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章

 《至高利益》

  钟明仁严肃地说:“凡兴啊,你们可不要跟着乱传啊,聘任贺家国当这个市长 助理,不是我钟明仁提出来的,是东方同志最早提出来的。”

  钟明仁语重心长地对钱凡兴说:“要像爱护自己的眼睛一样,爱护领导班子的 团结,大事讲原则,小事呢,给我讲风格,尤其是在目前这种情况下,更要如此。 首先给我抓好移民工作,省委已经定下来了,中央也同意了,今年就是8 万,安排 到沙洋。东方同志表了态,亲自挂帅,这很好。你呢,要配合落实。时代大道可以 上,要尽快上,还不准加重社会和企业的负担。资金不够怎么办呢?我替你们想了 一下,也悄悄做了些工作:卖掉外环路,根据我摸底情况看,起码能卖出10个亿, 搞得好,能卖20亿以上!”

  这可是钱凡兴没想到的,就在来见钟明仁之前,钱凡兴还在为时代大道的资金 问题发愁,还想着怎么在常委扩大会上说服大家。不曾想,身为省委书记的钟明仁 一直把这件事挂在心头,而且把资金问题解决了。就从这一点上看,钟明仁就了不 起,李东方这边向钟明仁开着火,钟明仁还在为峡江的建设忙活着,你不服行吗? 钱凡兴便动了真实感情,握着钟明仁的手说:“真是太谢谢您了!”

  钟明仁语气平淡地说:“谢我什么?我这省委书记是摆设呀?不做实事呀?” 略一沉思,又说,“你知道卖外环路的主意是谁出的吗?是贺家国!这个小青年, 真有经济头脑,早在三年前就想到了,说是基本建设也得按经济规律办事,不能总 搞人民战争,弄了个书面材料交给我们的研究室。前不久,我无意中看到了,就把 交通厅下属路桥集团公司的同志找来谈了谈,问他们:外环路四个收费站,每年收 费5000万,一次卖断给你们,卖上30年左右,你们有没有兴趣呀?人家路桥集团公 司有兴趣嘛!你们得给家国同志记上一功啊!”

  钱凡兴早就听说钟明仁和贺家国去世的父亲贺梦强关系很好,便问道:“您对 家国同志怎么这么情有独钟啊?大家都在传,说您最重感情……”

  钟明仁严肃地说:“凡兴啊,你们可不要跟着乱传啊,聘任贺家国当这个市长 助理,不是我钟明仁提出来的,是东方同志最早提出来的,是你们市委常委会研究 通过,报到省委来的,是省委常委们一致同意的。”想了想,轻描淡写说了句, “我和家国的父亲贺梦强教授是‘文革’的难友,在沙洋牛棚里一起呆过一段时间。”

  钱凡兴心里有数了:钟明仁和贺家国“文革”中自杀的父亲的关系决不一般。

  钟明仁又问:“贺教授那部《西川王国史稿》找到没有?我让东方同志关心一 下,请家国把稿子整理一下,尽早出版,也不知办得怎么样了?”

  钱凡兴说:“大老板,这事我可真是不清楚,你既有指示,就应该搞了吧?”

  钟明仁说:“叫家国同志抽空到这里来见我,我再和他说说吧!这个同志呀, 和他父亲一样,就是清高,我只要在省委书记的岗位上呆着,他就不来看我!”

  谈话进行到最后,钟明仁才明确问到了国际工业园的问题:“凡兴啊,东方同 志在他的讲话稿中说,国际工业园是当年的决策失误,——污染问题不是现在才出 现的,污染治理也不是从今天才开始的,园区的污水处理系统在我离开峡江的前一 年就上马了。我问你:对国际工业园的污染情况你做过调查没有?到底有多严重? 这究竟是对环保认识不足,监管不严的问题,还是其他什么问题?”

  钱凡兴太知道钟明仁的心思了,愣都没打便道:“钟书记,这还用说?就是监 管不严的问题,为这事,我没少批评过市环保局和园区管委会的负责同志。当然, 我这个市长也有责任!至于说污染有多严重,我们倒还没发现,这得实事求是!”

  钟明仁脸一沉,抓起李东方的讲话稿扬了扬:“所以,我说东方同志是乱放炮 嘛!重视环保本身并没有错,问题是要真正从思想上重视,不能光挂在嘴上说!回 去后,请你们都给我多看几遍《中华人民共和国环境保护法》!——在这里,我有 个具体要求:《中华人民共和国环境保护法》你和东方同志每人要给我读三遍,分 管领导要读五遍!还要送法上门,每个涉及环保的企业都给我送一本过去!”

  这一阵,大概是太忙了,李东方突然病倒了。原太平公社老党委书记刘川田不 知怎么知道这一消息,见李东方正躺在长沙发上打吊针,想说什么又没说。闷着头 坐在那里一支接一支抽烟,咳嗽,咳得李东方心烦意乱。李东方当年在刘川田手下 做过公社团委书记,知道刘川田肯定是碰到什么大事了,不碰到大事,这个老实巴 交的离休老同志不会找他,也不会找到这里来,便道:“老刘,有什么事你就说, 别这么闷着,闷着你难受,也让我难受嘛!说吧,说吧,什么事?只要我能解决的, 我尽量给你解决!”

