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4章

 《至高利益》

  吕成薇手一摆:“我今天亲自来找你们:以后国际工业园的排污,我们要参与 监管。我们市政府准备派一个水资源监测组常驻你们工业园,以免日后再发生这种 恶性事件!”

  贺家国觉得女书记的要求合情合理,并不过分,嘴上却不敢答应,自己现在是 代表峡江市方面说话,身份又不明不白,说冒了没人替他兜着,便打哈哈道:“吕 书记啊,我们都是来自五湖四海的革命同志,改革开放的目标是共同的,为人民服 务的宗旨是共同的,你们何必往我们这里派维和部队呀?这不是让我们难堪嘛!” 吕成薇气道:“让你们难堪?是你们的脸面要紧,还是老百姓的生存要紧?”

  贺家国马上做投降状:“好,好,吕书记,我不和您争,不和您争!您这要求 我负责转告李书记和钱市长,同意不同意就是他们的事了。”

  陪同钟明仁回到峡江,已经是下午四点多了。在外环路口,李东方下了钟明仁 的车,上了自己的车,上车后就命令司机去国际工业园。赶到国际工业园时,污染 事件的处理已经结束,省环保局和省水利局的同志全走了。又是个不了了之。

  方中平很苦恼,向李东方发牢骚说:“钱市长不讲理呀,刚才还在电话里说: 找不到主,就把园区里的企业全罚了!李书记,这工作让我怎么做呀?!”

  李东方脸一拉:“这话你别和我说,污染是在你手上发生的,你去处理!” 在亚洲大酒店见到钱凡兴时才知道,钱凡兴一直在开办公会,竟然没去见一下 人家吕成薇,竟然是尚未明确身份的市长助理贺家国把吕成薇糊弄走了。

  钱凡兴直乐:“咱傻博士建议吕成薇去找省委,找钟书记,把国际工业园关闭, 你说吕成薇敢啊?李书记,你真有眼力,这市长助理找得不错!”

  李东方想了起来:“哦,对了,凡兴,钟书记今天在车上和我说了,省委同意 我们聘任贺家国做市长助理,省里的文今天可能已经到了,你回头查一查。”

  “还有,明仁书记现在的心思全在移民上,对咱把时代大道的摊子铺这么大可 是有看法哩!”

  这倒是钱凡兴没想到的,钱凡兴怔了一下,看着李东方不做声了。

  到了六点半钟,要谈的大事全谈完了,分手时,钱凡兴又想了起来:“哦,对 了,李书记,青湖吕书记不放心我们,怕日后再受污染,临走时向我们提出了个要 求,要派个水资源监测组到我们国际工业园来,你看怎么办?能不能同意?”

  李东方笑道:“要我定,我就同意他们派人过来,这等于帮我们多站道岗嘛!”

  钱凡兴也笑着说:“多一道岗倒也是好事,不过,这是不是有点丧权辱国呀?” 说罢,要走。

  李东方想了想,把钱凡兴拉住了:“别,别,凡兴,你提醒得对,下游县市真 把人都派过来,咱这不成八国联军占领的局面了?传出去还不是大笑话?!我看, 这好人你老兄就别做了,抽空去和吕书记谈谈,告诉她和青湖的同志们:我们这届 班子是负责任的,只要有我们在位一天,就决不会再发生这种污染事件!”

  钱凡兴走后,李东方打了几个电话,安排了些工作上的事,也准备回家了。

  不曾想,这边夹着公文包正要出门,就有电话让他去找一下赵启功省长。

  见面后,赵启功问:“听说了么?投资公司的田壮达抓回来了?”

