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章

 《至高利益》

  赵启功这才在沙发上坐下来:“怎么,中院的那个邓双林到底拿下来了?”

  赵启功先问:“老陈,现在说话方便吗?”

  陈仲成看看倒车镜和车窗外空荡荡的路面:“赵省长,方便,请您指示。” 赵启功的声音冷峻:“和你通个气吧,李东方今天又攻上来了,你的事收不了 场了。”

  陈仲成愕然一惊:“赵省长,那……那我马上到你家去!”

  赵启功的声音越发冷峻:“不必了,你心里有个数就行了,不论谁找到你,你 都不要乱说,你乱说你负责,这个招呼我先打在前面。当然,能做的工作我还会继 续帮你做,你这个同志也不要考虑得太多。你很难,李东方也不轻松,峡江并不只 有一个田壮达案子,矛盾不少,也都很激烈,许多矛盾搅成了一团麻,所以,鹿死 谁手现在还说不准。”

  陈仲成听到这里已经明白了:赵启功也许要牺牲他了,心中禁不住一阵悲哀… …

  省委书记钟明仁当市委书记时住柳荫路28号,一直住到现在,再没挪过窝。赵 启功做市委书记那年搬进了柳荫路2 号,搬进去不到半年,就帮李东方要下了斜对 过柳荫路7 号的小楼。这让李东方很感慨:赵启功对班子里的同志在生活上的关照 是没话说的。

  尽管住得很近,两家的私下来往却比较少,这一次,李东方主动找上了门,要 和自己的老领导摊开来好好谈谈了。

  是赵启功年轻的夫人刘璐璐开的门。

  刘璐璐开门就说:“李书记,我们老赵正等你呢,这几天他情绪可不太好。” 李东方强笑着说:“我猜得到,峡江出了这么多事,谁的情绪也好不起来。”

  进了会客厅就看到,赵启功正在大书桌上题字,是四个大字:边川玫瑰,题了 两幅,一幅竖的,一幅横的。见李东方进来,赵启功手上的毛笔也没放下,只说: “东方,你先坐,我马上就完!”在墨砚里润着笔,又说,“咱们的歌星小何,今 天一天给我来了三个电话,非要我为她的《世纪新歌》题字,赖上我了!”

  李东方走到赵启功身边看着:“老领导,是你有这艺术细胞,我就不敢题。”

  赵启功看了李东方一眼,说:“我劝你有空也交几个文化界的朋友,有好处。 接受点艺术熏陶,也是一种休息,一举两得。文化界的朋友还不烦心,不会找你要 官,不会没完没了地向你汇报。你能放下架子平等的和他们交朋友,满足一下他们 的虚荣心,他们就觉得很幸福了。”

  李东方笑道:“所以说中国知识分子物美价廉嘛!”

  落了款,用了印,刘璐璐小心地把题字收走了,自己也回避了。

  赵启功这才在沙发上坐下来:“怎么,中院的那个邓双林到底拿下来了?”

  李东方说:“这是常委们的一致意见,连陈仲成也没在会上反对。”

  赵启功问:“这个邓双林是不是有比较严重的问题?”

  李东方说:“没有,——至少目前没发现什么严重问题。不过,这个同志思想 和政治素质不太适合摆在法院院长的位置上,红峰商城案子的消极影响又这么大, 不换也不行。我们已经把他安排到市司法局做党委书记去了。”

  赵启功点点头:“也好,这安排也算对得起他了,——今天就为这事来的?”

  李东方略一沉思:“老领导,来向你汇报一下思想。”

  赵启功忙摆手:“东方,你别给我来这一套,老规矩,有话就说有屁就放。”

  李东方说:“那好,那好,老领导,我就和你交交心:我觉得咱们现在已经走 到了一个十字路口上,下一步脚往哪里迈至关重要,一脚迈错了,很可能就要犯严 重的政治错误,甚至是犯罪。”

  赵启功讥讽地看着李东方:“哦,这么严重啊?”

  李东方表情看上去很沉重:“就是这么严重!陈仲成的事你和我说过后,我越 想越后怕。陈仲成身为市委常委、政法委书记,在田壮达案件上的所作所为已经涉 嫌犯罪了,如果我们真的包庇陈仲成,那么,我们也就涉嫌犯罪!是严重的犯罪! 真让这批犯罪分子在我们的庇护下逃过法律的惩罚,我们就是背叛这个党,背叛这 个国家,背叛人民,其性质要比孤立的犯罪恐怕还恶劣。”

  赵启功低下头,思索着:“这事不是过去了么?东方啊,你怎么又提起来了?”

