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 欲加之罪

 《九死一生》

   一

  1957年7月25日,新华社在中央机关反右斗争蓬勃开展的综合新闻中,点了我的名。 8月7日,新华社又专门以《新华社揭发反党分子戴煌的一系列反党言行》为题,发了一 条长达3000多字的新闻,竭尽胡诌编织之能事。其全文如下——  

  新华社揭发反党分子戴煌的一系列反党言行  

  【新华社北京7日电]新华通讯社总社最近以来连续举行了五次座谈会 和大会,揭露和驳斥党内右派分子戴煌的反党、反社会主义和反对苏联的 一系列的反动言行。

  戴煌是新华社记者,在1944年加入了中国共产党。长期以来他就对党 不满,反对党,以致企图组织“共产党革命委员会”来推翻中国共产党。 戴煌曾说,如果共产党再不改正“错误”的话,他就要组织新党。他说, 这个新党的名字没有定,叫“新共产党”,或者叫“共产党革命委员会”, 或者叫“第三党”。按照他的说法,这个新党的纲领、目的就是要“消除 干部和人民之间的生活剪刀差”、“实现民主自由”和“消灭特权阶级”。 他所说的“特权阶级”就是对中国共产党党员和国家机关干部的诬称。

  戴煌利用记者工作上的便利,到处搜集攻击党的“材料”,随时随地 进行造谣诬蔑。他的狂妄的反党言行是一系列的,它涉及到对中共中央的 领导、国家制度、社会主义建设、国际问题以及人民新闻事业等各个方面。

  去年11月,戴煌就开始写给中共中央和毛主席的“万言书”(此信还 未写完),对中共中央和毛主席进行了恶毒的诬蔑和攻击,他在“万言书” 中谈到“今天有没有官僚统治和特权阶级”的问题时肯定地说,“特权阶 级是存在的,即使它没有构成全国统一的阶级,但是作为这个阶级的胚胎, 正在全国各地形成和发展中。”

  按照戴煌的荒谬的说法,这个“特权阶级”已经成了一个非要打倒不 可的“剥削阶级”了,他硬说这个所谓“阶级”同人民之间有着“生活的 剪刀差”。为了证明他的这个谬论,他竟无耻地捏造了这样的“事实”: “除大米之外,占人口5%的革命者的消费量一定会比占人口80%以上的农 民的消费量要多得多!”他恶意地煽动说:“猪肉和食油都让共产党员和 干部们吃掉了。”他叫喊:“我国的农民是太苦了,太苦了!”老百姓已 经“悲痛地失望了”。甚至,他竟这样叫嚣说:“旧的统治阶级被打倒了, 新的统治阶级又站起来,再发展下去和台湾合并算了!”

  戴煌在“万言书”中还用他去年回家(他的家在江苏省阜宁县沟墩镇) 搜集的一个违法乱纪的干部的材料,作为攻击党的“最有力”的炮弹。他 把这个干部的材料加以渲染夸大,他说:“今天的人民和我们的党距离得 多么远!”“全国每个角落,哪里没有这种黑暗的深渊!”

  戴煌攻击的矛头集中指向中共中央、毛主席和党的各级领导机关,他 说,“坏干部之普遍及其罪行之严重并不可怕,可怕的是上层的官僚习气。” 他说,他原先“只以为中央是清醒的,会为人民迅速办事的,谁知道也是 同样的官僚,官僚!”他竟狂妄地认为,造成目前这种“全国性的缺点和 错误”,中共中央应该出来检讨。他甚至恶毒地攻击中共中央说,“不要 自负为英明的神吧!”他狂妄地要中共中央“老老实实”,“要敢于承认 自己的不足”。

  直到反右派斗争开始以后,戴煌还仍然继续肆无忌惮地向党和国家进 行恶毒的攻击。在6月13日的一次座谈会上,他向党放出了一支最恶毒的箭, 他说,他对国家的意见,“用五个大字来概括——神化和特权——这就是 国家矛盾的根源。”这五个大字,就是戴煌的反党反社会主义思想的“理 论”的基础。

