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会 图书

从平均主义盛行到悬殊的贫富差距,中国仅用了短短的十几年时间。面对贫穷,中国的传统文化游刃有余,然而面对财富,却捉襟见肘。在公平与正义的旗帜下,人们有充分的理由追问:财富是如何集中在素质低下者和品质恶劣者手中的,又对社会发展造成了什么样的影响?中国的现代化之路当然不会一帆风顺。现在的问题是中国将如何通过深化改革,跨越诸如腐败、软政权化、分利集团化、地方恶势力以及黑色经济等已经形成、或正在形成的陷阱。

免责声明:本文仅用于学习和交流目的,不代表素心书斋观点,素心书斋不享任何版权,不担任何版权责任。

六 十年谈判 - 来自《周恩来传》

1935年12月中共中央在瓦窑堡召开了政治局会议后,周恩来兼任中共中央东北军工作委员会书记。这时起,国共双方已经陆陆续续有一些谈判和接触,周恩来也指导了这项工作。后来,国民党同共产党发展到第二次合作,周恩来受中共中央委派,常驻国民党统治区从事这方面的工作和党的领导工作。这样,从1936年到1946年,同国民党代表协商谈判,就成为周恩来的主要工作。国外称他是一个伟大的谈判家。1946年4月,周恩来在一个茶会上说过:“差不多十年了。我一直为团结商谈而奔走渝、延之间。谈判耗去了我现有生命的五分之一,我已经谈老了!……民主事业……去看看

第一章 生命的多层面 - 来自《通向事业高峰的捷径》

   2009/10/01
从良好的自我心像起步,经过认识别人的价值,通往设定目标,跨上正确的心理态度,迈向工作,到达需要。  约翰鲁斯准备从纽约到波士顿。他到机场买票后还有几分钟空闲。于是他走向一个体重计,踏上去,投入一枚硬币后,得到一张字条:"你的名字叫约翰鲁斯,体重一百八十八磅,而且你正要搭乘两点廿分到波士顿去的班机。"因为一字不差,所以他大吃一惊,认为这是个玩笑。他再次站上去,丢下另一枚硬币,很快又出现一张字条:"你的名字仍然是约翰鲁斯,体重仍然是一百八十八磅,而且你仍然赶得上两点廿分到波士顿去的班机。"现在他比刚才更困惑了。突然,他想……去看看

第24章 叔本华 - 来自《西方哲学史(卷三)》

叔本华(Schopenhauer,1788—1860)在哲学家当中有许多地方与众不同。几乎所有其他的哲学家从某种意义上讲都是乐观主义者,而他却是个悲观主义者。他不像康德和黑格尔那样是十足学院界的人,然而也不完全处在学院传统以外。   他厌恶基督教,喜欢印度的宗教,印度教和佛教他都爱好。他是一个有广泛修养的人,对艺术和对伦理学同样有兴趣。他异乎寻常地没有国家主义精神;他熟悉英国法国的作家就如同熟悉本国的作家一样。他的感召力向来总是少在专门哲学家方面,而是在那些寻求一种自己信得过的哲学的艺术家与文人方面。强调“意志”是……去看看

第三章 成为科学家 - 来自《情有独钟》

   2009/10/01
一九二0年以后的几年里,巴巴拉·麦克林托克在康乃尔农学院作学生,教过她的大多数教师是称赞她,对她抱有好感的。“康乃尔最令人高兴的一件事就是能够结识教授……即使下课以后,我们仍可在一起交谈。”莱斯特·夏普,植物学系的一位细胞学教授,每星期六上午都向她个别讲授一次细胞技术课程,后来,夏普成了她的论文的指导教师。麦克林托克十分灵巧,后来成了夏普的第一位助手。在读研究生时,她继续从事她自己的研究。“夏普本人不是一个搞研究的人,”麦克林托克回忆说,“在早年他做过一些研究,但是后来他主要从事写作工作。他写了一本细……去看看

