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会 图书

本书是对当下中国乡村所做的调查,全书没有大而无当的理论,全是一篇篇短小的调查笔记,一点点建立起关于中国当下农村的各个面向。六十多篇笔记使活生生的乡村如在目击,呈现实际乡村的处境与复杂性。作者抓住生活细节做深入透视。如:农村里的半熟人社会,农民的合作能力,制度下乡,村庄精英的谱系,农民负担机理,积极行政的功与过,等等,让你最终沉浸到乡村中,冲击你原有的对乡村的经验与想像,让你去思考,甚至想有所行动。这正是不易觉察的中国经验、中国常识。

免责声明:本文仅用于学习和交流目的,不代表素心书斋观点,素心书斋不享任何版权,不担任何版权责任。

第九章 - 来自《河流如血》

早操一散,几乎所有同学都向保良发出疑问:保良你是不是病了,你的脸色怎么这么黄啊,要不要去医院看看,你这个周末都干了什么,怎么弄得这么苦大仇深?  保良支支吾吾,回宿舍照了镜子,他已经两天两夜没怎么睡觉,镜中的面孔吓了他自己一跳。上午上大课讲的是社会主义市场经济,要不是身边的同学不断推他,他说不定要睡得打起呼噜。  课后系主任过来问他:保良听说你爸爸病了,要紧吗,要不要我们过去看看?要严重的话我们得跟院领导报告一下,你爸要病了院领导肯定得关心啊。保良一通摆手:不用不用,我爸没什么,头疼脑热拉肚子,已经好了,已经好了。  ……去看看

第六章 - 来自《对面坐着马向东》

宁先杰:“马向东当时是以私人名义,说借100万元,我这个人呀,太实在,当时就是惟命是从,就给他去借,结果,人家说先拿50万元行不行?我跟‘老板’讲先拿50万元行不行?他说行,就先拿了50万元。”   马向东听了宁先杰这么说显得十分伤心:“怎么会是这样?1998年年初,宁先杰说要借点钱去赌,我说你可不能动公款啊,后来他借了这50万美元,另外他说这些钱他能把握得好,这个钱他管借管还。”马向东和宁先杰在50万美元的问题上谁说的是真话,我在采访时并不觉得有多么重要,但是有两个关键点,第一,马向东每次犯赌瘾,每次想要出去赌,总不能大张旗鼓明言明语自己……去看看

第46章 - 来自《永不瞑目》

欧庆春记不得她和肖童的聚散离合使她落了多少眼泪,她发觉自己不知不觉已变得脆弱易折。如果说,和胡新民的感情是一种心平气和的幸福,一种常规而默契的生活,那么和肖童的相爱,就是一条让人牵肠挂肚,死去活来,而又欲罢不能的心路。  当她走进那家山村的小饭馆一眼看见肖童时,他那又黑又瘦的脸使她几乎不敢确认。无论是因为两个多月的颠沛流离,还是因为那顽固不化的毒瘾,肖童那几分脱形的样子,都让她心疼不已。她强迫自己心情平定,靠深深的呼吸控制了情绪。在稍后和他接头时她表现出异常地沉着镇静,直到在古榕树下肖童那依然有力的一……去看看

人口原理 第八章 - 来自《人口原理》

   2009/10/01
华莱士先生——一些人认为人口增加只有在遥远的未来才会带来困难,这种观点是错误的——孔多塞先生对人类理智的进步所作的概述——孔多塞先生所说的那种摆动何时适用于人类。上述显而易见的推论是在考察了过去和现在人类的状况后作出的,因此,在我们看来,论述人类和社会的可完善性的一切著述家既注意到有关人口过多的论点,又常常对它掉以轻心,并且总是认为由于人口过多而产生的困难在遥远而几乎无法估计的未来才会出现,就成了一件令人惊讶的事情。甚至认为这一论点的影响力足以破坏他的整个平等制度的华莱土先生,似乎也觉得,在全……去看看

