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章

 《河流如血》

  周末放学,保良先未回家,先去了李臣的住处。李臣因保良的连累而失去工作,保良当然要赶去表示慰问。

  李臣的状况比保良预想的还要不堪,保良赶到时他正和刘存亮及菲菲一起搬家。其实离租约期满还有七天,但房东听说李臣不打算续租了,便赶紧把房子另租了别人,退了李臣十天的房费,两相情愿地收回了房子。


  安慰的话来不及说,保良先帮着李臣刘存亮拿着大包小包的衣物用品,跟着他们一起到了菲菲的住处。

  菲菲住在一家宾馆的职工倒班宿舍里,她有个姐妹在这家宾馆打工。菲菲自从与刘存亮吹了之后,每天晚上就来这里,有空床就睡下,没空床就和那位小姐妹挤在一起。保良以前只知道菲菲为了表示和刘存亮分手而搬出了李臣的屋子,不知道她的安身之榻原来如此朝不保夕。由此也看出菲菲确实是个喜欢扶危济困的女孩,自己尚无立锥之地,还要大包大揽地把李臣刘存亮接济过来。

  到了菲菲的住处李臣和刘存亮才彻底傻眼,才明白菲菲在这儿其实也是泥菩萨过河。菲菲找那个小姐妹央求半天,那小姐妹又去找了一个男朋友模样的小伙子过来,勉强同意把他们的大件箱包存放在男职工宿舍的储藏间里,晚上能否在此找到空床过夜,还要等夜里十二点后下夜班的职工都回来了再说。

  在这种情况下,保良不得不对他这两位愁眉苦脸的兄弟仗义相助:不行就到我家去吧,先和我挤在一起,先住两天再说。

  于是三个人一齐谢了菲菲,拿了随身的东西就奔保良家来了。

  保良的父亲有事不在,杨阿姨和嘟嘟正在餐厅吃饭,见保良开门领进两条陌生的汉子,一时怔着不知如何是好。保良和杨阿姨打了招呼,说明这两位是他的好朋友,没地方住了,先在他的屋里对付两天。打完招呼便领李臣刘存亮进了自己的房间,安顿下来后又让他们先后去卫生间洗澡。这时杨阿姨和嘟嘟都已吃完了饭躲在大卧室里,听着他们在卫生间进进出出的声音,听着保良在厨房里为他的哥们儿炸酱煮面,听着他们在餐厅里呼噜呼噜地大吃一顿,大声交谈……当然,李臣和刘存亮的话里免不了夹着不少脏字,特别是李臣,骂起夜总会的经理来一串一串的,有些话确实污秽得难以入耳。

  吃完了饭,保良洗了碗,收拾了厨房,擦净了餐桌,让李臣刘存亮在他的房间里玩电脑听音乐,还告诉他们说话小声一点。然后,保良来到父亲的大卧室前,小心翼翼地敲响了房门。

  房门打开了一条细缝,露出杨阿姨半张警惕的脸。保良看见,嘟嘟也在屋里,目光不满地也往门缝这边探看。保良把视线从嘟嘟脸上移开,对杨阿姨问道:“杨阿姨,家里还有被子吗?”

  杨阿姨把门稍稍开大了一些,视线向保良卧室的方向延伸了一下,又收回来压低声音反问:“你带人回来住,跟你爸说过没有?”

  保良嗑巴了一下,摇头:“还没呢,我爸干吗去了,什么时候回来?”

  杨阿姨说:“你爸待会儿就回来,等回来你跟他说吧。不过我觉得你最好别让外人住到家里来,现在社会那么复杂,万一家里少了什么东西,我跟你爸可没法交待。你最好让他们住别处去,你刚才不是都请他们吃过饭了吗,吃饭没什么,住在这儿总不大好吧,你说呢。”

  保良低头,忍了一下,把满心的不快忍了回去,他说:“杨阿姨,他们是我最好的朋友,跟我从小一起长大的。他们不会拿别人的东西,他们现在有困难,我不能不管。”

  尽管保良的口气已经能听出几分不快,但杨阿姨却没有丝毫退让的意思,她说:“家里现在没有多余被子,你还是等你爸爸回来再说吧。”

  保良说:“我以前还看见壁橱里放着两床被子呢。”

  杨阿姨说:“那是我的被子,是嘟嘟的被子,我们的被子能给外人盖吗,啊?保良,你都这么大了提这个问题合适吗?”

