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章

 《至高利益》

  如果是两个女人争风吃醋,赵娟娟就算把贺家国活撕了,也与他没什么关系。

  赵娟娟把水搅得更浑一些,从某种意义上说也许不是坏事。

  徐小可这才笑着把酒杯举起,和贺家国碰了下杯,将杯中酒一饮而尽。饮罢, 又说:“家国,你这个糊涂虫,都没问问我和李书记说了一个什么重要细节?”

  贺家国这才想了起来:“哎,对了,我还没来得及问:怎么回事?”

  徐小可说起了那天峡江宾馆发生的事:“家国,你知道么?陈仲成、赵娟娟给 我们下套的那天晚上,钱凡兴市长一直在峡江宾馆,就在五楼,他常去的那个套房 里,从晚上九点呆到十一点。”

  贺家国惊出一身冷汗,脱口骂道:“他妈的,我真没想到连钱市长也容不得我, 我这一做市长助理,那么多枪口都瞄上我了,我再替他当抹布也没用!”

  徐小可说:“家国,你明白就行了,也别骂了,反正倒霉的不是你,是我!事 后钱市长专门找我谈过一次话,那意思还想让我劝你激流勇退。谁是什么人我心里 有数得很,才去和李书记谈了一次。现在我也决定了,就陪你做孤家寡人了。李书 记说,闹到这个地步,不结婚政治上影响确实不好,我就决定和你结婚了。”

  贺家国苦笑道:“小可,这种勉强的政治婚姻还有意思吗?”

  徐小可说:“还有点意思,——起码现在还有点意思,不行以后再离嘛!”

  贺家国差点跳了起来:“你想清楚了,以后再离还不如不结呢!”

  徐小可拍了拍贺家国的脸颊,开玩笑道:“你叫什么叫?一点绅士风度都没有! 你贺家国要真是个绩优股,我就长期投资,就算是垃圾股也不怕嘛,我还可以对你 进行资产重组嘛!”

  贺家国这才笑了:“还不知你是只什么股呢!”说罢,把徐小可抱到了卧室床 上。

  他们一个星期后以闪电式的速度结了婚。

  这天,沈小阳发在《内部情况》第一期上的长篇文章《令人深思的红峰商城诉 讼案》经李东方批准,在《峡江日报》公开发表,发了整整一版。红峰商城的官司 就此从幕后走向前台,再度成了街头巷尾的议论话题和新闻焦点。

  同一天的《峡江日报》上还出现了一条与此相关的新闻:市人大免去邓双林中 级人民法院院长职务,任命程功为中级人民法院院长。

  陈仲成觉得赵启功近来的态度发生了显著的变化,有一种疏远他、进而抛弃他 的趋向。他这才在真切地感觉到,自己被一条叫做赵娟娟的柔软绞索深深套住了。 随着李东方到任后的步步紧逼,套在脖子上的绞索不再柔软,开始变得发硬,且越 勒越紧,快让他喘不过气来了。《峡江日报》公开报道红峰商城的官司就是一个明 确的信号。情况很清楚了,赵启功当初是看错了人,留李东方来守峡江市的摊子是 一大失策。貌似软弱的李东方骨子里其实硬得很,是要置他和很多人于死地的。李 东方连邓双林这样廉洁听话的法院院长都容不得,如何会容得了他们这帮人?现在 不赶他下台,决不是给赵启功面子,而是有着更险恶的用心。

  更可恶的是市长助理贺家国,此人就像一把燃着的火,随时可能点爆另一些定 时炸弹。

  在赵启功调离峡江市之前,陈仲成再也想不到自己会面对今天这种危险局面, 他也真是太胆大妄为了。明明知道赵娟娟和赵启功的关系非同一般,却出于一种报 复的心态,把赵娟娟毫不客气地睡了。

  这天,陈仲成赶到赵娟娟新开的娱乐城。赵娟娟问:“邓双林院长被撤了,我 怎么办?”

  陈仲成说:“我不是和你说了吗?不能再抗下去了,李东方、贺家国盯得这么 紧,你抗也没用,不就是千把万么?该给人家就给人家嘛,你就别再赖了,这次赖 不了了!”

  赵娟娟气道:“陈仲成,我告诉你:不但是钱,我更在乎这口气!”

  赵娟娟眼里盈满泪水,蛮横而娇柔地叫:“我不管你们这些,我就管我自己! 这个贺家国,那么狂傲,我去找他,他都没正眼看我!还有他那个女人,什么东西, 凭什么在我面前这么神气?一个破货而已,只怕不知和多少市长、书记睡过,连她 男人都不要她了,也不知贺家国怎么就看上了她,还和她结了婚!”

