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章 亲王宴请

 《共和国密使》

  苏发努冯理了理漂亮的八字胡须,说:“是的,您首先应该称呼我主席或者同志。不过,在我的人民面前么……”

  年轻的阿努冯王子说:”我有两个榜样,一个是毛岸英,还有一个是雷锋……”1965年4月11日,老挝爱国战线党第二次代表大会闭幕了。

  为答谢中国党和越南党对老挝民族解放斗争的支援,苏发努冯亲王特地举行招待会,宴请我驻桑怒工作组和越南顾问团的同志们。

  下午5点,段苏权将军一行来到“宴会厅”。说它是宴会厅,其实是一间大一些的茅草房,它掩映在群山环抱,绿树丛生的山坳之中,别有一番情趣。

  能在这样的“宴会厅”作客实在是一种高级享受。自从美国人对老挝实行轰炸以来,无论是苏发努冯亲工、凯山总书记,或是段苏权将军等中国工作组成员,还是越南顾问团的领导人物们,统统住进了山洞。苏发努冯亲王开始住的山洞,段苏权去拜访过。洞里流着一沟水,就从亲王的床下流过;洞壁渗水,洞顶还朝下滴水,潮湿阴冷,连蚊帐和被褥都是湿漉漉的。亲王和他的受过高等教育的妻子穿着长筒雨鞋,不然鞋子会陷入泥里拔不出。他和妻子只能坐在棕床上与将军聊天。看到这种情景,谁能想到床上这位50多岁,蓄了八字胡的抗美战士,其实有着那么高贵的血统?……苏发努冯的曾祖父是温巧副王。副王也就是第二国王。

  当时的国王叫曼塔图拉,与温巧是亲兄弟。老过现在的国西萨旺·瓦达纳就是曼塔日拉国王的嫡系后代,而苏发努冯亲王的大哥佩差拉亲王,也曾任老挝副王,即第二国王。苏发努冯的二哥,便是曾经三度出任内阁首相的富马亲玉。

  佩差拉亲王是一个致力于老挝统一独立的领袖人物,在1959年已经去世。富马亲王标榜中立,苏发努冯亲王披世人称为红色亲王,兄弟俩走的不是一条路。

  苏发努冯亲王的祖父梭发那·蓬马亲王为了保卫他的祖国在战斗中被俘,并且被杀害。他的父亲汶孔亲工也曾任过老挝的副王——第二国王。依此论推,苏发努冯亲王也有继承王位的机会和身份。

  苏发努冯亲王曾与他的两个哥哥一道发起右挝伊沙拉运动,反抗法国殖民主义者。失败后,流亡泰国。到了19必年,法国以“承认老挝是法兰西联邦内的一个独立国家”为“幌子,引诱梭发那。宫马紊王等人回国,老过旧的伊沙拉解1体,而苏发努冯与越南及柬埔寨的盟友合作,继续坚持武装斗争,并在1950年召开老挝人民代表大会,选出了以苏发努冯亲王为主席的新的老挝伊沙拉阵线中央委员会,成立了以苏发努冯为首相的抗战政府。

  老挝伊沙拉阵线就是老过爱国战线的前身。

  第一次日内瓦会议结束后。苏发努冯亲王同意和他的哥哥富马亲王合作,参加富马内阁,担任公共工程部长。

  1958年8月,富马亲王在复杂的政治斗争中不得不辞职。依附西方资本主义阵营的右翼分子萨纳尼空奉命组阁。

  将苏发努冯排斥在内阁之外,不久,又指控苏发努冯犯有“叛国罪”.在1959年5月28日将苏发努冯亲王及十几名老挝爱国战线领导人逮捕,关人距万象市中心三公里处的芬康监狱,并派出一个班的宪兵加以看守。

  苏发努冯在狱中坚持斗争,利用士兵对亲王的崇敬心理,主动接近他们,给他们讲革命道理,劝说他们随自己一道参加老挝的革命斗争。

  宪兵班长通潘首先被亲王说服了。一天下午,他把全班的完兵召集在一起,说:“我们把亲王放了吧!他放弃豪华的生活,甘愿冒生命危险从事革命活动,是为了我们老挝的独立,自由、民主与和平……”“可是,放了亲王,我们的脑袋就保不住了。”

  一个宪兵表示异议,马上有宪兵随声附和:“是啊,这是掉脑袋的事!”

