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5章

 《至高利益》

  计夫顺有些急了:“那……那就不要民主与法制了?这……这可是你一直强调 的。”

  贺家国火气更大:“还民主与法制?老计,你别给我绕了,你什么时候搞过民 主与法制?啥事不是糊弄我?该怎么办怎么办吧,我现在认了,只要实际效果了!”

  通过电话后,恰好在场的沈小阳小心提醒说:“贺市长,我姐夫他们的土办法 可狠着哩,镇上郝老二那几个地痞现在还被押着修路,都快两个月了,一个个被晒 得像鬼似的!”

  贺家国挥挥手说:“这事我知道,不这么干怎么办?就看着郝老二他们今天抓 人家的兔子,明天扒国家的公路?四处横行霸道?!”他苦笑了一下,自嘲道,“ 抓了太平镇这个点,我算了解中国国情了!我书生气太重什么也干不了,连后山村 村民的身份证都办不下来。我亲自到村里劝村民办身份证,村民们反倒指责我乱收 费,而老计他们背着我让派出所把警车一开,铐走两个吵得最凶的,几百个身份证 一下子全办上来了!”

  说到这里,贺家国打住了,继续谈工作,“——还是说稿子吧,河塘村的稿子 也不能光警钟长鸣,还要重点谈一下民主的渐进性和改变国民素质的问题……” 沈小阳和宣传部的几个同志看着贺家国,马上记录起来……

  死亡的阴影悄悄逼近计夫顺时没有任何预兆。

  这是一个平平常常的工作日。那天,气温一下子高了起来,一大早周遭空气便 热呼呼的,老婆沈小兰起来做早饭时就汗流满面,计夫顺却老吵着说冷。沈小兰觉 得不太对头,一摸计夫顺的额头,发现计夫顺有些发烧,劝计夫顺歇一天,别到镇 上穷忙活了。计夫顺没同意,勉强吃了半根油条,喝了一碗稀粥,还是提着个公文 包出了门。

  到办公室不久,郝老二摇摇晃晃进来了:“计书记,我得找你谈谈!”

  计夫顺这时并不知道自己已大祸临头,还当郝老二是以前那个被他的土政策驯 服了的小动物,根本不拿正眼去看郝老二,坐到办公桌前翻找自己的医疗卡,边找 边说:“郝老二,你有什么可说的?啊?你在国道上便民服务可是我和贺市长亲自 抓的,群众普遍反映镇上的路也是被你破坏的,我不处理行吗?啊?你狗东西今天 还敢来找我,皮又痒了是不是?”

  郝老二凑了上去:“计书记,我这皮还真有点痒了,你又想怎么治我?”

  计夫顺还在那里埋头翻找医疗卡:“好治嘛,你家郝老大我都收拾得了,何况 你这小兔崽子!你先给我汇报一下,又准备怎么造了?”

  郝老二冷冷地说了句:“杀人!”随即从怀里拔出匕首对着计夫顺的后背就是 一刀。

  这天上午,贺家国陪同李东方和省市环保局的同志在国际工业园搞调研,中午 在园区吃了顿便饭。饭刚吃到半截,手机突然响了,是刘全友来的电话。刘全友在 电话里带着哭腔汇报说,计夫顺在镇党委办公室被郝老二捅了12刀。贺家国极为震 惊,和李东方打了声招呼,扔下饭碗就往沙洋县人民医院赶。

  进门时,副县长花建设正在发表意见,因为背对着贺家国,没看到贺家国进来 :“……郝老二报复杀人这是没疑问的,郝家几虎的恶赖我知道,我也在那里当过 6年书记嘛。可是,也得承认,这是事出有因啊,老计的工作方法确实有问题,铐着 郝老二修了两个月的路,连河塘村一个要求反腐败的村委会副主任他也铐,据河塘 村那个副主任反映,河塘村的腐败就与老计有关,老计和老刘过去没少到河塘村蹭 饭吃。”说到这里,他长长叹了口气,“老计这同志啊,开拓局面,干大事没什么 本事,激化矛盾本事不小,我说他也不听,有什么办法呢?人家市里有后台嘛……”

  贺家国忍不住插了上来:“花县长,你这是什么意思?啊?是不是说老计该死? 你留下这么个烂摊子谁接得了?老计有什么后台——你点名道姓说是我抓的点不就 完了吗?正因为是我抓的点,我才了解情况:老计上任一年零三个月,一分钱工资 没拿到,净替你四处擦屁股,你这同志内心就没有愧吗?别人不了解情况说说这话 还有情可原,你说这话就叫没有良知,就是不管下面同志的死活!”

  这些年来,老计千方百计稳住了我们一个基层政权组织的正常运转。没有老计, 镇上那批老干部就看不上病,农中的教师就吃不上粮,郝老二这伙地痞流氓就会把 太平镇闹得乌烟瘴气,老百姓就要骂我们党和政府失职无能!这就是大节,这就是 主流!