第一章 农民的儿子 - 来自《邓小平传》

   2009/10/01
1904-1920年     邓小平本名邓希贤,参加革命后才取名邓小平。他 1904年8月22日出生在中国西南最大的省——四川省的农村,农历是七月十二日。邓小平本人年轻时一直使用这个出生日期。根据20年代的记载,他在法国勤工俭学时所登记的出生日期也是7月12日。     邓小平的父亲叫邓文明,是一个小地主。母亲淡氏,是邓文明的第二个妻子。他们居住在距广安县城几里远的牌坊村。广安县位于四川省的东部,这里遍布着小山和小溪。邓文明拥有大约10公顷土地,在好的年份,足能收获10吨粮食,广安是一个相当大的地方,拥有几干户居民,但是这里……去看看

权力意志 第十七节 - 来自《权力意志》

〈948〉   荣誉概念:基于对“善良社会”、骑士般的主要特质、持续出现的义务的信仰。根 本问题是,人们不可过份看重自己的生命;在所有与我们有接触的(起码,他们同我们 不属一类)人那里,既不要显得过于亲昵,也不要过于温顺;既不要过于开朗,也不可 过于谦虚,同等身份除外;人们总要抛头露面。   〈208〉   《新约全书》载有针对高贵者和强者的斗争,就像《狐狸莱茵纳克①》里描述的斗 争那样,手法相同:总是用传教士般的甜言密语和义正词严的拒绝的手法,以便叫人知 道它的厉害。  ①歌德于1794年出版了六脚韵诗集《狐狸莱茵纳克》,指……去看看

第六章 性 - 来自《论人的天性》

性属于人类生物学的中心问题,变幻莫测的性渗透了我们生存的每一个方面,在生命的不同阶段表现出不同的形式,从本质上说,性的功能并不主要是生殖,这一事实导致了性这个问题的复杂与含混,进化过程为生物的繁殖创造了比交配和受精远为简单有效的方法,细菌干脆一分为二(常常20分钟就分裂一次),真菌排出大量孢子,水螅直接从躯干长出后代,海绵动物的每一块碎片都能发育成完整的个体,如果增殖是性的唯一目的,哺乳动物祖先的进化就不必需要性的参与,人类成员都可能用无性方式生殖,从中性的子宫表皮细胞产生后代,至少一个受精卵可能分裂成同卵双胞……去看看

第五辑 乌鸦附录(二) - 来自《黑乌鸦与折断的日子》

到底谁应该"引咎辞职"——兼谈农民问题  对于已经泛滥成灾的贪污腐败,我们总是用抓几个有限的典型的方式,也就是"杀鸡吓猴"的把戏来以示惩戒,而不是真正依法办事,全面整顿和清理党内外的各种垃圾。对此那些腐败分子司空见惯了,因为他们如同枝蔓横生的藤萝互有联系,权钱交易和利益共享,互联网络一般的触手,即使是公检法司也无所不在,稍有风吹草动就应对自如。君不见贵州、甘肃兰州、山西大同诸多煤矿因为管理不善引发的特大事故接连不断发生,却除了报道报道之外再无下文,几十几百名矿工的生命就这样消失了——沉默依旧!  其实是……去看看

第三章 国家与公民社会 - 来自《第三条道路》

   2009/10/01
以下的文字提供了一份完整的政治纲领的大纲——当然这仅仅是一份大纲,它涉及到每一个重要的社会领域。对国家和政府进行改革应当成为“第三条道路”政治的一项基本的指导性原则,“第三条道路”政治是一个深化并拓展民主的过程。政府可以同公民社会中的机构结成伙伴关系,采取共同行动来推动社会的复兴和发展。这种伙伴关系的经济基础就是我将会谈到的新的混合经济。只有在现行的福利制度得到彻底现代化的情况下,这种经济形态才可能是有效率的。“第三条道路”政治是一国政治。一个世界性的国家不仅可以促进社会的包容性(incl……去看看