  戴煌诬蔑说,自中央到地方,各级领导认为“自己高于一切”,“把 自己神化了”。他对党和国家的干部极尽诽谤之能事,他说今天的干部是 “在老百姓头上拉屎拉尿,作威作福”。他企图把全国的干部一棍子打死, 硬说,“高级干部违法乱纪,低级的基层干部无法无天”,“除杀人放火 外,无恶不作”。他强调这一切都“应该由中央负责”。他狂妄地攻击中 国人民敬爱的伟大的领袖毛主席,说他对毛主席是“早就怀疑的”,说自 从苏共第二十次代表大会以后他就“开始怀疑毛主席犯错误”。

  在大家的揭露下,戴煌承认他“诬蔑党的‘神化和特权’的说法,不 是随便说的,而是久经考虑的”。当同志们质问他为什么到处散布反动言 论时,他说,他“要唤起群众,目的是要唤起‘有良心的党团员’,对党 施加压力,以改变现状”。戴煌所说的“改变现状”,就是他在反右派斗 争中所承认的要组织“第三党”,取消共产党的狂妄企图。

  不仅如此,戴煌还不惜从各个方面来诋毁新中国。他甚至把今天我们 国家伟大的建设事业也看成是“今人诅咒的‘哗众取宠’的事情”。他认 为,建造武汉大桥、飞机工厂和改造黄河,那也不过是“全世界的科学技 术不断发展的必然结果”,是不值得“自豪”的。

  同时,戴煌还公然站在帝国主义的立场来诋毁苏联。匈牙利事件发生 后,戴煌反对苏联出兵援助匈牙利镇压反革命叛乱。他说,苏联的出兵, “从公正及道义上”来说,“是讲不过去的”。他并且完全颠倒黑白、混 淆是非地说:“如果说苏联出兵是对的,那么美国帮助蒋介石也是对的。”

  戴煌对党的新闻事业进行了恶意的攻击。他强烈地要求取消党对新闻 事业的领导,向党要求新闻事业的“独立性”。他诬蔑人民新闻事业是 “愚民政策”。他更到处恶毒攻击新华社的领导人,他的目的是撤掉这批 领导人,拆掉新华社。去年9月,有人控告他在家乡私自召集地主、富农、 被斗家属开会,搜集村干部的材料,煽动群众斗争村干部。为了查明真相, 新华社派人到他的家乡进行调查。戴煌对这件事情非常愤恨,他到中共中 央监察委员会控告新华社采取“秘密警察手段”,对他实行“政治迫害”。

  戴煌还同社会上其他右派分子互相呼应。他认为葛佩琦说要杀共产党 员的说法“有其道理”,他同意章伯钧的“政治设计院”和储安平的“党 天下”等谬论。反击右派的斗争开始以后,戴煌还说:“党内‘三害’的 危害性远远超过右派,为什么现在不反‘三害’却反右派?”

  戴煌口口声声说他是“人民的喉舌”。他说,他对浪费国家财产、挥 霍人民血汗的人“恨之入骨”。可是,根据大家的揭露,他恰恰是一个极 端自私自利的伪君子。他一贯地追求个人名誉地位。去年,戴煌领了1200 元稿费,一个钱也没有交党费,自己大肆挥霍,大吃大喝。在国家和党号 召认购建设公债时,他只认购40元。他在做驻越南记者回国时,曾经多领 了两个月的国外工资。去年他为不给他提级,内心极为不满。

  新华社的工作人员对于戴煌这种种反动言行表示极大的愤慨,他们指 出,戴煌是一个彻头彻尾的右派分子;由于他披着共产党员的外衣和打着 新华社记者的幌子,给党的事业造成了很大的危害。大家还揭露,戴煌老 早就站在同党和人民敌对的立场上。从解放后一进入城市,他就开始犯错 误,后来在国内和国外做记者工作期间,又屡犯错误,党曾不断地给予教 育和批评,希望他认识和改正错误。可是,戴煌不接受这些教育,相反他 对党深怀不满,对于屡次所犯的错误,或者当面抗拒,或者假检讨而后推 翻,然后更加猖狂地攻击党。

  从去年起,戴煌就更加露骨地处处同党对抗,处处钻空子,他甚至说, “领导就是官僚主义”,“所有反领导的人,都是好人”,他表示要同他 所说的“官僚特权集团”斗争到底。他并且在党的会议上公开宣布,他要 “准备受打击”,“准备坐牢”。这种种情况,都说明了戴煌走上反党的 道路绝不是偶然的。同时经过几次会议的揭发,在大量事实面前,戴煌还 承认在他的周围有一个“小圈子”,进行了一些反对领导反对党的活动。