  “他们不一定杀亲王,可一定会杀我们的。”

  苏发努冯亲王理解宪兵们的难处,激励说:“没关系,我们可以一起走,你们都是穷苦人出身,为什么要给有钱人去卖命呢?跟我一起走吧,让我们一起为建立一个独立而富强的老挝去战斗。”

  “就算我们放了你,山下的要道上都有军队严密看守,你也逃不掉啊!”

  “这条路我熟。我们可以来敌人戒备松懈的时候绕道而行。只要一进丛林,敌人就再也奈何不了我们。”

  宪兵们终于被亲王说服了。决心和亲王一起逃走。

  1960年5月8日夜至24日凌晨,宪兵看守班变成亲王的警卫班,护送亲王及他的战友们逃出芬康监狱,绕过重兵把守的关卡,消失在密密的丛林里。

  天亮后,敌人发现亲王脱逃,忙派出部队围追堵截,派出直升机追踪。亲王和他的警卫班避开直升机的侦察,爬山涉水,同前来接应的老挝爱国战线武装力量的一个连队汇合。因为进入解放区很困难,老挝爱国战线便虚张声势,宣布苏发努冯已到达解放区,以迷惑敌人。而实际上,这个连队保护着苏发努冯亲王,又经过一个月的艰苦行程,才进入解放区。

  苏发努冯在桑怒召集旧部,重整旗鼓,展开新的武装斗争。他领导的老挝爱国战线在196O年8月9日,帮助和指导伞兵第二营营长贡勒上尉发动武装政变,使爱国中立派力量得到很大发展。富马亲王由此顶替右翼势力,再度出任首相。

  在1962年关于老挝问题的日内瓦协议和成立第二次联合政府之后,随着美国侵越战争的升级,美国对富马一边施加压力,一面作出某种让步姿态拉拢富马亲王,终于使这位反复不定的“中立派”亲王倒向右翼,同他的弟弟苏发努冯亲王越来越分道扬镳了。

  现在,苏发努冯亲王已经站在“宴会厅”门口。他戴一副黑色框架镶嵌金边的眼镜,面带微笑,双手合十,对走过来的段苏权将军连声用老语说道:“沙伯!沙伯!(您好!您好。)沙海段,(段同志)”段苏权学着亲王的样子,一边在里走,一边双手合十地说着:“谢谢,谢谢!”

  老挝爱国战线和人民党的其他领导人以及越南顾问团也相继到来。人们围在一起,互相寒喧着。

  “今天天气真好埃”越南顾问总团团长望着野外的天空感慨。他叫阮仲永,是越南劳动党中央委员、清化省委书记,原任越南第四军区政治委员,他个子不高,黧黑的面孔,徽陷的眼窝里,两只亮晶晶的眼睛格外有神采。他经常穿着一身黑色的胡志明装,是个精明强干的领导者。他直接领导两个分团:一个是地方团,一个是军事团。地方团的顾问,遍布寮中央各部门及地方各盛县。军事团的顾问,也派到巴特寮总指挥部各部门及各独立营甚至省独立连。所有顾问都能讲一口流利的老挝话,由此可以看出他们来老挝的时间已不短。

  越南就是通过这些数以千计的顾问们,牢年控制了老挝人民党、爱国战线和军队。

  阮仲永的感慨引来苏发努冯亲王的介绍:“不过,旱季已经结束,雨季马上就要开始了。”

  “老挝的旱季,天气晴朗,气候宜人。满山遍野郁郁葱葱。”段苏权接过亲王的话头发议论:“这里跟我们春暖花开时的西湖风景差不多。”

  “西湖是人工修建的。中国有首古诗说:‘大江之南风景殊,杭州西湖天下无。’”亲王学识渊博,通晓六国语言,对中国的情况也知道不少,“和西湖相比,我们这里是自然的美,不过,将来我们也要把她建设得跟西湖一样美!”

  “那时我们将访问贵国,表示祝贺!”段苏权笑着说。

  “欢迎!欢迎!”亲王双手合十,满面春风:“那时候。

  我们桑怒的那垓村也将作为陕北的延安圣地那样保存!”

  宴会厅里发出充满胜利信心的欢快笑声。在这样的气氛下,苏发努冯习惯地用大拇指和食指理理他的八字胡须,目光在来宾的面孔上掠过:“借今天这样一个机会,我愿意向越南同志和中国同志通报一下我们旱季剿匪的情况。”

  宴会厅里静下来。

  “从去年10月到今年3月的旱季中,在上寮、中寮、下寮三十战场上,我们一共歼灭敌军11000余人,缴获了一批武器,收复了560多个村庄。爱国战线在解放区的每个乡村都建立了组织,使解放区的政权进一步巩固。”

  宴会厅里响起热烈的掌声。

  亲王又理了一下胡子,语气坚定他说:

  “雨季到了,我们将利用这个时期发动群众。扩大与整顿武装力量,争取在下一个旱季夺取更大胜利!”

