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7章

 《至高利益》

  王培松点了一句:“早就有人说了,你连新婚夫人都给赵启功送上去了……”

  李东方回忆着那晚和赵启功一起喝着五粮液说的话,不太相信赵启功会让陈仲 成这么干,也就不怕王培松生气,明确判断道:“王书记,基于我对赵启功和此事 的了解,赵启功恐怕不会指示陈仲成这么不顾一切地乱来,他还没这么蠢!” 看着王培松熬得疲惫不堪的面孔,李东方觉得说不过去了,这才答应当晚和陈

  仲成进行一次谈话,把这事搞搞清楚。

  省反贪局的同志为这次谈话进行了精心安排,为了制造一种宽松的气氛,证明 这不是一次审讯,谈话安排在反贪局小会客室,除了李东方之外,反贪局的人员一 个也没安排参加。

  李东方尽量平静地说,还是在审讯室谈吧,让纪委书记主谈,我协助做工作。 王培松想了想,同意了,吩咐白局长安排在第一侦讯室。

  到了第一侦讯室没几分钟,陈仲成便被押进来了。

  李东方注意到,陈仲成的精神竟然不错,对他的到来没感到多少意外,进门坐 下后,还冲着他点了点头,说了句:“李书记,我知道王书记早晚会请你来的!”

  白局长呵斥说:“陈仲成,领导不提问,你不许随便说话!”

  王培松看了白局长一眼:“你怎么不让人家说话呢?今天我和李书记还就是要 听听陈仲成谈点实质性问题!”他把面孔转向陈仲成,犀利的目光在陈仲成脸上扫 视着,“比如说,你向犯罪分子通风报信这件事,和赵启功同志有什么关系啊?”

  没想到,陈仲成却反戈一击:“你们这是诱供,我有权利不说。”

  王培松根本不理这碴儿,沉下了脸,审视着陈仲成,厉声责问道:“诱供?陈 仲成,我王培松还不是糊涂虫!我请教你一下:如果没有赵启功的指示或者授意, 真是你自作主张干的,你干完后为什么还要跑去找赵启功汇报?这说得通吗?况且, 你不是一般的干部,是市委常委、政法委书记,还是公安局长,难道不知道这是违 法犯罪行为吗?难道不怕赵启功按原则办事,通过组织上严厉处理你吗?!”

  陈仲成不为所动,冷漠地看着王培松说:“如果你一定坚持诱供,我啥都可以 承认。你们要我怎么说,我就怎么说——王书记,请你指示吧:我该怎么说?”

  王培松火透了,桌子一拍:“陈仲成,我要你实事求是地说!”

  李东方想了想,认为王培松的这番责问很有道理,其实,这也是他私下里思索 过的问题,便又插上来说:“老陈啊,你这叫什么态度?!王书记话说得很明白, 要你实事求是,你到底实事求是了没有?我们上次谈话时都说了些什么,你有数我 也有数,你还能指望谁来保你吗?那种你所说的政治人讲的是政治利益嘛,当他没 有政治利益可图的时候,你就一钱不值了!现在能救你的只有你自己,你要清醒, 不要被人家一脚踹开了,还死心塌地为人家卖命当狗,那不值得,也太下贱了!”

  陈仲成却不清醒,不知出于什么心态,对赵启功的问题就是只字不谈。

  王培松冷静下来后,迂回做起了思想工作:“陈仲成啊,想想我也替你惋惜啊, 25年前,你分配到解放路派出所做户籍民警时,我也在峡江市一个派出所做指导员。 你不顾生命安危冲进火海中救人的事迹,我们都认真学习过,那时候我可想不到我 们会在这种场合,以这种方式打交道。你真要好好想想了,这到底是怎么回事?从 什么时候开始出了问题?”陈仲成苦苦一笑:“王书记,现在说这些还有什么用? 想想都像上一辈子的事了。”

  李东方说:“哎,老陈,不要这么说嘛,过去你表现还是不错的嘛,我记得八 十年代你在沙洋县当公安局长时,还是能严格要求自己的嘛,不吃请,不收礼,自 家的私事从不用公车,你的老婆、孩子还在公共汽车上出了车祸……”

  陈仲成眼里浮上了泪光:“李书记,你别说了,别说了……”

  李东方却坚持说下去:“那时你没什么后台,不论是生活上还是工作上,都还 是比较谨慎的!据我观察,你的问题出在赵启功同志任市委书记以后,尤其是当上 公安局长以后,你就变了,除了赵启功,谁的账都不买,群众的反映也大了,这些 年对你的人民来信几乎就没断过。”

  王培松又适时地插了上来:“陈仲成,你走到今天这一步,应该说和赵启功同 志有很大的关系,这些关系你为什么就不能向组织上交待清楚呢?对此,峡江干部 群众的说法不少啊!”