第八章 从霜月到热月:道德理想国盛极而亡 - 来自《道德理想国的覆灭》

不,肖梅特,死亡不是长眠,……死亡是不朽的开始。①——罗伯斯庇尔   从1793年12月(霜月)至1794年7月(热月),罗伯斯庇尔和他的雅各宾同志还有8个月的日子。断头台越来越繁忙,共和国越来越不安宁。“塞纳河水太红了”,辉煌的日出正在变成可疑的日落。罗伯斯庇尔认为死亡是不朽的开始。他承认, “风浪正在低沉轰响”,但是他要抓紧推行另一场革命:“在道德和政治界,一切也应当变化。世界上的革命已经搞了一半,另一半也应当完成。”② 一、霜月批判——百科全书派雪上加霜   卢梭的信徒与启蒙遗老之间的论战始终在进行。   革命初起……去看看

第六篇 第二十二章 单线式防御 - 来自《战争论》

   2009/10/01
所谓单线式防御,是指用一系列相互联系的防哨来直接掩护某一地区的防御部署。我们所以说直接掩护,是因为一支大军队分几个部分并列配置时,也能掩护广大地区不受敌人侵犯,只不过这种掩护不是直接的,而是通过一系列行动和运动的效果实现的,不构成单线式防御。   要想直接掩护广大地区,防线就必须很长,这样长的防线显然只有很小的抵抗能力。即使在这条防线上配置最大的兵力,如果和对方的兵力相差不大,这条防线的抵抗力还是很小的。因此,单线式防御的目的只能是抵御力量较弱的进攻(不论造成进攻力量较弱的原因是战斗意志不强,还是兵力……去看看

第五十三篇 续前篇内容 - 来自《联邦党人文集》

   2009/10/01
原载1788年2月12日,星期二,《纽约邮报》第五十三篇(汉密尔顿或麦迪逊)致纽约州人民:也许这里有人要向我提起一句俗语:“一年一度的选举告终之时,就是暴政开始之日。”倘若如通常所说那样,谚语一般都有理论依据这话是确实的,那么同样正确的是,谚语一旦成立,往往可以应用于理论所涉及不到的情况。我不需要从我们目前的事例以外去寻找证明。这句谚语所依据的理论是什么呢?没有人会使自己成为这样的笑柄:说什么太阳或季节和人类道德能够忍受权力诱惑的时期之间存在着任何自然联系。对人类来说可喜的是,在这方面自由并不限于任何一点时间,……去看看

第38章 - 来自《梅次故事》

邵运宏好几次走到朱怀镜办公室门口,见他正忙,就回去了。看样子邵运宏是想同他聊聊天。这次地委班子调整,虽说传得很久了,消息却是真真假假。一夜之间换了,下面的头头脑脑都觉得突然,有些手忙脚乱。 这天朱怀镜想去黑天鹅休息,就叫上了邵运宏。邵运宏给缪明磨了两年多笔尖子,没有一篇文章过关,真苦了他。在车上,朱怀镜玩笑道:“运宏,还得辛苦你替我写两年文章。今天我请你吃饭,就是这个意思。” 邵运宏大为感动,忙说:“哪敢啊,哪敢啊。说实话朱书记,我好几次想找你汇报,就是想请你把我岗位换一下。这些年写字写得我太苦了。今天有你朱书记……去看看

“婴儿潮”的总统来了 - 来自《总统是靠不住的》

卢兄:你好!   本来打算停一段日子再给你去信的,但是,你的来信促使我又提前动笔了,因为你的信中提了不少问题。   首先,我很高兴你能够理解,为什么你要求我介绍今年的美国大选,我却先向你讲了一个二十年前的美国总统故事。实际上,这是基于我自己的经验而来的。对一个完整的“水门事件”的了解,使我一下子对于美国的大选有了比较本质的认识。至少,这一来,知道美国总统“是什么”了,也了解了他在美国政府的权力结构中的准确位置,以及他和其它两个权力分支的关系了。因为“水门事件”是了解这些问题的一个捷径。然后你再去看总统大选……去看看