  因为上一次保良带李臣来家借宿就因杨阿姨而被父亲拒绝,让保良在兄弟面前丢尽面子,所以当杨阿姨对保良的朋友摆出这样一副拒之门外的态度时,一下就激起了保良旧恨新仇般的一腔愤怒,他忍不住抬起眼睛咄咄逼视,声音虽然用力压抑,但语调已经有点失控:

  “我怎么不合适了,我说什么了不合适啊。”

  保良记不得这是不是他第一次冲杨阿姨这么不客气地顶嘴,他看到杨阿姨的下巴都哆索起来,她哆索着说了句:“你别跟我吵,你回头跟你爸爸说去吧,你欺负不着我!”

  杨阿姨砰地一声关上了房门,但最后一声的怨毒还是穿透房门,传到保良耳中:

  “都上大学了还是这么没教养!”

  保良用力敲门:“谁没教养,你说谁没教养!”

  门里,一个同样大的声气迅速回敬:“你欺负什么人呀!你还当警察哪,警察有你这样的吗,有你这样的吗!”

  但这已经不是杨阿姨的声音,嘟嘟的回敬和杨阿姨的声气相比,带有了更多进攻的锐利,很符合嘟嘟一惯的性格。保良不再和她们隔门对吵,但他大步走回自己的卧房时,胸口还在激烈起伏。刘存亮试探着问保良:“那是你后妈吧,不行我们就不住这儿了。”但李臣却支持保良:“这是保良的家,咱们是住保良的屋子,又没住她们屋去。”

  保良火在头上,发狠地说:“不管她们,你们就住这儿,想住多久就住多久。你们俩睡床上,我睡沙发,我有大衣!”

  保良的大衣是警院发的警服大衣,季节变暖,保良就把大衣之类的棉装都放回家里。李臣和刘存亮兴致勃勃地把保良的警装从衣柜里取出,轮流穿在身上,对镜欣赏。李臣甚至还想借这身警服穿在身上,回焰火之都夜总会吓吓那个把他开除的操蛋经理,当然也知道保良 
肯定不会同意。

  很快,他们听到了外面大门的响动,保良知道,是父亲回家来了。

  三个人都不约而同地自动屏住了声音,静息聆听门外的动静。他们听见父亲在门厅里换鞋;听见父亲拐着腿经过保良的卧室;还听见大卧室的门打开来了,杨阿姨和嘟嘟一齐出屋相迎……接下来是父亲诧异的疑问:“怎么还没休息,怎么了你们这是?”杨阿姨声音虽轻,但保良他们还是分辩得出,她们压着嗓子在和父亲嘀咕什么,那嘀咕声一直嘀咕进了大卧室里,大卧室的门重又关上,一切又都安静下来,静得有点猝不及防。

  李臣刘存亮都看保良,保良不看他们,低头稳住自己的心跳,等着下面的事情发生。

  很久,也许并没多久,大卧室的门再次打开。正如所料,父亲一瘸一拐的脚步声向这边走来,保良的房门随即被重重地敲响,保良等到敲第二遍的时候,才从床上站起来开门。

  父亲站在门外,一脸疲惫,往屋里看了一眼,目光还在李臣刘存亮脸上停顿了一瞬,才重新落在了保良的脸上。

  父亲说:“保良,你出来一下。”

  父亲说完,转身向客厅的沙发走去。保良出了自己的房间,看到客厅里只有父亲,大卧室的门紧紧关着,不用猜也知道杨阿姨和嘟嘟都在门后偷听。父亲走到沙发前,没有坐下,转身对保良开口,语气比保良预想的稍显平和。

  “保良,你怎么不事先跟我们说一声,就把生人带到家里来住?”