  按着,亲王介绍了寮中央制定的新的大政方针。这期问,服务人员已将酒菜摆上桌。

  宴会正式开始了。

  来宾依次进入坐席。苏发努冯主席和凯山·丰威汉总书记坐在正中,依次是越南顾问总团团长阮仲永,中共中央驻桑怒工作组组长段苏权……外文场合的坐次是极讲究的。越南顾问总团团长阮仲永被排列在来宾中的第一位,排在段苏权前面,这是为了显示越老之间的特殊关系。

  1930年,阮爱国(即胡志明主席)创建印支共产党,领导印支三国人民进行了长期艰苦的斗争。至今,老挝党的所有大政方针仍要和越南劳动党“共商”。从越南领导人的内心来讲,他们有不少人都是希望最终能建立起一个印度支那联邦共和国。

  在老挝解放区,老挝有一套党政领导班子,越南秘密地还有一套;万象就有两个秘密省委:老挝一个,越南一个。

  越南省委领导的公开身份是寺院里的和尚。

  段苏权将军曾回忆过这样一件事:

  记得那次我陪凯山·丰威汉途经河内,出访中国。汽车进入越南通向河内的公路后,前方出现一辆卡车。卡车司机无礼。任凭我们的吉普车一个劲呜笛,他就是不给让路。6号公路路面狭窄,一般只能单车通过。卡车司机压在前边把我们压了几十公里。凯山同志气坏了,在一个路口,吉普车终于猛冲到前边,急刹闸,将那辆卡车拦阻下来。凯山跳下车,训斥那名越南司机,越南司机态度很凶蛮。凯山从兜里掏出一个证件,朝那个司机一举,那司机的腿立刻软了,脸色变得煞白。

  越南边防派出所的人闻讯赶来,一见凯山的证件,立刻将那名司机扣押起来,并对凯山敬礼,请他上车。原来,凯山拿的是一张特别通行证,只有越南劳动党政治局委员以上的干部才发给。

  由此可见越南党与老挝党关系之一斑。

  苏发努冯与凯山·丰威汉都有一斤茅台的酒量,一旦喝起来很潇洒。饮酒间,段苏权将军打趣地向苏发努冯亲王:“您作为王室成员,我应该称呼您亲王;您作为爱国战线党的领袖,我应称您主席;您作为共产主义的信仰者,我又应该称您同志。那么,哪个称呼更好更合适呢?”

  苏发努冯理着胡子,同样幽默地回答说:“是的,您首先应当称呼我主席或者同志。不过,您在我的人民面前称我亲王,他们更乐于接受,更能激发他们的爱国热情。”

  坐在亲王旁边的老挝人民党总书记凯山·丰威汉笑着说:“作为爱国战线主席,我们应该称苏发努冯为主席。”

  两个人的回答有微妙的区别,一位侧重“亲王”,一位强调“主席”。不过,段苏权还注意到凯山·丰威汉咬得很清是“爱国战线”.而不是“爱国战线党”。便饶有兴致地问:“有‘党’字和无‘党’字有什么不同吗?”

  “是这样,”苏发努冯亲王喝一口茅台酒,脸上泛着红光,“爱国战线是一个各阶层爱国人士都可以参加的统一战线组织。原来没有‘党’字。因为老挝人民党处于秘密状态,不便于公开活动,也不能在联合政府中取得合法席位,所以我们就在爱国战线后边如个‘党’字,公开打出了抗美救国斗争的组织者和领导者的旗帜。”

  这等于暗示,抗美救国斗争的实际领导者是老挝人民党。

  “噢!”段苏权将军点点头,赞许道:“这是一个策略,一个很好的策略!”

  阮仲永笑着按过后头说:“越南南方解放阵线后面没有‘党’字,因为我们越南劳动党是公开的!”

  苏发努冯笑着举杯:“越南的情况和我们有所不同,不过,我们反美救国的目标是一致的。来,让我们为了这一神圣的事业取得最后胜利,干杯!”

