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章

 《至高利益》

  徐小可讥讽地看着贺家国:“真以为我要嫁给你了?你以为我怕那些流言蜚语 呀?”

  李东方怔了一下,换了一个角度说:“老领导,有个情况你可能还不清楚:大 老板对贺家国很关心,也很关注,还让凡兴同志专门带了话给我,要我们注意保护 他。

  赵启功气道:“峡江市的一把手是不是你?你就没办法了?你就让他多搞搞经 济,搞搞移民什么的,政法方面的事少插手,尤其是田壮达的案子!”哼了一声, 又带着明显的怨愤说,“钟书记怎么突然关注起这个狂徒了?他过去不是这个态度 嘛!这里面难道没有文章吗?还有那个钱凡兴,怎么到峡江来的,来干什么,你心 里要有数!东方同志,我不管你心里怎么想,一个基本事实你千万别忘了:你不要 以为峡江出乱子账只算到我一个人头上,你的政治利益和政治前途也要受到影响! 你记住我这话好了!”

  这场酒真是喝伤了,从赵启功家回来,李东方彻底醉了一回酒,吐得一塌糊涂。 就在李东方到赵启功家吃便饭的那天晚上,贺家国到滨江温泉疗养院看望钟明 仁去了。

  钟明仁难得抽了一支烟,徐徐吐着烟雾说:“家国,可以告诉你:到目前为止, 除了不计后果的正义感和报国为民的激情,我还没发现你有什么特殊的政治才华。 你再想想看,这个市长助理是不是还做下去呀?并不是只有当官才能报国为民嘛!”

  贺家国怎么也没想到,谈话的主题最后会落到他的去留问题上,便陪着小心探 问道:“钟叔叔,您知道的,我上任还没多久,想干的事还不少,如果……如果我 想干下去呢?”

  钟明仁似乎早就料到了贺家国的态度,并没感到多少意外,平静地表示说:“ 你想干下去我也不拦你,拦也拦不住嘛!不过,之所以给你吹这个风,是我对你父 亲有承诺啊!以后,你既不要把我当靠山,也别搞我的侦查,工作上的事更不要来 找我,干得好,为峡江的老百姓造了福,我表扬,干不好,闹出了乱子,我就公事 公办。哪一天上当受骗违了纪犯了法,我也饶不了你!”

  贺家国像得了特赦一般,连连点头道:“好,好,钟叔叔……”

  钟明仁脸一拉,站了起来:“不是钟叔叔了,是钟书记!”

  贺家国迟疑了一下,向钟书记汇报了想和小可结婚的打算。 峡江宾馆的闹剧过后,徐小可连着两三个星期没怎么答理贺家国。贺家国打电 话她不接,约她出去她不干,还要贺家国注意点影响。影响确实不小,那阵子机关 里传得沸沸扬扬,说什么的都有,还有人跑来向贺家国打听:问他和徐小可什么时 候结婚?贺家国心里一点底也没有,对这些传言和询问惟有苦笑而已。好在工作上 的事不少,忙起来也就把徐小可淡忘了。

  却也没忙出什么成绩,除了四处得罪人,一事无成。陈仲成仍做着政法书记, 田壮达的案子进展不大,红峰商城官司正在重审,结果如何尚不得知。

  这天快下班了,到底碰上了一件让贺家国高兴的事:徐小可突然跑到他办公室 来了,给了他一把钥匙,让他晚上到她家“听旨”。贺家国心中一喜,意识到了什 么,推掉了当晚的两场公事应酬,精心修饰了一下,去了徐小可的家。

  徐小可只穿着件黑颜色的真丝吊带睡裙,款款走了出来。

  贺家国上前搂住徐小可纤细的腰枝,笑道:“市领导来领旨了!”

  徐小可一把推开贺家国,嗔道:“市领导,我今天得和你好好谈谈!”贺家国 在徐小可粉颈上吻了一下:“徐处长,我知道,你小姑奶奶终于发现了我的潜在价 值,一心想嫁给我了,是不是?我早就和你说过嘛,我是只股本扩张能力很强的绩 优股,买下决不会上当!”

  徐小可却说:“算了吧,贺领导,我被你这支垃圾股坑死了!”拉着贺家国在 红烛耀闪的桌前坐下,为贺家国和自己各调了一杯酒,杯一举,“来吧,在我宣布 这个决定前先干一杯!”

  贺家国揽着徐小可,笑问:“徐处长,你还是先宣布吧:我们的婚礼什么时候 举行?”

  徐小可讥讽地看着贺家国:“真以为我要嫁给你了?你以为我怕那些流言蜚语 呀?”

  贺家国忙道:“你不怕,肯定不怕!——你这不是为了我吗?我怕呀,因为峡

  江宾馆那一出子,不少别有用心的家伙都诬蔑我是流氓市长了,你肯定很同情我, 就决定嫁给我了!”