  李东方摇摇头,又说,说得很恳切:“老领导,怎么会过去呢?上次从你家走 后,我几乎日夜都在想,党和人民把我们摆在这种重要岗位上究竟期望我们干什么? 期望我们搞一些虚假的政绩吗?显然不是。多抓腐败分子当然不是政绩,说明我们 在用人问题上犯了不少错误,犯了错误我们就真心诚意好好检讨,错误的性质严重 一点,得不到党和人民的谅解,了不起下台不干嘛!背叛党,背叛国家,背叛人民 的事,我们决不能做!起码我李东方决不做!”

  赵启功抬起了头:“东方同志,你说完了?”

  李东方点点头:“先说到这里,老领导,说得不对你指出来!”

免责声明:本文仅用于学习和交流目的,不代表素心书斋观点,素心书斋不享任何版权,不担任何版权责任。

 

权力意志 第五节 - 来自《权力意志》

〈127〉   我对欧洲在军事方面的进展和内部无政府主义状态感到高兴。安谧的时代即中国式 的时代,就像伽里阿尼①为本世纪预言的那样,现已成为往事。个人的、男子汉的本事, 即爱的本事,重新获得价值。估价变得更加自然了,营养日益偏重肉食。美男子的出现 又成为可能。苍白的、卑贱的人(如孔德②想像的达官贵人)的时代过去了。野蛮,也 就是野兽,已为我们每个人所承认。正因为如此,一定会有更优秀的哲学家出现。——   康德是个外强中干的稻草人,不知何时,就会出现一次。     ①费尔南多·伽里阿尼(1728—1787)——意大利作家,也……去看看 

托克维尔对民主的界定 - 来自《《论美国的民主革命》导读》

《论美国的民主》第九章“为什么可以严格地说美国是由人民统治的”毛寿龙 《论美国的民主》上册第一篇讨论了美国的自然条件、民情和制度环境,第二篇开始探讨美国人的政治活动及其相应的微观制度安排,具体地说就是讨论美国的政党、社团、出版、民主治国、制约多数暴政的制度等,最后两章篇幅很长,其中一章是总结性的,总结美国的民主之所以得以持续的三大因素:自然条件、法律和民情,而民情又是其中最为重要的;其中一章讨论美国印第安人和黑人的命运,这可能是纯粹美国化的问题。托克维尔认为种族问题是美国最为困难的问题,美国的制……去看看 

第十三章 独步天下 新世纪的石油地缘政治 - 来自《石油战争》

〖布什新政府与石油的深厚渊源,决定了美国经济与外交政策的核心是石油。在石油即将迎来产能极限之时,美国不惜一切代价四处驻军,甚至悍然发动伊拉克战争,其真正意图不是反恐而是石油。〗【重新布局石油版图】在弹劾丑闻和股票泡沫破灭中,克林顿结束了总统的任期。几个月里,七万多亿美元烟消云散。新经济神话破灭了,几百万美国人民的养老希望随之破灭,上万亿美元的外国投资也付诸东流,这些投资都是受到美国股市财富激增前景的诱惑而来。2000年的总统大选,副总统阿尔·戈尔对阵来自得克萨斯州的前石油商人。这位商人的最大特……去看看 

廿三、“投亲靠友” - 来自《走出迷惘》

早在进沟不久的时候,当地老乡就已经对我校一些教工警告说:“不出两年你们不是跑光了,就是死在这个沟里”。多可怕的警告啊!可是进沟初期,校部向下传达了一项指示:教职工进沟以后不得随便和当地老乡来往。表面的理由是当地阶级成份非常复杂,有些当地人甚至当过土匪。说穿了是章“第一把手”为了防范教工们知道当地是严重病区而有意制造的舆论。那已经是在大家逃离清水沟回京之后。一次教工们聊起当年沟里闹克山病时,P系的一位教辅才说,因为他擅长于画画,曾经被G县通过学校调请去画地图。他亲眼看见地图上的清水沟边界标满红色叉叉……去看看 

第12部分 可疑的悖论 - 来自《希腊悲剧时代的哲学》

12.1 否定感官的悖论   另一个概念,内涵大于存在者这个概念,巴门尼德同样也已发现,虽然还不象他的学生芝诺(Zeno)使用得那么精妙,这就是“无限”的概念。不可能有无限者存在,因为在这样的假设中,会产生“一个完善的无限”这样一个矛盾的概念。假如我们的现实、我们现有的世界处处具有这种“完善的无限”的性质,那么,按其本质来说,它就意味着对逻辑、从而也是对实在的违背,因而是欺骗、谎言、幻觉。芝诺特别运用间接证明法,例如,他说: “不可能有从一地到另一地的运动,因为如果有这样的运动,就会有‘完善的无限’,而这是不可能的。阿基……去看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