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一章

 《河流如血》

  这是一个座落在旧城古巷中的安静的院落,院境不大,却包容着一座爬满绿萝的老式砖楼。砖楼也不大,却保留着经年累月的木檐陈瓦,看上去很有些来历似的。保良不懂建筑,但知道城市的建筑就是城市的历史。从这座城市在历史中保良推断,这座旧楼大概是哪个日本鬼子或国民党大吏的一座官邸,或是某个阔佬包养姨太的行馆。

  保良记得姐姐过去说过,权虎曾计划在省城买下一幢老建筑或者老院子,开一家百万豪 
庭的分店。权虎和他爸爸在北京和上海都受到启发,发现那些大城市里的老旧建筑,有不少被利用做了餐厅会所,那些老房子稍加装点就会别有风格,很投洋人与文人的胃口。省城也有不少这类宅子院子,但多数残损失修,若不趁价格尚低赶快收进,等到省城的人学了北京上海的风气忽然觉悟,再买,那就来不及了。

  保良想,这个院子,这座旧楼,八成就是权家那时买下来的,也许买下来时落了权虎个人的名字,所以没在百万公司倾覆之际被法院罚没。

  保良站在这个小院的门口,敲响了院门。院门的木头发出的声音,就象它筋络毕现的外观一样,沙哑而又残破。

  院里无人应声。

  保良用手推门,门竟歪歪斜斜地开了。

  保良跨过门坎,走了进去,走到院子当中,喊了一声:“有人吗?”

  依然无人应答。

  保良走到旧楼的正门,以手推之,门页紧锁。沿外廊行至侧门,以手推之,侧门嘎然作响,顿然洞开。保良试探着由此进入,居然如入无人之境。楼内走廊宽阔,房顶很高,光线暗淡,多半房间空空荡荡,少数尚存一些桌椅沙发。楼梯设在大门正对的厅堂中央,油漆早已褪尽,扶手大多残颓。清晨的斜阳从楼梯转角的圆窗射了进来,竟然绚烂如烟。

  保良又喊:“有人吗?”

  不知是空楼回音,还是楼内有人,楼上隐约有些响动。保良先是吓了一跳,后又凝神静息,才听出那响动果然来自楼上,从一个方向渐渐移向梯口,直到变成清晰的脚步,那脚步声很慢很慢,却让整个摇摇欲坠的楼梯,发出令人心悸的震动。

  “咚!咚!咚!”

  保良刚刚压抑住胸口的狂跳,就在圆窗斜射的晨曦中看到一个男人的剪影。这剪影有点象个幻觉,迫使保良再次发出声音,试图确认:

  “有人吗?”

  楼梯的转角处终于发出回声:“你是谁?”那声音让保良稍觉耳熟。

  “我找权虎,他在这儿吗?”

  “你是谁?”

  脚步声再次响起,被刺眼的阳光反衬着的剪影开始向下移动,面孔进入阳光不及的暗处,五官反而得以辨清。

  “你不是……权……权三枪吗?”

  “你是谁?”

  暗处的面孔再次发问,话音中流露着诧异和警觉。保良就象见到亲人一样,大声报上自己的名字,因为他知道权三枪与他的姐夫权虎,自小亲如一母同胞的兄弟。

  “我是陆保珍的弟弟,我是保良!”

  “保良?”

  “对,我是保良,我们家搬到省城来了。”

  “啊,你是保珍的弟弟!”

  权三枪的声音热情起来,原来的疑惑荡然而去。他走下楼梯上前打量保良的眉眼身材,然后用笑容表示了确认。

  “对,你是保良。你长这么高啦,你都成个大人啦!”

  保良除了心花怒放的笑容,几乎找不出恰当的语言,他虽然尚未见到姐姐,但与权三枪的意外相逢,让他此时此刻,对与姐姐很快就要团聚,已经深信不疑。

  “对,我都上……”保良本想说我都上大学了,话未说全幸好刹住,机灵地改为:“我都上完高中了,我高中毕业都快一年了,我今年已经十九了。”

  在保良的印象中,权三枪算得上是条彪形大汉,但现在保良和他站在一起,人虽不及权三枪的魁梧,个头却足以和他比肩。权三枪投向保良的目光,不得不从俯视变为平视,他说:“可不是吗,这都五六年过去了。你那时才这么高,现在都比我高了吧。你怎么跑到这儿来了?”