  刘川田激动了,烟一掐,走到李东方面前:“李书记,私事我不会找你的,是 公事,我实在是看不下去了,非得向你汇报不可,你别官僚主义!”说罢,掏出厚 厚一份材料,递给李东方,“情况都写在上面了,你自己看吧,我走了!”

  李东方坐起来连叫几声,也没叫住刘川田,只得眼睁睁看着刘川田走了。

  刘川田留下的这份材料让李东方大吃一惊。这是一份举报材料。据这位老党委 书记举报,这几年太平镇干部不顾基本国策,私下里大吃计划生育超生款,已到了 让人无法容忍的程度。尤其是现任镇党委书记计夫顺,在镇党委会上公开说,对计 划生育要放松搞活。举报材料很翔实,有超生人员统计数字,还有对部分超生户的 收费情况。

免责声明:本文仅用于学习和交流目的,不代表素心书斋观点,素心书斋不享任何版权,不担任何版权责任。

 

陈郡谢氏与淝水之战 - 来自《东晋门阀政治》

[B]一 谢鲲、谢尚与谢安[/B]《世说新语·方正》:“诸葛恢大女适太尉庾亮儿,次女适徐州刺史羊忱儿。亮子被苏峻害,改适江虨。恢儿娶邓攸女。于时谢尚书〔衷〕求其小女婚。恢乃云:‘羊、邓是世婚,江家我顾伊,庾家伊顾我,不能复与谢裒儿婚。’及恢亡,遂婚。”案,琅邪阳都诸葛氏为汉魏旧姓,鼎立时诸葛氏兄弟分仕三国为将相,家族至晋不衰。晋元帝以琅邪王入承大统,诸葛恢为琅邪国人,随晋元帝过江,地位亲显,所以拒绝与尚无名望的陈郡谢氏为婚。陈郡谢氏谢裒随兄鲲过江。鲲死于太宁元年(323年),葬建康城南石子冈①。石子冈,三国孙吴时期以来是乱……去看看 

第四章 西太后 - 来自《北京法源寺》

北京城西北角的城门叫西直门,出了西直门.一条河一直向西。、顺着河上去,再往前走七里水路,右岸就是大名鼎鼎的万寿寺。     万寿寺建于十六世纪的一五七七年,那年是明朝第十三个皇帝神宗万历五年。这座庙,是当时宦官冯保盖的。盖的时候,明朝国库很富,所以先天很足,盖得很气派。中间大延寿殿五楹,两边罗汉殿各九楹。后面的藏经阁很高,左右韦驮达摩殿各三楹。在这座大庙兴建以前一百七十年,明朝的第三个皇帝成祖,由于政治和尚姚广孝帮他篡了侄子的宝座,而当了皇帝,他感谢姚和尚,特叫姚和尚监造铸了一座直径一丈二尺、重量八万七千斤……去看看 

从莫斯科到宁沪杭(下) - 来自《潘汉年传奇》

陕 北 之 行   潘汉年一到上海,立即考虑陕北之行。   陕北,这块民风淳朴而土地贫瘠的山区,是中共中央所 在地。然而,要想进入这块革命圣地,绝非易事,国民党当 局严密注视着通往陕北的途径,一旦被发觉,会有丧失性命 的危险。因此潘汉年的陕北之行,需要作出周密的计划。 在香港与冯雪峰会面时,冯曾提及通过西安至陕北的秘 密交通线,因此,潘汉年到上海后,立即找到冯雪峰,两人 一起研究了赴陕方案。考虑到潘汉年此行事关重大,冯雪峰 特地让刘鼎具体安排潘汉年的行程。   刘鼎是潘汉年在中央特科时的一个得力助手。他是四川 南溪人,原……去看看 

第12章 政府职能的界限 - 来自《自由主义入门》

在确立了政府必须是有限的宪政原则后,我们就可以很方便地为政府的职能划出一个界限。  基本的观点是:一个良好的社会要求它的成员同意于支配他们之间关系的一般规则,同意于对这些规则的不同解释的一些裁决的方法,以及同意于强制执行普遍接受的规则的某些方法。在大部分的时间内,大多数的参加者在没有外界制裁的情况下能够遵守社会的规则,但是,我们不能单单依靠习惯来解释和实施这些规则;我们需要一个裁判员。这就是一个自由社会政府的基本作用:提供我们能够改变规则的手段,调解我们之间对于规则意义上的分歧,和迫使否则就不会参……去看看 

第16章 马克思的无产阶级与马尔萨斯的预言 - 来自《财产与自由》

在第15章中摘自《革命性变革之精神》的段落使如下这一点显然很清楚了,即自己拥有财产的权利是劳动者能够改善他们的生活条件的手段,在整个讨论中暗含着一种对古典经济学家们关于工资的生产成本理论[即认为工资是一种生产成本的理论——译者]的否定。为了获得财产这个对工人们意义重大的目标,工资必须不仅仅足够保证在维持生计的水平上活下来,这个水平仅仅考虑到劳动力的再生产。按照马克思对古典经济学的引申,劳动者仍然未能实现财产所有权使之成为可能的最低限度的自由;劳动者仍然陷于工业无产阶级的困境,受制于资本主义生产……去看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