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口原理 第十七章

 《人口原理》

什么是一国财富的适当定义——法国经济学家认为所有制造业者都是非生产性劳动者,他们这样认为的理由是不成立的——工匠和制造业者的劳动虽然对国家来说不是生产性的,但对个人来说却完全是生产性的——普赖斯博士的著什中一段值得注意的话——普赖斯博士错误地认为,美国的幸福状态和人口的迅速增长主要是其特有的文明状态造成的——拒不承认社会改良道路上的困难毫无益处。

这里自然会产生这样一个问题:土地和劳动年产量的交换价值,是不是一国财富的适当定义,或者是否应按照法国经济学家的作法,把一国的财富更精确地定义为土地总产量的价值。确实,根据法国经济学家的定义,财富的每一增加都会增加供养劳动者的基金,从而总是有助于改善穷苦劳动者的生活境况,而根据亚当·斯密博士的定义,财富的增加却不一定会产生这种作用。然而,并不能由此而推论说,亚当·斯密博士的定义是不正确的。从许多方面来说,把一国人民的衣服和住房排除在收入之外,是不合适的。与一国所需的粮食相比,许多这类东西确实是微不足道而没有多大价值的,可是仍应当把它们看作是国家收入的一部分,所以我不同意亚当·斯密的地方仅仅是:他似乎认为,一国收入或资本的每一增加都会增加供养劳动的基金,从而总是有助于改善穷人的生活境况。

富国生产的细丝、棉布、花边和其他用于装饰的奢侈品,会大大有助于增加该国年产品的交换价值,但对于增加社会的幸福总量却作用很小,因而在我看来,我们估价不同种类劳动的生产性和非生产性时,应着眼于产品的实际效用。法国经济学家认为,用于制造业的全部劳动都是非生产性的。把用于制造业的劳动同用于土地的劳动相比较,我完全倾向于同意法国经济学家的观点,但我持这种观点的理由却与他们列举的理由不尽相同。他们说,用于土地的劳动之所以是生产性的,是因为土地产品在向劳动者和农场主支付全部报酬后,还能向地主支付纯地租,而用于生产花边的劳动之所以是非生产性的,是因为花边仅仅能补偿工人消费的食物和雇主垫付的资本,一点纯地租也不提供。但假设花边具有很大的价值,以致在向工人和雇主支付全部报酬后,仍能向第三者提供一种纯地租;在我看来,即便如此,相对于使用在土地上的劳动而言,用于生产花边的劳动也仍然是非生产性的。虽然根据法国经济学家的推理方式,在这种情况下,雇用来制造花边的人似乎是生产性劳动者,然而根据他们对一国财富所下的定义,却不应把这样的人看作是生产性劳动者。他不会为土地总产品增添任何东西,反而消耗了一部分土地总产品,而只留下少许花边作为回报;虽然他出售花边换得的食物可以是他制作花边时消费的食物的三倍,从而对于他自己来说,制作花边的劳动是生产性很高的一种劳动,然而却不能认为他通过这种劳动增加了国家的财富。所以,某种产品在支付了生产费用后所能提供的纯地租,似乎并不是据以判断某种劳动对于一个国家来说是生产性的还是非生产性的唯一标淮。

设有20万人生产制造品,这些制造品仅仅有助于满足少数富人的虚荣心,假如现在改而雇用这20万人开垦荒地,仅能生产出他们消费的食物的一半;那么,即使如此,对于国家来说,他们现在也比过去是生产性更高的劳动者,尽管他们的劳动非但不能向第三者提供地租,而且生产出来的食物只能补偿所消费的食物的一半。在前一种情况下,他们消费一定数量的食物而生产出一些丝绸和花边。在后一种情况下,他们消费同样数量的食物而生产出可养活10万人的食物。生产出来的这两种产品究竟哪一种真正对国家最为有利,是不言而喻的。我认为,与其用财富养活20万人生产丝绸和花边,还不如养活他们来生产更多的食物。

