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视贫困农民的实际情况

 《中国弱势群体》

  谈到弱势群体,大家会不约而同地首先想到的是农民。农民,千百年来一直占全国人口总数的最大比重。在二元结构的格局下,农业是弱势产业,农村是弱势地区,农民中的大多数属于弱势群体,弱势群体中的大多数也是农民。农业、农村、农民,简称“三农”,是中国当前一切工作的重中之重,也是难中之难。10多年来的两位国务院总理,都同样地感到这个问题的严重性和艰巨性。朱鎔基同志还曾说是最“头痛”的事。这方面的情况、信息和资料以及议论意见,浩如烟海,可以说是瞧不清、说不完、办不好。限于篇幅,本书只能点到几个主要问题,举出若干典型事例,不容过分深究下去。因为这方面的情况,大家已是耳熟能详。

  对中国农民的现状,光用数字,如人均纯收入从改革前的500元左右至2003年增加到近2500元,增长了约4倍;绝对贫困人数从占总人口的1/3(主要是农民)降低到仅3000万;农民消费的恩格尔系数从近70%降低到稍高于50%等等,是必要的,但很抽象。尤其是从总数和平均数,反映不了其中贫困农民的具体面貌。所以,同样必要的是,应当找些事例来表明广大农民中还有弱势群体,引起正视、重视和惊视。从媒体看,事例随手可拾,只能酌举少数有代表性和有故事性的。

  也找一个上书总理的事,最近《东西南北大学生》发表一位19岁的女大学生曹裕,2003年7月份的暑假社会实践,到家乡湖南桃江县进行调查,写出5000字的报告。提到两例:一例是走进一位70多岁的老奶奶家,老人的儿子死了,女儿、女婿去打工了,自己一人独住,“一身的病痛没钱看”;见到客人来,说要好好待客,结果只是熬了一锅粥;端着粥碗,曹裕流泪了。另一例是她到一位40多岁的伯伯家,3个儿子,老大才14岁就辍学了,对曹裕说:“姐姐,其实我不想读书”;但从孩子眼神,曹裕分明看出,孩子实在是太想读书了;曹裕安慰他,自己又流泪了。这个报告,都是小事,寄给温家宝同志后,信访局回了信。

  农民为什么还穷?最近《杂文报》登了一则短文:《算账》。作者回乡,父亲说收300多斤玉米,每斤价在5角左右,共卖150元,扣去种子、肥料,不算工钱,只剩70元了。至于其他种稻麦的账,报道不少,在2004年调价前,有的竟是收不抵支。因此,不少地方出现撂荒。那么,农民又有什么收入呢?

  于是,导致了又一种悲惨情况。《中国社会导刊》2004年第一期刊登陈捷生的《稚嫩的离合》,讲的是:

  第一次见到刘耀佳老人,是在芳村区胺口客运站附近。那时候,老人正呆坐在马路边黯然神伤,一身破旧的衣服上沾满了尘土。老人是广东离州曹江镇溪朗村的农民,今年62岁,两个儿子一个7岁,一个9岁。2003年10月17日上午,他在广州街头当街宣称愿意将自己的亲生孩子送给好心人领养。

  我们赶到时,老人的小儿子刚刚被送走,大儿子独自在一旁嬉戏玩耍。由于孩子十分顽皮,身患残疾的他不得不用铁链锁住孩子的脚,以防走失。孩子的灵动与老人的愁闷总是对比鲜明。

  天意弄人。老人前妻早亡,为了将两个小孩养大,娶了一个比他小24岁的外地妇女来持家。女人相夫教子,生活倒也算安稳。2001年,一场突如其来的灾难让老人的左腿残废,这也成为了一场家庭战争的直接原因。女人最终跟着别的男人远走高飞了。老人的生活陷入窘境,与两个未满10岁的孩子相依为命。

  孩子不能跟着受苦!老人的愿望很简单:孩子能够吃得好,穿得好,跟别人家的孩子一样有书念……经历了一番思想斗争,他最终动了送子念头。10月16日晚,他携着两个儿子,搭乘熟人的车到了广州。

  上述地区,顺手拈来,有湖南和广东,过去有话:“湖广熟,天下足”。现在情况变了,产生粮食安全问题,难怪有位洋人要问:谁来养活中国?

  到了更后进的地方,情况更加严峻。《解放日报》2004年6月4日刊登黄慎盈等的《“西海固”告诉我们》,讲的是:处于宁夏的西海固,成了贫穷的代名词。一些家庭全年纯收入只有120元,有些家庭甚至没有收入。他们的生活始终围着土豆转,种土豆、吃土豆、卖土豆。但是,西海固的孩子也想读书,虽然有的没有出过乡。恰恰在这个被联合国粮食开发署认定不适宜人类生存的地方,一个15岁的女孩马燕,从小学四年级起,写下四本日记,被法国记者发现,在巴黎出版,列入了畅销书排名榜。书中记下不少贫苦生活的事,如2001年7月13日:“母亲把馒头蒸熟了,她就喊父亲进屋吃馒头。我也跟了进去,就把下午剩下的黑面饭盛了一小碗吃,吃完了我想再盛一碗,可是小弟都给吃完了,我就问母亲我可以吃一个馒头吗?母亲说明天吃吧,今天不能吃。我说我吃一个小的,母亲还是不让。我就出来睡在外面,看着天空的星星想,开始责备母亲,连夜里的饭都不给吃。我偷偷地流着泪。”又如同年12月6日:“因为菜吃完了,从昨天到现在一直吃淡饭。今天下午我把饭打来,和弟弟分了。他说没菜叫人怎么吃得下去?气得我只是流眼泪。我哪里给你弄菜去呢?买菜又没有一个钱。说没钱吧,我身上倒有一块钱,可我就是舍不得花,硬着心吃淡饭也不愿花掉一分钱。因为这钱是父母辛辛苦苦用血汗换来的。每当我买学习用具时,掏出钱时,就想起妈妈的那双手。今天在吃淡饭的过程中,我吃得非常香。老人常说:吃淡饭眼睛瞎呢!但我今天却没有瞎。这就是说,老天爷还是有眼的。”这种生活,不在当地或亲临当地,是无法想象和难以置信的。