序言 - 来自《岳村政治》

徐勇在漫长的历史上,政治是安邦治国之道,是发生于高城王宫之事,小小的村庄是无所谓政治的,当然不会纳入知识者的视野。然而,任何经国大事都要延伸于一个个小村庄并接受其反应。只有当一个个小村庄也能够参与政治,国家的大政才有真正广泛而牢固的基础。《岳村政治》以一个小村庄为载体分析经国大事在村庄的反应与运作,这本身或许就是历史进步的一个折射。中国的20世纪是一个大变革的世纪,是一个由传统农业社会向现代工业社会转变的世纪。其中,影响力最大的莫过于农村。因为,中国是在农业社会的传统因子基本保留的状态下进人现代工……去看看

12 - 来自《灵山》

我作这次长途旅行之前,被医生判定为肺癌的那些日子里,每天唯一可做的事情便是到城郊的公园里去走一趟。大家都说这污染了的城市只有公园里空气好些,城郊的公园里空气自然更好。城墙边的小山丘本来是火葬场和坟山,改成公园不过是近几年的事。也因为新建的居民区已经扩展到本来荒凉的坟山脚下,再不圈起来,活人就会把房子盖到山头上去夺死人的地盘。  如今只山头上还留着一片荒草,堆着些原先用来做墓碑未曾用完的石板。附近的老人每天早晨来这里打打太极拳,会会鸟儿。到九点多钟,太阳直射山头,他们又都拎着鸟笼子回家去了。我尽可……去看看

第15章 概然性 - 来自《人类理解论(第四卷)》

1 所谓概然性就是根据可以错误的证明而见到的一种契合——所谓解证是用恒常地在一块联系着的明显不变的证明做为媒介,来指示出两个观念间的契合或相违来。至于概然性则是我们用本没有恒常不变联系(至少亦是我们见不到这种联系)的各种证明作为媒介所见的貌似的契合或相违。不过概然性大部分已足以诱使人心来判断一个命题之宁真而非伪,或宁伪而非真。我们可举例来说明这两种心理作用。就如在解证时,一个人如用中介观念来指示三角形的三个角等于两个直角,则他可以认识那三个角和那些中介观念有一种确定不变的相等联系;因此,他就……去看看

第十五章 随遇而安 - 来自《中国人的性格》

   2009/10/01
我们这里要说的是,中国人对于舒适与方便的不讲究。但这只是依照西方人而不足东方人的标准来说的。因此,本章实际上主要是谈论东西方人在所谓舒适与方便问题上的根本差异。   首先看看中国人的服装。在前面谈到中国人轻视外国人时,我们已经偶尔论及西方人的服装式样几乎不能力中国人所接受。在这里,我们要说的是,中国人的外观打扮也会令西方人所难以接受。中国人在外观打扮上,把头的前半部位的头发剃光,让本应得到保护的部位暴露于外;当我们看到—个伟大的民族居然会有这样一种反常的打扮习惯,肯定会感到意外。如前所述,中国人……去看看

情感迷网差点毁灭一只爱翩飞的红蝶 - 来自《文革流浪》

我居住的小区旁边,在不经意中形成了一条洋气十足的酒吧小街,它虽然不能跟北京三里屯酒吧一条街相比,但那小巧玲珑别具匠心的布置,和恬静温馨洒脱自然的情调还是挺吸引人的。红约我到这里的小酒吧交谈,听着低柔的音乐饮茶品酒,的确是有品味的选择。穿过通向人民南路那条我常走的小巷,我抬眼就看见了那家名字很洋却总让我记不住的酒吧。靠窗而坐的红一副都市淑女的打扮,那很中国化的装束使她在这样的西洋环境中格外醒目。进门之时有位高高挑挑面目明快染了黄发的女子迎接我,亲切笑道:是田先生吧?红姐在等你呢。那重庆口音,也给了我好……去看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