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章

 《至高利益》

  徐小可讥讽地看着贺家国:“真以为我要嫁给你了?你以为我怕那些流言蜚语 呀?”

  李东方怔了一下,换了一个角度说:“老领导,有个情况你可能还不清楚:大 老板对贺家国很关心,也很关注,还让凡兴同志专门带了话给我,要我们注意保护 他。

  赵启功气道:“峡江市的一把手是不是你?你就没办法了?你就让他多搞搞经 济,搞搞移民什么的,政法方面的事少插手,尤其是田壮达的案子!”哼了一声, 又带着明显的怨愤说,“钟书记怎么突然关注起这个狂徒了?他过去不是这个态度 嘛!这里面难道没有文章吗?还有那个钱凡兴,怎么到峡江来的,来干什么,你心 里要有数!东方同志,我不管你心里怎么想,一个基本事实你千万别忘了:你不要 以为峡江出乱子账只算到我一个人头上,你的政治利益和政治前途也要受到影响! 你记住我这话好了!”

  这场酒真是喝伤了,从赵启功家回来,李东方彻底醉了一回酒,吐得一塌糊涂。 就在李东方到赵启功家吃便饭的那天晚上,贺家国到滨江温泉疗养院看望钟明 仁去了。

  钟明仁难得抽了一支烟,徐徐吐着烟雾说:“家国,可以告诉你:到目前为止, 除了不计后果的正义感和报国为民的激情,我还没发现你有什么特殊的政治才华。 你再想想看,这个市长助理是不是还做下去呀?并不是只有当官才能报国为民嘛!”

  贺家国怎么也没想到,谈话的主题最后会落到他的去留问题上,便陪着小心探 问道:“钟叔叔,您知道的,我上任还没多久,想干的事还不少,如果……如果我 想干下去呢?”

  钟明仁似乎早就料到了贺家国的态度,并没感到多少意外,平静地表示说:“ 你想干下去我也不拦你,拦也拦不住嘛!不过,之所以给你吹这个风,是我对你父 亲有承诺啊!以后,你既不要把我当靠山,也别搞我的侦查,工作上的事更不要来 找我,干得好,为峡江的老百姓造了福,我表扬,干不好,闹出了乱子,我就公事 公办。哪一天上当受骗违了纪犯了法,我也饶不了你!”

  贺家国像得了特赦一般,连连点头道:“好,好,钟叔叔……”

  钟明仁脸一拉,站了起来:“不是钟叔叔了,是钟书记!”

  贺家国迟疑了一下,向钟书记汇报了想和小可结婚的打算。 峡江宾馆的闹剧过后,徐小可连着两三个星期没怎么答理贺家国。贺家国打电 话她不接,约她出去她不干,还要贺家国注意点影响。影响确实不小,那阵子机关 里传得沸沸扬扬,说什么的都有,还有人跑来向贺家国打听:问他和徐小可什么时 候结婚?贺家国心里一点底也没有,对这些传言和询问惟有苦笑而已。好在工作上 的事不少,忙起来也就把徐小可淡忘了。

  却也没忙出什么成绩,除了四处得罪人,一事无成。陈仲成仍做着政法书记, 田壮达的案子进展不大,红峰商城官司正在重审,结果如何尚不得知。

  这天快下班了,到底碰上了一件让贺家国高兴的事:徐小可突然跑到他办公室 来了,给了他一把钥匙,让他晚上到她家“听旨”。贺家国心中一喜,意识到了什 么,推掉了当晚的两场公事应酬,精心修饰了一下,去了徐小可的家。

  徐小可只穿着件黑颜色的真丝吊带睡裙,款款走了出来。

  贺家国上前搂住徐小可纤细的腰枝,笑道:“市领导来领旨了!”

  徐小可一把推开贺家国,嗔道:“市领导,我今天得和你好好谈谈!”贺家国 在徐小可粉颈上吻了一下:“徐处长,我知道,你小姑奶奶终于发现了我的潜在价 值,一心想嫁给我了,是不是?我早就和你说过嘛,我是只股本扩张能力很强的绩 优股,买下决不会上当!”

  徐小可却说:“算了吧,贺领导,我被你这支垃圾股坑死了!”拉着贺家国在 红烛耀闪的桌前坐下,为贺家国和自己各调了一杯酒,杯一举,“来吧,在我宣布 这个决定前先干一杯!”

  贺家国揽着徐小可,笑问:“徐处长,你还是先宣布吧:我们的婚礼什么时候 举行?”

  徐小可讥讽地看着贺家国:“真以为我要嫁给你了?你以为我怕那些流言蜚语 呀?”

  贺家国忙道:“你不怕,肯定不怕!——你这不是为了我吗?我怕呀,因为峡

  江宾馆那一出子,不少别有用心的家伙都诬蔑我是流氓市长了,你肯定很同情我, 就决定嫁给我了!”

  徐小可叹了口气,这才问:“李书记和你说过了?”