  新华社的编辑、记者和工作人员们认为,戴煌是记者群中的害群之马, 他们一致表示要决心继续揭露和批判他的一切反党、反人民、反社会主义 的言行,要他彻底缴械投降。 

   二

  不难看出,这条新闻的主要内容,几乎都是从我那被称之为“万言书”的尚未写完 的长信及日常言谈中摘出的片言只句,而且对我的人格也进行了污蔑诽谤。

  不说别的,单说“戴煌领了1200元稿费,一个钱也没有交党费”等等来说,就完全 不是事实。

  这笔稿费,我确实是拿过的。但是稿费一到手,我就遵照党的“额外收入缴纳党费 5%”的规定,如数缴纳了党费。我所以没能超额缴纳,是因为上有老母需要奉养,一 个没有分文收入而又害有肺病的姐姐需要我的接济,一个哥哥因子女众多欠了国家银行 的贷款需要我帮助偿还,另有几个读中学的侄儿需要我帮助他们交纳学费和伙食费,我 哪有能力购买过多的建设公债和超额缴纳党费?

  所谓“自己大肆挥霍,大吃大喝”,也不过是给自己的妻子做了一套衣服,花去了 几十元;身边的同志说“拿了稿费要请客”,请他们到西单商场内的峨眉酒家吃了一顿 晚饭,连酒水在内也只花了十元左右。

  所谓“在做驻越南记者回国时,曾经多领了两个月的国外工资”,这是似是而非的 谣言。事实上,当时决定我回国休假,我的行装和日常用品都还放在河内,由于妻子刚 生了孩子,苏北老家又急需用钱,才预领了休假两月的工资,休假结束后,才决定我不 再去河内,这怎么能说成是“多领了两个月的国外工资”呢?

  至于“去年他为不给他提级,内心极为不满”,这更是没有影儿的事。事实上, 1956年秋天国家为大家普遍调级时,我刚进外交学院学习。按照当时的规定,凡是脱产 学习的人员,一般均不在这次提级之列。可是,在我根本不知情的背景下,新华社主动 给我提了一级,我还有些莫名其妙,何来的所谓“内心极为不满”?!

  对所有这类问题,以及对国家政治生活和党的方针政策方面的问题,在“批判揭发” 我的大会小会上,我都曾反反复复地作过完整的阐述与说明。但是擅长于胡诌的高手们 仍要如此活灵活现地予以编造与歪曲,以混淆视听。

  这就是一些“老战友’与“老同志”!  

   三

  这条新闻,尽管如此地背离事实真相,但既然由新华社公开播发了,第二天的全国 各大报都普遍照用不误,并随心所欲地标出了“各有千秋”的大标题——

  《人民日报》:《清算这个极狂妄极反动极卑鄙的反党分子,新华社连日来围剿戴 煌》;

  上海《文汇报》:《戴煌想干什么?》

  …………

  香港的一家别有用心的报纸在其头版头条,刊出火柴盒大小的九个大字:“新华社 记者也反中共!”

  台湾方面,则以台北新闻界名义向我发布了公开信:“欢迎戴煌先生到台湾来。”

  路透社驻北京记者漆德卫,在其《北京反“右派”的浪潮》的新闻中,前半段说的 是丁玲与“丁陈反党集团”,后半段就写到了我这个被他称做的“新华社的年轻工作人 员”。

  法新社驻香港记者洛甘,当天就摘转了新华社的这篇稿件,说“新华社指出这个共 产党员记者自从1944年起就是一个反党分子”,“人们揭露戴煌曾经着手写了给毛泽东 主席的万言书,在其中攻击共产党领袖,指责党的干部对群众采取狂妄和傲慢的态度。 戴煌是在苏共第二十次代表大会以后发动他的进攻的。”等等。

  紧接着,由新华社解放军分社供稿,《解放军报》发表了这样一条新闻:《新华社 解放军分社,攻破一个右派小集团》。它的全文如下——  

   新华社解放军分社攻破一个右派小集团  

  本报讯 新华通讯社揭露出解放军分社一个以戴煌和李耐因为首的反 党右派小集团。这个小集团的另外两个成员是韩庆祥、路云。他们四个人 都是解放军分社记者,大尉衔派遣军官。在新华社国内新闻编辑部12日举 行的最后一次斗争大会上,戴煌、李耐因等已经被迫低头认罪。

