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章

 《至高利益》

  万万没想到,暗娼没抓到一个,却偏把市长助理贺家国和市政府接待处女处长 徐小可堵在峡江宾馆2267房间里了。

  贺家国从太平镇回去后也很满意,向李东方汇报说,计夫顺还是个想干事的基 层干部,也很负责,就是工作作风比较粗暴。具体到计夫顺怎么粗暴,贺家国没敢 和李东方说,怕李东方旧账新账一起算,真把计夫顺撸了。

  李东方这时的心思全在关系全局的大事上,听贺家国说完也没追问什么,把精 心起草的第二个批示交给了贺家国。

  对计夫顺和刘全友的处理问题,李东方在批示中没有说,也没有和沙洋县委打 任何招呼,可批示下达后,沙洋县委却立即嗅出了从宽处理的气息,常委们马上开 会研究,趁机作出对计夫顺和刘全友有利的处理决定:计夫顺党内严重警告,刘全 友行政记过,两个“倒霉分子”这才算彻底过了关。副县长花建设则因为李东方这 个批示被沙洋县委调整了分工,不再管城建、工业了,改管文化教育和计划生育。

  分工调整后的第二天,花建设便跑到赵启功那里“反映情况”。赵启功当面严 肃批评了花建设一通,花建设一走,却马上打了个电话给贺家国,口口声声叫着“ 贺市长”,问“贺市长”究竟还想得罪多少人?是不是一定要跟着李东方去做孤家 寡人?把自己的话说完后便气呼呼地摔下了电话,弄得贺家国心情很坏。

  尽管心情不好,贺家国还是没想到:就在这天晚上,对手们的反击开始了。

  那晚9 时左右,城东公安分局王国易局长接到解放路派出所所长刘方平一个电 话,说是发现峡江宾馆附近暗娼成群,估计嫖娼卖淫活动又有抬头迹象。王国易平 时对嫖娼罚款很有兴趣,但凡碰到这种情况总会让分局治安科跟着参加,这晚因为 安排了一个解救被拐妇女的大行动,包括治安科在内的分局机关人员全上了,还叫 上了沈小阳来采访,就把这突击扫黄的重任交给了解放路派出所所长刘方平。

  万万没想到,还真惹了大麻烦,暗娼没抓到一个,嫖客没堵到一个,派出所的 那帮愣种偏把市长助理贺家国和市政府接待处女处长徐小可堵在峡江宾馆2267房间 里了。事情到这一步倒还罢了,你赶快撤出来,为领导严格保密,什么事也不会有。 刘方平却不知发了哪门子神经,非逼着贺家国写下从事非法淫乱活动的字据,不写 就不撤人,还把徐小可堵在卫生间里不让出来。

  王国易这才打电话向政法委书记兼局长陈仲成汇报,说自己正随大部队参加打 拐行动,赶不回来,峡江宾馆又发生了这种涉及市领导的事,请示处理办法。陈仲 成要王国易继续行动,说是自己亲自到峡江宾馆处理。说这话时才十点半钟。 直到快十二点,陈仲成才不急不忙地赶到了峡江宾馆。

  这时,峡江宾馆已乱成了一团,个人隐私变成了公开事件,2267房所在的二楼 楼梯口站了不少警察和保安人员,许多客人也聚在走廊里张望议论。

  陈仲成进门后,刘方平抢着汇报:“陈局长,是这么回事……”

  陈仲成不听:“你,还有你们派出所的同志,都出去,马上出去!”

  陈仲成阴着脸,道:“小可同志,你先回去吧!”

  徐小可不走:“你们不是要事实经过吗?贺市长不愿写,我来写!”

  贺家国说:“小可,你也不要写,我今天倒要看看他们怎么收场!”

  陈仲成冷冷看着贺家国:“贺市长,你想怎么收场呢?小可同志有恋爱自由, 你好像没有吧?如果我没搞错的话,你和你在美国的太太赵慧珠的离婚手续还没办 吧?这事起码不是合法行为吧?派出所的同志让你写写事实经过,也没有什么过分 的嘛!” 贺家国笑了笑:“我真没想到会这么快犯到你手上,陈局长,你说怎么办吧? 我就是不写,你还能把我抓走?也好,你出示拘留证,我现在就跟你走!” 陈仲成直摇头,做出一副很无奈的样子:“贺市长,我现在是被你逼上绝路了, 如果你不给我台阶下,我就得自己找台阶下了,——你等一下,我给市委李书记打 个电话,请李书记亲自处理吧,你是特殊人物啊,有特权啊,我们有什么办法呢?” 说罢,出门去打电话。

  却没想到,身为市委书记的李东方听了电话汇报后,根本不表态,沉默片刻, 冷冷说了句:“陈仲成同志,如果这种同志之间私生活的事都要我来处理,我干脆 做街道主任算了!再有,蛤蟆一步,鳖也一步,你不掂量掂量?”