  现在40岁以上的人,都可以清楚地记得,越南南方解放阵线和老挝爱国战线,在当时是公开的旗帜,经常在报纸上见到。而“劳动党”和“人民党”却很少见到,或者没有公开见到。因为抗美救国是一场民族解放战争,需要建立各阶层人民广泛参加的统一战线。而统一战线恰恰是毛泽东将马列主义与中国革命的实际相结合,创造的。苏联没有,东欧各社会主义国家都没有。胡志明曾长期生活战斗在中国对于建立统一战线的意义和组织领导方法,都是非常熟悉的,并灵活运用到了印度支那三国。

  这时,一盆抓饭端上席了。

  苏发努冯亲王热烈地招呼:“来来,大家动手,尝尝老挝的抓饭。”

  中国的同志们面面相觑,便有人疑问:“米带粘性,用千抓着吃,不都沾在手上了吗?”

  亲王笑着解释:“这种糯米是不沾手的,来,试一试吧。”

  中国的同志们纷纷学着亲王的样子,用手去抓饭,往嘴里塞。段苏权见状,入乡随俗也抓了一把,却感到有些粘,不但粘手,还粘到嘴巴上,样子怪滑稽的。

  “不对,不是这样吃法。”亲王急忙摆手,并且给客人们作示范:”啥,要这样,先把糯米用手捏成一团,馒馒捏一会,开始劲不要大,多捏一会,等捏成粑粑邓样子了再吃,那就好吃了。”

  客人们照着亲王的样子把饭团在手中捏来捏去,小孩玩胶泥一样,果然越捏,糯米团子越粘,却越不粘手,放到嘴里嚼着很筋道,一股鲜米的馨香。大家吃得兴起,菜肴端上后,客人以为也要用手去抓,引得主人一阵友好的大笑。

  其实,老挝人民吃饭是用手抓,并不使用筷于。越南人和中国人一样用筷子,却也有不同。那筷子几乎有一尺长,使用时,一端夹菜,一端拔饭;夹菜的一端不能吃饭,吃饭的一端不能夹莱。越南人使用熟练,不用倒手,中国人着学起来就笨了,需用另一只手帮助倒一下,有时忘了,夹菜的一端便用来吃了饭,引得越南人发笑。这样看来,越南人使用筷子比中国人还要有艺术水平。

  “同志们习惯吗?”苏发努冯将捏好的饭团咬一口,津津有味地嚼着。说:“吃抓饭是我们民族的习惯。群众上山下田劳动去的路上,千里都是一把抓饭,边走边捏,边捏边吃,又香又不误工。这也是一种文化,每个民族都有自己的文化,我的两个儿子在中国学习,就是学习你们的文化。”

  亲王朝段苏权点点头。

  “哪两个孩子在中国?”段苏权问。

  “二儿子和小儿子。”亲王理着八字胡,带着甜蜜的神情介绍说:”我有六个孩子,加我们夫妇俩就是8口之家。是一个大家庭。除二儿子小儿子在中国,还有大儿子在苏联学习,老三、老四、老五分别在捷克、波兰、匈牙利学习。我们全家八口人会十几国语言,周游世界不用翻译。我会讲六国语言,最大的遗憾是不会讲汉语。不过,我的儿子可以为我补上了,他会一口流利的北京话……”,苏发努冯亲王的二儿子叫阿努冯,也就是小努冯的意思。中国驻桑怒工作组成员胡正清与阿努冯多次交往,比较熟悉。他曾这样回忆——阿努冯是亲王最喜欢的一个王子。为了战后的长远建设,亲王把他送到中国去学习。在学习期间,由中国外交部负责把他安排在北京和平宾馆,生活得很舒适,为他创造了极好的学习条件。

  学校的朋友们都十分尊重他,把他当作抗美英雄。当时全国学习雷锋,蔚然成风。课余时间,同学们发扬“雷锋精神”,热情帮助他学习汉语,解难释疑,使他获得很大进步。

  “文化大革命”爆发后,学校停课,阿努冯中断了学习。

  是继续留任北京,还是回到战火纷飞的祖国呢?阿努冯毅然选择了后一条路:投身到抗美救国斗争的热潮中去!