  戴、李反党右派小集团的全部成员都是披着共产党员外衣的野心家, 他们从1955年以来,长期地怀着极端个人主义和极端对党不满的情绪,经 常地背着党和组织纠合在一起,谩骂和诬蔑新华社的许多领导同志,打击 排斥别的军事记者,进而对党的领导、国家的社会主义建设、政治制度。 新闻事业以及国际关系等多方面,“共鸣”了许多反动言论。右派分子戴 煌就是根据这些反动言论写了一部恶毒攻击党中央和毛主席的“万言书”, 他并且还在小集团中酝酿过要组织“第三党”、对共产党进行斗争的狂妄 企图。

  戴、李小集团诬蔑我们党和国家的高级干部是“新贵族”、“特权阶 级”,并且荒谬地说这是“经济条件和生活条件决定意识”。他们歪曲党 的集中领导制度“必然会产生个人崇拜”。由于他们对西方资产阶级国家 的假民主很欣赏,因而大肆攻击我国的选举制度和人民代表大会制度“不 民主”。他们同党外的右派分子一道高唱“今不上。昔”“中不如外”的 反动论调,来诋毁我国社会主义建设的伟大成就,荒谬地说像长江大桥和 飞机制造厂等伟大工程“也不过是世界现代科学发展的必然结果”,而不 是社会主义制度的优越性。因为戴煌、李耐因等大多出身于地主阶级和深 受剥削阶级反动思想的影响,所以在他们眼中的我国农村也是“黑暗和痛 苦的深渊”,因此狂喊“农民太苦了!”“共产党忘本了!”等等。同时, 他们还诽谤我国的教育事业也“比不上解放以前”,文学艺术不如“五四” 时代,电影艺术多半是“公式化”,新闻事业是“教条”,不如西方资本 主义国家。他们对我们伟大邻邦苏联的许多诽谤,实际上和帝国主义的叫 嚣一模一样。

  戴、李小集团还曾经处心积虑地阴谋篡夺解放军分社的领导权,妄图 把资产阶级的反动新闻观点强加于党,变解放军分社为反党反社会主义的 阵地。在这一重大的阴谋活动中,戴煌、李耐因分别以小集团的“统帅” 或“军师”身份,指挥、率领着“急先锋”韩庆祥和“大将”路云一道, 向党发动了有纲领、有组织、有计划的猖狂进攻。

  戴、李小集团选择了去年春天新华社国内分社会议的时机,发出这一 进攻的信号。他们在这次会议中利用当时军事记者们的某些不健康的情绪, 并且蓄意捏造了许多谎言,煽动军事记者在会议上“诉苦”,借此对新华 社领导进行恶毒攻击。

  当新华社为了加强军事报道和便于培养军事记者,决定集中新华社海 防前线分社、志愿军分社和国内部军事新闻编辑组的全部军事记者成立解 放军分社,而解放军总政治部对这一措施也表示完全赞同时,戴煌、李耐 因等开始反对,继而认为此事大有可为,便密谋出一套同总政、新华总社 的领导意图相对抗的“方案”。他们借口“把军事报道提高到国际斗争水 平”、“准备应付战争”等冠冕堂皇的理由,根本否定和平建设时期的军 事报道,并主张除了“只留几个人看门”以外,调大多数军事记者去学习 外文等技术知识,学习回来只写自己愿意写的任何东西,所谓“自由发展”。 此外,他们并且坚决反对解放军分社接受总政的领导。这个“方案”实质 上是戴、李小集团企图篡改解放军分社政治方向的纲领。当总政和总社不 同意这个“方案”,提出解放军分社“以工作为主,照顾学习”的方案时, 戴、李小集团采取坚决反对的态度。接着,李耐因和戴煌又密谋出另一个 “解放军分社归总政建制,同时保留新华社军事组”的“方案”来,企图 把军事组置于他们的控制之下,而与总政领导的解放军分社分庭抗礼。他 们还狂妄地在小集团中对这个“军事组”的方针、编制、人选等都作了具 体安排,密谋抬出李耐因当“军事组”组长。可是他们的这个阴谋在领导 和其他军事记者的坚决反对下又告破产了。