  再次回到2267房里,陈仲成态度变了,要刘方平向徐小可和贺家国道歉。

  刘方平委屈极了:“陈局长,怎么……怎么要我向他们道歉?”

  陈仲成心头的火压不住了,脸一拉,对刘方平吼道:“我让你道歉你就道歉! 峡江是谁的天下,你还不清楚吗?你以为你今天是碰到了一般老百姓?想怎么干就 能怎么干?!人家是市长助理,是特权人物,不在我们法律和治安处罚的规定范围 之内!”

免责声明:本文仅用于学习和交流目的,不代表素心书斋观点,素心书斋不享任何版权,不担任何版权责任。

 

A.本质作为实存的根据 - 来自《小逻辑》

(DasWesenalsGrundderExistenz)  (a)纯反思规定(Die reine Reelexionsbest immungen)     (1)同一(IdentitaBt)     §115     本质映现于自身内,或者说本质是纯粹的反思;因此本质只是自身联系,不过不是直接的,而是反思的自身联系,亦即自身同一。     〔说明〕这种同一,就其坚持同一,脱离差别来说,只是形式的或知性的同一。换言之,抽象作用就是建立这种形式的同一性并将一个本身具体的事物转变成这种简单性形式的作用。有两种方式足以导致这种情形:或是通过所谓分析作用丢掉具体事物所具有的一部分多样性而只举出其一……去看看 

第28章 荣任总统 - 来自《南非斗士曼德拉》

·第一次全民大选日确定   ·向白人开明派敞开大门   ·“黑人家园”的麻烦   ·大选前的躁动   ·重建和发展计划   ·1994年4月26日——难忘的时刻   ·意料之中的“压倒性胜利”   ·南非第一任黑人总统宣誓就职   把1994年4月27日作为南非第一次全民大选日是在1993年7月2日的南非多党制宪谈判会议上通过的。①这一天,非洲人国民大会总书记拉马福萨提出最终批准大选日期的决议后,多党谈判会议就此进行了约1小时的辩论。在最后表决中,26个与会党派代表团中的19个对这一决议表示赞同,但因卡塔自由党、保……去看看 

北京人民大会堂 - 来自《黄祸》

陆浩然觉得自己处身在一出荒诞剧中,举起的手有点颤抖。陆浩然忘记把会议卡戴在胸前,被卫兵拦在门口。门里至少有二十名中央办公厅的工作人员,没有一个出来说一声。他在每个口袋和公文包里找,最终想起可能忘在了汽车座位上。汽车已经开向下面的停车场。他扬了一下手,没喊出声。司机反正听不见,叫出来反而显得更狼狈。那些办公厅的人在发笑。不久前他们还像狗一样对他使劲晃尾巴,生怕他看不见。现在即使他亲口请他们下去代劳一趟,他们也可能装着听不见。他沿着弧形车道走下去。小雨打在脸上凉丝丝。以前,他的车可以从专用车道直接……去看看 

廿六、重返故地 - 来自《走出迷惘》

由北京转道南方的时候才知道姑丈和姑母已经出境回南洋去了。我们和老人以及雪梅、晓云一起愉快地生活了三个多月。一天,接到同事来信要我们火速回京,说是从沟里出走“投亲靠友”的同事们,多数已先后回到了老校址。老校址的大部分校舍已被某部队占用,回来的同事们只好住进了还没被占用的几座空置的办公楼,现在差不多住满了人。有的同事只好住到仓库、工棚、甚至温室、实验室等等凡是有屋顶能栖身的建筑屋里去。来信又说,部里重新任命了“学校临时领导小组”,由王国蓝任第一把手(仍在养病,实际是挂名),原来的两位副校长高斌和……去看看 

第一章 “维纳斯计划”福兮祸兮 - 来自《挑战微软霸权》

一、 “维纳斯计划”福兮祸兮   盖茨给中国人送女神来了   1999年3月10日, 中国IT业应该永远记住这个日子。这一天发生的事所蕴含的意义,可能将直接维系到中国IT业未来长远的命运。   3月10日,联想、海尔、步步高等国内PC、家电、VCD业的众多巨头云集深圳,恭侯无冕之王比尔·盖茨的驾到。盖茨每次到中国,都会带来沉甸甸的礼物,这次也不例外。这次活动的主题就是:“比尔·盖茨将维纳斯带给中国人。”口气中是微软一贯的霸气和神气----维纳斯是爱和美的女神,她怎能是谁家的礼品?! 显然,盖茨又一次坦然地将自己放到“救世主”……去看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