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会 图书

《个案分析》是对知识分子问题所做的去蔽和剖析。也许正因为作者生活在知识分子的“圈内”,所以他才无比切身地意识到:要从传统走向现代,知识及知识分子自身的问题乃是亟需清算的首要问题,知识分子对个体性及现代性的阙如负有不可推卸的责任。为此,必须用一种独特的文本形式来传达作者的所感所思,这便是由“个案”、“公案”和“案由”三个部分交织而成的《个案分析》。

免责声明:本文仅用于学习和交流目的,不代表素心书斋观点,素心书斋不享任何版权,不担任何版权责任。

第二部分第十三章 妇女的地位 - 来自《和谐与自由的保证》

第一条 妇女就她们所进行的劳动来说,也是和男子完全一样地组织起来的。因此她们同样也有她们的行业理事会、技工团、科学院、交易小时和事业封锁。  第二条 妇女在选择对于一切人所必需做的劳动时,比男子有优先权,因此如果她们在这些劳动里技巧和速度与男子相等时,她们可以选择最轻便的劳动。  第三条 最重要的妇女工作由妇女技工团的成员领导,后者以和男子完全一样的方式选出。  第四条 如果对于各技工团内某一项重要工作的领导,一时找不到具有最高管埋机关所要求的那样的才能的妇女,这个领导职位可以由男性担任。……去看看

1-08 正确的婚姻关系 - 来自《与神对话》

   2009/10/01
尼:我什么时候对于关系才学得够多,而能令它们顺利进行?到底有没有一种方法可以让我在关系中保持快乐?它们必得是经常不断的挑战吗?神:关于关系,你没有什么可学的。你只要展现你已经知道的东西。可是的确有一个方法能让人在关系中得到快乐,那就是,以它们本该有的目的去运用关系,而非你设计好的目的。关系是经常具挑战性的;经常召唤你去创造、表现,并且经验你自己之更高又更高的面向,你自己之更弘伟又更宏伟的视野,你自己之越来越崇高的版本。没有什么比在关系里你更能即刻地、具冲击力地,并且纯净地做到此点。事实上,没有关系,你根本完全……去看看

第二章 恶人治村 - 来自《蒋介石宋美龄在台湾的日子》

1一切,发生在五分钟内  随着商品大潮的奔涌而至,人们普遍对有着“发”的谐音“8”这个数字,产生了喜爱之情。  一九九八年二月十八日,自然就被认为是个大吉大利大喜大庆的日子。可是,这一天,它却永远成为安徽省固镇县唐南乡小张庄的忌日。  小张庄地处淮河岸边一个低洼地段,这些年涝灾不断,村民们的日子本来就不好过,再加上村干部没完没了横征暴敛,家家户户几乎就变得度日如年。对村干部的胡作非为,小张庄的村民并不都是逆来顺受,张家全、张家玉、张洪传、张桂毛几个血性汉子,没少把要求清查村里账目的意见反映到乡党委和村支……去看看

第02章 消极自由与积极自由 - 来自《自由主义入门》

我们常常听到有人用诗一样的语言歌颂自由,说“像鸟一样自由地飞翔”。  这句话中所蕴涵的意思是说,如果我是自由的,我就可以无所不能,可以随心所欲,我有力量可以飞到任何我向往的地方,享受人间最美好的一切。  显然,这与我们对自由的定义——把他人的强制减少到最小程度——是不同的。我们的自由概念是“消极的”,或者说是“否定性的”,而鸟儿式的自由概念则是“积极的”或者说“肯定性的”。我们就来解释一下这种不同。  当代自由主义一代宗师伊赛亚·伯林(1909-1997)最为人所知的思想贡献,大概就是其两种自由的概念,即消极……去看看