  从此,自称“把握情势,制定决策,划分阶段,指挥斗争”的李耐因, 便迁怒于受总社领导上委托负责筹建解放军分社的同志,而要戴煌、韩庆 祥、路云出面,四处散布流言蜚语,进行恶毒的人身攻击,并且还威胁总 社领导说:要“联名抗议”,“集体罢工”!李耐因并亲自赶往福建前线 搜集材料,企图骗取驻福建前线的军事记者的支持。小集团还背地策划、 积极活动夺取采编主任职位,以便控制解放军分社。甚至捏造“群众要联 名向中宣部控告”,公然诬蔑新华社领导同志。

  在解放军分社成立后的一年来,李耐因和韩庆祥共同采取对工作消极 对抗的态度,在军事记者中挑拨是非,制造不和,并向总政宣传部新闻处、 解放军报以及首都各报社和广播电台的派遣军官,大肆散布攻击解放军分 社领导同志的谰言。他们还采取了许多极为阴险卑鄙的手段,破坏“八一” 三十周年的报道,企图借此把解放军分社的领导同志打下台,把解放军分 社搞垮。

  新华社的编辑、记者和工作人员们一致认为,戴煌、李耐因反党右派 小集团长期以来早已堕落成为资产阶级右派在党内的代理人,他们一年多 来对党的疯狂进攻,实质上是一场走资本主义道路还是走社会主义道路的 激烈的政治斗争。新华社从7月中旬开始发动对右派分子戴煌的斗争以及继 而揭发出小集团的内幕以来,到本月12日为止,先后举行过三十多次大会 和小会,终于迫使这群右派分子不得不在大量的事实和真理面前低头认罪。  

   (新华社解放军分社供稿)

  看了《解放军报》在头版刊登的这篇报道,可谓罗织他人罪名的“高手”们的又一 “杰作”。至此存照,使人们一窥那个时代这些“高手”们歪曲捏造、致人于死地的毒 辣手段。

  事实真相是,我与李耐因、韩庆祥、路云同志都在抗日战争中后期参加了八路军、 新四军,解放战争开始都从事新华社军事报道,在横渡长江后或抗美援朝战争期间又曾 一道工作,调总社后又在同一个部门,自然熟悉亲近些。没想到这就成为一条罪状—— “为什么你们来往多?这还不是‘小圈子’、‘小集团’?”先定“罪”,后“求证”, 一个“反党的”、“有阴谋”的“右派小集团”就这样下了定论。

  因为定为“反党的”、“有阴谋的”、“篡夺领导权”的“右派小集团”,于是正 常的出差去作报道工作,也成为“阴谋活动”;正常的座谈会上的发言,也成为“互相 呼应”;连日常的闲聊天,也成为“背着党”的“小集团活动”,那“目的”据说是为 了“夺取领导权”。原先的军事组和后来的解放军分社充其量不到十个人,而把这个 “小集团”竟描绘成有“统帅”、有“军师”、有“大将”、有“急先锋”、有“纲 领”,还有什么“把握情势,制定决策,划分阶段,指挥斗争”的一套“战略战术”, 不啻是一场夺取国家政权的“宫廷政变”,这岂非咄咄怪事!真是可悲又可笑!  

    四

  随之,江苏省的《新华日报》发表了《“戴青天”还乡记》,把我家乡的那个最坏 的新恶霸描绘成了一个大好人。似乎我既然成了“敌人”,那么“敌人”所反对的,当 然就是“好人”了。

  新华社机关报《前进报》也发表了一篇文章:《亲者痛,仇者快》,把新华社的那 条电讯在国内外引起的一切恶果的责任,全部推在我的身上。

  霎时,我硬是被一些人推进了万丈深渊,跳下黄河也洗不清了。

  不仅如此,凡是平时与我比较谈得来的同志,不是“反党右派小集团成员”,就是 “右派分子”或“中右分子”,几乎无一幸免。根本不是什么“摆事实,讲道理,分清 是非”,而纯粹是徇私报复,落井下石,搞臭骂臭,浊流横溢。