  陈仲成这才悟到了点什么:赵娟娟对贺家国的疯狂仇恨看来不仅仅是因为红峰 商城的官司,感情深处可能还有对贺家国的暗恋,以及一个成功而漂亮的女人对另 一个成功而漂亮的女人的嫉妒。

  陈仲成想想,如果是两个女人争风吃醋,赵娟娟就算把贺家国活撕了,也与他 没什么关系。赵娟娟在这场激烈复杂的政治斗争中掺入一份私情,把水搅得更浑一 些,从某种意义上说也许不是坏事。因此,也就没再多说什么,吃过饭后,和赵娟 娟打了一会儿保龄球便回去了。

  被赵娟娟送出门时,已经快十点了,正是上客的高峰。娱乐城大堂里和门外闪 烁的霓虹灯下,袒胸露背的暗娼成群结队。陈仲成便提醒了赵娟娟一下,要她注意 点社会影响,不要搞得太过分了。 赵娟娟问:“最近会有行动么?”

  陈仲成说:“最近顾不上,临时扫黄行动可能会有,我会让人事先打招呼的。”

  从新区回城的路上,意外地接到了赵启功的一个电话,是打到他手机上的。

免责声明:本文仅用于学习和交流目的,不代表素心书斋观点,素心书斋不享任何版权,不担任何版权责任。

 

1956年国务院政府工作报告 - 来自《历年国务院政府工作报告》

关于1955年国家决算和1956年国家预算的报告——1956年6月15日在第一届全国人民代表大会第三次会议上副总理兼财政部长李先念  各位代表:  现在我代表中华人民共和国国务院向第一届全国人民代表大会第三次会议提出关于1955年国家决算和1956年国家预算的报告,请予审查。  一、1955年国家决算  1955年国家决算的收支总数如下:1955年本年收入合计27,203,319,000元,加上上年结转收入3,154,657,000元,全年收入总数30,357,976,000元。本年支出合计29,346,938,000元。收支相抵,年终结余1,011,038,000元。同1954年决算的可比部分相比,1955年本……去看看 

第46章 - 来自《英雄出世》

一乘上方无遮无拦的小轿从江岸西码头方向飘过来,沿大观道一路奔东。轿是很新的,周圈围着红绸布的裙衣,青漆味挺浓,轿身轿杠上现着熠熠发亮的光。   抬轿的是两个穿绣花轿衣的年轻后生,腰杆挺得直,脚步迈得稳,咋看咋精神。   轿上坐着的卜守茹却木痴得很,身子几乎被红红绿绿的布包严了,只露着一双绝无神采的眼,散在额前的一缕鬓发中已夹杂了些许银丝。   是一个大雪过后的冬日。   四处惨白,天色阴暗,时而旋起的风,搅出阵阵令人迷乱的雪雾。   雪雾中的世界遍满凄惶:一些路段上的麻石已被扒了,却因着寒冬的来临未能按新法儿……去看看 

第二章 “负罪”、“良心谴责”及其它 - 来自《论道德的谱系》

一   豢养一种动物,允许它承诺,这岂不正是大自然在人的问题上的两难处境吗?这不正是关于人的真正难题所在吗?至于这个难题已经在很大程度上获得了解决,这在那些善于充分估价健忘的反作用力的人看来,想必是更让人吃惊的事。健忘并不像人们通常所想像的那样,仅仅是一种惯性,它其实是一种活跃的,从最严格的意义上讲是积极主动的障碍力。由于这种障碍力的存在,那些只是为我们所经历、所知晓、所接受的东西在其被消化的过程中(亦可称之为“摄入灵魂”的过程),很少可能进入意识,就像我们用肉体吸收营养(即所谓的“摄入肉体”)的那一整套千……去看看 

1-3 本书的基本构思和框架结构 - 来自《中国的道路》

第三节 本书的基本构思和框架结构    一、在一个经济的逻辑占据主导地位的社会中,阶层的形成导源于它在经济系统中执行的不同的功能,而它的消长则取决于它所提供的功能在经济系统中的重要性的消长  本书作为一项经济社会学的探索,它的主要兴趣在于从经济的逻辑出发来解释整个社会的变动。而一谈到对社会变动的解释,就离不开对社会中存在的各个阶层的分析。所谓阶层,也就是执行着某种相同的社会功能人群,因而社会的变动和阶层的消长其实是一个铜板的二面,社会的发展和变化总是会产生一些新的功能,从而促成执行这些功能的……去看看 

第七章 审讯忠王 5、洪秀全尸首被挖出时,金陵城突起狂风暴雨 - 来自《曾国藩 第2部 野焚》

第二天,囚禁在木笼里的李秀成的待遇得到改善。手脚不再捆了,左臂也上了药,饭可以吃饱了,由于天气炎热,还特为给他摆了一个盛满凉水的瓦罐和一只泥碗。另外,木笼里还添了几样东西:一条小凳,一张小几,几上摆着笔墨纸砚。李秀成坐在凳子上,一边慢慢磨墨,一边对着砚台凝思。  昨夜回到木笼里,李秀成又深深地思考了大半夜。鉴于几条基本认识,他越来越觉得自己的态度是对的:一是幼天王凶多吉少,很可能真的死了;一是太平天国元气已丧尽,包括自己在内,没有一人能重振当年雄风;一是劝弟兄们放下武器,以免无谓的牺牲,不是叛变。识时务者为俊杰,自己能……去看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