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穷人不能欺,而要帮

 《中国弱势群体》

  贫穷,作为一种社会现象,古代有,外国有,在本书第一章已有叙论。现在要进一步研讨的,是应当怎样看待?这与对富人的态度也一样,曾有不同的评价,但是基本倾向比较明确,多数站在弱势群体一边,虽然程度不等。

  研究贫困,形成理论,由来已久。有篇文章吴清华:《当代中外贫困理论比较研究》,《人口与经济》,2004年第一期。进行比较,如对贫困的定义,西方学者认为包含了机会、能力、安全和权力四个方面,强调个人的生存和发展能力;我国学者起步较晚,强调贫困是因为能力缺乏,被越来越多的人认可。过去,大家注重贫困人口的物质缺乏状况,后来被否定,但不排斥客观条件。如阿玛蒂亚·森指出,贫困是因为他们获取收入的能力受到剥夺以及机会的不平等,疾病,人力资本不足,社会保障系统的软弱无力,社会歧视等,都是造成他们收入能力丧失的不可忽视的因素。问题不仅在对贫困的测量,更在反贫困战略和政策的选择。国外学者总结出三种扶贫资源分配方式:一是完全瞄准,确定谁有资格获得扶贫资源,信息成本高,也难以获取完全信息;二是不瞄准,即将扶贫资源直接分发贫困家庭,可以降低信息成本,但会带来反贫困资源的大量流失和低效益;三是介于两者之间的部分瞄准,把反贫困资源交给具有某种经济社会特征的子群,进行等额分配或按收入等比例分配。中国学者遵循“经济增长+公平”的逻辑思路,总结了实现战略的两套政策措施:一是宏观政策,涉及到农村、工业、区域平衡、货币、城乡市场和劳务等;二是影响公平的社会政策,分为发挥财政职能相关的政策、影响资产积累的政策、影响贫困群体能力的政策和社会救助及安全网。当前理论上的缺陷是没有规范的定义,各部门口径不一;反贫困没有合理的统筹规划;反贫困政策没有连续性和长远性。

  以上理论,未免抽象。接触实际,说法不一。孔夫子说:“不患寡,而患不均”,是一种安贫的平均主义。当代社会流行的,如有人认为,贫穷导致犯罪,虽然也予同情;有人认为,贫穷出于愚昧,似乎不值得怜惜。还有把贫穷看做脆弱,可以利用,可以欺骗,处处流露出歧视。这些观点和态度,都无助于消除贫穷、救助弱者。

  应当明确,贫穷是一种历史现象和社会现象,必须在经济发展和社会进步中给以解决;穷人是弱势群体,必须得到全社会的关怀和帮助。当前存在此一现象和问题,是全社会之痛,不能等闲视之。2004年6月10日的《远东经济评论》(香港),报道世界银行行长沃尔芬森在上海召开全球扶贫大会前夕的一段讲话,直言不讳地警告:与穷人分享财富,否则一大批找不到合法途径发泄怒火的穷人,会做出对抗性反应。他担心的是:从某种意义上看,中国有可能成为其自身成功的受害者。在中国自己发表的公开声明中,这个问题通常被“社会稳定”一词所掩盖。与此同时,偶尔有人会强烈暗示社会动荡的前景,但很少有人会以直截了当的言词提及。还说:25年前,贫富差距极其微小;今后10年内,如果以目前的增长速度发展下去,中国有可能成为世界上贫富差距最大的国家。

  其实,我们的政府和人民包括部分富人,对此是有认识和感觉的。中国社科院农村研究所的李成贵研究员指出:从洛克、卢梭到罗尔斯一脉相传的社会契约论都提出了一个最基本的观点,就是“最少受惠者的最大利益”。它包括两方面的内容:一是每个人在最广泛的基本自由和财产权利方面相对于其他人的类似自由,具有一种平等的权利;二是社会和经济的不平等需要得到调整,即所有的社会价值,包括自由和机会、收入和财富等,都应得到平等分配。为了实现这种平等,政府和社会必须对那些拥有较少资产的人和社会地位较为不利的人予以更多的关心。对我们而言,最最要紧的就是要关注那些贫困中的贫困者。还有人说:在维护社会稳定中,我们要警惕“仇富”,但主要是防止“欺贫”;要关注富人的发展,但更要关切贫民的生存。