  这样的所谓“批判斗争”,对我整整进行了三个月。

  不过在这里我应该说一句公平话:虽然对我进行了长达三个月的“批判斗争”,在 语气文字上对我进行了许多恶意的诬蔑诽谤,但在行动上并未损害我的人身尊严。

  当时,正处于闷热的夏天。我忙于记录别人的批判发言和所提的问题,紧张得汗流 泱背,社党委书记普金在一旁给我扇扇子,社党委委员了九递毛巾擦汗并倒来了茶水。 这些文明举动,非“文化大革命”中的拳打脚踢“造反有理”可以同日而语的。

  后来,也许全社接踵而出的“右派分子”太多了,连一位汽车司机和一个未满18岁 的电台练习生也被“揪”出来了,实在“批”不过来了,才草草结束了对我的“批判”, 叫我写“检讨交代,提高认识”,同时“必须认真学习康生同志选定的九部马列著作, 争取回到党的正确路线上来。”

  此刻,我内心斗争之猛烈,犹似江海汹涛之激荡!

免责声明:本文仅用于学习和交流目的,不代表素心书斋观点,素心书斋不享任何版权,不担任何版权责任。

 

第八章 宗教自由 - 来自《美国宪法概论》

宪法第一条修正案规定实行宗教自由,把这一保证“写入宪法是为了剥夺国会干扰个人按照自己良心的支配信仰、崇拜和表达自己思想的权力。”见“华莱士诉贾弗里案”(1985年)〔默祷法被裁定不符合宪法〕。宗教自由保证的两个组成部分,即信教自由条款和不得确立国教条款,都已通过并入第十四条修正案保证自由的正当法律程序条款而用于各州。  〔见“坎特韦尔诉康涅狄格州案”(1940年),信教自由;见“埃弗森诉地方教育委员会案”(1947年),不得确立国教。]这两个条款虽然都是我国宪法中宗教自由的组成部分,但它们似乎经常发生冲突。当普遍……去看看 

4-6 论通商条约 - 来自《国富论》

要是某一国家,受条约束缚,只许某一外国某种商品输入,而禁止其他外国这种商品输入,或对其他外国某种商品课税,而对某一外国这种商品免税,那商业上受惠的国家,至少,它的商人和制造业者,必然会从这种条约取得很大利益。这些商人和制造业者,在这样宽宏对待他们的国家内,享受了一种独占权。这个国家,就成为他们商品的一个更广阔又更有利的市场。更广阔,因为其他各国的货物,不受排斥,就要课更重的税,因此这个国家的市场容纳了比没有条约时更多的他们的货物;更有利,因为受惠国商人,在那里享受了一种独占权,因此往往能以比自由竞争场合更好的价格,售……去看看 

第十一章 自由合意 - 来自《面包与自由》

Ⅰ  我们因为受了遗传的偏见,不健全的教育和虚伪的训练等等的影响,所以除却政府、立法、行政之外,我们什么都看不见,因此便有人相信要是一旦没有了警察,我们人类恐怕会象野兽一样地互相吞食起来;倘使在革命的时期中强权被推翻了,世界便要陷于绝对的混乱状态之中。其实现在许多的人类集团,并没有受过何种法律的干涉,却自由地自己组织起来,还要比较那些在政府监督之下的团体得到更优越的结果;这样的事,却被我们轻轻地漏过了。  假使你翻开一份报纸,你会看出其中所记载的不外是政府的处理事件和政治的勾当。要是另一个世界中的人读……去看看 

第一部 制空权 - 来自《制空权》

目录第一篇第一章 战争的新形式第二章 独立空军第三章 空中作战第四章 空中作战的组织第二篇去看看 

十四 无为先生传——以“无”字为典 - 来自《传统下的独白》

先生不知何许人也,亦不详其姓字,但知家世无为,兄弟三人,长兄无智,次兄无能,先生行三。人们说他来自庄子里面的“无何有之乡”,并且,最重要的是,他是一个无声无臭的无为主义者。   先生的双亲也是无为主义者,所以无为先生的无为作风可以说是遗传的。他的双亲本来没有要生无为的积极意思,可是花落偶然结子,无为先生就在无所谓的气氛下生出来了。他的父亲是王充孔融的信徒,很相信“父母于子无恩”的理论,不但如此,他甚至觉得做父母的有时候对儿女感到抱歉,因为他自己就是一个无立锥之地的穷措大,无衣无褐无路求生,却又生了这么一个“无愁……去看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