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3章

 《至高利益》

  李东方这才松了口气,在书记市长碰头会上说,要给贺家国记一大功。

  李东方再也想不到,钱凡兴会干得这么绝,此人一口一个钟书记,却从没想过 对钟书记负什么责,更甭说对老百姓负什么责了!赵启功的新区扔在那里,至今让 老百姓骂个没完,现在,钱凡兴又在工程资金没落实的情况下把两条老街拆了,这 怎么得了呀?当真为了政绩什么都不顾了?!

  李东方心头的怒火终于发作了:“凡兴同志,你……你这是负责任的态度吗? 这么干的后果你考虑过没有?你要是向钟书记逼宫不成,这乱子不闹大了?!”

  这通争吵搞得两人的情绪都挺不好,李东方离开时,连招呼都没跟钱凡兴打。

  回到市委办公室后,李东方越想心里越怕:眼下峡江的局面已经够被动的了, 时代大道真不能再出任何问题了!两条老街既然已让钱凡兴拆得一片狼藉,怎么也 得有个交待,谁让他摊上了这么一个宝贝市长!便让秘书把贺家国紧急召来了,问 贺家国知道不知道时代大道的资金落实情况?贺家国阴阳怪气地说,他正为这事忙 活着呢,这阵子一直在四处找资金,连华美国际许从权那帮朋友都用上了。

  和贺家国深入一谈才知道,贺家国也反对钱凡兴这种冒险逼宫的干法,认为就 算路桥公司慑于钟明仁的压力最终拿出了10个亿,也不符合市场经济的规律,贺家 国还说,钱凡兴听了他这话很不高兴,赌气要他按市场经济规律去运作看看。

  李东方焦虑地问:“家国,那你运作得怎么样了?”

  贺家国说:“你首长放心吧,这几天就有实质性进展了!”又不满地咕噜了一 句,“我真运作不下来,咱市长大人不又有话说了?这人早想让我滚蛋了,别以为 我不知道!”

  李东方说:“那就给我抓紧,钱市长说是逼钟书记,我看他更是逼我!”

  也算幸运,几天之后,贺家国引着深沪两家著名上市公司“东部投资集团”和 “高速公路”的老总分别来见钱凡兴了,连续三轮不间断地分头谈判之后,“东部 投资集团”以10.5亿的价格拿下了外环路30年的使用权,合同签订之日付款两个亿, 余款8.5 亿待“东部投资集团”完成2000年度配股后一次性支付。

  李东方这才松了口气,在书记市长碰头会上说,要给贺家国记一大功。 记功只是李东方个人嘴上说说,倒霉的事却又缠到了贺家国身上。

  天大的难题解决了,贺家国没落到任何好报。为促成此事出了大力的华美国际 投资公司许从权等人没从贺家国手里得到一分钱好处,白尽了义务不说,还贴了几 万元的出差费和招待费,许从权埋怨贺家国不够朋友。

  路桥公司那边一见难题解决了,态度突变,又积极起来,说是钟书记交待的事, 哪有不办的道理?这卖给外面的上市公司,而且只卖了10.5亿,太吃亏了。钱凡兴 便抱怨贺家国缺经济头脑,关键的时候没能再坚持一下。贺家国气不过,又不好冲 着钱凡兴发火,就跑到路桥公司拍着桌子责问前去检查工作的王厅长:你们究竟有 没有能力履行这10.5亿的合同?如果你们有这个能力,我们市政府优先考虑你们! 路桥公司这才老实了,再不敢放这类轻巧屁。不过,贺家国也把交通厅彻底得罪了, 钱凡兴只好亲自出面去给王厅长和路桥公司赔礼道歉,且又对贺家国产生了新的不 满,责备贺家国不顾大局,把贺家国狠狠批评了一通。

  碰到李东方,贺家国气得不行,直说好人当不得。

  李东方安慰说:“家国,你也别气了,这就是我们经常要面对的现实。”

  贺家国说:“这现实也太没道理了!这事我根本就不该管!就该让钱市长按他 的思路去向省里逼宫,让钟书记面对拆得七零八落的两条老街去骂钱市长!”

免责声明:本文仅用于学习和交流目的,不代表素心书斋观点,素心书斋不享任何版权,不担任何版权责任。

 

第25章 - 来自《英雄出世》

于是有了开春那场载入石城史册的大迎聘和大出聘。   《石翁斋年事录》载得清楚:“时阳春三月,六礼已成,吉期择定矣。相恨相仇之轿业大户马卜二家,复划定行轿区域,结秦晋之好。东西城八十又二家轿号歇业事聘,动辇舆千乘,致万人空巷,惊官动府,实为本城百年未睹之奇事也。”   此一奇事构成了卜守茹生命历程中的重要景观。   卜守茹在后来的岁月里常常忆起奇事发生那日的情形,觉着那日的一切值得她用一生的时光去玩味。   那日表层的喧闹下鼓涨着汹涌的暗潮。   马二爷借迎聘的机会,再一次向父亲和石城显示了他的成功,把迎……去看看 

第四章 英国人 - 来自《政治经济学的国民体系》

上面在“汉撒商人”一章里已经提到,英国的农业和养羊业怎样由于受到了国外贸易的影响而获得发展,怎样国外技工由于不能在他们本国安居乐业而逃到英国,由于芙政府对他们抚绥有方而使英国毛纺织业逐渐达到了繁盛状态,并怎样由于工业进步与伊丽莎白女王英明果断的措施,使以前由外人垄断的一切国外贸易,顺利地转入本国商人之手。   关于英国国民经济的发展,在上面第二章里已经谈到了一些,在接着谈下去以前,让我们先谈一谈英国工业的起源。   我们要追究英国工商业巨大发展的根源,主要应该从它的养羊业和毛仿织业谈起。   在汉……去看看 

前言与谢语 - 来自《极端的年代》

艾瑞克·霍布斯鲍姆  任何一位当代人欲写作20世纪历史,都与他或她处理历史上其他任何时期不同。不为别的,单单就因为我们身在其中,自然不可能像研究过去的时期一般,可以(而且必须)由外向内观察,经由该时期的二手(甚至三手)资料,或依后代的史家撰述为凭。作为本书作者,本人一生的经历,恰与本书讨论的大部分时期重叠。其中多数时候,从青少年岁月开始,一直迄今,我对公共事务均极敏感。这句话的意思是说,我以一个当代人的身分,而非以学者角色,聚积了个人对世事的观感与偏见。也正是因为这种缘故,这一辈子作为学史之人的学术生涯之中,多数时间……去看看 

1-5 在叙述联邦政府之前必须先研究各州的过去 - 来自《论美国的民主(上卷)》

这一章将考察美国根据人民主权原则建立的政府的形式、行动手段、障碍、好处和危险。首先遇到的困难,是美国有一部十分复杂的宪法。美国有两个互相结合而且可以说是互相嵌入对方的不同社会。美国有两个截然分开和几乎各自独立的政府:一个是一般的普通政府,负责处理社会的日常需要;另一个是特殊的专门政府,只管辖全国性的一些重大问题。简而言之,美国内部还有二十四个小主权国,由它们构成联邦的大整体。在研究各州之前先行考察联邦,这就使我们在前进的道路上必然遇到重重障碍。美国联邦政府的形式是最后出现的,它不过是共和国的变……去看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