  他回国后,很快担任了团中央书记。他对中国和中国人民有着深厚的感情,并且学到不少毛泽东思想。工作一段后,他觉得自己缺乏基层工作经验,缺乏“人民性”,希望去“经风雨,见世面”,“不做温室里的花草”。他对父亲提出要求下乡去做发动群众的工作。他说:“我有两个榜样。

  一个是毛岸英,还有一个是雷锋。”他恳切地对父亲提出:“毛主席送儿子毛岸英去陕北农村锻炼,我也要走这条路。”

  苏发努冯支持儿子的想法,并为他选择了距驻地不远的香苏村作为锻炼点。临行前,亲王为他举行家宴送行,语重心长地嘱咐说:“孩子,你去锻炼要做到三条:第一,王子与庶民同吃同居同生产,向人民学习,提高人民性。第二,坚定地站在穷苦群众一边,依靠穷苦群众,发动穷苦群众,搞好生产,支援前线。第三,没有事情不要经常回家,踏踏实实在农村锻炼。”

  香苏村距寮中央驻地四里多山路。村子四面环绕丛林,有20多户人家,100多口人,以农牧生产为主。阿努冯以一名普通的机关工作人员身份进村以后,吃住在一个贫苦农民家里。农民见他长着一副秀丽的西孔,白净的皮肤,与一般饱经风霜的老挝干部下一样,但谁也没想到他是高贵的王子。

  王子跟农民上山打柴,下地播种,饲养水牛,并且走村串户调查研究情况,深入细致地发动群众,组织群众,很快便与群众打成一片,赢得了他们的信任和爱戴。群众有什么生产生活上的问题,都来找他,忙得连睡觉时间都不够。

  王子的女朋友在老挝中央文工团当演员,托人捎信叫他回家见见面。他工作忙,一次次拒绝了。有一次,女朋友实在想他了,就托人捎信:“我病了!”王子捎回的口信却是:“病了就去看看医生。”不久,女朋友又捎信来:“我要随团去北京,访问演出,希望你能回来为我送行……”王子听说女朋友去北京,这才回一趟家。因为北京是他学习过的地方,有许多朋友。王子只呆了半天,讲完去北京的正事便走了。他向毛岸英和雷锋学习;就是要一心一意在乡下,全心全意为人民服务。

  阿努冯的脸晒黑了,手上磨起茧子,他已经成了人民中的一员,再不那样白白净净地显得特殊。可是,俗话说,没有不透风的墙,时间一长,不知从哪里走漏消息,王子的身份被暴露了,并且被神话般地传播开来。周围群众纷至沓来,虔诚析祷。便有人劝告王子:“你的身份暴露了,现在斗争形势很复杂,应该采取一下防范措施,保证安全。”王子摇摇头:“群众是可靠的。我生活在群众中是最安全最保险不过的了。”:那天,苏发努冯亲王驻地遭受敌机轰炸。冲天的硝烟,动地的轰响,震颤了阿努冯的心。他担心父母亲的安全,敌机刚飞走,阿努冯就对房东说:“我回家看看爸爸妈妈,明天就回来。”

  “我送送你吧!”房东看看天空,“时候已经不早了。”

  “没关系,不要送,几步路就到。”王子匆匆踏上归途。

  既未带武器,又未带警卫员,只凭了一颗孤胆和对父母的深厚亲情……一天过去了,阿努冯没有返乡;两天过去了,仍没有返乡……四天过去了,还是没有返乡!

  工作队的负责人我到亲王家,亲王一听立刻惊愕住:“他没有回过家呀!”

  王子没有走出丛林,王子失踪了!

  消息惊动了寮中央机关,惊动了公安部,惊动了总指挥部!公安部派出公安员,总指挥部派出部队,整整进行了四昼夜的搜山,终于找到了王子。

  可是,他已经死了。他躺在从香苏回家的小路旁边的草丛中,被一颗手枪子弹穿透了胸膛……公安部现场勘查,属他杀无疑。但对凶手作案动机却存在意见分歧:一种意见认为是政治谋杀案;另一种意见则认为是谋财害命案,理由是王于的手表被摘走了。

  在老挝,针、盐、手电筒值钱,手表实在不值钱。据入老参战的中国军人讲,几乎所有老挝男人都戴着瑞士表,洗澡也戴着,都是防水防震防磁的高级表。也不知从哪里流进来的那么多,“几斤盐就可以换一块最高级的表”。

  由于战争环境,斗争复杂,公安技术条件很有限,这个案子始终没破……阿努冯牺牲了,不但对亲王夫妇,对老挝人民是个巨大损失,对中国人民来说也是一个损失。

  毕竟,玉子是在中国学习,学到不少毛泽东思想,对中国人民有深厚感情。苏发努冯亲王会讲一口流利的越南话。

  在中、老、越三方召开的一次会议上,亲王用越语讲话,我们的翻译当即表示,请亲王讲老语。不然无法翻译。亲王当时看一眼越南顾问。解释说:“我讲惯越南话了,没注意。”

  但是,王子是讲流利的北京话。当亲王在一次公开宴会上谈到自己不会讲汉语时,阿努冯王子马上用流利的北京话说:“我给爸爸补上!”

