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章

 《英雄出世》

  毕洪恩在天刚蒙蒙亮时,便被城中的嚣闹声惊醒了,躺在床上就预感到大祸将至。

  果不其然,正欲披衣下床,负责守老北门和西门的管带外甥已闯进了房,气喘嘘嘘对他叫:“老舅,坏了,坏了,民军起事了,老北门外一片火把!绿营江标统已在南门老炮台和民军的队伍接了火……”

  毕洪恩问:“咋就这么快?昨晚你不还说就算民军真起事,也得三五日之后么?”

  钱管带难堪地道:“我……我也只是估摸,——我估摸传帖的边义夫直到昨日还…… 还往桃花山里逃,就觉着一时……一时是乱不了的。我……我再没想到,桃花山的匪和铜山里的匪竟……竟连夜扑过来打城……”

  毕洪恩把脚一跺:“你这是愚蠢!那个边义夫是十足的革命党!是革命党与匪的联络人,你到现在还没看出么?!这人明知今夜要起事,却故意做出一副慌张的样子往山里跑,就是要诱你上当,攻你个猝不及防!”

  钱管带不做声了。

  毕洪恩叹道:“革命党厉害哩!善于伪装哩!”

  钱管带说:“老舅,事……事已如此了,再……再说这些也是无用,咱还是快点辙吧!您……您老看咱们咋办?到这地步了,咱是让巡防营的弟兄打,还……还是不打?”

  毕洪恩问:“绿营那边是啥意思?”

  钱管带说:“绿营是要打的,江标统这人您老又不是不知道,连康党他都容不得,哪会给民军拱手让出城来?方才他己让手下人找了我,要我的巡防营同他一起打到底。还说已派了快骑到省上报信,省城东大营的增援人马最迟明日可到,我们坚持一天一夜就有办法。”

  毕洪恩想了想道:“那就打一下吧!总……总不能一下不打,就放他们进城的。”

  钱管带皱着眉头说:“可……可打也难,——守老北门的弟兄都不愿打,想和匪议和。”

  见毕洪恩的脸色不对,才又说:“我……我疑他们中间有人己和匪联络过了,便抓了几个……”

  毕洪恩怒道:“不但是抓,还要杀!他们是匪,不打咋行?!就算是革命党的湖北军政府,将来也是要剿匪的!”

  钱管带说:“老舅呀,难就难在这里,人家打的偏是革命党的旗号……”

  毕洪恩仍是怒,挥着手道:“本知府不认它这革命党,只认它是匪……”

  正说到这里,绿营江标统派了个哨官,带着几个兵赶来了,要接毕洪恩到绿营据守的老炮台避一避。

  毕洪恩一口回绝了,对绿营哨官说:“我就不信新洪会在这帮土匪手中陷落!本知府身受朝廷圣命,沐浴浩荡皇恩,值此危难之际,哪有躲起来的道理?如此,岂不要吃天下人的耻笑?!本知府要豁出性命和匪决一死战!”

  绿营哨官见毕洪恩这样决绝,也不好再说什么,只得带着同来的兵勇,唯唯退去。

  哨官一走,毕洪恩便又长叹短嘘地对钱管带道:“阿三,你看出来了么?江标统是想劫我呢!这狗东西防了我一手,怕我也像别处的巡抚、知府那样,突然归附民军,宣布独立……”

  钱管带试探着说:“老舅是不是多疑了?江标统只怕还是好意吧?”

  毕洪恩道:“好意个屁!老舅这么多年官场不是白混的,啥人啥肚肠,一眼就看得出来!”

  因着绿营哨官不怀好意的到来,毕洪恩“打一下”的主张动摇了,略一思索,即对钱管带道:“走,阿三,我随你一起去老北门,看看情势再作主张吧!”

  到了老北门,天已大亮,围城民军的漫天火把看不到了,能看到的只是西路民军第二路的红边天蓝旗在远处飘。

  还能看到聚在城下的无数乱哄哄的人脑袋、马脑袋。

  正对着城门的一片乱坟岗上,有三门铁炮支了起来,炮口直指毕洪恩和钱管带站立的地方。

  不太像打恶仗的样子。

  巡防营的弟兄兴奋地盯着城下,指指点点,且叽叽喳喳的议论,仿佛看民军演操。

  民军也不放枪,只对城头上的弟兄喊话,要弟兄们掉转枪口去打绿营。

  这当儿,绿营据守的城南老炮台方向,攻城的枪炮声正紧。

  毕洪恩看了一会儿,心中已有了数,扭头对身边的钱管带说:“阿三,到这当儿了,你还想唬我么!你既不想打,和我明说便是,何必装着样子吞吞吐吐呢?”

