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口原理 第六章

 《人口原理》

新殖民地——那里的人口迅速增加的原因——北美殖尺地——美洲腹部殖民地人口异常增加的实例——古老的国家也可以从战争、时疫、饥馑和自然灾害的破坏中迅速恢复过来。

人们普遍注意到,位于幅员广阔、食物充足、有利于身体健康发展的地区的一切新殖民地,其人口持续不断地以令人惊讶的速度增长。古希腊的一些殖民地在不太长的时间内就在人数和实力上超过了母国。不必详细他讲很久以前的事例,拿欧洲人在新世界的殖民地来说,就可以提供充足的证据来证明一种说法——据我所知,它从未受到人们的怀疑——的真实性。只须支付极少的代价或不付任何代价就可以取得大量肥沃的土地,是人们能够克服其他一切障碍而增加人口的一个强有力的因素。西班牙在墨西。哥、秘鲁和基多的殖民地,管理得比任何其他国家的殖民地都糟。母国的暴政、迷信和恶习在殖民地盛行。王国政府勒索过高的赋税。对它们的贸易实行各种极其专横的限制。统治者们也为其主子和他们自己大肆敲诈和掠夺。可是,在这一切障碍之下,殖民地的人口依然迅速增加。征服后建立的利马市,据乌洛亚说,在近50年前已有5万居民。基多原来不过是印第安人的一个小村庄,据乌洛亚说,共人口在他生活的年代也同样稠密。墨西哥据说有10万居民,虽然西班牙的一些著述家言过其实,估计也比蒙提祖马时代的人口增加了四倍。

葡萄牙人在巴西的殖民也,其统治差不多同样暴虐,但据推测,30年来那里已有60万欧洲血统的居民。

荷兰和法国的殖民地,虽然处于贸易商的一些独占公司的统治下(亚当·斯密博士说得很对,那种统治是一切可能存在的统治中最坏的一种),但在这种不利条件下,它们仍很繁荣兴旺。

但是,发展最为迅速的,还得说是英国的北美殖民地,即现在强大的美国。它们除了同西班牙和葡萄牙的殖民地一样拥有很多肥沃的土地以外,还在较大的程度上享有自由和平等。虽然它们的对外贸易也受到某些限制,但它们在处理自己的内部事务方面却享有完全的自由。盛行的政治制度有利于财产的转让和分割。地主的土地如果不在限定的时期内耕种,[官方]就宣告它可以归其他任何人所有。在宾夕法尼亚,不存在长子继承权,在新英格兰地区的一些州,长子也只能得到双份财产。任何州都不收什一税,而且几乎不课征任何赋税。由于肥沃的土地价格极其低廉,将资本用于农业最为有利,农业在提供最大数量有益于健康的工作的同时,还可以向社会提供大量最有价值的生产物。

这些有利情况相结合的结果,使人口以也许是前所未有的速度迅速增长。人们看到,在所有的北美殖民地,人口在25年内增加了一倍。1643年,原先在新英格兰四州定居的人数为21000。其后,据说离开那里的人数多于到那里去的人数。1760年,那里的人口增加到了50万。因此,那里的人口一直是每25年增加一倍。在新泽西,人口每22年就增加一倍;而在罗得岛,连22年也不要。在腹部殖民地,由于居民一心从事农业,不知奢华,其人口每15年就增加一倍,这是一个极不寻常的人口增长事例。只是在人们自然最先居住的沿海地区,人口增加一倍的时间约为35年;某些沿海城市的人口则完全处于停滞状态。

这些事实似乎表明,人口恰好是按阻碍其增长的两大障碍即贫穷和罪恶被清除的比例增长的,并表明衡量人民幸福和纯真的最正确的标准是人口增加的速度。城市(某些人由于他们的职业的性质必然会被赶到那里)的不卫生,应当看作是一种贫穷,结婚由于人们预料将来难以供养家庭而受到的各种微小阻碍,也完全可以归人这一类。总之,很难想象有哪种对人口增长的阻碍不能归于贫穷或罪恶的范畴。

美国13个州战前的人口估计约为300万。大不列颠的少数移民使那里的人口得以如此善衍,但谁也没有感到大不列颠的人口现在有所减少。相反,大家知道,一定程度的移民对母国的人口增长还起促进作用。人们特别注意到,西班牙有两个省移居美洲的人最多,结果这两省的人口大为增加。不管导致北美殖民地人口如此迅速增长的不列颠原先的移民人数是多少,我们都要问,为什么在大不列颠同样的人数在同一时期没有使人口得到同样的增长?可以说,其重要而明显的原因是土地和食物不足,或者换句话说,是贫穷。同罪恶相比,贫穷还是更加有力得多的原因,这充分表现在:甚至一些古老的国家也很快地从战争的创伤、瘟疫或自然灾害中恢复过来。这时,这些古老的国家暂时几乎处于新兴国家的状态,而结果也就往往不出人们所预料了。如果居民的勤劳不为恐惧或暴政所破坏,生活资料很快就会超过减少了的人口的需要,而其必然的结果当为,过去几乎固定不变的人口,也许马上就开始增加。

