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2章

 《至高利益》

  李东方压抑着心头的恼怒,批评说:“凡兴,你怕给钟书记惹麻烦,峡江下游 地区的老百姓就会老有麻烦,将来钟书记也会有麻烦!”

  这时,一辆挂着小号牌照的黑色奥迪缓缓驶过,在李东方面前停下了。 省委书记钟明仁摇下车窗,招呼道:“东方同志,你好悠闲呀!”

  李东方一怔:“哦,是钟书记呀?怎么……怎么这么晚还没休息?”

  钟明仁笑呵呵的:“搞了次突然袭击。让凡兴同志陪我去看了看国际工业园, 也听了听园区同志的汇报。情况还好嘛,啊?不像你老兄渲染的那种样子嘛!”

  李东方没想到钟明仁会主动跑去看国际工业园,更没想到是钱凡兴做的陪同— —今天白天还在不同的场合见到过钱凡兴两次,也没听钱凡兴提起过。

  钱凡兴带着钟明仁能看到什么、听到什么就可想而知了,只怕这“突然袭击” 既不“突然”,也构不成“袭击”。李东方却也不好当面点透,只含蓄地笑了笑, 说:“钟书记,您让凡兴同志带路还算突然袭击呀?只怕消息早让凡兴泄露了。”

  钟明仁不悦道:“怎么?凡兴同志还敢骗我呀?他骗了我的耳朵,也骗不了我 的眼睛!东方同志,我可当面给你说清楚:再胡说八道,别怪我对你不客气!”

  李东方支支吾吾不知说了些什么,话没说完,钟明仁的车已经开走了。

  第二天见了钱凡兴一问才知道,这个滑头市长果然把钟书记糊弄了一次。 和钱凡兴是在时代大道筹建指挥部见的面,当时的谈话环境和气氛不太好。房 间里总有人进进出出,钱凡兴不断为老街拆迁的事发火骂人,对李东方的问话也有 点心不在焉。这让李东方挺不高兴,心想,这算怎么回事?你一个市长对一个市委 书记还有没有起码的尊重呀?昨天钟书记去看国际工业园,你事前事后都不打招呼, 今天我主动找上门,你还这么大大咧咧的,像话吗?这位置摆得也太不正了吧!于 是,便沉下脸,要钱凡兴先把手上的事停停,把昨晚的事说说清楚。

  钱凡兴把手上的事停了,对昨晚的事却没当回事,还自认为处理得很好,笑呵 呵地说:“嘿,李书记,你看你这个人,对钟书记这么认真!小事一桩嘛,我全妥 善处理了。昨天下午快五点时,钟书记来了个电话,说是要去国际工业园看看,我 赶快让园区那边准备了一下,拖到七点才陪钟书记过去的,钟书记看了挺满意。” 李东方哼了一声:“你们不对钟书记讲真话,他当然满意了!”

  钱凡兴不在意地说:“在这事上谁敢对钟书记讲真话?不是自找麻烦吗?!”

  李东方压抑着心头的恼怒,批评说:“凡兴,你不找麻烦,峡江下游地区的老 百姓就老有麻烦,将来钟书记也会有麻烦!钟书记工作这么忙,能下来看看国际工 业园机会多难得呀,你怎么就不懂得珍惜呢?你怕麻烦,可以和我打个招呼嘛,该 说的话我来说嘛!你看看你,把一次难得的向钟书记汇报问题的机会丧失了!”

  钱凡兴心里不买账,脸上仍在笑:“嘿,李书记,这么说来,我还幸亏没和你 打招呼!这时候你真把钟书记惹毛了,时代大道的资金我找谁要去?!”想了想, 又说,“你也别气了,国际工业园是老问题了,你要真想谈,机会总还有!”

  李东方想想也是,事情已经过去了,再说什么也没用,批评重了还伤感情。 钱凡兴把话题一转,兴致勃勃汇报起了时代大道的筹建工作。

  听完了钱凡兴的汇报才知道,尽管钱凡兴打着钟书记的旗号,和交通厅路桥公 司的谈判进展的也不顺利。路桥公司根本没有收购外环路的意向,也没有这个资金 实力。交通厅王厅长是为了迎合钟明仁,才违心答应收购外环路的。落实到属下的 路桥公司,路桥公司不干了,两个老总还不敢明说,只在那里拖。贺家国只随钱凡 兴参加了一次谈判,就发现气味不对,明确告诉钱凡兴,对路桥公司不能指望。

  李东方警觉地问:“那么,凡兴,贺家国这个判断到底准不准呀?”

  钱凡兴咂着嘴说:“准,准!家国这同志反应快,判断得不错!开头我还不相 信,是后来才悟到的——不过,我钱凡兴和峡江市政府也不是那么好骗的,他们敢 这么讨好钟书记,我就让他们去报牛皮税!”

  李东方注意地看着钱凡兴,有些警觉了:“凡兴,你什么意思?”

