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1章

 《至高利益》

  李东方痛苦地想:如果真是由他代表峡江市委把这一切说出来,赵启功的政治 前途就完了,他的良心也要受到责备。

  赵启功脸色难看极了:“东方同志,我说过放纵犯罪分子了吗?如果没记错的 话,我上次和你谈话时讲的是策略!犯罪分子不是不抓,是不要急着抓!我也想今 天晚上打冲锋,明天一早就把蒋介石几百万军队全消灭掉,可能吗?现实吗?你在 前面冲锋,就不怕人家在身后打你的黑枪?我们现在是侧着身子作战,这情况你不 是不清楚!你说你了不起下台,告诉你:我没这个想法,从来没有!为什么?我自 信会干得比一些同志更好!国家和人民把我从一个大学生培养成为党的高级干部, 对我是有期待的,不希望我莽撞地倒在自己同志的黑枪下!”

  李东方再也想不到,赵启功竟会这么慷慨激昂。

  赵启功敲着茶杯,继续说:“真正庇护犯罪分子的事有没有呢?有!不少省份 和城市都有,不敢说普遍,涉及面积恐怕也不会小!不被上面发现,他报都不报, 串案窝案变个案,大案要案变小案,大事化小,小事化了!刚听说这种事时,我也 很生气,也像你现在一样激动得不行,今天我就不气了,就多少能理解了。庇护腐 败分子只是个现象,背后的因素很复杂,几乎都涉及到一个地区、一个单位的诸多 政治利益和经济利益,这里面起码有一部政治学加一部社会学!”

  李东方忍不住插话道:“恐怕还有一部黑厚学!”

  赵启功赞同说:“不错,应该加上一部黑厚学。”接着说了下去,“和这些地 方比起来,我们峡江的这点事又算得了什么?啊?如果没人大做文章,何至于搞得 这么惊天动地?!你可能也知道,田壮达的案子省纪委已经插手了,纪委书记王培 松三天两头去向大老板汇报,却不在我面前露一句话!”

  李东方说:“老领导,你既然已经知道被动了,就该争取主动嘛!”

  赵启功冷笑道:“我怎么争取主动?去向钟明仁痛哭流涕,说我在峡江当了八 年市委书记,一手遮天,用了一批坏干部?包括那个陈仲成?”

  李东方冷静地说:“起码这个陈仲成你是用错了,钟明仁在公安局副局长的位 置上压了陈仲成好几年,你一上来就把他提起来了,又是局长,后是常委、政法委 书记。钟明仁同志在省委常委会上提出了不同意见,你还去做工作,不到半年又把 他这个常委报上去了。这倒不是推卸责任,对这个人的使用,我是反复提醒过你的, 这个人心术不正。”

  赵启功掩饰不住自己的沮丧了:“那么,现在又怎么办呢?你起码先给我维持 住嘛!”

  李东方摇摇头,态度坚定地说:“不行,这个人必须拿下来了!”

  赵启功吃了一惊:“李东方,你这是征求我的意见,还是向我通报?”

  李东方说:“意见上次就征求过了,这次只能说是向你通报了。另外,我也不 怕你生气,我仍然建议你去和钟明仁同志摊开来谈一次,包括陈仲成在田壮达案中 做的手脚。由你来向省委建议免掉陈仲成峡江市委常委职务,这比我们市委向省委 提出来要主动得多。这也许是我现在惟一能为你老领导做的事了,希望你理解。”

  赵启功呆呆看了李东方好半天,才问:“东方同志,如果我不这样做呢?”

  李东方一字一顿地说:“那只有由我代表峡江市委向省委作全面交待了!” 这话的分量,这话的语气,让赵启功陷入了痛苦的思索中。

  李东方想了想,又语气沉重地说:“老领导,迄今这一刻,我仍然把你当做自 己的朋友和同志,我仍然把已经发生的这一切看做你认识上的偏差。当然,如果你 坚持己见必须由我把这一切向省委说清楚时,我一定会实事求是,包括你担心田壮 达一案被人利用的活思想,你对腐败分子不是不动,而是以后再动的明确态度……”

  赵启功受不了了,瘫坐在沙发上,连连摆着手:“东方,不要说了,先不要说 了,你再给我几天时间,让我想想,好好想想,我现在脑子很乱,真的很乱……”

  李东方不便进一步逼下去了,叹了口气:“老领导,那我就再等几天。”