  保良兴奋得难以自已,权三枪以前常受权虎委托,开车到保良家接保良和姐姐去找权虎,不是去郊外兜风,就是上百万豪庭吃饭,所以权三枪在保良的记忆中,始终与快乐共存。

  “我一直在找我姐,有个朋友认识和我姐夫做生意的一个老板,告诉我这个地方,我没想到还真能找到你们。你和我姐夫他们还在一起吗,你知道他们现在在哪里吗?”

  “当然还在一起。你姐姐也挺想你的,还老提起你来。她也挺想她妈妈的,可她还是有点怕她爸爸。她也找过你们,可你们好象早搬走了,都不知道你们搬到哪里去了。”

  保良脸上笑着,眼睛忽然有些酸涩,笑声中也不由带出了一声啼泣:“……我可找到我姐姐了!我妈已经不在了,她死的时候,死的时候,让我无论如何,无论如何也要找到我姐,我妈死的时候,就是想见我姐……”

  “啊,你妈妈已经去世了?”

  权三枪脸上现出惊讶。保良母亲去世时才五十二岁,本不到油干灯尽的年龄。

  保良的母亲权三枪也认得的,以前来保良家也伯母伯母的叫着,如今斯人已去,不免长叹几声。权三枪又问起了保良的父亲,保良父亲曾有恩于权三枪,他那条残腿,就是为权三枪瘸的。

  保良简单说了父亲的情况,说父亲已经退休,保良母亲去世后又重新找了老伴,现在生活还好。保良没说自己被学校开除这段经历,也没说他与父亲之间,尚未解除的隔阂。

  权三枪也简单说了权虎和姐姐的情况,权虎和姐姐早就不在本地本省,早到南方做生意去了。从权三枪的口中保良知道,姐姐虽然也曾找过他们,但姐姐并不知道父亲对她和权虎的婚姻,是否已经接受,是否可以默许,所以对与家庭和解,对与父母团聚,一直心怀顾虑 


  保良不敢说父亲早已原谅了姐姐,也不敢说那桩事过境迁的婚姻和两家已成历史的恩怨,在父亲这边早已不再挂齿,但当权三枪提出可否见见保良的父亲,把保良姐姐的心情及近况,当面做个转告时,保良立刻下意识地感觉,这不仅是父亲最终原谅姐姐的一个转折,而且,甚至,很可能也是父亲赦免宽容他的一个契由,是恢复父女和父子关系的一个天赐良机。

  因为在保良的心底,始终保留着一个信念,那就是:血浓于水,情大于恨。不管有多少前嫌旧隙,父亲实际上还在爱着姐姐,姐姐也实际上还在爱着父亲,只不过他们各自碍着自己的脸面,谁也不肯率先低头,向对方伸出和解的手臂。

  这个清晨也许让保良一生不会忘记,他万分激动,无比兴奋地带着权三枪离开这座旧楼、这个院落,向他家住的方向走去。权三枪还提了一只手提包,装了一提包从鉴宁带来的鉴宁甘桔,做为送给保良父亲的礼物。鉴宁甘桔是鉴宁的地方特产,在全省全国一向非常著名。省城虽然也有卖的,但那感觉当然和从鉴宁直接带过来的,截然不同。

  乘出租车从这条旧城老巷出发,到保良家所住的街区,不过二十分钟的车程。在路上权三枪也谈到了这个院子,和保良已知的情况大体相同。这院子的主人目前仍是权虎,当初权家十分便宜地买下这里,确实计划开个餐厅,后来因为权虎和保良姐姐的婚恋之事闹得不可开交而拖延下来。拖延下来的过程权三枪不说保良也都知晓——后来权虎带着姐姐私奔,再后来权家突然出了事情,权虎虽然无辜,但本钱已然殆尽,这座本可大有前途的院子于是闲置于今。权三枪前些天从南方过来办事,顺便代权虎看看这座宅子,如能碰到合适买家,只要价钱不亏当初,顺便卖掉也未尝不可。从权三枪的话里保良不难听出,南方的生意并不好做,权虎和姐姐现在的生活,也显然不象过去那么宽裕。

  出租车把他们带到保良家的巷口时天已大亮,街上的行人车辆渐渐多了,但小巷似乎依然朦胧未醒,整条巷子鸦雀无声。保良兴冲冲带着权三枪进了他家的小院,他用钥匙打开房门时听到杨阿姨已经起来了,正在厨房烧水。嘟嘟也起来了,在卫生间里大声地漱口刷牙。父亲卧室的门也开着,保良记不得有多久了,他第一次冲父亲的屋门那边叫了一声:“爸!”