  保良开口,他的声气甚至大过了父亲:“李臣刘存亮都是我的朋友,您都知道他们,又不是生人。”

  “如果咱们家只有你和爸爸两个人,他们来临时住住倒也没什么关系。可现在杨阿姨和嘟嘟来了,两个不认识的大小伙子一下子住进来,她们觉得很不方便。这个家现在不光是咱们两个人的,你带什么人来,不能象过去那么随便。”

  保良强硬地重复了自己的理由:“他们是我最好的朋友,住在我的房间,又不影响她们,她们凭什么不让住啊。我也是这个家里的人,我有权支配我自己的屋子。”

  父亲本来是想心平气和地劝说保良,想以道理解决问题,但保良激动的情绪也把父亲激得对立起来,他的声音也开始强硬,尽管还能感觉出他试图克制。

  “保良,这是我的房子,是单位分给我的房子,是公安厅照顾爸爸的身体,照顾到爸爸立过大功,所以才分给爸爸这么大的房子。你要带什么人来住,应该先征求一下我的意见,经过我的同意。”

  保良毫不停顿地接了父亲的话:“那好,那我现在就征求您的意见。请您同意!”

  父亲也毫不停顿地回答:“我不能同意!”

  保良也毫不停顿地逼问:“为什么不同意,您得说出道理!”

  父亲生硬地回答:“我刚才已经说了,这个家现在不光是咱们两个人的,还有杨阿姨和嘟嘟。我既然把她们接过来和我一起生活,我就有责任让她们在这个家里感到安全得到幸福!你的朋友是住在你的房间,可洗澡、吃饭、上厕所,都得搅在一起,杨阿姨和嘟嘟当然不方便。保良,你是大人了,应该懂点事了。爸爸为国家出生入死一辈子,应该有个幸福的晚年。杨阿姨对爸爸很好,嘟嘟也对爸爸很好,嘟嘟从第一天来,就叫我爸爸。可你和杨阿姨处这么久了,你什么时候叫过人家一声妈妈?你也替人家想想,人家心里是什么滋味。你不愿意叫,爸爸强迫你了吗,啊?我们一直是很照顾你的情绪,很尊重你的,可你尊重我们吗,啊?”

  父亲一口一个“我们”,这说明父亲已经把保良排除在外,而把自己和杨阿姨和嘟嘟,划在一拨去了。保良很敏感,也很反感。尽管父亲的话说得句句有理,但对立的情绪让保良一句也听不进去。当感情激动的时候,道理的对错已经不重要了,决定性的因素,只是情绪。

  保良红着眼睛,用最后通牒的口气逼问父亲:“爸,我尊重您,但我也希望您尊重我,我希望我在这个家里还有一点基本的权利。我再问您一遍,我最好的朋友,现在有困难,没地方住,我希望您能同意让他们住在我的屋里,我希望您能同意!如果您不同意,那我就跟他们一起走,一起离开这里!”

  其实保良明明知道,以父亲的性格,在他这种威逼下绝不会退让,但愤怒已将保良推到了悬崖,也同样无路可退。他的逼问犹如纵身一跃,结果只能粉身碎骨。

  “好,保良!”父亲说:“你既然这么问,那我就告诉你,我不同意!你愿意到哪去就到哪去,这就是你的权利!”

  保良瞪着父亲,他从小到大从没象现在这样,敢对父亲如此怒目而视。父亲一直是他景仰的对象,也一直是他恐惧的对象,父亲不仅把他养大成人,而且帮他成为一名警院的学员,他未来的一切,都要依靠父亲的规划,他和父亲之间,不仅是父子,而且是师徒,是官兵,一直是指挥与服从的关系。

  但现在,父亲受到了冒犯,他变得怒不可遏。他也狠狠瞪着保良,彼此剑拔弩张。他指着保良的卧室,恶声说道:“你马上让他们走,我的话你听见没有!你不去说我就去说!这么多天我一直给你面子,你别登鼻子上脸跟我犯浑!你要跟我来浑的我比你还浑!”

  保良不再与父亲对峙,他转过身来的目光,对这个家充满绝望。他拉开自己的房门,对两个不知所措的伙伴说了句:“咱们走!”然后用力打开衣柜,从里面未加挑选地随手拽出 
几件衣服,塞进自己的挎包,然后率先走出了他的卧室。他甚至没有向僵直地站在客厅里的父亲看上一眼,就带着他的两个兄弟,打开家门,愤而出走。

  李臣和刘存亮惶惶然地跟着保良走出了这座小院,一直走到巷外的大街。街上灯光昏黄,人迹稀落。有一些风,吹起他们的头发和衣角,刘存亮不由竖起衣领,左右看看,气馁地问道:

  “那咱们现在去哪儿?”