  说罢,李东方告辞了,也没等刘璐璐下楼来送。

  走出柳荫路2 号赵家大门时,李东方步履沉重,心情也十分沉重。

  事情很清楚,如果真是由他代表峡江市委把这一切说出来,赵启功的政治前途 就完了,他的良心也要受到责备:赵启功没把他当外人,陈仲成在田壮达一案上的 非法活动是赵启功在私人谈话场合主动告诉他的,是两个老搭档喝着五粮液随便谈 出来的。那么,他对原则底线的坚守,必将付出人格受辱的代价!以后就会有人指 着脊背说:这是一个卖友求荣的家伙,为了自己的政治利益不顾一切,连自己的老 搭档、老领导都卖。只怕连大老板钟明仁都会瞧不起他,没准会认为他是软骨头。 钟明仁吃过小报告的大苦头,不喜欢手下的干部在他面前打小报告。

  真希望赵启功能就此猛省,一举挽救自己的政治前途,也挽救他可能受辱的人 格,他愿意再等几天,哪怕为此再担上一点政治风险,忍点辱受点气,只要赵启功 能主动去找钟明仁和省委好好谈一下。

免责声明:本文仅用于学习和交流目的,不代表素心书斋观点,素心书斋不享任何版权,不担任何版权责任。

 

第二篇 分配 第14章 论工资因职业而异 - 来自《政治经济学原理》

第一节 工资因各种职业的引诱力不同而不同  以上对于工资所作的论述,只是限于对工资普遍发生作用的各种原因,也就是通常所谓支配正常的或平均的劳动报酬的各种法则。但是,不同种类的工作,在某种程度上受不同法则的支配,从而通常所支付的工资率也不同。关于这一点,我们尚未讲到。现在我们要考虑这些不同点,研究这些不同点以什么方式对前面所说的各种结论产生影响,或受到这些结论的影响。  关于工资问题的这一部分,在过去所有的说明中,说得最好的是亚当·斯密的著名的和人们非常熟悉的一章 。但我实在不能认为他的处理……去看看 

第五首 - 来自《神曲》

第二环,米诺斯 我就是这样从第一环下到第二环,但第二环所占的地方要比第一环小,而它所包含的痛苦却大得多,到处都是凄声惨叫。坐镇那里的是米诺斯,他狰狞可怖,切齿咆哮,他在进口处审查鬼魂们的罪行;逐个做出判决,依照尾巴缠绕身上的圈数来遣送鬼魂。我要说的是:一个生来不幸的亡魂,一旦来到他眼亲爱,就须向他交待自己的全部罪行:他对亡魂在人世所犯罪孽了解之后,就考虑把亡魂打入地狱的哪一层;他把尾巴绕上若干圈,这表明他要把亡魂放到哪一环。他面前总是站立着许多亡魂,每个亡魂都要轮流受他审问,他们交待罪行,听候审判,然后下到若干层。&……去看看 

第十一章 不紧不慢 - 来自《中国人的性格》

从“nervous”这个词的不同用法中,可以看出现代文明的一个很有意义的方面。这个词的原意是“神经的,强有力的,刚强的,有活力的”。这个词的引申意思,也是我们今天经常碰到的,是“有神经衰弱或神经疾病的,神经过于紧张的,易激动的,有病的”。表述神经疾病处于不同阶段的各种专业术语,今天听起来像日常用语那样熟悉。现代的文明无疑使人们的神经过于紧张,神经疾病也比前一个世纪更为常见。   但我们现在要说的并不是那些患有神经疾病的人,而是一般的西方人。这些人并非有疾病而健康状况不佳,相反,他们经常以各种方式提醒自己,神经系统……去看看 

5-3 投资 - 来自《经济增长理论》

(一)制度基础   我们在第三章里已经泛泛地讨论了鼓励采取主动行动和冒风险所需的制度基础。下面我们只谈谈与储蓄和投资之间的联系有关的若干特点。   应当指出的第一个特点是从这样一个事实中产生的,即许多投资必须具有相当大的规模。在这个问题上,有些作者描绘了一幅田园诗般的资本形成的图景,其中“普通人”为了适应环境,储蓄了或者借了一小笔钱,并逐渐改善了他的处境。有些投资是属于这一类的。普通人可以改善他自己的房屋或他的小农场,或对一家商店或一辆卡车投资,但是这在发展经济所需的投资中所占的份额还不到一半。……去看看 

第八章 - 来自《河流如血》

保良回学校上课,手机照样开着。一连数日,父亲那边依然没有一点声响,只有菲菲总是有事无事,把电话打进来闲聊。  菲菲的电话,时间拿捏得很好,上课和自习时间,绝不骚忧保良。一般都在中饭和晚饭前后,或者保良睡前,她的电话就会不请自来,没话找话地聊上半天。  保良接到菲菲电话,总要先问:“怎么了,有消息了吗?”  菲菲照例会答:“没有啊,你除了马老板脑子里还有没有别人?”  保良一般会说:“那我正有事呢,有空咱们再谈。”  菲菲照例不放:“你不就是在吃饭吗,我电话里都听见你们食堂的声音了。”  保良只好敷衍:“那你有什么事,快说……去看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