  保良走到父亲的卧室门外,又叫了一声:“爸!”屋里没有应声,他说:“爸,权三枪大哥来了,他看您来了。”

  话音未落保良忽然听到身后杨阿姨的尖声惊叫,他被这声突如其来的惊叫吓得通身机灵,整个人象是跳了一下似的回过头来,他看到的除了杨阿姨那张因恐惧而惨白的脸,还有撒满一地的黄灿灿的甘桔,紧接着撞入他眼帘的是面目狰狞的权三枪和显然是藏在手提袋里的一支短柄步枪,保良还没有惊叫出声耳朵就被一声巨响轰聋,他看到杨阿姨的额头鲜血迸放,喷射状地溅满身后的白墙。在杨阿姨仰面倒下的同时,保良的听觉瞬间恢复,麻痹的神智在此一刻也被嘟嘟的嘶声尖叫蓦然激醒!他一步退进父亲的卧室,想要叫起父亲,他唯一仅存的念头,就是保护父亲!但父亲的卧室里除了床上尚未叠好的被子,空无一人。屋外的枪声再一次响起,与第一次同样巨大的响声轰哑了嘟嘟的嘶叫。保良跌跌撞撞冲出这间卧室,看到卫生间的门上已经鲜血淋漓。在满目血红的视野中,他看到了那只步枪黑洞洞的枪口,迎着他的目光从下往上迅速端平,保良仅是凭着下意识的身体力量,双脚机械地向过道逃去,从父亲的卧室门口逃进过道只有五步之遥,那短短的五步保良竟象奔跑了一个世纪。过道里的第一个房间是嘟嘟的房间,保良未加犹豫便蹿了进去。他面前唯一的出口就是屋里紧闭的窗子,他用尽全力腾空而起,迎面撞向那扇半遮纱帘的玻璃,在玻璃砰然破啐的刹那,权三枪的子弹掠过了保良的头皮,击中了铝制的窗框,窗框上的枪击和玻璃的破裂混淆在一起,不知加重了还是冲淡了声音的恐惧,保良几乎是带着一身的玻璃和子弹溅起的粉尘,还带着撕破的半截窗纱,飞出了他家的房子。

  这堵带窗的墙壁,就是整撞房屋的后墙,这堵后墙的对面,就是另一户人家的前门。那家的一个主妇正端着一只鱼缸走出门来,恰见保良身沾血迹越窗而出,吓得失手摔了那只鱼缸。她惊恐地看到保良踏着满地浮水和挣扎的金鱼朝巷口的方向奔逃,身上那件没有系扣的红色上衣在奔跑中疯狂地甩动着后摆,犹如火焰一样在风中猎猎燃烧……

  在保良逃走的身后,整个街区突然变得万籁俱寂。

  保良跑出这片未醒的街区,跑上朝阳普照的大路,路边的商店刚刚开张,街上的车子开始拥挤,四周的嘈杂越来越甚,但保良的耳鼓里除了砰砰作响的枪声,只有自己粗重的喘息。

  保良想找派出所报案,于是重新加快了脚步,跑到一半忽又想起这里离古陵分局似乎更近一些,于是转向朝分局跑去。他跑到分局见到第一个警察的时候,胸口起伏得已经无法言语。

  警察把他带进一间屋子,让他坐下,给他水喝,试图让他镇定下来。有人过来检查了他头上身上的伤口,伤口还在流血,还沾着玻璃渣子。他断断续续地述说情况,他听到有人在 
招呼现场勘查的民警赶紧出发。他听见杂沓的脚步从窗外跑过,远处响起汽车的轰鸣。他这时才发现给他递水帮他擦血的民警竟是一个女的。他愣住,呆呆地看她。

  询问情况的男警察继续追问:“……这个人就叫权三枪吗,权三枪是他的名字还是绰号?”

  保良目光直直地,盯着女警走出去的背影,他没有叫她的名字,他从夏萱转身回头的目光感到,她也许早就不把他当做警院的校友,当做曾有一面之交的同学。

  “权三枪是名字还是外号?”