  钱管带尴尬了一下,笑道:“老舅,我……我这也是跟你学来的,干啥都……都得留一手嘛。我是不想打,可……可我也没放他们进城呀!”

  毕洪恩冷面看着自己的外甥:“说说你的主张,——真主张。”

  钱管带道:“老舅,你其实心里已有数了,——我的真主张就是坐山观景,看着匪们去打江标统。江标统倘或抗打,匪们从城南老炮台攻不入,省上的援兵又到了,我就打城下的匪;倘或江标统不抗打,城被破了,我就开了城门附和起义,顺应革命的大势。”

  毕洪恩沉吟了一会儿,点点头说:“嗯,这很好,你倒是出息了。只是……只是,这里也有个问题:你现在不打城下的匪,却难保城下的匪就不打你。他们打你又咋办呢?”

  钱管带道:“玄机就在这里,我咋着也不能让他们打我。这就得把火往江标统那引了,让那王八蛋去好好吃点教训!我已从城墙上放下了两个弟兄去和他们谈了,只说保持中立,让他们集中火力去打绿营。”

  毕洪恩再没想到自己的管带外甥把事情料理的这么好,遂放宽了心,没再说什么,默默下了老北门城头,回了知府衙门。

  不曾想,知府衙门偏吃了城中革命党暗杀队的炸弹。

  据守护衙门的兵勇和衙役说,就在十数分钟前,新学堂的一伙男女学生从府前街过,走到衙门口,突然就攥着炸弹往大门里冲。

  守在门口的兵勇一看不好,当场开了枪,打死了一个女学生,打伤了三个男学生。

  其中一个受伤的男学生十分凶悍,肚子上吃了一枪,仍把手中的炸弹扔进了衙门里,炸塌了半边门楼,还炸死了两个兵勇。

  知府衙门前果然就是一片狼藉的模样,门楼石阶上落着一滩滩稠红的血,女学生和两个巡防队兵勇的尸体都还在地上躺着,四处散落着从炸飞的门楼上倒下来的碎砖烂瓦,空气中仍能嗅到浓烈的硝磺味。

  毕洪恩已定下来的心又收紧了,铁青着脸问:“那帮学生现在在哪里?”

  一个衙役头目上前禀报道:“一阵乱枪把他们全驱散了,三个伤的没跑了,已被带到签押房,正等大人去审。”

  毕洪恩本能地想下一个杀的命令,可话到嘴边又止住了:这帮学生可不是匪,却是革命党的暗杀队,杀了他们,只怕起事一成功,自己就不能见容于新政了。

  遂心事重重去了签押房见了那三个受伤的男学生,没问没审,啥话没说,只吩咐手下的人去请医治红伤的先生,给三个男学生包扎伤口。

  医伤先生来了,给三个学生包完了伤,毕洪恩才叹着气道:“你们年纪轻轻,别的不学,偏学着往官府衙门扔炸弹,这有啥好呀?”

  一个人高马大的学生说:“我们扔炸弹正是当今最好的事情,至少比你毕洪恩做满人的奴才要好!就算我们马上死了,也是光复祖国的英雄!而你的末日跟着也就到了。现在四路民军已兵临新洪城下,省城革命党和新军刘协统也在昨日夜里举了事……”

  毕洪恩这才知道省城也出了乱子,心中一紧,忙问:“这么说,你们……你们和省城的革命党也有联络喽?”