  当然,这是一项极其艰巨的使命。2004年第四期的《社会学研究》发表朱晓阳的文章,题为《反贫困的新战略:从“不可能完成的使命”到管理穷人》。指出,中国过去的农村普遍性脱贫被认为是“不可能完成的使命”,后来基本上完成了;但是,也还存在问题,可以说是“管理穷人为目标的反贫困的困境”,亟待进一步努力。

免责声明:本文仅用于学习和交流目的,不代表素心书斋观点,素心书斋不享任何版权,不担任何版权责任。

 

第16章 - 来自《永不瞑目》

这两天欧庆春患了感冒,所以晚上不到十点便上床睡觉。父亲上次生病剩下的药里,大概有扑尔敏的成分,吃过之后便昏昏欲睡。正睡得模棱两可,她的BP机突然狂叫起来,又是肖童!她强睁着眼用手持电话回电。  肖童说他正在三环路附近的一个公用电话亭里,有点情况希望与她见面。庆春凭经验感觉到这次可能确有情况,因为肖童的口气不像前两次那样有种没事找事的无聊。她和他把接头地点约在位于两人之间的建国门立交桥下,便匆匆下楼,拦了辆出租车便向二环路方向开去。时间毕竟太晚了,她不方便再让肖童到她家来,尽管他自称有车。  他们很快在……去看看 

我和你都深深嵌在这个世界之中——从戴安娜之死说起 - 来自《论法律活动的专门化》

一切都四散了,再也保不住中心……――叶芝·《基督重临》  1997年8月30日午夜,倍受公众和传媒(或者应改为传媒和公众?这是一个问题)关注的英国王妃戴安娜魂断巴黎;一个星期之后,英国举行了据称是继邱吉尔之后本世纪最隆重的葬礼。在备享哀荣之后,戴安娜的灵魂将得到安息。然而留在她身后的这个世界却仍在为她和她的死而不安,以致于远在东方的《天涯》杂志要为此发表一个专论,以致于我这个只能算是知道戴安娜名字的法律教授也居然要开“机”而不是提笔为她之死写下这篇与法律似乎关系并不大的短文。一、  许多人将戴安娜之……去看看 

2-3.2 在西荒地“五八二” - 来自《走向混沌》

我和我的这些同类还原于“582”分场。回想起来,颇有点黑色幽默的意味。与我同来 “582”的原新华社记者戴煌,曾对我做过一个比喻:我们可以比作猴子,马戏团给我们穿上几天衣裳,让我们串演了几天半人半猴的怪物——现在马戏结束了,一切都还原回了原始状态。   我也以苦涩的幽默回答我的这位同类:“好一点儿了,这儿离埋死人的‘586’,比我原来呆过的‘583’、‘584’,要远一些。”   “你不要净挑坏的说么。”戴煌说,“也有好的一面,这比你过去呆过的地方,距离张沪不是近了一点儿吗!”   是的,回到老巢来了,又与张沪到了同一块地皮……去看看 

附录 叔本华生平及大事年表 - 来自《论充足根据论的四重根》

1788年2月22日:阿瑟·叔本华生在但泽(今波兰格坦斯克)一个大商人家里,父亲叫海因里希·弗洛里斯·叔本华,母亲叫约翰娜·亨利埃特,娘家姓特罗西纳。  3月3日:受洗礼于圣玛利亚教堂。  阿瑟和他母亲一起迁居奥里瓦庄园,他在那儿度过了童年。  康德:《实践理性批判》。  1789年阿瑟的外祖父克里斯蒂安·海因里希·特罗西纳租进斯图特庄园。  3月4日:美国宪法公布。  5月5日:法国在凡尔赛召开三级会议,这是自1614年来举行的第一次三级会议。  6月17日:法国第三等级组成国民议会(1789—1791年的制宪议会)。  6月20日:国王……去看看 

第六章 国家能力与国防 - 来自《分权的底限》

军队是国家的支柱。国家需要军队来防止外国入侵、维护国家统一、保证社会安定。简而言之,保境安民是军队存在的基本理由。在绝大多数现代国家,军费是由国家以税收形式向居民强行征集而来的,而不是由军队自行筹措的。其原因是,军队为本国居民提供的服务--国防--是一种“共享物品”(public goods), 而且是一种全国性的共享物品。   第三章已指出,希望居民个人或地方政府在自愿基础上提供充足的 国防费用是不现实的。此路不通,那么由军队自行筹措军费行不行呢?中外历史上,的确不乏其经费不是由中央财政提供的军队,但它们的功能都不是……去看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