  保良如梦方醒,赶紧收回目光,说:“外号,啊不,名字,权三枪就是他的名字。”

  这时的保良,仍然喘息未定,他满脑子想的,只有他生死未卜的父亲。

  很快,夏萱又回到了这间屋子,还带来了一名医生。医生清洗了保良的伤口,做了简单实用的包扎。半小时后,他们——也包括夏萱,带他离开了分局,乘车向案发现场,也就是保良家的方向驶来。

  车子向他家行驶的路上,保良真正镇定下来,记忆的检索渐渐恢复常态。记忆令他基本确认,凶杀发生的时刻,父亲肯定不在家里。保良记得他路过厨房时,看见杨阿姨一人在里边做着早饭,他家的卫生间很小,门半开,父亲不可能和嘟嘟都挤在里边。他自己的卧室是他一进屋最先经过的房间,房门关着,父亲肯定不会进去。客厅餐厅更可一览无余。他最后是从嘟嘟的房间破窗而出的,嘟嘟的房间不大,当时同样没人。

  同车的警察也许都能看出,保良的脸色开始恢复,从惨白到正常,慢慢有了血色,呼吸也平稳多了,和警察对话时,对案发前的情形以及对权三枪的描述,也变得条理清晰。只是他的眼神还有些游疑不定,在这辆六人对座的警车里,保良的目光似乎总在回避对面的夏萱。

  他们到达现场时候,现场的勘查工作已大致收尾。杨阿姨和嘟嘟的尸体已被抬走,屋子里显得狼藉不堪,还保留着案发时的真实的凌乱。警察们还没有散去,有的在收拾勘查器具,有的在汇报现场情况。从汇报的只言片语中保良听出,权三枪一共只打了三枪,两枪中的,一枪打空。对权三枪的追捕搜寻工作已经展开,向市局和省厅也已报告了案情。接下来还要找当事人——也就是凶杀的幸存者,进一步核对案发过程和现场的细节……下面的汇报保良没能再听,这时他已随着同来的警察穿过了走廊,走进了客厅。他在这里可以看到卫生间的门上,嘟嘟的血迹依然触目,厨房外的地板上,用白色的粗笔画着杨阿姨倒毙时的身形,从画出的图形上可以看出,杨阿姨死去的时候手里还拿着一只炒菜的勺子,一只腿伸得笔直,另一只腿很别扭地向外弯着。

  保良看见了父亲。

  父亲满脸是泪,跪在“杨阿姨”一侧,象是想用双手抱起他的爱人。几个民警都在往起搀他,却搀不起父亲沉重的身躯。保良只看到父亲浑身颤抖,却听不见父亲一丝哭声,父亲的脸孔扭曲变形,让保良看到一个强壮汉子内心崩溃的时候,是怎样一种表情……

  保良心都碎了,他用破碎的哽咽,叫了一声:“爸……”

  父亲听到了保良的声音,这一声“爸!”似乎在父亲的体内注入了力量。他自己站立起来,用双臂推开了搀扶他的众位民警,他突然变得如同一头伟岸的雄狮,圆瞪了双眼扑向了保良。保良的喉咙被父亲的巨掌一把扼住,他缠着纱布的头颅紧接着被重重地击打。鲜血渗过纱布涌了出来,白色的纱布大片泛红。

  “你这个不肖的东西,你害死了她们!你害死了她们!我跟你拼了!”

  父亲的怒吼声嘶力竭,压过一切劝阻的声音,屋里的民警几乎都拥上来了,拉住疯狂的父亲,扶起摔倒的保良,隔开他们父子……各种声音和各种动作,都在此起彼伏地说明、安慰,和劝解。

  父亲疯了,一次一次地试图挣脱众人的阻碍,试图扑向保良,保良除了哭喊着:“爸!爸!”神经也陷入了混乱。父亲隔着人群挥舞着胳膊,隔着人群用脚踹他,口中的嘶吼语不成句,只为发泄无可抑制的一腔悲愤。

  “我打死你,我打死你,你去死吧!我没你这个儿子,我上辈子做了什么!生下了你这个东西,你和你的姐姐,你们都不是东西!我养你们这么大,就为了让你们害死我吗!你滚!滚!滚!”

  扶起保良的民警推着保良往门口走,示意他出去回避一下。保良被推出家门后依然听见父亲的叫骂,他看到小巷的巷口,聚满围观的邻居。他推开人墙向大街上跑去,那心情有点象姐姐当年的私奔。他那一刻完全理解了姐姐的悲怆和绝望,他也想和姐姐当年一样,发誓从此再也不回这里!