  半夜两点,他们找到了一家旅店。旅店的门前停满了外地牌照的货运卡车,能看出这是一家专供过往司机投宿的“大车店”。李臣刚到省城时曾在这里住过一夜,知道在这儿可以租到三十元一天的小屋。

  他们在这样一间只有一张床铺的小屋里,挤着过了一夜。

  李臣丢了工作,保良和家里闹翻,刘存亮也没了住处,三个人全都郁郁寡欢。不过在这个不眠之夜,兄弟之间的更多安慰,还是一致地投向了保良。大家都是大人了,都懂得父子恶交最需要劝解。

  天亮时李臣和刘存亮熬不住困倦,横躺竖歪地打起了呼噜。保良跑到旅店公用的洗漱房里洗了把脸,没有毛巾擦就用手抹了两下,便出门搭早班的公交车赶去上学。学校在省城的西郊,早操肯定赶不上了,但他必须最迟于八点以前赶上今天的头一堂课。头一堂课是学习邓小平理论,这种政治课对考勤的要求最为严格。

  这一周每日照常出操、上课、自习、点名,保良别无他念。

  和往常不同的是,他就是在上课时也把手机转入振动,置于开机的状态。他在等谁的电话呢?尽管他心里不想承认,但偶尔电话响起,他看到来电显示并不是家里的电话或者父亲的手机时,就有一种失望的感觉。

  冷静之后,想想父亲那晚赶走他的朋友,一来不是全无理由,二来,也怪他情绪失控把父亲激怒。保良发现,很久以来,他和父亲之间其实并无沟通思想、处理分岐的有效渠道,平时很少把心里话倾诉给对方,也很少倾听对方的心情。

  保良的脾气虽然不及父亲暴躁,但个性上却遗传了父亲的死硬,即便后悔,也不愿主动向对手低头认错。也许父亲也在等着保良的电话,也许只要保良向父亲认个错,父亲就会立即原谅他了,甚至都不一定让他再向杨阿姨和嘟嘟赔礼道歉,一切就都和好如初。

  但一周过去了,电话二十四小时开着,父亲没有打来电话,保良也没有打给父亲。父子之间好象在进行一场无声的冷战,试看到底谁赢谁输。

  这一周保良倒是给李臣打了几个电话,也发过几次短信,关心他和刘存亮的食宿问题。从李臣口中保良得知,刘存亮住到他们餐厅一个服务生租的地下室去了,李臣还在打油飞,今天这里住住,明天又搬到那里。别看李臣来省城不到一年,结交的朋友比保良还多。

  因为在夜总会挣钱容易,花钱也就比较随便,如今忽然失业,李臣的手里,还真没多少积蓄。在电话中李臣表示,他还没想好下一步要干什么,他在娱乐行中每月三千两千拿惯了,让他象刘存亮那样,到一个餐厅跑一个月菜才挣五六百块,打死他也不干。无论自己有业无业,无论身上有钱没钱,李臣但凡见到刘存亮时,多是嫌弃挖苦的口吻——五百块钱一个月,干什么劲呀,亏你还是学旅游服务出身的,也不嫌寒碜!

  李臣和刘存亮唯一的共同爱好——也不叫爱好——就是从兜里随手摸出些零钱去买彩票。体彩福彩不论,两元三元不等,权当无望中的一个希望,平庸中的一点野心。

  这一周的周末,保良不想回家,他和父亲的冷战,进入胶着阶段,互相都在坚持。晚上八点,保良再次来到“焰火之都”,在这家夜总会对面的马路边上,幽灵般地等着马老板再度现身。他设想了许多能让马老板开口的方法,软的硬的都有,连冲马老板当街下跪这种办法都在他脑子里闪过一次,也知道这招太过贱皮。

  也许因为和父亲的冷战让保良更加想念母亲和姐姐,所以找到姐姐的渴望比过去更加不可控制。他也不知道姐姐现在生活得好不好,想不想他和父母,是不是还愿意回来。母亲已经不在,但母亲的临终嘱托和留给保良的耳环同在耳边,无时无刻不在坚定他的信念——一定要找到姐姐,把姐姐带回家来。找到姐姐并且让她回家,是保良必须替母亲了却的一个心愿。