  谁是农民?有人认为,不该泛指“农村居民”,而应当是专指“农业居民”,尤其是纯农户和种粮户。那么,这几年来,他们的收入几乎没有增加,有的年份甚至下降。贫困农民,主要是他们,在农村占多数,也是弱势群体的多数。

  写到这里,不得不补上一段光明的尾巴,否则会令人丧气的。《经济日报》2004年3月2日发一则通讯,讲的是江苏昆山的大唐村,把耕地的近一半拿来种植花卉苗木,2003年人均收入9500元,先后获得文明村、卫生村、农业现代化示范村等荣誉称号。他们有征地补偿、拆迁安置和社会保障的“三道防线”,达到人人有技能、个个有工作、家家有物业的“三有工程”。这种富裕的农村,各地都有,但目前还是极少数,而给人们以希望,在未来。至于江苏的华西村、河南的南街村等,主要靠办企业,雇佣大量外来工人,使本村村民致富,已经不是严格意义的农民了。

免责声明:本文仅用于学习和交流目的,不代表素心书斋观点,素心书斋不享任何版权,不担任何版权责任。

 

第02部分 - 来自《大雪无痕》

奥迪车刚起步,方雨林习惯性地看了一下表,那一刻是18日下午4 点50分左右。在零下问度的气温下,他已经在这山道旁站了三个多小时。脸颊上阵阵针扎似的刺疼早已被厚重麻木的僵硬所替代。他越过微微颤动着的奥迪车车顶,把自己疑询的目光投向那座著名的山庄。山庄被一个地势雍容的山湾大度地拥抱着,还有一大片幽美深邃的白桦林熨贴地依偎着它。从高处远远地看去,仿佛一个俊美的牧童率领着一群天真的美少女嬉憩在这山谷间。90年代以前,这里是省委省政府接待中央首长和外省宾客的主要场所。后来建了设备更现代档次更高级的中式宾馆,它……去看看 

第04部分 “不确定者”的悲观哲学 - 来自《希腊悲剧时代的哲学》

4.1 万物的生成与“不确定者”   如果说哲学家的一般类型在泰勒斯的形象上还仅仅象是刚从雾中显露,那么,他的伟大后继者的形象对我们来说就清楚多了。   米利都(希腊人在小亚细亚西岸的殖民城市Miletus)的阿那克西曼德(Anaximander),古代第一个哲学著作家,他是这样写作的——一个典型的哲学家,只要还没有被外异的要求夺去自然质朴的品质,就会这样写作:以风格宏伟、勒之金石的字体,句句都证明有新的启悟,都表现出对崇高沉思的迷恋。每个思想及其形式都是通往最高智慧路上的里程碑。阿那克西曼德有一回这样言简意赅地说道:   “……去看看 

第十二章 论神律的真正的本原 - 来自《神学政治论》

论神律的真正的本原,为什么称《圣经》为神圣的,为什么称之为《圣经》,为什么因为里面是上帝的。  那些认为《圣经》是上帝从天上给人们送来的口信的人一定会叫起来,说我犯了冒犯圣灵的罪,因为我说《圣经》是有错误的,割裂了的,妄改过的,前后不符的;说现在的《圣经》是断简残篇,并且说上帝和犹太人定的神约的原文已经失传了。可是我想他们稍加思索一定就会不再吵嚷。因为不只理智而且预言家与使徒们表示过的主张公然说上帝的永久的经典与神约,也犹之乎真正的信仰,是以神力刻在人的心上的,也就是刻在人的精神上,这就是上帝的神约的真……去看看 

第十二章 了解您自己的数字 - 来自《未来时速》

为了达到更高的境界,您必须拥有关于每一个用户订单(现在的和过去的)和商业中所有资产(永久性有形资产和各种库存组件)的完备信息。为什么呢?这是因为获取、保留和从信息中获益的唯一措施就是放手使用信息技术。                    ——威廉·戈尔利,《出类拔萃》   如果您驱车前往一个吉菲润滑油加油站将汽车的润滑油更换为10W一40——一种适合在热天使用的优质车油,那么技术服务人员在对您的车加油之前首先要检查他的PC的终端以确认制造商推荐使用10W一40而不是其他等级或型号的润滑油。   事实上,技术……去看看 

第四章 周恩来 - 来自《中共十大元老》

中国共产党和中华人民共和国的“好管家”——全世界都敬仰的人   “为中华之崛起”而读书   1898年3月5日,周恩来出生在江苏省淮安县一个没落的官僚家庭。   周恩来的童年相当艰苦。祖父去世后,父亲无力持家,家道中落,靠典当、借债和亲友接济过日子。   1910年,12岁的周恩来离开淮安,随伯父周贻赓去东北沈阳上小学,以后再没有回过家,甚至在他当了总理以后也没有重访故里。   早在少年时代,周恩来就关心国家的前途。一天,老师在课堂上问学生:“读书是为了什么?”一个同学回答:“为光耀门楣。”另一个同学说:“为明礼而读书……去看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