  身后,有人叫他,他听出那是夏萱的声音,关切而又焦虑。但他没有回头,他的大脑只有一根神经在动,那就是跑!向着前方,奋力奔跑,奋力甩掉路边那些惊诧好奇的目光!他不知道他要跑到哪儿去,只知道他在这个城市里,在这个世界上,已经没有一个可以投奔的亲人,没有一处可以为家的地方!

  省城真大。

  保良跑过个一个街区,又跑过另一个街区,从拥挤跑向偏僻。他不辨方向,没有目的,直到看见了宽阔的鉴河忽然横垣于前方的视野,他才放慢了脚步。他发觉鉴河的怀抱如此开阔,吸引他一步步向前,意欲投入其中。走到岸边他终于收束了胸间的喘息,静谧的蓝天和灵动的河水让他体会到生命的无常,也体会到生命的可贵。


  他体会到自己已经死去;他体会到自己得到了重生,他变成了一个无父无母的人,仿佛从来如此,不知从何处来,不知往何处去……

  他最初想去李臣那里,但中途忽又临时转意,那种感觉从未有过,那就是忽然想要见到菲菲。

  菲菲姨夫的小吃店照例生意冷清,菲菲这时象是睡醒刚起。她万般惊异地看到保良浑身染血走进店铺,塞着满嘴的牙膏竟然半天忘了漱去。

  在这家小吃店窄小的后屋里,在用木板搭出的一张临时的小床上,保良让菲菲温柔地抱着,无声地哭泣。他从没感觉到女人的怀抱如此宽阔,如此柔软,他从没想到过自己如此需要一个女人,静静地倾听他的呜咽。

  从那一天开始,鉴宁三雄象是真的组成了一个家庭。保良的正式加入,使李臣的住处成了名符其实的聚义堂。李臣和刘存亮那天带回了几瓶白酒给保良压惊,三个人全都喝得酩酊大醉。

  喝醉的李臣照例又笑又闹,疯话连篇,刘存亮则仍然哭得昏天黑地。没醉的只有菲菲,她到这里来的目的,是想尽心照顾保良。保良三杯下肚已经醉眼迷离,硬让菲菲拖到刘存亮住的那间小屋,替他脱了衣服,看他昏沉睡去。

  从那一天开始,菲菲就和保良住在了一起,他们就住在刘存亮的小屋,把刘存亮挤到了李臣那里。刘存亮一向很怕菲菲,菲菲命他挪地儿,他只好敢怒不敢言地挪走。李臣本不想和刘存亮挤在一起,但看出菲菲对保良的那层意思,也只有好事好做。何况保良家破人亡,落难至此,多给他些照顾,从哥们义气上讲,也理所应当。

  菲菲与保良同住,并不要求与保良同床。保良身体有伤,兼又失去家庭父爱,可谓身心交瘁,需要时间慢慢调养。保良那时想和菲菲呆在一起,也只是寻找一种精神的慰藉,那时他无比渴望有人爱他,有人关心他,有人惦记他,有人心疼他,有人轻轻抚摸他的耳垂,轻轻拨动那枚镶钻的耳环。而这个人,当然得是一个女的。

  他依然想念姐姐,想念妈妈,甚至,有时竟会想念起杨阿姨来,但她们都离他太远了,远得永远无法触摸。唯一能把他抱在怀里的,能听他低语听他啜泣任他发泄委屈的,现在只有一个菲菲。

  这种渴求也许无意地掩盖了某个真相,让他忽略掉某个疑问,那就是:他到底爱不爱菲菲?

  这种渴求让菲菲口中道出的一切语言都变得柔软甜蜜,让菲菲对他的一切表达都具有重大意义,所以当痛定之后,他对菲菲的以身相许并未拒绝,在一个哝哝细语的深夜,他们自然而然地合为一体,在保良人生第一次抵达快感的巅峰时,他对菲菲激情,说不清是真爱还是仅仅属于感激。

  某夜,他再次重温了少年时曾反复出现过的那个梦境,他再次梦见了那个英姿飒爽的喷火女郎,他从梦中醒来时脑子里蓦然浮现的并不是睡在身侧的菲菲,而竟然是那位仅有数面之交的年轻女警。

  夏萱?