  一涉及到赵启功,陈仲成又恢复了抗拒:“王书记,那你们就根据这些说法处 理吧!”

  王培松点了一句:“早就有人说了,你连新婚夫人都给赵启功送上去了……” 陈仲成像被火炭烫着了似的,突然叫了起来:“王培松同志,你不要落井下石, 变相污辱我的人格!这种说法是从哪里来的?有什么根据?我就是在监狱呆着,也 可以提起诉讼,告你们侵犯我的名誉……”

  这一来,倒搞得王培松挺被动,王培松便解释:“这是过去匿名群众来信中反 映的。”

  双方周旋了将近三个小时,毫无进展,审讯在又一次失利中结束。

免责声明:本文仅用于学习和交流目的,不代表素心书斋观点,素心书斋不享任何版权,不担任何版权责任。

 

第58章 - 来自《苍天在上》

黄江北一转身,小高来报告:“黄市长,田先生来了。”黄江北缓缓放眼看去。随小高走进房间来的那个年轻人,大约二十七八岁的样子,脸型清秀,身材修长,穿着十分普通,加上披着的那件旧军棉大衣和脚上那双圆口黑脸布鞋,简直就跟外头刚练了几天摊儿、还没怎么发起来的小年轻没什么差别。但只要稍稍仔细地一看,便可明显地发觉,他的眼神和每一投手一举足之中,流露着从骨子里的那种自信和优越感。他和我们将在后面一些章节里见到的他那位哥哥田卫明不同,他那位兄长田卫明,压根儿就没想到过要压抑自己这种“天生”的优越感,相反,怎么让这种优越感表……去看看 

第02章 - 来自《机关滋味》

曾经,南州就是他的命,他爱南州,这个地方令他着迷。四年大学,他轻轻易易地拿了两次一等、一次两等奖学金,第四个学年没得拿,是因大家都毕了业。按这个成绩,考个研究生是没问题的,他偏又脑子出了鬼,讨厌极了读书,觉得自己再读它几年,不小心再赚个博士来读,一熬就三十岁了,半辈子耗在书本上,人活在世上究竟图个什么呢?况他的英文又是弱项,现在的研究生考试其实是在比英文,要耗一股劲去对付那蚯蚓般的洋鬼子文字,想想更没劲了。他只是不想离开南州这地方。黄三木做书生的年代缺少了点做官福份,早先只做过两年学习委员和几年课代表,入了大学,瞎撞……去看看 

第02章 杰文斯关于效用的最初著述 - 来自《边际效用学派的兴起》

Ⅰ   1860年夏,杰文斯再次注意到经济学,特别是资本问题。1861年春,他编制了《统计图表集》,试图对理解“商业风潮”有所帮助。但是,从这时到1862年6月获得硕士学位为止,他主要是专心致力于读学位。1862年9月,即杰文斯向他的兄弟透露了他的效用观点之后两年多,他又转向了理论经济学。这时他向剑桥的不列颠科学促进协会提交了两篇论文。他没有亲自宣读,可能是因为他还不习惯在公众面前讲话。他在效用问题上的第一篇论文是“一般数理经济学简论”,杰文斯在写给其兄弟的信中谈到这篇短文时说:“虽然我知道这篇短文的价值,可以同其他……去看看 

第十二篇 官僚政治对于中国社会长期停滞的影响 - 来自《中国官僚政治研究》

一从社会史的立场来讲,中国是一个文化发达较早的国家,现在反落后了。原来落后的国家走到了前面,原来是先进的,变成后进了。这说明在它的发展过程中,有一个相当长的时期没有什么大的进步。自西周开国之初的纪元前一一二二年算起,我们一直滞留在封建社会阶段,迄今已近三千年了,它差不多占去了中国比较有信史可征的文化史的全部。其中自西周至春秋战国时代,我们已在前面讲到,那是中国类似西欧领主封建体制的所谓初期封建形态发生以至崩溃的期间,前后虽经历七、八百年,但与西欧封建经历的时期相比较,却毋宁说是极其短促的。因此,中国社会……去看看 

第一章 哲学思维和科学思维 - 来自《认识与谬误》

第一节   在简单的、不变的和有利的条件下生活的低等动物,通过它们的天生的反射使自己适应直接的环境。这通常足以在一段合适的时期维持个体和种族。如果动物能够适应较广泛的空间和时间环境的范围,那么它就能够经受更为复杂的和较少稳定的条件。这需要空间和时间方面的远见,而这种远见首先被比较完善的感觉器官满足,随着日益增长的要求被想像生活的发展满足。确实,具有记忆的有机体与通过它的感觉能够达到的视野相比,在心理的视野方面拥有更广泛的空间和时间环境。可以说,它甚至察觉到毗邻直接可见的领域,在任何感觉器官报……去看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