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会 图书

在《思痛录》中,作者所回忆的从延安“抢救运动”以来的大大小小的政治运动,是中年以上的中国人无法回避的共同经历。但很少能有人像她这样把“左”的思想和毒害义无反顾地倾吐出来。1998年,《思痛录》出版后引起了巨大的反响,启发了不少知识分子反思历史的责任感和使命感,因而被文化界称为“韦君宜现象”。

免责声明:本文仅用于学习和交流目的,不代表素心书斋观点,素心书斋不享任何版权,不担任何版权责任。

爱弥儿 2-1 第一节 - 来自《爱弥儿》

我们在这里开始谈人生的第二个时期,幼儿期到这里就该结束了,因为“幼儿”和 “儿童”不是同义语。前者包括在后者之中,意思是指“不会说话的人”,所以在瓦勒尔-马克西姆的著作里我们看到有“幼稚的儿童”这种辞汇。不过,我仍然是按照我们语言的习惯来使用这个辞,一直用到可以用其他的名词表明其年龄为止。     当小孩子开始说话后,他们哭的时候就要少一些。这种进步是很自然的:一种语言代替了另外一种语言。一到他们能够用语言说出他们所受的痛苦,只要不是痛得不能用言语形容的时候,他们为什么要用哭来表示呢?所以,如果他们哭……去看看

第廿五章 - 来自《生死抉择》

李高成第一个去的是老厂长原明亮家。     他的本意并不是想看看这个老厂长家里有多穷,经济有多困难,而只是想听听老厂长的意见,问问他这一次慰问救济活动究竟应该怎么搞。     然而当他一走进老厂长的家里时,还是被老厂长家的贫困给震撼了。     他做梦也没想到这个曾是上万工人的中阳纺织厂老厂长的家里会穷成这个样子。     已经做了祖父和外祖父的原明亮,和他最小的儿子住在一起。加上儿媳和老伴,一家五口人挤在一套不足五十平米的单元房里。说是两室一厅,其实那个厅只有六平米左右,而这六平米左右的厅竟然……去看看

17 再次核验尸体 - 来自《国家公诉》

江正流的警车从省公安厅院内出来,迎头撞上了省政府办公厅的一辆奥迪。奥迪按了几声喇叭,把江正流的警车及时唤住了。江正流伸头向外张望时,奥迪车的后车窗已缓缓降下了,王长恭的秘书小段冲着他叫:“哎,哎,江局长,你怎么回事啊?手机一直不开!王省长让你马上到他那去一趟,正在办公室等你呢!”   江正流这才想起:向省公安厅领导汇报工作时关了手机,一直到现在都没开,忙打开手机,先给王长恭回了个电话,回电话时,已吩咐司机把车往省政府开了。   王长恭果然在办公室等着,坐在桌前批着一堆文件,一脸的不快。   见江正流进门,王长恭把面前的……去看看

导言 中国大陆:哲学与信仰的双重贫困 - 来自《信仰真理乃哲学的根基》

“耶和华说,我的意念,非同你们的意念,我的道路,非同你们的道路。天怎样高过地,照样我的道路,高过你们的道路,我的意念,高过你们的意念。”——以赛亚书 55章8-9节 世纪交替中的中国大陆。这是一个沉闷的时代,又是一个喧嚣的时代。似乎在奔向现代化,泛西方化,却晃如转型期积重难返一只病重的巨型恐龙。二十世纪以来,大陆传统儒家法统由于自身与历来统治集团的人身依附关系,加之外来思想意识的冲击,中国人由此赖以一脉相承的道德资源频临崩溃。传统由此断裂,加之中国人本缺乏宗教情感,由此形成了苏联版的马克思主义、列宁主义意识形态一……去看看

第07章 黑暗时期中的罗马教皇制 - 来自《西方哲学史(卷二)》

自从大格雷高里到赛尔维斯特二世的四百年间,教皇制经历了许多次惊人的变迁。它曾不时隶属于希腊的诸皇帝;或有时隶属于西方的诸皇帝;并在其他时期更隶属于当地的罗马贵族:虽然如此,公元八世纪和九世纪中,一些精明强干的教皇却乘机建立了教皇权力的传统。从公元60 0年起到1000年这一段时期,对于了解中世纪教会,以及它与国家的关系方面具有极其重要的意义。   教皇摆脱希腊皇帝获得了独立,这与其归功于他们自己的努力,毋宁归功于伦巴底人的武力——当然,教皇们对此是不存任何感谢之意的。希腊教会在很大程度上一直隶属于皇帝,皇帝……去看看

十八、斯大林“错误”的性质 - 来自《斯大林与中国革命》

   2009/10/01
世界上有许许多多的错误。在人类思想的各种范畴内,有时会发生重大的错误,其来源或因对考察对象还缺乏研究,或因事实材料的不足,或因事件的因素过于复杂难以面面俱到,如此等等。在这些错误中,我们可以说气象学家在预报天气上的许多错误,与政治家犯的许多错误,在错的过程上很相近。一个有理论根基、头脑机敏的气象学家的错误,比一个经验主义者对天气的猜测,对于科学是有用得多,虽然后者有时偶尔也有猜对的时候。但如果一个地理学家,一个极地探险队领袖,他的出发点,是认为地球是位于三条鲸鱼上面的,他的研究和勘察会有什么结果呢?然而斯大……去看看

快乐的科学(二) - 来自《悲剧的诞生卷》

二○、愚昧的尊严  数千年以来,凡是人类所作的最细心的事都会呈现在我们的面前。也就是因为这样,细心将失去它所有的尊严。固然细心确实是必需的,也将是普遍与平常的,而一个较为挑剔的尝试会觉得这个必需性等于是一种粗俗。正如同一个真理或科学的专制将会提升虚伪的价值,细心的专制也能促使一个崭新而高尚的人类变成十分杰出。   追示高尚——那也许意味着一种愚行。  二一、致无私的教师   一个人的美德之所以被称为“善”,并不是因为那德行对他本身有什么好处,而是因为那德行如我们所期许,并对我们及整个社会有好处……去看看