第三编 交换 第24章 论可兑换纸币的调节 - 来自《政治经济学原理》

第一节 关于银行发行纸币所产生的影响,有两种相反的理论  过去50年间频繁发生一系列令人苦恼的所谓商业危机现象,使经济学家和实际政治家都把很大的注意力放在如何防止或至少是缓和这种危机的弊害上。在英格兰银行限制兑现时期,人们逐渐养成了一种习惯,即,将物价的涨落都归因于各银行发行额〔的多少〕,这又使一切研究者把缓和物价涨落的希望寄托在调节钞票的各种计划上。有一项这样的计划,获得了权威人士的支持并且非常深入人心,于是在1844年英格兰银行更换营业执照的时候,在人们普遍认可下变成了法律;这项法令现在依然有效,不……去看看

1-09 走在觉察里 - 来自《与神对话》

   2009/10/01
神:你也许会认为“做你真正是谁”是很容易的,但它却是在你一生里,你所做的最具挑战性的事。事实上,你可能永远到不了那里。很少有人做到。在一生里做不到,甚至在很多生里也做不到。尼:那又何必试呢?为什么要趟这浑水?谁需要它?为什么不就游戏人生,当它是它本来很显然是的样子——一个对“无意义”之简单练习,并不导向任何特定的地方,一个无论你怎么玩都不会输的游戏;一个终会带给每一个人同样结果的过程?你说没有地狱,没有惩罚,没办法会输,那么干嘛要试图去赢呢?既然要到你说我们试着到达的地方是那么困难……去看看

第01章 - 来自《我主沉浮》

不论过去还是现在,共和道都披着一层神秘的面纱。三十几座风格各异的欧式小洋楼历 经岁月风雨的侵蚀,至今仍静静地耸立在不足七百米的路道两旁,像一幅凝固了的异国风景 画。不知什么年代种下的法国梧桐早已根深叶茂,硕大的树冠几乎遮严了整个路面。绿阴下 的狭长街区永远那么幽静,一座座森严的院门在人们的印象中似乎永远关闭着,更增加了几 分令人敬畏的神秘。漫长的岁月,尤其是这二十五年的改革开放,早已改变了省城的一切, 共和道却风貌依旧,一副永恒不变的昔日模样。在玻璃幕墙和钢筋水泥构筑的一片片高 楼大 厦面前,就像个锁进……去看看

第三章 古典认识论问题的重新考虑 - 来自《发生认识论原理》

我们既已完成了对认识发生的概括评述,则尚待分晓的是这种分析所得的结论对解答一般认识论的重要问题是否有些用处,因为发生认识论是要求探索这样的解答的。一、逻揖的认识论假定逻辑的方法就是公理化的方法,那么,我们就应该不要犯“心理主义”的错误,即把事实跟规范混淆起来,心理主义是某些尚未形式化的逻辑体系的特点,卡维莱和后来的伯特都曾因此而批评过现象学。然而,这里还是存在着发生学研究有可能把它们搞清楚的三个基本问题,即:形式化的程序和“自然”思维的程序之间有什么联系;被逻辑形式化了的是什么;为什么形式化会有戈德……去看看

第六章 以道德代宗教 - 来自《中国文化要义》

(1)(关于中国缺乏宗教之故,常燕生先生尝从地理历史为之解说。见于《国论》第三卷第十二三四期合刊《中国民族怎样生存到现在》一文。兹引录于此,备参考。中国民族是世界一切古文化民族中,唯一生长于温带而非生长于热带的民族。中国文化不起于肥饶的扬子江流域或珠江流域,而起于比较贫瘠的黄河平原。原始的中国人……有史之初他们所处自然环境,是比较清苦的。这里没有像尼罗河流域那样定期泛滥,亦没有像恒河平原那样丰富的物产,黄河大约在古代已经不断地给予两岸居民以洪水的灾害。西北方山脉高度,挡不住沙漠吹来的冷风。人类在……去看看