用于土地的资本对于使用资本的个人来说也许是非生产性的,但对于整个社会来说却是高度生产性的。与此相反,用于工商业的资本对于个人来说也许是高度生产性的,但对于整个社会来说却可能几乎完全是非生产性的;正是由于这一原因,我才把相对于农业劳动而言的制造业的劳动称作非生产性劳动。的确,我们在看到工商业积聚起巨额财富和许多商人过着非常富裕的生活时,几乎不能同意法国经济学家的说法,按照他们的说法,制造业者只有依靠节衣缩食才能发财致富。其实,在许多行业,利润非常大,足以向第三者提供纯地租,但由于根本没有第三者,由于全部:利润都集中在制造商或商人手中,因而他们似乎用不着节衣缩食就可以发财致富,所以我们就看到一些并非以节俭著称的人通过经营工商企业发了大财。

日常经验告诉我们,用于工商业的劳动对于个人来说是高度生产性的,但对于国家来说却肯定不具有相同程度的生产性。食物的每一增加都有助于增进整个社会的直接利益。但得自商业的财富却仅仅是以间接的、不确定的方式有助于增进整个社会的利益,在某些方面甚至具有相反的倾向。目前国内贸易是各国最重要的商业活动。中国没有对外贸易,却是世界上最富裕的国家。因而我们暂且可以撇开对外贸易而得出这样的结论:通过精巧的制造业而从原有食物总量中获取双份食物的人,肯定不如通过自己的劳动为原有食物总量增添一份食物的人对国家有用。丝绸、花边、装饰物以及昂贵的家具等消费品,毫无疑问是社会收入的一部分,但仅仅是富人的收入,而不是整个社会的收入,所以不能认为这部分收入的增加具有和粮食增长相同的重要性,因为只有粮食才是广大人民群众的主要收入。

按照亚当·斯密给财富下的定义(而不是按照法国经济学家所下的定义),对外贸易可以增加一国的财富。对外贸易的主要用处,以及人们一般之所以如此高度重视对外贸易的原因,是它可以大大增加一国的对外力量,大大增加一国对其他国家劳动的支配权;但仔细考察一下就会发现,对外贸易几乎无助于增加国内供养劳动者的基金,因而几乎无助于增进绝大多数社会成员的幸福。按财富增长的自然顺序来说,制造业和对外贸易的发展应在农业的高度发展之后。在欧洲,事物的这一自然顺序被颠倒了过来,土地的耕种依赖于制造业的过剩资本,制造业的兴起并非依赖于农业资本的过剩。城市中的工业受到了较多的鼓励,工匠的劳动由此而得到了比农业劳动要高的报酬,欧洲为什么有那么多土地未得到耕种,原因也许正在于此。假如整个欧洲奉行另外一种政策,欧洲的人口无疑会比现在多得多,但又不会因人口较多而陷入困境。

人口增长会造成困境,这是个令人感兴趣的问题。在我看来,对这个问题需作详尽而深入的讨论,而这远非是我所能做到的。但在撇开这一问题之前,不能不提及普赖斯博士在其著作中说的一段非常离奇的话。他列出了一些表格来说明城市和乡村人寿的概率,接着便说:"通过这种比较可以看得很清楚,一些人把大城市称作人类的墓地,是非常符合实际情况的。同时也肯定使所有善于思考的人相信了我们在上一卷第四篇论文的末尾所说的话,即把人类的各种疾病看作是大自然的本来意图,严格说来是不合适的。一般说来,人类的各种疾病无疑都是人类自己造成的。假如有这样一个国家,其居民都过着完全自然而合乎道德的生活,那么肯定他说,他们当中的绝大多数人都会享尽其天年,不会知道痛苦和疾病,死亡仅仅是逐渐而不可避免的衰老的结果,会象睡眠那样降临到他们的头上。"

我不得不说,根据普赖斯博士在其两大卷著作中所列举的事实,我只能得出完全相反的结论。在阅读普赖斯博士的著作以前,我在一段时间内便意识到,人口和食物是以不同比率增长的,因而我朦胧地感到,要使这两者保持平衡,只有借助于某种苦难和罪恶的力量,而仔细读了普赖斯博士的两卷本《关于恤金赔付的意见》后,上述朦胧的意识立即变成了一种信念。他列举了大量事实证明,人口若不受抑制会极其迅速地增长,并举出了许许多多证据说明,大自然的一般规律会怎样抑制人口过剩,在做了所有这一切之后,他竟写下了我所引述的那一段活,简直今人不可思议。他极力倡导早婚,认为这是防止人们道德败坏的最好方法。他不象葛德文先生那样幻想两性间的情欲会消失,也不认为能用孔多塞先生暗示的方法逃避困境。他常常说应该给予大自然的增殖力以发挥作用的余地。然而,尽管他有以上种种想法,尽管他不可避免地本应得出以下明显的推论:人口若不受到抑制,会以无比快的速度增长,以致即使人类作出最有效的努力,地球也生产不出足以供养人类的食物,但是,他却没有得出这一推论,我吃惊的程度犹如他否定了欧几里得的一个最明白的命题。

