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趋严峻的城市贫困问题

 《中国弱势群体》

  早在上一个世纪的晚期,1997年11月1日的《文汇读书周报》第16版“国情参考”上大半页是《中国出了个富人层》,下小半页是《低收入群体窘态丛生》。后者主要讲城市,指出我国居民的总体生活水平有了很大提高,同时各类人员的生活水平差距也在不断扩大。随着改革的逐步深化,市场机制作用的加强,一些企业在市场竞争中处于劣势或被淘汰,伴随着产业结构和企业组织结构的调整,出现了一批破产、停产、半停产企业的职工以及下岗、待岗人员,加上一些收入低、生活困难的离退休人员、无业人员和社会救济对象,构成城市居民中的低收入群体。把城市居民家庭分为贫困、温饱、小康、比较富裕和富裕5层,1994年家庭年收入在5000元以下的贫困户,约占调查总数的4%,共280万户。还有年收入在5000元~10000元的温饱型家庭约占34%,共2400万户,主要是普通居民家庭和没有额外收入的工薪阶层,亦属低收入者。特别是从近一个时期的动态情况来看,城市低收入问题有日趋严重的趋势,不仅许多居民收入增长幅度下降,还有相当一部分居民收入出现负增长。据国家统计局抽样调查资料测算,1990年1月~5月,35个大中城市职工有40%家庭减收,1997年上半年全国城镇居民家庭减收面为43%。在减收户中,绝对减收户占77%,扣除物价因素(注:指当时的通货膨胀)后的相对减收户占23%。低收入户的普遍特征是家庭规模大、就业人口少、无收入人口多、负担系数高。这在不同行业和不同地区之间也存在较大差异,中西部欠发达城市占贫困户总数的85%,其中中部省区占56%,西部省区占29%。

  到了新世纪,情况没有根本好转。

  2001年8月17日的《经济学消息报》,头版首条是《中国城市贫困问题被严重低估》。讲的是长期以来,认为城里人的日子比农村好过,根本不存在贫困问题,但近年来问题日渐突出。经过8年探索,中国政府推出“城镇最低生活保障制度”,是一个伟大的进步。但据民政部2000年9月提供“完善社会保障体系”会议的背景材料,2000年6月实际处于低保线以下的人口是1382万,而当时领取低保费的只有303万人。原因是各地设下不少条条框框,如处于劳动年龄的、没有工作一律视为获得最低工资;发不出工资或没有领到下岗职工生活费的,一律认为由单位对个人负责;凡是女性佩带金首饰的家庭,或者家里有电视、冰箱等电器的,不在考虑之列……本文作者是国家计委的杨宜勇。他提出,美国的贫困人口定为4202万,享受贫困线救助的相当于总人口的14.5%;印度为6%。而我国当时为320万人,只占城镇总人口的0.8%;如按6%计算,应有2400万~3000万人,而1994年中国人民大学社会调查中心的推算,中国城镇居民的贫困人口有近5000万。结论:贫困线制定偏低,低保线控制过严。

  2001年8月28日的《发展导报》,“新视点”栏转摘《中国经济时报》的文章:《城市贫困层日渐凸显》,指出:从有关统计分析数据看,我国城镇居民生活步入了小康水平,人均GDP达到800美元,恩格尔系数降到0.4以下;但是,全国城镇中,低收入群体的收入和生活仍处于温饱和贫困状态。尽管我国已在农村反贫困道路上取得了显著成就,但日渐突出的城市贫困问题尚未提到议事日程上来,解决城市贫困仍面临众多压力和困难,既有理论的不足,也有实践的欠缺。

  以上偏于理论,得到实践验证。另看2002年1月18日的《作家文摘》,“社会走笔”栏转摘《南风窗》的张立勤文章:《直面城市贫困现象》,列出一系列悲惨景象。例如:沈阳这座曾经是中国最大、最辉煌的工业城市,现在流传着各种关于贫困的民间文本,大厂云集的铁西区,工人村成了“度假村”,70万下岗职工在这个39平方公里的传统重工业区里奔波、游荡,无事可做:51岁的王亚君,4年前,21岁的儿子患上白血病,两年后去世,留下10多万元的外债,他自己也患有严重的甲亢,拖了好几年不治,因为没有钱,几乎95%的下岗职工家庭没法按时交纳医疗保险。又如:曾经是京广线上最饱满的一个亮点武汉市,处于不东不西不南不北,也在沉默中失落,大街小巷经常能看到一群群“麻木”(装着灰朴朴顶篷的人力或电动三轮车)在烈日下等待或在警察严厉的注视下仓皇逃窜,这是下岗失业家庭微弱的生计支柱,使政府迟迟下不了封杀的决心。