  于是保良决定,每逢周五周六和周日的晚上,从八点到十二点,他都要守在“焰火之都”的马路对面。周末和周六,这里都是车水马龙,但一连三天,那位马老板并没在这儿露面。

  没有等到马老板,保良并不意外,并不气馁,他早就做了持久战的心理准备。不仅周末,只要学校晚上没有必须参加的活动,他都以父亲身体有病需要照顾为由,向班长和辅导员请假,跑到“焰火之都”的门前守株待兔。保良的恒心,感动了李臣和刘存亮,刘存亮甚至有两期彩票没买,下了夜班跑到“焰火之都”门口,请保良到街角去吃热腾腾的馄饨。李臣因为马老板投诉而丢了饭碗,本来有些埋怨保良,但见保良寻姐之心如此坚定,也就闲话少说了。也难怪李臣鄙夷刘存亮,他就是比刘存亮命好,在离开“焰火之都”一个月后,又在一个大型台球城应聘成功,而且一去就当上了领班,每月底薪虽然只有六百,可酒水推销的提成倒不止两千。而且不用象过去在“焰火之都”那样,每夜陪着那帮醉薰薰的男客女客又喝又唱,憔悴得象个酒鬼,所以对李臣来说,离开“焰火之都”也算因祸得福。

  保良的恒心,也感动了菲菲。菲菲来省城后一直闲着,高不成低不就的找不到工作,每月靠在省城开小饭铺的姨夫给点零花钱维持生活。后来她索性就在那小饭铺里当了收账员,干得也是三天打鱼两天晒网,不把这事当回事的。但她不止一次地,一连数个小时陪着保良坐在“焰火之都”对面的马路沿上,兴致勃勃地与保良东拉西扯,消磨掉一个个漫长而又枯躁的晚上。


  每当对面的门前有车开到,菲菲总会问:是他吗?保良总是摇头:不是。再有人来,菲菲就再问:是他吗?他是胖子还是瘦子?夜总会门前人来车往,不断有人进进出出,保良一连几个小时总要机械地回答“不是”,最后,只剩下了机械地摇头。

  “是他吗?”

  “不是。”

  “他呢?”

  “不是。”

  “这个呢?”

  “不是。”

  “那这个呢?”

  “……”

  保良神经麻木,目光疲乏,但意识始终没有彻底拖垮,当有一天晚上那位不高不矮,不胖不瘦的马老板终于在夜总会门前短暂地一晃时,保良虽然习惯地说了:“不是。”但在话音落去的几秒之后。他突然一个箭步蹿了出去,飞快地奔跑着,跨过了这条并不宽阔的马路,冲到了夜总会的门前。

  马老板是和一大群男女从夜总会里走出来的,他是什么时候进去的,保良显然看漏了眼。他们有说有笑地走向停在路边一侧的汽车,言语中夹杂着连荤带素的插料打浑。保良插进人群叫了一声:“马老板!”他能看出马老板回首反顾的目光中,惊异的同时有些恶胆旁生。

  他没等保良开口,便杨着头,迎着保良说道:“你要找权虎是吧,我知道,我可以告诉你。我现在要到金银岛俱乐部洗澡,你到哪儿去找我吧。”

  他说完,和众人拱手作别。然后带着上次保良见过的那个少妇,上了他自己的车子,不紧不慢地走了。保良随即在路边喊了一部出租车,连跑过来想要同去的菲菲都来不及等,便关门起步,紧随马老板那辆别克的后尘追去,他甚至没有听见菲菲在他身后都喊了些什么。

  金银岛俱乐部离焰火之都夜总会约有十分钟车程,那辆别克轿车在前面开得不慌不忙,象是有意等着保良似的。保良的出租车和马老板的别克几乎同时到达了金银岛俱乐部的门口,马老板下了车便挽着少妇走进了俱乐部的大门。保良刚想跟上前去,不料门口已经停着的另一辆出租车突然车门四开,从车上跳下四个男的,各从怀里掣出一条短棒,迎着保良劈头就打。保良知道中了马老板的埋伏,左肩挨了一棒子后转身就逃。四条汉子穷追不舍,但保良从中学到大学短跑成绩一直名列前茅,或许对方的目的也只是恫吓驱赶,并不恋战,所以很快就被保良甩得很远很远。