第廿三章 与度规时间相对照的生理时间 - 来自《认识与谬误》

第一节   在一个尽可能均匀和恒定的、附带在观念上具有最小的可能变化的环境中,如果我们好像从睡眠中醒来却还昏昏欲睡,我们听到时钟均匀的报时声,那么我们清楚地把第二个报时声与第一个区分开来,把第三个与第二个和第一个区分开来,一句话,把较后的与较前的区分开来,尽管所有报时声都具有相同强度的音高和音色。我们一点也不怀疑报时声之间的间歇的质,同时在无人为的帮助的情况下立即注意到这种事态是否被扰乱。我们即时地感觉到时间和在时间中的位置,恰如即时地感觉到空间和在空间中的位置一样。没有这种时间感觉,就不会有测……去看看

第一部分 问题的状况 第一章 政治中的冲动和本能 - 来自《政治中的人性》

   2009/12/27
任何人要想以重新检查人性的作用当做他的政治思想的根据,必须首先克服他自己夸大人类理智的倾向。  我们往往认为人的每一行为都是理智作用的结果,人凭借理智首先考虑他期望的某个目的,然后再估计据以达到那个目的的手段。比方说,一个投资者期望的是绝对安全外加百分之五利润。他用一个小时认真研究股票行市表,最后断定购买酿酒厂股票能使他最充分地实现他的愿望。鉴于他冀求绝对安全的固有愿望,他的购买股票的行为似乎是他的推理的必然结果。安全的愿望本身似乎可以进一步看成仅只是对满足全人类所共有的对“幸福&rd……去看看

苏仙岭·凤凰山 - 来自《张学良传》

张学良自离开溪口后,便居无定时,时常搬迁。关押他的地方,若仅从名字上看,那都是很风光的,如什么黄山、萍乡、苏仙岭啦,桃花坪、凤凰山啦,以后还有什么阳明洞、麒麟洞、小西湖啦,等等。不知底细的人,也许会认为,这过的不是云游四方、逍遥自在的日子吗?实际真要这么看,那就错了。这样的东奔西走,一路舟车之苦不说,这些古迹名胜,在那时因为战乱,年久失修,亦大都是断壁残垣,满目荒凉。就说张学良一度幽居的郴州苏仙岭吧,就是个渺无人烟的地方,那里虽然也有些名胜古迹,但却园林荒芜,路断人稀,那萧瑟的寒风,冷清的寺观,象幽灵一样的哨兵、密探,这一切不……去看看

第08章 无聊的命题 - 来自《人类理解论(第四卷)》

1 有些命题并不增加我们底知识——前章中所说的那些公理,对于真正的知识是否有一般人所想象的那种功用,我让人们来考察好了。不过我想,有一点可以确实肯定的是:有无聊的命题一些普遍的命题,虽确乎是真实的,可是它们并不能给理解增加光明,使知识有所增益。属于这一类的,就如:   2 第一,表示同一性的那些命题——第一,一切纯粹表示·同·一·性·的命题都是这样的。这些命题在一看之下,我们就可以知道它们不能给我们以任何指导。因为我们所说的那个名词,不论只是口头的,或包含着任何明白清晰的观念,而在我们肯定它时,它所指示给我们……去看看

忏悔录 第一章 - 来自《忏悔录(卢梭)》

我现在要做一项既无先例、将来也不会有人仿效的艰巨工作。我要把一个人的真实面目赤裸裸地揭露在世人面前。这个人就是我。 只有我是这样的人。我深知自己的内心,也了解别人。我生来便和我所见到的任何人都不同;甚至于我敢自信全世界也找不到一个生来象我这样的人。虽然我不比别人好,至少和他们不一样。大自然塑造了我,然后把模子打碎了,打碎了模子究竟好不好,只有读了我这本书以后才能评定。 不管末日审判的号角什么时候吹响,我都敢拿着这本书走到至高无上的审判者面前,果敢地大声说:“请看!这就是我所做过的,这就是我所想……去看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