坐在房间另一侧的陈毅副总理,“这一点陈老总恐怕更有体会,不然他就写不出《赣南游击词》。”

  陈毅正同一位大使谈话,忽然转过头来大声笑问:“总理,啥子?莫不是又拿我陈毅“砍山”?”

  “老总,请放宽心。”周恩来扬扬右手,笑看说:“我们是在评论你的诗作。”

  服务员送上香酩,总理立刻揭了盖,吸吸香气,在水面上轻轻吹两遍,吸着凉气喝两口。而后问段苏权:“你知道茶水要怎么享受吗?”

  段苏权笑笑,湖南人是会喝茶的,但他没有说。他想听听总理的经验。

  “最香的是头两口茶。盖子一揭,香气猛地流出来,那闻着才是一种享受呢。这个时候抓紧喝两口,最香。”周恩来议论着,又喝两口,啧嘴品昧之后,说:“你那边有什么新情况,讲讲吧?”

  段苏权放下荼杯,开始汇报。他在汇报中重新提出自己在外事会议上谈过的一个观点:“我们应该采取后发制人的办法。当战人烧到国土或接近国土时再出兵越南,在政治上军事上更为有利。”

  周恩来想了想说:“美国想把战争扩大到北越,威胁到中国安全。我们不能下考虑出兵援助。战争打到河内,我们就要出兵!”

  段苏权说:“日内瓦协定,老挝根据地损失光了,1万多人的军队仅剩下一个营。”

  周恩来思索着没讲什么。一年后,他在一次会议上说:“日内瓦协定我们是吃亏的。”

  段苏权汇报了十几分钟,周恩来又同各位大使谈了近一小时,然后吃饭。

  饭菜极简单:主菜是一盆白菜炖豆腐,外加三个小盘:炒鸡蛋、炒肉丝。炒青菜。

  这是周恩来自己掏钱请客。他有个不成文的规定:谁宴请谁出钱。国务院举行盛大招待会,那就是国务院出钱。若是周总理宴请什么人物或代表团,那就是总理出钱。

  段苏权论及此事,常发感叹:总理和邓大姐工资不算低,以当时的物价,用现在某些人的后讲,早该是万元户了,何况他们又没有孩子。可是,机关替他维修房屋后,他坚持自己付钱时,存折上却只有2000元。为什么呢?这道理不说也明白。现在一些干部,官不大,家里盖房子,铺地毯,家具电器都是高档,银行还有大笔存款。拿他的工资算算帐。再投胎三次,干三辈于也挣不了那么多钱。那么,这钱到底是哪里来的?该不该查,该不该说个清楚呢?

  对于周恩来的宴请,大使们吃得津津有味。他们无一不是参加过各种高级宴会的。但唯独吃总理的白菜炖豆腐感到最有滋味最舒服。

  “吃菜,苏权同志!”周恩来将一匙豆腐放到将军的碗里,微笑着说:“你比不得他们,要多补充一些蛋白质。”

  “谢谢总理。”段苏权夹了一块豆腐放进嘴里,“我们现在的生活条件比刚去的时候好多了。刚去吃不上青菜,大家视力普遍下降。现在我们在驻地周围种了西红柿,黄瓜、辣椒、扁豆,除了自给自足,还能拿出一部分送给凯山他们呢。”

  “噢。”周恩来饶有兴致地听着,随后说:“见到凯山和苏发努冯亲王,替我向他们表示问候。”

  “一定把总理的问候带到。”段苏权点头。

  周恩来夹了一根青菜,放进嘴里慢慢咀嚼着,望着段苏权:“有这样两句诗:青山处处埋忠骨,何必马革裹尸还。

  知道是讲谁的吗?”

  “……马援?”

  “是马援,东汉名将。他少有大志,一生戎马,年逾花甲还远征沙常许多人都劝他告者还乡过安逸的生活,可是。

  他说他决心要‘马革裹尸”。”周恩来微微眯起双眼。似乎要穿透时间隧道,去古战场凭吊那位令后人景仰的英雄。片刻,他重新望着段苏权:“你们去援老抗美,要学习这种精神——青山处处埋忠骨的精神。”

  “首长,你在想什么?”是警卫员小刘的声音。

  “哦,”段苏权从沉想中惊回,指指洞外:“你看这照明弹像不像中山公园节日里悬挂的彩灯?”

  小刘眨了眨眼:“比彩灯可是亮多了,简直像白天。”

  “白给你点灯,又下收你的电费,这还不好?”

  正聊着,担任警戒的战士跑进来:“报告首长,凯山同志来了,说要见你。”

  段苏权赶忙起身,凯山已急匆匆走进来。他脸上挂着汗珠,身上满是硝尘,一看就是刚从前线视察回来。

  “凯山同志,这么晚了,有急事吗?”

  “6号公路被美国飞机炸断了,寮中央和人民军已经面临弹尽粮绝的严峻局面。”凯山接过小刘递过来的茶水,喝一口,补充道:“指挥部的粮只够吃两夭的了。”

  段苏权倒背双手,在洞里踱步。

  6号公路是老挝桑怒连结越南河内的唯一通路,被称为胡志明小道。在老挝境内全长300多公里。它不仅是寮中央驻地桑怒那垓村与国外联系的唯一公路,也是老挝解放区通过越南迂回到上寮的丰河里,中寮的川扩和下寮的阿速坡去的唯一公路。美国人为了切断这条“胡志明小道”,从1965年3月31日开始轰炸,短短几天,便向老挝一侧的小道上倾泻了上百吨的炸弹,把“胡志明小道”拦腰斩断。这样,一切外援便无法进入老挝解放区,也无法通过老挝境内渗透到越南南方解放阵线的手中。

  凯山望望段苏权,又望望洞外.手中的茶杯几次端到唇边,不曾喝便又放下,他内心的焦急是显而易见的。

  “凯山同志,你看这样办行不行?”段苏权停下脚步,不慌不忙讲。他参加过抗美援朝,对于反空中封锁,保护交通线的斗争还是熟悉的。“第一,把公路沿线的民兵组织起来,各负其责,哪里被炸断就到哪里去抢修;第二,组织军队进行物资倒运,在公路沿线设立儿个倒运站,哪一站的公路被炸断了,这一站就作为两端车辆的倒运点;第三,组织民兵担任夜间防空哨,为开灯行驶的汽车兵打防空枪,使汽车能随时熄灯防空;第四,组织高射炮兵营保卫重点目标!”