  保良跑了半条大街,确信后无追兵,才停下来大口喘气。时间已经很晚,再搭末班的公交车赶回学院已无可能,保良只好又搭了一段出租车,赶到了李臣在幸福新村新租的住处,并在那里过夜。

  李臣新租的这套房子,是个两房一厅的普通民居,屋子的面积及装修的新旧,比他原来的住处要讲究多了。几天前刘存亮也搬过来了,刘存亮此前住在餐厅同事的屋里,挤得人家颇不耐烦,就快拉脸往外轰他了,幸而李臣发财有了新家,于是立即搬回兄弟聚首。原来李臣与刘存亮和菲菲一起同居的时候,大家都是少年义气,兄弟情感,李臣不仅分文不收,且对朋友之“妻”,还能坐怀不乱。现在时隔一年,都市的物欲世界,个人的命运冷暖,让大家全都长大成人了。再好的朋友,也莫混淆了“钱”字,亲兄弟还要明算帐嘛。所以刘存亮这次住进来,尽管没带菲菲,但,是说好要向李臣交钱的。一个月交一百块钱,在整套房子八百元的月租金中虽然微不足道,但毕竟是个交易,而不全是交情,这样比较好说,观念上比较与时俱进,比较符合大城市中人际关系的基本原则。

  除了这一百元钱之外,两兄弟之间的另一项交易,就是两人共同生活中收拾屋子和烧水做饭一类的“家务”,概由刘存亮负责。

  反正刘存亮有些阿Q:行,我就喜欢做饭。屋子不收拾干净我住着难受!

  保良跑到李臣的新家时,才发觉自己的左肩已经疼得不能动弹。洗澡时他看到刚才那一棒子留在身上的痕迹,是又粗又长的一条青斑。李臣和刘存亮都建议他赶紧到医院去看急诊,万一伤着骨头就麻烦了。但保良想了半天没去,心想夜间急诊拍不了片子,看了也是白看。

  保良遭马老板暗算这事,在兄弟心中激起极大愤慨。有钱人居然如此不可冒犯,以为有钱就能无法无天。刘存亮出主意让保良穿上警服找马老板去吓他一吓,这种老板一般都不清白,见到警察都会害怕。吓完之后你就以警察身份让他交出权虎的地址电话,我们哥俩再扮成公安局的便衣配合你做做声势,这样一来他肯定傻掉,肯定就能如实招来。

  刘存亮的脑子就是好使,此计一出李臣立即拍案叫绝。三个人一通策划,考虑到保良的警服上并无警衔,所以这个行动须有夜幕遮掩。目前唯一能堵到马老板的地方也只有焰火之都夜总会和金银岛桑拿俱乐部,因此寻找马老板的方法别无选择。由于李臣和刘存亮都要在晚上十点以后才能下班,保良也不可能每天晚上都穿着警服守在夜总会的大门口,于是刘存亮又出主意,说不如让菲菲去当这个蹲守的眼线,一旦发现马老板来了,马上打电话通知保良和刘李二人。“焰火之都”马路对面有个通宵营业的小卖店,那里正好有一部公用电话,离菲菲盯梢的位置并不太远。

  这个计划让三个人兴奋难眠,这计划不仅有可能让马老板说出保良姐姐的下落,而且,也能让保良生出一种报复的快感。第二天一早保良照例早起,扛着肿涨疼痛的肩膀去学校上课,李臣和刘存亮也随后起来,一起去菲菲姨夫开的那家小吃店里去找菲菲。菲菲的态度和刘存亮预料的完全一样,一听说保良相求,立即无条件应承下来。并且当天晚上不到八点就去了“焰火之都”,一直守到夜里十点,估计马老板不会来了,又去了“金银岛”门前。刘存亮没忘了好心提醒菲菲:千万别站在“焰火之都”的大门旁边,站在马路对面就行。菲菲 
勇敢无畏地反问:马老板又不认识我,认识我又能把我如何。刘存亮说:你这样的女孩往“焰火之都”门口一站,认识不认识的都得把你当鸡!菲菲说:呸!那也比你好,你要站那儿,就是露三点都没人把你当鸭!