普赖斯博士在谈到文明的不同阶段时说:"最初的、纯朴的文明阶段,最有助于人口的增加,最有助于增进人类的幸福。"接着他以美洲殖民地为例,认为这些殖民地当时就处于最初的、最幸福的状态,认为它们非常明显地表明了不同的文明状态对人口所产生的影响。但是,普赖斯似乎没有意识到,美国人的幸福与其说取决于其特有的文明状态,还不如说取决于其作为新殖民地的特有状况,即取决于其拥有大量未耕种的肥沃土地。在挪威、丹麦、瑞典或我国的某些地区,三四百年以前的文明程度和现在美国的文明程度相同,但幸福程度和人口的增长速度却大不相同。他引述了亨利八世颁布的一项法令,抱怨耕地荒芜,食物价格上涨,"大批人因此而无力养家糊口"。毫无疑问,美国较高程度的公民自由对工业和人口的增长以及人民的幸福是有促进作用的,但公民自由无论能产生多么强大的影响,也创造不出新土地来。现在独立了的美国人民,或许可以说要比他们受英国统治时享有更大程度的公民自由,但我们却可以毫不含糊他说,美国的人口决不会长此以往地迅速增长下去。

了解20年前美国下层阶级人民幸福状态的人,自然希望他们永远处于那一状态,而且也许认为,只要不引入制造品和奢侈品就能做到这一点,但他的这种愿望就如同女人想不晒太阳不吹风就可以永葆青春那样荒唐。管理良好的新殖民地的状况,犹如人的青春期,任何人为的努力也不能使其长驻。诚然,无论对于动物机体来说还是对于政治机体来说,可以采用许多种处理方法来加速或延缓衰老的来临,但是,若想发明一种方法来使它们永远年青,那是绝对办不到的。或许可以说,欧洲由于更多地鼓励工业而歧视农业,已使自己未老先衰。改变这方面的政策也许会给每个国家注入新的生命力和新的活力。长子继承法和欧洲的其他习俗,使土地具有垄断价格,在这种情况下,向土地投资决不会给个人带来多大利益,因而土地也就不会得到适当的耕种。尽管每一个文明国家都必然存在所有者阶级和劳动者阶级,但较为平均地分配财产总是会带来永久性利益。所有者的人数愈多,劳动者的人数必然愈少,必然会有更多的社会成员处于拥有财产的幸福状态,必然会有更少的社会成员处于仅仅拥有劳动这一种财产的不幸福状态。但是,方向最正确的努力,虽说可以减轻匮乏的压力,却决不会消除匮乏的压力。人们只要了解人类在地球上的真正处境,了解大自然的一般规律,就很难认为最卓越的努力会使人类处于普赖斯博士所说的那种状态,即:"绝大多数人都会尽享其天年,不知道痛苦和疾病,死亡仅仅是逐渐而不可避免的衰老的结果,会象睡眠那样降临到他们头上。"

毫无疑问,想到要对社会进行大规模改良必然会遇到巨大障碍,而这种障碍又是无法克服的,确实令人心灰意冷。人口的增长总是趋于超过生活资料的增长,是生气勃勃的大自然表现出来的一条一般规律。不过,尽管认识到这种困难会使那些令人钦佩地想完善人类的人感到沮丧,然而很显然,尽力掩饰这种困难或尽力忘记这种困难,也是无济于事的。相反,若因为事实真相今人不快,就怯懦地不敢正视现实,则会带来最大的灾祸。尽管存在上述巨大障碍,仍有大量事情需要为人类去做,激励着我们作出坚持不懈的努力。但是,在作这种努力时,若对我们将必然遇到的困难的性质、范围和大小没有全面而确切的了解,若愚蠢地力图达到可望不可即的目标,那我们不仅将徒劳无益地耗尽力气,而始终离想要达到的山顶同样遥远,而且还会被山顶滚下的巨石碾得粉碎。