  凯山边听边琢磨,进行消化理解,眉头渐渐舒展开。

  “我们从被炸断的巴崩已经倒运了2000公斤粮食回来。”

  段苏权随即补充。

  “怎么倒运的?”凯山问。

  段苏权说:“我们的粮食比你们先断了。工作组负责后勤的老孙曾向你们总指挥部去借粮,那时就知道你们的粮也快尽了。老孙只好打电报给我们驻河内使馆,请他们转告正在河内的工作组管理员老杨,采购米面各一吨。粮食运到巴崩,公路被炸断了,工作组十儿名同志开了卡车去,公路不通的地段由人扛过来,前后一个多小时,那边卡车上的粮食全部倒运到这边卡车上,拉回来了。”

  凯山全听明白了,两眼大放光彩,抓起桌上的茅台酒瓶倒满一杯,高举过头,大声说:“来,为我们的胜利于一杯。”


免责声明:本文仅用于学习和交流目的,不代表素心书斋观点,素心书斋不享任何版权,不担任何版权责任。

 

廿二、排除异己 - 来自《走出迷惘》

后来研究中国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的成因的境外学者们,大体持有两种观点。一种是权力争斗;另一种是意识形态的冲突。在我国的现实生活中很难把两者彻底分开。我们几十年的经历和见闻证明,历次上层的斗争无不以学说、主义、思想、理论、路线、政策等作为其外壳,而参与斗争的双方则无不宣称自己是正确理念的真正或正统的代表。他们的最终口号只有一个,就是要“把权力掌握在真正的马列主义者手里”。上层如此,基层也加以效法。文化大革命只不过是把这个争斗的公式发展和推进到了登峰造极的地步罢了。就当时而言,全国如此,清水沟如……去看看 

1-4 何以几乎全欧洲都有完全相同的制度,它们如何到处陷于崩溃 - 来自《旧制度与大革命》

曾经推翻罗马帝国并最终建立了近代国家的那些民族,在种族、国家、语言诸方面都各不相同;他们只是在不开化这点上彼此相似。自从定居于罗马帝国的土地之日起,长时期内,他们互相厮杀,一片混乱,而当终于稳定下来时,他们发现被自己造成的一片片废墟分隔开来。文明毁灭殆尽,公共秩序荡然无存,人际关系变得艰难险恶,庞大的欧洲社会分裂为千百个彼此迥异、互相敌对、老死不相往来的小社会。   可是,在这片支离破碎的混沌之中,突然间涌现出统一的法律。   这些制度并非模仿罗马法制,而是与罗马法相对立,人们利用罗马法才能改造它们、废除……去看看 

第二章 原因的种类与科学的兴起 - 来自《发现自由意志与个人责任》

自由就是没有拘束,有多种抉择,不受固定的行为进程的限制。当我们谈及政治自由时,行为中的自由抉择这一思想就集中体现在自由、独立和权利这类词语里。当然,政治上自由的个人仍必须服从规定其自由的法律上的约束。作为自由公民,我们受国法约束而不去侵犯他人的自由。虽然在本书里我们并不讨论政治自由问题,但政治自由和心理自由这两个概念之间是有相似之处的。在这两种情形下,自由决不是指要么绝对(100%)自由,要么是另外别的什么东西。自由总有一个“或多或少”的问题。在讨论自由时,我们实际上关心的是加在我们行为之上的限制的类……去看看 

第廿三章 论主权者的政务大臣 - 来自《利维坦》

在上一章中,我已经讨论了国家中(与人体)类同的部分,本章所要谈的是官能部分,也就是政务大臣。     政务大臣是主权者(不论是君主还是议会)用于任何事务并在该事务中有权代表国家人格的人。具有主权的人或会议都代表着两重人格,用更普通的话来说便是具有两重身分,一重是自然的身分,另一重是政治的身分。由于君主不但具有国家的人格,而且具有自然人的人格:一个主权会议也不但具有国家人格,而且具有会议的人格;所以以自然身分充当臣仆的人便不是政务大臣,只有管理公共事务的人才是政务大臣。因此在贵族或民主国家中,议会的门房、卫兵……去看看 

05 - 来自《卖官》

祁云接过女儿陆丽的电话后,坐在原地出神,好长时间没动一下。   这时陆浩宇下班回来。他一面往衣架上挂外套,一面问:“你呆坐着干啥?”   祁云这才转过身来,两眼闪着泪光说:“丽丽住了十天院,咱一点都不知道。”   陆浩宇问:“怎么回事?”   祁云说:“保明感冒了,丽丽蹬三轮去进菜,被汽车撞倒受伤的。本来是司机的责任,可人家交警队有关系,把责任全判到丽丽身上。你是个当领导的,你说说这世道成啥了,还有个说理的地方吗?”   陆浩宇问:“要紧不要紧?”   祁云说:“倒也没事,已经出院了,只是住院花了五千多。唉,真是屋漏偏逢连阴雨,两……去看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