  徐小可叹了口气,这才问:“李书记和你说过了?”

  贺家国有点摸不着头脑了:“李书记说过什么?”

  徐小可又点了一下:“我的事啊!”

  贺家国回忆了一下:“你的事?没说过你什么事呀!”

  徐小可见贺家国不像装洋相,便说:“我主动找李书记谈了一次,问李书记: 如果我和你正式结婚,我的工作能不能不动?而且,我还把那晚发生的一个重要细 节告诉了李书记,李书记考虑了一阵子,又和钱凡兴商量了一下,同意不动我了, ——当然,必须买你这支垃圾股。”

  贺家国乐了:“这可是李书记上任后办得最漂亮的一件事!”酒杯一举,“来, 小可,干!”

免责声明:本文仅用于学习和交流目的,不代表素心书斋观点,素心书斋不享任何版权,不担任何版权责任。

 

第三编 交换 第05章 论地租与价值的关系 - 来自《政治经济学原理》

第一节 在增加生产费用的条件下可以无限增加的商品。这种商品的价值法则,及其在现有最为不利的条件下的生产费用。  前面考察了决定两类商品价值的法则。其中一类商品由于数量是给定的,价值完全取决于供给与需求,即使有生产费用,这种生产费用也仅仅构成一最低限额,价值不能永久低于这一最低限额,此类商品不多;另一类则可以用劳动和资本任意增加,其生产费用既决定了它们与其他商品相交换的最低价,也决定了它们与其他商品相交换的最高价,此类商品很多。但还有第三类商品需要加以考察。此类商品不是有一种生产费用,而是有几种生产……去看看 

七、自愿的“贱民”与隐居乡野 - 来自《甘地传》

运动已进入低潮,甘地身陷囹圄,深感暂无回天之力。为避开政府锋芒,维系民心士气,甘地再次决定将注意力从直接的政治斗争转向建设性工作。   解救“贱民”是甘地建设性方案中的一个重要内容,他认为不可接触制乃是印度教社会的一大痼疾,是英国赖以维护其分而治之统治的基础,因此甘地决定从狱中发起一场消除不可接触制、解救“贱民”的社会宗教革新运动,他称之为“哈里真”①运动。   ①“哈里真”即“神之子民”的意思,是甘地对“贱民”的称呼。   当时一个最紧迫的问题是依照麦克唐纳的宪制方案,“贱民”将以少数族的地位参……去看看 

第廿五章 - 来自《骗官》

威力宾馆205房间里,于天青的询问已经基本结束,由于毛得干的攻守方针得力,案件并没有实质性的进展。“后来再也没有看到过蔡红?”于天青问:“也没有听到过有关她的消息?”化名吴成的胡胜和化名郑丽丽的阿萍一起点头道:“再也没有听到过她的任何消息。以后听到什么,我们会及时向你们汇报的。”于天青失望道:“好吧,今天就先到这儿,你们回去吧。”到了宾馆门口,阿萍想了想到手的两千块钱,便笑着对胡胜道:“看来省纪委的人也容易对付啊?”胡胜神情恍惚地道:“不,别看现在应付过去了,以后还不知会怎么样呢!”他边说边用右手在额头擦了擦汗,显得……去看看 

第6章 实例分析 - 来自《财产与自由》

第5章中概略的论述可以通过分析一个实例加以明确地阐释,这部分内容如果经济学家们愿意可以略过不看。  再次考虑一下如下情形,存在一个理想化的完全自给自足的家庭农业单位,以及只有两种稀缺的物品——鸡蛋和土豆。假设这两种物品在这个家庭的预算中,或者从技术上讲,正如在效用函数中表示的那样,占有大致相等的重要性。再进一步假设,每一种物品都可以在单位投入——在这个例子中是以时间计算的单位劳动量——的利润日益增高的条件下生产出来,而且这两种物品在其生产函数相同的意义上是完全对称的。在孤立的存在状态下,经济单……去看看 

第五章 格莱斯顿和密尔 - 来自《自由主义》

从19世纪中期起,英国自由主义史上闪耀着两个伟大的名字:行为界的格莱斯顿和思想界的密尔。他们两人有很大不同,但有一点相同。他们都具有使他们的头脑对新的思想观念保持清醒和开放这一莫大优点,而随着年龄的增长,两人最后都进一步对社会生活有更深刻的理解。 1846年,格莱斯顿当时还是保守党员,但是他在自由贸易问题上接受庇尔的领导,摆脱了老的传统,在此后许多年内,他最显著的政绩是完成了科布登的财政解放政策。在实行这一项政策的过程中,他同上院发生冲突,1859年-1860年由于他的积极斡旋,才使下院免于屈辱的投降,并使下院的经济优……去看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