  说到峡江市投资公司,让李东方一想起来就头痛欲裂。新旧两套班子在不到3 年的时间里全烂掉了。第一套班子集体贪污,还涉嫌5 个亿的非法集资。案发后, 时任市委书记的赵启功提名新区开发办副主任田壮达组建新班子,接管市投资公司。 1年后,案件审理结束,前董事长——那个首犯判了死刑,3个处级干部和4 个科级 干部也分别判了五到十五年不等的有期徒刑。新任董事长田壮达因为积极配合办案, 措施得力,赵启功和李东方还在全市党政干部大会上给予过表扬。

免责声明:本文仅用于学习和交流目的,不代表素心书斋观点,素心书斋不享任何版权,不担任何版权责任。

 

第三章 人类状况——人本主义精神分析的关键 - 来自《健全的社会》

人类状况  人,就其身体及生理机能而言,属于动物王国。动物靠本能及特有的活动方式行事,而特有的活动方式则是由遗传形成的神经结构所决定的。在动物发展的等级中,越高等的动物,其活动方式就越具有灵活性,而在出生时,结构上的适应性也就越不完全。  我们甚至可以发现,较高等的灵长目动物具有相当高的智力,即能够运用思维来达到希望的目的,这就使它们大大超过本能所规定的活动范围。但是,尽管它们在动物王国中进化程度较高,在它们身上仍然保持着同它种动物一样的某些基本的存在因素。动物按自然的生物学法则“生活”,它……去看看 

第24章 共同管理和南斯拉夫人的创新 - 来自《政治与市场》

近几十年来工业组织的一个引人注目 的发展,是商业企业中形成的小的合作劳 动集体。这是一个人们互相能见得着面的 集体,它逐渐担负起了安排任务的责任,有 时还承担了集体工资收入分配的重任。在 英国工业里,劳动场所的各种委员会平稳 和逐步地扮演了一个重要的角色。几乎一 半的英国工会主义者是某个委员会的成 员。集体的权威是非正式的,但它们在决 定工资和劳动条件时成为重要的参与者, 有的时候以传统的工会权威作为牺牲品, 虽然这种集体仍是工会的一个部分。在其 他西欧制度和美国,类似的劳动集体一直 在发展,有时还获得法……去看看 

第五章 经验解释 - 来自《系统哲学引论》

关于自然系统的假说性理论的主要命题已经形成,所有更进一步的定理都应当依照形式逻辑的规则从这些命题中推导出来。然而,如此的严密性在目前仍是一种理想;我们必须使自己满足于表明,对主要经验现象有说服力的解释都能够由上述命题推导出来。这样的解释不含有对现存理论的修改,而仅仅把它们转化到我们的理论所提供的概念框架中。毫无疑问,要在各种科学理论之间裁定或修正它们;任务是要把它们摹写进一个共有的、内在地一致的框架中,在这个框架中,其特殊命题相互补充,并作为用合乎理性地可知的、贯穿始终的秩序对现实进行描述和解释……去看看 

第十三章 - 来自《对面坐着马向东》

有人还在上“贼船”   你说他是上了“贼船”也好,把错了“风向”也好,总之他就是个“小人物”,虽然他在“马案”中起了非同寻常的作用,但他是最盲目的、最可怜的一个。   谢文秀的所作所为有没有想在马向东“身陷囹圄”之时一伸援手日后图报我说不准,连他自己也说不准,可是另外有一人,在马向东案发后,主动找到马家给章亚非四处活动充当“跑腿儿”的,却实实在在是在搞政治投机,拿自己的政治生命作赌注押了宝。这个人叫于海洋,这个人的出现着实给“马案”这一贪污受贿为主色的腐败大案平添了一笔更怪异的色调。   于海洋,沈阳……去看看 

遇罗克遗作——《出身论》 - 来自《遇罗克》

《出身论》原载1967年1月18日《中学文革报》第1期,署名北京家庭出身问题研究小组。编者按为《中学文革报》编者所加。本文注释为《中学文革报》编者所加。 ——编注。出身论   编者按:   目前,北京市的中学运动普遍呈现出一派奄奄一毙的气象,造反派虽然十分努力,群众却总是发动不起来,资产阶级反动路线依然猖獗如故。这种现象,不由使许多同志疑惑起来:究竟是什么东西至今还这样有力地阻碍着对资产阶级反动路线的批判呢?   我们认为,不是别的,正是在社会上广有市场的唯出身论。   过去各中学所普遍执行过的那一条资产阶级……去看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