悲剧的诞生 12 - 来自《悲剧的诞生》

在指出这另一个观众的名字之前,让我们稍停片刻。回忆一下上文讲过的,埃斯库罗斯悲剧本质中一些不调和与不可测的因素所产生的印象。试想我们自己对悲剧歌队和悲剧英雄所感的诧异,我们总觉得,这两者同我们的习惯,甚至同传统,都是不调协的,——直到我们重新发现这种二重性原来是希腊悲剧的根源和本质,是梦神型与酒神型两种彼此交错的艺术冲动之表现。   从悲剧中排除这种原始的万能的酒神成份,并且在非醉境的艺术、道德观和世界观上建立一种新的纯粹的因素:——这就是现在了如指掌地揭露在我们眼前的欧里庇德斯的倾向。   在晚……去看看

疯癫与文明 第五章 - 来自《疯癫与文明》

疯癫诸相  在本章中,我们不想论述17和18世纪精神病学各种观念的演变史,而是要展示古典主义思想借以认识疯癫的具体形态。这些形态依然常常被附着上神话形象,但这些神话形象在我们实际知识的构成中往往是十分重要的。躁狂症和忧郁症  在16世纪,忧郁症的观念是由两个方面确定的,一方面是某种症状定义,另一方面是这个词所包含的一种说明性原则。在那些症状中,我们发现了一个人所能产生的关于自己的各种指妄想法:“有些人自以为是野兽,便模仿野兽的声音和动作。有些人认为自己是玻璃器皿,因此避开过路人,以防自已被打碎;有些人畏惧……去看看

内容概要:第三等级是什么? - 来自《论特权》

“只要哲学家并未超越真理的界限,便不要埋怨他们走得太远。哲学家的职能在于指明目标,因此他必须抵达目标。假如他中途辍步,竟然打出自己的旗帜,这面旗帜便可能是骗人的。行政官则不然,他的任务是根据困难的性质,稳步前进……。哲学家未抵目标便不知身在何处;行政官看不见目标便不知走向何方。”  本文的计划甚为简单,我们要向自己提三个问题:  1.第三等级是什么?是一切。  2.迄今为止,第三等级在政治秩序中的地位是什么?什么也不是。  3.第三等级要求什么?要求取得某种地位。我们先看看这些回答是否正……去看看

第三章 历史观 - 来自《伯林》

“人们一般都同意,对现实的颠倒掌握易于导致幻想或乌托邦,但是,颠倒或蔑视现实的方法却有许多种。没有充足的逻辑理由或经验根据而蔑视既成的假设和规律,这种非科学的做法不是可以经常见到吗?相反,以规律和理论的名义,凭借从其他领域(如逻辑学、伦理学、形而上学、科学)抽绎出来的原则来忽视或歪曲别人对特殊的事件、人物和事物的观点,这种超越范围而乱用原则的非历史的做法不也经常出现吗?那些被叫做盲信者的理论家,在他们对现实的知觉不能战胜他们所持的某种信念时,他们不正是这样用原则来歪曲现实的吗?他们为此企图建立一种可以适……去看看

第10章 文字底滥用 - 来自《人类理解论(第三卷)》

1 文字底滥用——我们已经说过,语言中天然有一种缺陷,而且我们在应用文字时,又难免含糊纷乱。不过除此以外,人们在用文字传达其思想时,往往又犯了各种故意的错一点,在这方面,最主要最明显的滥用,就是:我们所用的各种文字,有时没有明白清晰的观念,而且所用的各种标记,有时竟然全没有表示任何事物。这类滥用可分两种:   (一)在一切语言中,人人都可以看到,有些文字在其起源方面,在其习惯的用法方面,并不曾表示任何明白清晰的观念。这一类文字大部分系各派哲学或各派宗教所发明的。各个作者或传道者,所以要创造各种新文字,往往是因为他们爱装……去看看

第12章 - 来自《至高利益》

赵娟娟妩媚一笑:“贺市长,你现在对我还有好感么?”   贺家国笑道:“怎么?你又发现了什么可趁之机?想和我做笔交易吗?”   赵娟娟道:“如果你还是华美国际的老总,也许我会和你放纵一下,我对金钱 世界的成功者永远保持敬意,可你现在只是个小小的市长助理,你觉得你配吗?”   贺家国自嘲道:“照这么说,我还得拼命往上爬呀!”   赵娟娟近乎真诚地道:“贺市长,我很钦佩你的正直和勇气,可作为过去的朋 友,我得和你说实话,你就是人家峡江一些政客的炮灰。我真不明白,你为什么就 不能省点心,好好赚你的大钱呢?我觉得你可以尝试一下去做李嘉诚,何……去看看

第七章 刑法(上) - 来自《法律的经济分析》

   2009/10/01
7.1刑法的经济本质和功能   前几章考察的非法行为(wrongful conduct)——主要是侵权和违约——将使不法行为人不得不向受害人支付金钱损害赔偿,或有时对违法者处以藐视法庭罪(Pain of contempt)而禁止继续或再行其过错行为(即,法院发出强制令的)——以上两种情况只有在受害人起诉时才出现。但犯罪是由国家起诉的,并且罪犯必须向国家交付罚金或承受像被关进监狱那样的非金钱刑罚。这两类案件的审判程序也有差异,但对程序差异的考察将推迟到第21章。现在我们感兴趣的是,为什么国家应对某些犯罪适用不同的刑罚,而其刑罚所必需的实质……去看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