  保良侧转身体,背朝菲菲。他有些羞愧,幸而屋里一片漆黑,他在一个深爱他的女人的卧榻上,居然在想另一个女人。

  和菲菲相比,夏萱更庄重、更英气、更高高在上,更散发着一种难以描述的磁场。

免责声明:本文仅用于学习和交流目的,不代表素心书斋观点,素心书斋不享任何版权,不担任何版权责任。

 

腐败是导致两极分化和产生 - 来自《中国弱势群体》

弱势群体的一个支点这个说法是听来的,流传甚广,除贪官污吏外,一片赞同,无人否认。具体论证和推理也多,试举若干。  一种说法十分简单。在揭露一件大案时,某官贪污几十万、几百万,老百姓就说:这都是从人民身上搜刮去的,他们发了财,我们就穷了。据说,每年公费吃喝,已从1000万元增加到2000万元、3000万元;又说,全国公家用车350万辆,每年开支也要3000万元。老百姓就算两笔账:一笔是两个3000万元,省下一半,就能造多少公路、多少大桥、多少水电站,现在没有了;另一笔是如果把这些钱用来涨工资,不,用来帮助穷人,就能有多少户、多少人摆脱贫困,实现小……去看看 

第49章 - 来自《机关滋味》

第二天下午,黄三木在单位里听到一个消息,这个消息,使他在后来的日子里,怎么也快活不起来,虽然每天都拥有貌似天仙的温小夏。——昨天晚上,邵颖在家里服安眠药自杀了!在自杀前,邵颖给检察院写了封举报信,供出了市交通局局长高孚雨贪污受贿和玩弄女性的一些事实。市检察院对玩弄女性之类的问题不甚感兴趣,况且这应该归公安局或市纪委管,但他们在收到高孚雨贪污受贿的一些证据后,就马上传讯了高孚雨。还没等高孚雨交待自己的罪行,检察院就抄了他的家,在他家里抄出了五十七万元的存折和价值数万元的金器。高孚雨不得不交代出自己……去看看 

六、福瑞 - 来自《官场女人》

大会结束后,已到了下班的时间,别的人都纷纷回家,黄福瑞却返到办公室,关起门来一个人望壁独坐。   他觉得心里很乱,说不清是高兴,是难受,是激动,还是焦虑。好像都是,又好像都不是。今天下午的事,来得太突然,完全出乎他的意料。他需要静下来好好地想一想。   “太城该发生惊人的大事件才好。”最近两三年黄福瑞一直有这个想法。这是没有法子的想法,是听天由命又希望能开善目的一种想法。刚当上县长那两年,他可不像现在这样悲观。当时他很自信,雄心勃勃地想干一番事业。为了实现自己的夙愿,他历尽艰辛,又是深入调查研究,义是东跑西颠地……去看看 

第22章 - 来自《机关滋味》

市委机关和乡镇的工作,完全是两码事。乡镇工作就像现在农村的联产承包,完全是松散的,干完农活,回家聊聊天打麻将。市委机关就像过去的生产队,组织严密,生产队长又抓得紧,工作节奏很强。盛德福调到市委办后,就成为一个不可或缺的零件,随着整部机器,紧张地运行起来。他知道黄三木失恋了,有次在市委门口碰到,他紧紧地握住黄三木的手,说了些安慰的话,后来又从邓汜边和童未明那里了解了一些情况,知道黄三木情绪很差,很消极。可惜,他白天要跟洪书记跑,晚上要搞材料,最终还是没能抽出时间,去邮电招待所看看黄三木。盛德福的住所很理想,正是他所喜欢……去看看 

爱弥儿 6-10 第十节 - 来自《爱弥儿》

在进行研究以前,我们必须先定出一些研究的规则,我们需要有一个标准来衡量我们所研究的东西。政治学的原理就是我们的标准。每一个国家的民法就是我们衡量的尺度。     我们的基本的概念是很简单和明了的,是直接从事物的性质中归纳出来的。这些基本的概念将作为我们讨论的问题,而我们只是在把它们相当满意地解决之后,才把它们表述为原理。     举例来说,当我们首先追溯自然状态的时候,我们就要研究人生来是自由的还是生来是奴隶,是生来就是同他人联合在一起的还是生来是独立的;他们是自愿联合在一起的还是被一种暴力强迫……去看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