  贺家国有点摸不着头脑了:“李书记说过什么?”

  徐小可又点了一下:“我的事啊!”

  贺家国回忆了一下:“你的事?没说过你什么事呀!”

  徐小可见贺家国不像装洋相,便说:“我主动找李书记谈了一次,问李书记: 如果我和你正式结婚,我的工作能不能不动?而且,我还把那晚发生的一个重要细 节告诉了李书记,李书记考虑了一阵子,又和钱凡兴商量了一下,同意不动我了, ——当然,必须买你这支垃圾股。”

  贺家国乐了:“这可是李书记上任后办得最漂亮的一件事!”酒杯一举,“来, 小可,干!”


免责声明:本文仅用于学习和交流目的,不代表素心书斋观点,素心书斋不享任何版权,不担任何版权责任。

 

皇上也是冤大头 - 来自《潜规则》

一   明朝也流传着一些官场笑话,《万历野获编·补遗》中就记载了有关钱能的两条。   钱能是成化、弘治年间(1465—1505年)的著名太监,奉成化皇帝之命镇守云南。镇守太监这个岗位是明初的洪熙皇帝设立的。皇上不放心下边的官员,就派那些经常在自己身边工作的太监下去盯着。应该承认,这样做是很有必要的。明朝的官员经常糊弄皇上,皇上也建立过一些监督制度,譬如派遣监察御史下去巡查,奈何这些御史也可能被收买,甚至会逼着人家掏钱收买,然后和被监察者一起糊弄皇上。所以,派遣家奴们下去替皇上盯着,这已经是“上有政策下有对策”式……去看看 

第二章 长沙激战 2、康禄最先登上城墙 - 来自《曾国藩 第1部 血祭》

南门外的妙高峰,其实并不高,准确地说,它只是一个土堆罢了,就和城东郊的马王堆一样。但它比马王堆的命好,它紧靠南门,处于长沙城热闹的地方。在闹市区有这么一座地势稍高,又林木葱郁的山丘,更显得难能可贵。历代文人雅士,都喜欢在这里登高赋诗。当年吴三桂占据长沙时,陈圆圆已经老了,八面观音、四面观音成为他的爱妾。吴三桂常常携带两个观音在妙高峰上游憩。峰顶药王庙前的坪中,至今还留下为吴三桂造的石桌石凳。传说吴三桂与八面观音、四面观音,时常在此对弈,石桌上刻的棋盘还清晰地保留着。这几天,药王庙已成为太平军攻城指挥部。现……去看看 

第十章 为什么最坏者当政 - 来自《通往奴役之路》

所有权力都易腐化,绝对的权力则绝对地会腐化。——阿克顿勋爵我们现在必须审视一下一种看法,正是从这种看法中许多把极权主义的到来看作是不可避免的人得到了安慰,并且,这个看法大大削弱了很多其它如果彻底了解极权主义的性质,就会尽最大努力来反对它的那些人的抵抗力。这种看法就是认为极权主义政权最令人讨厌的特点应归之于这一历史的偶然巧合。即这种政权是由流氓和杀人犯的集团建立起来的。有人说,德国极权主义政权的建立导致了施特赖歇尔和基林格尔、莱伊和海因斯、希姆莱和海德里希之流的当政,这或许可以证明德国人性格……去看看 

第廿一章 简单再生产 - 来自《资本论(第一卷)》

一个货币额转化为生产资料和劳动力,这是要执行资本职能 的价值量所完成的第一个运动。这个运动是在市场上,在流通领 域内进行的。运动的第二阶段,生产过程,在生产资料转化为商 品时就告结束,这些商品的价值大于其组成部分的价值,也就是包含 原预付资本加上剩余价值。接着,这些商品必须再投入流通领域。 必须出售这些商品,把它们的价值实现在货币上,把这些货币又重 新转化为资本,这样周而复始地不断进行。这种不断地通过同一 些连续阶段的循环,就形成资本流通。   积累的第一个条件,是资本家能够卖掉自己的商品,并把由此 得到的绝……去看看 

5 父亲为什么参加革命? - 来自《吃蜘蛛的人》

奶奶嫁后的10年之内共生了10个孩子。父亲和叔叔出生时都有7斤多,姑姑则不到6斤,接下来,每年问世的婴儿,一个比一个小。奶奶又不能不生,生了又养不活他们。有的宝宝出生几天就夭折了,有的只活了几个时辰,甚至还来不及睁眼看看他们母亲毫无血色的脸。   一次次失去儿女的悲痛使奶奶更加宝贝上天留给她的三个孩子。她为先天不足的姑姑找了最好的奶妈,因为奶奶自己太虚弱,无法哺育孩子。两个儿子也分别雇了保姆,而奶奶自己则全力以赴,照顾全局,结果3个孩子都长得结结实实的。   俗话说,三岁看到老。父亲和姑姑的性格像奶奶,待人接物……去看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