  他注意地看了看花建设,又说了下去,“不错,老计是没开拓出什么新局面, 是没创造出什么可圈可点的政绩,一来他到任时间短,二来过去的包袱太重,能怪 他吗?我倒是从心里感谢他,感谢他有良心,没有为了向上爬,就踩着我们老百姓 的脊梁,甚至削尖脑袋去创造自己所谓的政绩!所以,沙洋县委对计夫顺的肯定也 是对我们相当一批基层干部的肯定——同志们,我们不能再伤这些基层同志的心了, 计夫顺死不瞑目啊!”

  说到最后,贺家国眼泪下来了。

免责声明:本文仅用于学习和交流目的,不代表素心书斋观点,素心书斋不享任何版权,不担任何版权责任。

 

3-1.1 初识冰冻的汾河 - 来自《走向混沌》

押解劳改号大转移的专列,夜间途经北京闯过河北与山西的交界处娘子关,等我们睁开眼睛时,才知早已进入山西界内。列车在霍县车站停车时,从别的车厢下去了一大批劳改人员,他们在车站列队集合点名(这些清一色的男儿国的劳役人员,去了隶属于劳改系统的王庄煤矿),直到人数满员,证实没有逃号,这趟专列才又徐徐驶离霍县。   在此期间,张沪一直闭合着双眼——她没有向外遥望一眼的兴致。我在视力能及的范围内,似乎看见了我昔日的同类赵筠秋、程海炎留在了这支队伍中。这说明在大转移之中,劳改队伍要重新打乱,重新组合;我们这些双双劳改的苦命……去看看 

第六篇 官僚政治与儒家思想 - 来自《中国官僚政治研究》

一在任何一个阶级社会里面,把握着社会物质基本生产手段的阶级,同时必定要占有或支配社会基本的精神生产手段。这已经很明显的表现为一个法则。社会基本的精神生产手段被把握着:那第一,将可能使不合理的物质生产手段的占有,逐渐取得合理的依据;第二,将藉此继续制造出或生产出维护那种占有的动力;第三,将用以缓和或团结同一支配阶级内部的分离力量。所以,就中国历代王朝统治的经历讲,它们对于精神生产手段的把握是否牢固,运用是否得宜,颇有关于它们历史命运的修短,虽然在实质上,它们的存亡兴废,根本的还是看它们对于物质的基本生产手段的……去看看 

附录 - 来自《自由主义(霍布豪斯)》

主要参考文献中文卡尔·波普,《开放社会及其敌人》杜汝揖、戴雅民译,山西高校联合出版社,1992年。罗素,《西方哲学史》,何兆武、李约瑟译,商务印书馆,1982年。列奥·斯特劳斯、约瑟夫·克罗波西,《政治哲学史》,河北人民出版社,1993年。爱德华·考文,《美国宪法的高级法背景》,强世功译,李强校,三联书店,1997年。亨利·勒帕日,《美国新自由主义经济学》,李燕生译,北京大学出版社,1985年。汉密尔顿、杰伊、麦迪森,《联邦党人文集》,程逢如等译,商务印书馆,1982年。卢梭,《社会契约论》,何兆武译,商务印书馆,1982年。阿伦·布洛克,《西方人文主义传统……去看看 

中国哲学简史 第廿八章 - 来自《中国哲学简史》

中国哲学在现代世界  讲完了中国哲学全部的演变和发展之后,读者可能要问这样的问题:当代的中国哲学,特别是战争时期的中国哲学,是什么样子呢?中国哲学对于未来的世界的哲学,将有什么贡献呢?事实上,我经常被人询问这些问题,而且感到有点为难,因为提问的人要问某种哲学,而他对这种哲学所代表的、所反对的各种传统并不熟悉,那是很难向他解释清楚的。现在就好了,读者对于中国哲学的各种传统已经有所了解了,我打算继续讲前一章所讲的故事,来回答这些问题。哲学家和哲学史家  这么办的时候,我想只限于我自己的故事,这完全不是因为我认为这……去看看 

原著第八版序言 - 来自《经济学原理》

本版是第七版的再版,仅在细小的问题上有些更改,而第七版差不多是第六版的再版。本版的序言与第七版的差不多是一样的。   本书的第一版中,含有在适当时间内出版第二卷以完成本书的诺言,到现在已有三十年了。但是,我订出的计划规模太大了,由于现代的工业革命在发展的速度和广度上远远超过了一个世纪之前的变化,这个计划的范围——尤其是现实的方面——就随着它的推动而日益扩大了。所以,不久我只得放弃以两卷完成本书的希望。我的随后的计划曾经不止一次地进行更改;一部分因为形势的发展,一部分因为我有其他工作要做以及精力的……去看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