附文4 中国是一个值得关注但不应惧怕的国家 - 来自《中国不高兴》

   2010/06/14
本文作者:[英]马尔科姆.里夫金德(英国前外交大臣)  冷战时期,当文化大革命制造愚蠢莽撞的混乱与破坏时,对中国很难有积极评价。展望世界的未来,曾经有人向我建议:“乐观者应当学俄语,悲观者学中文。”  现在回想起来,那似乎是很久以前的事了。奥运会即将在北京开幕,中国展现出无限的自信与能量。  用奥运会来比喻新老强国,尤其是中国和美国之间争夺世界领导地位的地缘政治斗争至少在一定程度上讲不是没有道理的。当运动员上台领取金牌时,人们的脑海里会浮现华盛顿和北京之间愈演愈烈的对抗。  过去几年里,不断有……去看看

第四十五章 御座上的一卷纸轴 - 来自《停滞的帝国》

   2009/10/01
(1793年10月3日)  中国人认为思想准备工作已经够了。现在该行动了。10月3日夜里,钦差徵瑞把马戛尔尼从病榻上叫了起来,他“被邀穿上朝服去参加一次大臣会议”。他想不起一生中是否听到过“如此令人讨厌的消息”。他勉强起身,还是服从了,他穿上礼服,匆匆忙忙前去紫禁城。  有必要如此急吗?他应当等候接见。不论皇帝直接或间接出现,按规定要求等候3小时。马戛尔尼很难压制他的怒火。  奇特的典礼将在太和殿进行。于是他便第一次来到这紫禁城的中心。只有极少的外国人被允许进入太和殿;然而,不论是他还是斯当东都没有对此提过……去看看

悲剧的诞生 15 - 来自《悲剧的诞生》

关于最后这几个疑难问题,我们现在必须阐明,苏格拉底的影响怎样象苍茫暮色逐渐深浓,笼罩着世世代代,直至于今日。甚或直至于未来;这影响怎样促成艺术的推陈出新,最抽象、最广泛、最深刻意义的艺术创作;——这影响之恒久也正是艺术之恒久的保证。   在能理解这个道理之前,在确实证明一切艺术在本质上是依赖从荷马到苏格拉底那些古希腊人之前,我们必须考察一个古希腊人,正如雅典人考察苏格拉底那样。几乎每个时代和文明阶段都也曾一度愤愤不平地竭力摇脱古希腊人的束缚。因为,后世一切独创的,显然独竖一帜的,人所真诚赞美的作品,在希……去看看

第十三章 伊斯兰教的兴起 - 来自《全球通史(上卷)》

   2009/10/01
论海滨旷野的默示。有仇敌从旷野、从可怕的地方而来,象南方的旋风猛扫而过。                    《以赛亚》   我们把阿拉伯《古兰经》降给你,好教你警告“城市之母”麦加及其周围的人们;好教你警告他们“末日审判”无疑来临。那时,一些人将永居天堂,一些人则堕入火狱。                    《古兰经》第四十二章   600年至1000年的几个世纪中,伊斯兰教的出现,是欧亚及世界历史上的一个重要转折点。穆斯林军人的惊人征服,和大约1000年前亚历山大大帝的征服一样,再度统一了整个中东……去看看

附录四:文起当代之衰(作者:邢小群) - 来自《往事并不如烟》

第二十六辑《老照片》首篇《正在有情无思间――史良侧影》刊出后,多少人相互传告:看了那篇关于史良的文章了吗?   “谁写的?”   “章诒和。”   “章诒和是谁?”   “章伯鈞的女儿。”   但四十岁以下的人听了会接着问:“章伯钧是谁?”   “章伯钧是毛泽东1957年钦定的第一号大右派。”   话说到这份儿上,不知道章伯钧的人也就不会关注章诒和的存在和出现了。只有对中国当代历史文化仍然关注,仍然有兴趣的人,哪怕是三十岁以下,也会意识到章诒和将会给我们带来什么。   《老照片》第二十八、二十九辑首篇又连续刊……去看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