引言

 《未来中国的选择》

我们害怕正视“低微的真理”,往往受“抬高我们身价的谎话”所摆布。——《列宁选集》,第四卷,第523页。

(摘要)

本书的第一部分根据能动的人类社会有机系统的思路,分析了社会结构的三个构成要素:社会组织结构、社会运行规则和人之精神素质,并据此勾划了社会三要素与社会生产力之间固存的契合关系;在对人类整体活动的分析中引出了人类各活动层次协调发展的思想,并提出了社会发展中的五个规律。进而,依据历史唯物主义世界观,提出了一种新的历史发展观:社会发展的历史是由社会渐变和突变、社会量变和质变构成的;在历史面前我们并非无能为力,而是为达一定目标可对社会采取改良和革命两种手段。在此基础上,阐述了社会发展中的理论,分别论证分析了社会发展中的否定之否定规律、社会协调发展、社会变异和社会革命理论;最终,作为对第一部分的深化和总结,提出了社会发展中的“拉动”理论、“沉醉的无限发展的社会”理论以及社会发展的总体模式。

依照第一部分的理论分析,本书的第二部分清理了历史留给中国社会的遗产,分析了新中国成立以后近四十年的发展历程以及目前我们面临的形势。最终,提出了实现中国社会迅速发展的实施方略。

(正文)

中国社会如何发展?如何才能健康、协调、迅速地发展?

为此,必须探讨:

人类社会如何发展?如何才能健康、协调、迅速地发展?

为此,必须探讨:

人类社会发展的一般规律,依此来指导、来研究中国社会的发展问题。

这个问题实在是一个很大、很难的问题,因为人类社会的发展是由不断的动荡和复杂演变构成的,很难发现什么严格的规律。我们看到,古今多少人曾对古今多少事进行了多少艰难的思考和探索,以期发现在这复杂表象下隐藏着的深刻规律,其一是为了理解过去,其二是为了指导现在,其三是为了勾划未来。然而,所能做到的恐怕都只能是逼近答案而已。由于才疏学浅,我们弄不好还会远离答案,还会误入歧途。但一腔热血——那就是“国家兴亡、匹夫有责”和一种思路——那就是应当充分认识到人类的能动实践对社会发展的巨大作用,还是鼓起了我们的勇气,写出了下面两部分内容:一是对社会发展理论的分析,二是对中国社会发展的分析。笔者不想也不敢把它当成一篇理论性的东西,因此,只关心中国社会发展的人,可以直接阅读第二部分。

免责声明:本文仅用于学习和交流目的,不代表素心书斋观点,素心书斋不享任何版权,不担任何版权责任。

 

第17章 无限性(Infinity) - 来自《人类理解论(第二卷)》

1 无限底本义原是应用在空间、绵延和数目上的——人们如果想知道,所谓无限观念究竟是什么,则他们顶好来考究人心在什么上边比较直接地把无限性加上去,并且来思考,人心如何能形成那个观念。   在我看来,所谓有限与无限,人心只当它做数量底两种情状,而且它们原来只应用于有部分的事物上,只应用于可以增减的事物上。属于这类的事物,就如前章所考究的空间观念、绵延观念和数目观念;它们都是可以跟着极小分子的增减而增减的。真的,伟大的上帝虽是万物底源泉,因此,我们不能不相信,他底无限性是不可思议的。不过我们在自己狭窄的思想中,在……去看看 

第三篇 通行道德的特别缺点 - 来自《自然法典》

什么是恶;恶的不同种类  从本性来说,人倾向于从自己出发判断一切与他有关的事物(而这是为了更快懂得注意自我保全),凡是间接或直接使他不快或触犯他的事物,他都称之为恶。然而由于思考和研究,他学会了对这个总的概念作出区分。  我们把使我们不快的物质变化称为自然之恶。一朵美丽的花、几件有用的产品的毁坏,对于我们说来是一种损失或损害;我们会感到不快和惋惜。某种纯粹被动的事物伤害我们,引起我们痛苦或某些不快之感,如石头撞击就是如此;出于这种事物而发生的偶然事故也都属于自然之恶,我们把这叫做不幸。出自灵性原因而造……去看看 

序言 - 来自《我的哲学的发展》

艾兰·乌德先生的书《热烈的怀疑主义者》受到广泛和应有的赞扬,他本打算撰文对我的哲学做一番更专门的考查。可是在他去世的时候,他的文章只完成了一小部分。这一部分中有一个导言。看过这一篇导言的人认为很有价值,所以值得发表,因此就印在本书的末尾。  假如当初能早一点得到他这篇文章,本会把它放在本书的前面的。但是这篇文章到手太晚了,遂致这样做就没有可能。我奉劝读者先看他这篇文章,因为他这文章把很多容易使人误会之处讲得极为明白。乌德先生未能活到他完成这部著作,这使人极感惋惜。  伯特兰·罗素……去看看 

第九章 外在的世界 - 来自《我的哲学的发展》

在《数学原理》写完后不久,还在印刷中,几尔柏特·马瑞就请我为家庭大学丛书写一本小书,用浅近的语言把我的哲学说一个梗概。这个邀请来得正是时候。我巴不得躲开符号演绎推理的严刻性。而且那时我的主张清晰明确,为前此以及后来所未有,很容易用简单平易的方法加以说明。这本书很成功,现在销路仍然很广。我觉得多数哲学家仍然认为这书是充分说明了我的主张。   把那本书重读一遍,我发现里边有很多东西是我现在仍然相信的。我仍然承认“知识”不是一个精确的概念,而是混入到“或然的意见”中。我仍然承认自明是有不同的程度的,……去看看 

第四章 主张权利是对社会的义务 - 来自《为权利而斗争》

到此为止,我对前面提出的两个命题之中的第一个,即为权利而斗争是权利人对其自身的义务这一命题详加论述。下面我开始对第二个命题,即主张权利是对社会的义务这一命题展开讨论。  为了给这一命题立稳根据,无论如何有必要对客观意义上的法与主观意义上的法的关系,不管多少做些更深入的考察。这一关系的核心在何处呢?如果作如下判断,就是在忠实地传播广为人承认的见解,即前者为后者的前提。换言之,具体权利只有在存在抽象的法规规定的条件下方能成立。依通说,两者关系不超出这一判断。但通说的思考方法完全是片面的,因为它只强调具……去看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