  可惜,他牺牲了,再也无法“给爸爸补上”了。

免责声明:本文仅用于学习和交流目的,不代表素心书斋观点,素心书斋不享任何版权,不担任何版权责任。

 

22 我的初恋,大错特错? - 来自《吃蜘蛛的人》

我把所有的钥匙和帐本交给方后,长长舒了口气。4年来我起早贪黑在猪号改造社会和改造自己,到头来落得跟老陈同样的下场。而老陈是我当年想与之一试锋芒的人,多么具有讽刺意味!好在所有的恩恩怨怨终于告一段落。   我于是去了拖拉机队十班报到。老隋是班长,李和周是师傅,香和我是助手。   老隋是参加过抗美援朝的老兵,和我心目中的英雄还真有些距离。他40岁光景,个头矮小,身材瘦削,干活时总一副兴味索然的样子。我后来听说他在机务队以嗜睡闻名,只要手一碰到操纵杆,他立刻就打瞌睡。助手叫醒他,他便索兴把拖拉机交给他们,自己在地……去看看 

第九章 江西受困 10、大冶最憎金踊跃,哪容世界有奇材 - 来自《曾国藩 第1部 血祭》

兵部火票递的是军机大臣的字寄,抄录关于上海厘金的上谕:  前因曾国藩奏请在上海抽取厘金,接济江西军饷等情,当谕令怡良等体察情形具奏。兹据奏称,江苏军需局用款浩繁,专赖抽厘济饷,未能分拨江西。且上海地杂华夷,该地方官绅年余以来,办理尚能相安。若再行派员办理,实多窒碍。所奏自系实情。所有上海厘金只可留作苏省经费,曾国藩所请饬调袁芳瑛专办抽厘以济江西军饷之处,着无庸议。  曾国藩读完这道上谕,心里凉了半截。调拨上海厘金,并由袁芳瑛专办的如意计划,竟遭到两江总督怡良的断然拒绝。  “怡良可恶!”曾国藩在心……去看看 

第12章 启蒙运动时期的变革 - 来自《科学中的革命》

18世纪以两场大规模的政治革命而著称。这两场革命确立了我们今天所理解的“革命”一词的含义——导致产生一个全新的并且与过去根本不同的社会制度或政治组织形式的激烈的社会或政治剧变——这就是1776年的美国革命(北美独立战争)和1789年的法国大革命。然而,作为激进变革——作为一个突变点或同过去的决裂,而不是向已逝去的更美好岁月的循环式的回归——的革命这个概念的出现不仅可以追溯到启蒙运动时期社会和政治思想及行动的领域,而且还可以在这一时期文化和知识问题的讨论中找到它的来源。  我们已经看到,丰特奈尔早在……去看看 

5、交易费用、风险规避与合约安排的选择 - 来自《财产权利与制度变迁》

张五常  到现在为止的分析主要建立在这样的条件之上,即:交易成本,尤其是合约谈判与实施的费用为零。据此所推衍出的佃农理论表明,在私人产权的约束条件下,各种土地占有安排下的经济效率是一样的。尽管在现实世界中存在着交易成本,但这一理论仍然成功地解释了一系列观察资料。但在同样的竞争约束条件下,却存在着各种各样的合约安排,由此便引出了这样的问题:为什么在同样的私人产权制度下,人们会选择不同的合约安排?本章的目的,就是以不甚正规的方式,在交易成本不为零和风险规避的基础上,提出一种选择理论分析方法,以解释农业中所观察……去看看 

11-4 北京 - 来自《黄祸》

石戈只选了七个字∶绝、对、不、许、用、核、弹! 与鲁时加的谈判没有丝毫成果。其实欧阳中华自己不来北京露面, 派鲁时加做代表, 石戈就料到了会是这种结局。鲁时加请石戈再喝一杯加糖的茶, 吃块白面烤饼。虽然谈判之间一直在喝和吃, 石戈还是又为此多坐了片刻, 中国再不会找到能受到这种招待的地方了。“我十分抱歉。”鲁时加说。看上去他是真心诚意。绿党现在拥有的一切某种意义上都是这位吃了点东西肠子就响个不停的总理给的。可绿党的报答只是这点茶和饼, 再多半分也不肯答应。石戈弄不清绿党到底掌握多少物资。国……去看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