  钱凡兴自以为得计:“他们交通厅不把话说在明处,我也就装糊涂,我知道他 们路桥公司不可指望,两条街还是下令拆了,就是这星期的事,可以说是拆得迅雷 不及掩耳!估计后天就全拆完了!到时候,我再去找钟书记进行专题汇报,让钟书 记出面逼路桥公司至少拿出10个亿来!路桥公司去偷,去抢,都与我们没关系!”

  李东方吓出了一身冷汗,脱口道:“凡兴,你……你这胆子也太大了吧?”

  钱凡兴笑了笑:“李书记,你别怕,这年头就是撑死胆大的,饿死胆小的!”

  李东方忧心忡忡地问:“如果这10个亿拿不到,我们怎么收场呀?”

  钱凡兴挥挥手,蛮不在乎地说:“我还真没想过什么收场的事,这种事让钟书 记和交通厅去考虑吧!钟书记牵的头,交通厅答应的事,他们总会想办法的!”

免责声明:本文仅用于学习和交流目的,不代表素心书斋观点,素心书斋不享任何版权,不担任何版权责任。

 

下篇 第03章 出生后第一年 - 来自《幸福之路》

出生后第一年过去看成在教育范围之外。至少到婴儿会说话这一段不太长的时间里,婴儿是完全由母亲和保姆护理的,她们确信自己本能地清楚什么对宝宝好,但事实并非如此。婴儿出生头一年的死亡率相当大,幸存者中多数婴儿的健康也受到损害,由于护理不当,使之成为婴儿的恶劣的思维习惯的根源。而这一切最近才认识到。科学“侵犯”婴儿室常常使人不满,因为它影响母亲和孩子间的柔情蜜意。但是情和爱不能同时存在,热爱自己孩子的父母定会希望他(她)生活得好,为此当然就有必要借助于科学智慧了。因而我们发现,这种情感在无儿无女或像卢梭那样……去看看 

6-12 进步对价值的一般影响 - 来自《经济学原理》

第一节 新开发国家中资本和劳动投放场所的有利程度部分地取决于和旧世界市场的联系,在这些市场上它可以出售自己的产品,并以其未来的收入提取它目前所需要的各种供应品。   任何地方对劳动与资本的雇用取决于三个条件:第一,它的自然资源;第二,知识的进步和社会与工业组织的发展所产生的,善于利用这些资源的力量;第三,靠近有出售剩余产品的市场。最后这一条件的重要性,往往为人所忽视;但是,当我们观察新开发国家的历史时,它显得十分突出。   人们常说,那里有不收地租的大量肥沃土地和相宜的气候,那里劳动的实际工资和资本的利息就……去看看 

第10章 把握力(Retention) - 来自《人类理解论(第二卷)》

1 思维(contemplation)——人心在进一步地趋向知识时,还有第二种官能出现。这种官能就是所谓·把·握,它是能把由感觉和反省得来的那些简单观念加以保留的。保留的途径有二,第一,它能把心中当下所得的观念,现实地在它底眼前保留一时,这就叫做思维。   2 记忆(memory)——至于那些曾经在心中印过的观念,或那些隐而不显的观念,则人心亦有能力把它们回忆起来,这便是第二条把握底途径。就如热、光、黄、甜等等对象不在眼前时,我们亦可以照样构想它们。这便是所谓·记·忆,它正好象是贮蓄观念的仓库。因为狭窄的人心,既然不足以在一时以……去看看 

第17章 工作与家庭之间 - 来自《第五项修炼》

1990年《财星杂志》有一篇标题为“为什么评分得A的主管却是评分得F的父母”的封面故事;据观察,成功主管的子女比较可能发生情绪与健康问题。譬如密歇根大学的一项研究发现,在同一家公司,主管的子女每年有36%接受精神异常或滥用药物的治疗,非主管的子女只有15%。报告中又指出,主管长时间工作与个人特质(完美主义、没有耐心、讲求效率)是问题子女的元凶,并忠告精力充沛、对人我要求甚苛的管理者,需要学习如何不伤害子女的自尊与自信。然而,有趣的是,报告中并未提及为什么主管有效管理组织的方式,对于身为父母的角色毫无帮助?似……去看看 

第三编 交换 第11章 论作为货币的替代物的信用 - 来自《政治经济学原理》

第一节 信用不是生产手段的创造,而是它的转移  信用的作用问题所引起的误解和思想混乱不亚干政治经济学上的任何专题。这不是由于有关这一问题的理论存在特殊的难点,而是由于信用的各种形式所引起的一些商业现象的复杂性质;因此,人们往往不注意一般信用的性质,而只注意信用的特殊形式所具有的特性。  我们可以援引人们在谈到信用对“国民生计的重要意义”时所常用的夸张言词,作为在信用的性质上存在思想混乱的一个例子。信用虽然具有伟大的力量,但并不象许多人所想象的那样具有魔力。它不能无中生有。人们常讲……去看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