  学生们却再不说什么了。

  毕洪恩无法再问下去,更不好对这三个学生说出自己心里的主张,便做出一副笑脸,对学生们说:“……国家的事你们不懂,也容不得你们这样乱来的。我念你们年幼无知,不办你们,你们现在先在我这儿待几天,待得事态平息,我就让你们的父母领你们回去。”

  后来,毕洪恩整个上午都在想省城的起事。

  想来想去,就入了魔,竟在沐浴着浩荡皇恩的知府衙门里,于精神上先降了往日的乱匪,且捻着胡须一遍遍打着腹稿,做起很实际的迎匪的心理准备了……

免责声明:本文仅用于学习和交流目的,不代表素心书斋观点,素心书斋不享任何版权,不担任何版权责任。

 

第一编 纯粹数学是怎样可能的? - 来自《未来形而上学导论》

第六节   这是一个已经被肯定了的巨大知识部门,现在有一个惊人的广阔天地,而将来还会 有一个不可限量的发展前途。它具有完全无可置疑的可靠性,也就是说,具有绝对 的必然性;它不根据任何经验,因而它是理性的一种纯粹产物,此外它又完全是综 合的。“那么人类理性怎么可熊产生出象这样的一种完全先天的知识呢?”这种能 力既然不根据,也不可能根据经验,那么难道不能假定它是根据先天的知识吗?难 道不能假定这种先天的如识的要据是深深隐蔽着,然而通过其结果(如果人们努力 从结果向某来源去追寻的话)就会暴露出来的吗?   第七节   ……去看看 

我所认识的蒋经国 - 来自《蒋经国自述》

覃异之本文关于蒋经国在赣南部分,主要是根据李以劻先生所提供的亲身见闻及曹云霞女士的赣南回忆录;关于蒋经国和表扬军部分,以笔者亲身见闻为主;关于抗战胜利后蒋经国在上海、南京的情况,以笔者当时直接所了解到的为主;关于蒋经国的早所和在苏联的情况,是根据所搜集到的资料写成的。本文中错误和遗漏之处,希望知者予以指正和补充。一 蒋经国的早所经历蒋经国于一九一○年三月十八日出生于浙江奉化溪口镇。六岁时入溪口镇武岭学校从塾师顾清廉、王欧声受启蒙教育,读了六所的四书五经。据顾清廉的评价,他“天资虽不甚高,然颇好通读……去看看 

玛格丽特·米德和她的《文化与承诺》 - 来自《文化与承诺》

即使在不久以前,老一代仍然可以毫无愧色地训斥年轻一代:“你应该明白,在这个世界上我曾年轻过,而你却未老过。”但是,现在的年轻一代却能够理直气壮地回答:“在今天这个世界上,我是年轻的,而你却从未年轻过,并且永远不可能再年轻。”——摘自《文化与承诺》这是一本远远够不上煌煌之卷的小书,但是,无论读哪一句,你都不能不为玛格丽特·米德——这位当代声誉卓著的女人类学家的语言、思想乃至内在的情感所震慑。年轻的一代和年老的一代在行为方式、生活态度、价值观念方面的差异、对立、冲突被人们称之为“代沟”。近几十年以来,有关……去看看 

5-4 资金的投放与分配 - 来自《经济学原理》

第一节 在某人自己生产自己使用的场合下,决定投资的诸动机。未来满足与现在满足的均衡。   在我们研究正常价值时,必须阐明的头一个难题是关于支配那些为了未来的收益而投资的动机的性质。首先不妨来观察一下那样一个人的行为,这个人既不买他所需要的东西,也不卖他所生产的东西,而只是自己给自己劳动;因此,他所权衡的一方面是他的劳作和牺牲,另方面是他从这些劳作和牺牲中所能预期的满足,其间不参与任何的货币报酬。   那末,让我们就举这样一个事例罢:有一个人为自己建造房屋,他所用的土地和建筑材料都是自然界所恩赐的;动工时……去看看 

第21章 亚里士多德的政治学 - 来自《西方哲学史(卷一)》

亚里士多德的政治学是既有趣而又重要的;——所以有趣,是因为它表现了当时有教养的希腊人的共同偏见,所以重要,是因为它成了直其中世纪末期一直有着重要影响的许多原则的根源。我并不以为其中有很多东西对于今天的政治家是有任何实际用处,但是有许多东西可以有助于弄明白希腊化世界各个地方的党派冲突。亚里士多德对于非希腊化国家里的政府方法是不大留心的。他的确提到过埃及、巴比伦、波斯和迦太基,但是除了迦太基而外,其余都只是泛泛提到而已。他没有提到过亚历山大,对于亚历山大给全世界所造成的彻底变革他甚至于丝毫也没有……去看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