佛兰德的一些土地肥沃的地方,常常发生最具破坏性的战争,但其后经过两三年的休养生息,又总是象以往那样物产丰富,人口众多。甚至巴拉丁领地在该诅咒的路易十四的掠夺之后也会再次抬起头来。1666年伦敦流行的可怕的黑死病的后果,15年或20年以后就感觉不到了。按照人们的记述,中国和印度发生的一些最具破坏性的饥谨,其痕迹很快就消失了。甚至土耳共和埃及的人口一般说来是否由于周期地发生的使二国土地荒废的黑死病而大为减少,也还是一个疑问。如果它们拥有的人口现在比过去少,那么,也许与其把它归因子黑死病所造成的损失,不如把它归因于政府的专横和压迫(人们在这种专制政治下呻吟),以及农业由此受到的妨害。最可怕的自然灾变,如火山爆发和地震,如果不是频仍发生,致使居民不得不迁离,或者损害他们的勤勉精神,对任何国家的平均人口就只发生微小的影响。那不勒斯以及维苏威火山山麓地方虽然经常遇到火山爆发,但那里的人口仍极为稠密。里斯本和利马现在的人口也许和上一次地震以前大致相同。

免责声明:本文仅用于学习和交流目的,不代表素心书斋观点,素心书斋不享任何版权,不担任何版权责任。

 

第14章 - 来自《省委书记》

66  傍晚时分,马扬按杜光华新给的地址,在市中心临街的一幢商住两用楼里找到了杜光华和夏慧平夫妇的新居。他们的新居是一套五室两厅三卫的复式结构房,还带一个六十多平米独用的露台。在第二期的装修工程计划中,夏慧平准备把这个露台改装成一个带玻璃顶盖的阳光室。不仅要在这阳光室里种上众多的热带花木,还要像夏威夷海滩宾馆的阳光室里常有的那样,安上一个双人的或三人的吊椅,或者称它为“秋千椅”也可。一定得是用进口藤皮做的,漆成白色的那种。在把夏菲菲送去伦敦后,杜光华带着“表姐”夫人“顺路”又去了趟夏威夷。“哎呀……去看看 

悲剧的诞生 12 - 来自《悲剧的诞生》

在指出这另一个观众的名字之前,让我们稍停片刻。回忆一下上文讲过的,埃斯库罗斯悲剧本质中一些不调和与不可测的因素所产生的印象。试想我们自己对悲剧歌队和悲剧英雄所感的诧异,我们总觉得,这两者同我们的习惯,甚至同传统,都是不调协的,——直到我们重新发现这种二重性原来是希腊悲剧的根源和本质,是梦神型与酒神型两种彼此交错的艺术冲动之表现。   从悲剧中排除这种原始的万能的酒神成份,并且在非醉境的艺术、道德观和世界观上建立一种新的纯粹的因素:——这就是现在了如指掌地揭露在我们眼前的欧里庇德斯的倾向。   在晚……去看看 

经济解释之十四:功用非快乐 解释行为难 - 来自《经济解释(文选)》

第四章功用的理念   西方经济学常用的Utility一词,国内译为“功效”,但我认为“功用”比较恰当。问题不是谁对谁错,而是中国的文化传统从来没有Utility这个概念。文化不同,你有我没有,翻译就只能如瞎子过河,胡乱地摸索。有些因为文化不同而很难译得恰当的字——例如Cost——我们要设法译得好。但Utility这词译得不好不重要。   我说Utility译得不好不重要,是因为曾经有百多年的时间,西方经济学者也不清楚Utility是什么。故老相传,他们只是以为自己知道,自己明白,但其实大家都不清楚。西方经济学要到二十世纪中叶才能给Utility……去看看 

5-7 直接成本和总成本同连带产品的关系、销售成本、风险保险、再生产成本 - 来自《经济学原理》

第一节 使混合企业的各部门适当分担生产费用特别是销售费用的困难。   现在我们再来考虑直接成本和补充成本,特别着眼于把补充成本适当分配于企业的连带产品。   某企业的一个部门所生产的一种产品往往在另一个部门当作原料使用,从而两个部门的相对赢利只有用精密的复式簿记制度才能加以确定;但实际上靠主观猜测作出概算较为普遍。农业,特别是当同一个农场把永久牧场和长期轮种的耕地结合在一起的时候,是说明这种困难的最好例证。   另一个说明这种困难的事例是船主必须把他船的费用分配给很重的货物和体积大但不很……去看看 

英国《泰晤士报》 - 来自《黄祸》

22 日中国时局综述中国有句老话──“兵败如山倒”。台湾军队对于中国大陆只是一块隔着海峡投过去的石头。不管那石头多么强硬,对一座山本来也是微不足道。但如果那座山内部已经碎裂,一块石头就足以引起整座山的崩塌。随着南京军区和成都军区先后宣布反对北京政权,中国大陆掀起一片脱离北京的浪潮。拉萨上空首先升起了雪山狮子旗。由二十名喇嘛教活佛组成的代表团前往印度迎接年迈的达赖喇嘛回西藏担任独立国家的元首。青海﹑四川﹑甘肃﹑云南等地的藏民纷纷响应。新疆紧随其后宣布成立东土耳其斯坦共和国。虽然省府乌鲁木齐还……去看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