免责声明:本文仅用于学习和交流目的,不代表素心书斋观点,素心书斋不享任何版权,不担任何版权责任。

 

39 周秀丽仍不交待问题 - 来自《国家公诉》

唐朝阳摇了摇头,“算了吧,老书记,别去碰这个钉子了!培钧书记和刘省长对‘八一三’大火有几次严厉批示,据省委的同志说,培钧书记最近在北京还挨了中央领导的批评!”突然掉转了话题,“不说了,老书记,你最近带团出国转转吧!”   陈汉杰手一摆,没好气地说:“转?转什么?谁有那个闲情逸致?这么一个大案要案不处理好,我老家伙敢走啊!我们人大这边原定的出访活动都推迟了!”   唐朝阳执意劝道:“老书记,我倒觉得在这种时候你多在外面转转比较好!必须做最坏的打算啊,退一步说,万一我下台滚蛋,市委新班子真做出了撤换检察长的决定,你人大主任不在家,……去看看 

第11章:语言、混乱和堵塞 - 来自《控制论和社会》

我在第四章提到过一桩非常有趣的工作,那就是巴黎大学的R.曼德尔勃洛特博士和哈佛大学的贾可布逊(Jacobson)教授最近关于语言现象所做出的研究,特别是关于字的长度的最恰当分布的讨论。在本章,我不想细谈这项工作,只从这两位作者所提出的若干哲学假设出发,引申出一些结论来。   他们认为,通讯是一种博奕,是讲者和听者联合起来为反对混乱力量而进行的博奕,这个混乱力量就是通讯中常见的种种困难和假想中的企图堵塞通讯的人们。确切他说,这种情况就是冯,诺意曼的博奕论,这个理论讲的是一批人在设法传送消息,而另一批人则采取某种策略……去看看 

休息与娱乐 - 来自《走下圣坛的周恩来》

毛泽东太忙,但是有自由;不想忙时可以不忙,去休息娱乐。周恩来太忙,而且没自由;不想忙时也常常被具体事务缠身而脱不开。我跟随总理几十年,他只是在1951年去大连养病,休息了几十天,就这么一次休息。   作为一个有血有肉的人,周恩来当然需要休息娱乐。我的感觉,他对休息娱乐采取的是积极有效、“公私兼顾”、目的明确的态度。   概括起来讲,总理的休息娱乐,主要有三种方式和内容:朋友聚会、文娱活动、体育锻炼。   朋友聚会被周恩来称作是“最好的休息”。   进城后,我见总理不休星期天,曾劝他:“总理,星期天你尽量少安排一些活动……去看看 

第二辑 乌鸦的聒噪(一) - 来自《黑乌鸦与折断的日子》

——是什么主宰着这个物欲横流的世界   憎恶一个人到极点你会怎样  ——杀掉他  如果能象杀死一只蚂蚁或者臭虫那样容易  ——像蚂蚁或者臭虫那样死去的人还少吗  这只疯狗无所不在地介入你的生活  让纷飞的唾液流行狂犬的病毒  人们都疯了  你的欲望堕落成深渊  连空气也在麻醉着思想和肉体  任大家把灵魂卖给魔鬼  换取一枚硬币  和某种并不存在的权力  有个声音在鼓动你  去咬你的同类  人们都疯了  你也疯了========================"我们"的余秋雨到底"警惕"和"忏悔"什么?  题……去看看 

第四篇 第十一章 主力会战(续)——会战的运用 - 来自《战争论》

无论战争在具体情况下是多么多种多样,而且我们不得不承认这种情况是必然的,我们只要从战争这个概念出发,仍可以肯定以下几点:    (1)消灭敌人军队是战争的主要原则,对采取积极行动的一方来说,这是达到目标的主要途径;    (2)消灭敌人的军队主要是在战斗中实现的;    (3)具有一般目的的大的战斗才能产生大的结果;    (4)若干战斗汇合成为一次大会战,才会产生最大的结果;    (5)只有在主力会战中统帅才亲自指挥,在这种情况下他宁愿相信自己,这也是事物性质决定的。   根据上述五点可以得出一个双重法则,它包含相辅相成的两……去看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