  有一篇调查报告做了比较系统的解剖。尹海洁、关士续:《经济转型与城市贫困人口生活状况的变化》,《中国人口科学》,2004年第2期。通过对2002年哈尔滨市南岗区的调查抽样数据分析表明,在城市贫困人口中,有1/3来自经济转型之前,2/3是经济转型过程中剥离出来的、相对素质较低的劳动力。从1990年~2000年这段时间里,城市贫困人口中的大多数都感到自己的生活水平在下降,尤其是下岗的工人、服务人员和干部的感受最为强烈。这种感受,一方面是由于下岗或失业的确造成了自己绝对生活水平的下降,另一方面也受到生活水平的相对差距的影响。

  上述趋势,在2000年后大面积实施低保政策以来,开始得到有效控制。但是还要承认,情况依旧是严峻的,更不能轻率地判断为问题得到了基本解决!

免责声明:本文仅用于学习和交流目的,不代表素心书斋观点,素心书斋不享任何版权,不担任何版权责任。

 

第四章 关于客观精神的理论(下) - 来自《客观知识》

10.问题的价值  人们可能反对我,说我对问题——“我们怎样能理解一个科学理论或增进我们对这个理论的理解?”——所提出的答案仅仅是转换问题,因为我的答案不过是代之以有关的问题:“我们怎样能理解一个科学问题或增进我们对这个问题的理解?”  这种反对是有根据的。但是通常说来,问题转换将是一个进步的转换(用拉卡托斯教授的说法)。通常说来,第二个问题即理解问题的元问题,比第一个问题更难更有趣。无论如何,我认为它是两个问题中更基本的问题,因为我认为科学从问题开始(而不是从观察甚或理论开始,虽然问题的“背景”无疑……去看看 

托克维尔与东亚模式 - 来自《《论美国的民主》讨论》

□张芝梅   尊敬的毛老师:您好!很高兴收到您通过朱晓东先生转来的您对我的文章所提的宝贵意见和您对这个问题的思考。说真的,我非常感动。因为真正的学术交流在现在有时是非常困难的。我学电脑和上网的时间都不长,只有3个月,属于很落伍的那种人。不过,我在网上拜读了您的不少论文。我觉得您们的网站办得不错,思考和讨论的问题都很有价值,我觉得中国非常需要这种讨论。您说:“平等时代并不一定导致自由,奴役也是一种选择。”对我很有启发。平时人们讨论比较多的是平等、自由和民主的关系,但比较少去思考奴役也是平等的自然结果。……去看看 

第61章 - 来自《英雄出世》

婚后没几天,方营长就请百顺去看演操,百顺不想去,可又不愿驳姐夫的面子,就含含糊糊应下了,应下后也就忘了。   方营长偏没忘,演操那日,真派个小个子排长来喊百顺了。   百顺搂着老五赖在床上不想起,老五也不叫百顺起,百顺就隔着门缝对小个子排长说:“你去禀报你们方营长,就说我今个不去了,下回演时再看吧。”   小个子排长老老实实走了,没多会,又老老实实回来了,——身后还跟着百顺的姐姐玉环。   玉环进了门,挺和气地对百顺说:“百顺,你得去,你姐夫好心好意的来请你,你又答应过的,不去像什么话?”   百顺这才去了,还对玉环讨好说,不……去看看 

第一辑 黑乌鸦(四) - 来自《黑乌鸦与折断的日子》

到底是谁在掩耳盗铃?  还是在我读小学的时候,我读了这则寓言,当时的理解是模糊的,肤浅的,甚至是不求甚解,这些缺乏逻辑性的寓言故事有什么实在的意思么?老师不过是在照本宣科罗嗦两句挣点工资,引申不出什么有价值的东西来。我们也不过是死记硬背来应付考试,仅仅为了将来考上个大学,"学而优则仕"嘛!弄个一官半职或者铁饭碗什么的也好光宗耀祖,享享荣华富贵,否则妄为做人呀!所以到底是谁糊弄谁现在也很难确定。反正是我不过知道那是一句成语罢了。   现在我终于从应试教育的羁绊中挣脱出来,可以看自己喜欢看的书,做自己喜欢做的事情,"……去看看 

第二章 社会是否会呈现病态?——社会常态的病理研究 - 来自《健全的社会》

一个社会整个地在精神上不够健全的说法,暗含着一个有争议的假设,这个假设与当今大多数社会学家所持的社会。相对主义(Sociologicalrelativism)立场相反。这些社会学家提出,任何一个社会,只要它能运转,就是正常的,而所谓病态则只能从个人不能适应他所在社会的生活方式的角度来加以界定。  “健全社会”这一说法包含着一个与社会相对主义不同的前提,只有在我们假设有不太健全的社会之时,这种说法才有意义。  这种说法又暗含着这样的情况:世上有放之四海而皆准的衡量精神健康的标准,我们可以依据这些标准来判断每个社会的健康状况。这种规范人……去看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