  刘存亮好心反被抢白,也就恶言相对:当鸡你也无所谓吧,我看你早晚得扑腾下水!

免责声明:本文仅用于学习和交流目的,不代表素心书斋观点,素心书斋不享任何版权,不担任何版权责任。

 

5-14 垄断理论 - 来自《经济学原理》

第一节 我们现在将比较垄断者从高价格所得到的收益和低价格对公众的利益。   从未有人认为,垄断者在追逐其本身利益时,是自然而然地走向最有助于整个社会的福利的途径的,因为我们没有把他看得比社会任何其他成员更加重要。最大满足理论从来没有应用于垄断产品的供给与需求。但是,研究了垄断者与其余社会成员的利害关系,研究了比垄断者只考虑自己利益时对整个社会更为有利的那些可能措施的一般条件,可以了解许多东西。为此目的,我们现在要寻求一种方法来比较垄断者采取不同方针时给公众和垄断者所带来的相对利益。   在下……去看看 

第一部分第三章 私有不动产的产生 - 来自《和谐与自由的保证》

当时,人们还没有想到把地球划分成许多国家,设下疆界和地标,树立起围墙,栅栏,篱笆,掘下濠沟,以及用板壁来把人与人隔开。当时,土地对于每一个人和今天的空气一样,可以自由享用。当时并没有象在今天许多文明国家里那样,禁止在草地和牧场上休憩的禁令,其中有些国家甚至连公路泄水沟里的草都是定户承租的;如果有人在旅途中摘取了树上一只果子,更是要按盗窃庄稼来论罪。  当时的人类将要怎样悚然惊奇,如果有人对他们说:“不是吗,今天你们走来走去象天上的飞鸟一样自由,比林中的走兽还要安全,你们趁你们兴之所至,随处打猎、捕鱼;你们随时……去看看 

想象:被搁置的天赋 - 来自《当代眉批》

我自命爱读些古典作品,并且模仿叔本华的派头,断然否认任何排行榜上的畅销书会对人开卷有益。在此种心理暗示下,那天我自问这辈子读谁的文字最多,是陀思妥耶夫斯基还是鲁迅时,竟至出了一身冷汗。以字数而论,我读得最多的根本不是什么作家,而是一位与文学创造无关的家伙。葛爱萍,我不能肯定你知道这个名字,如果你生活在《新民晚报》辐射圈之外的话,如果你还患有体育厌食症。葛君系该报资深体育记者,三天中总有两天,我们会在报上读到他掺杂了过多自我心得的体育评论,字数常在1000至1500之间。我读他文章少说也有10年了,他写了多少没人知……去看看 

第43章 - 来自《英雄出世》

石城攻下后,钱团长和上千号穿灰军装的兵连夜进城抢地盘。   王旅长没急于进城,也没忙着去抢石城的地盘。   王旅长有更大的野心,——不光盯着一个石城,还想做全省的督办,便先在城外收编刘镇守使的降兵败将,把自己的混成旅变成了独立师,遂又回到秦城,紧张地进行政治活动。   王旅长见了奉天张大帅的代表,和张大帅的代表密谈二日,又召开了各界绅耆谈话会,大谈和平与民主,第三日即受张大帅之命如愿以偿就任奉系新督办。   就任当日,王旅长发表了措词激烈的讨直通电,宣布直系北京政府委派的那位驻节省城的赵督军为“曹吴内乱之帮……去看看 

第四章 西力冲击(下)(一八五〇至一八六〇) - 来自《近代中国史纲》

第一节 西方国家的携手   一、咸丰的对外动态   一八四八年广东督抚易人,是清廷对外态度转变的明征。香港总督文翰既声明罢议广州进城,益信强硬政策有效。一八五〇年二月,道光去世,二十岁的咸丰继位,意气似乎更盛。英国并未放弃立场,谋避开广州,直接与北京交涉。四月,文翰北去上海,投送抗议书及外相巴麦尊的照会,声称将往天津。两江总督怕他越境北上,勉强收下。   抗议书与照会外,文翰尚有致军机大臣穆彰阿及礼部尚书耆英的咨文。穆彰阿为实际的首相,耆英为熟悉夷务之人,与英人“极敦谊礼”。巴麦尊的照会指责徐广缙失礼不当,……去看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