历史文化资料

中国历代帝王年表

民族主义(Nationalismus)   宪法国家(Verfassungsstaat)   I. 前言    “Nationale Identit?t”在中文著作的翻译里有译作国家认同亦有译为民族认同,其中自然有译者对于Nation意义的主观取舍,但同时也反应出其内涵的多元;尤其当它作为政治群体的概念时、就如同今日联合国的名称the United Nations( die Vereinte Nationen),可以确定的是他所指涉的对象是国家(der Staat),但是Nation和Staat之间的关连为何、这不仅是概念的问题、同时还牵涉到历史上民族国家、宪政国家与民族主义之间交纵错杂的关系;对于这个问题……去看看
 

中国历代年号索引表

原载《青年思想家》1999年第2期  历史总是在片面中为自己开辟道路,但最大限度地克服这种偏执,却是作为历史参与者的人们无法逃避的责任。——题记  21世纪正在向我们走来。在这世纪这交的历史关头,回眸百年中国已成为无法回避的时代课题。对20世纪后半叶的中国作出一种当代审视,无疑应成为这种回顾的一个不可或缺的部分。尽管作为当代人,我们对这段历史尚缺乏距离感,但或许正因此可以提供一种独特的视角。基于这种考虑,本文试图以一种批判的反省态度,对建国以来的中国社会发展存在的问题,进行初步的梳理与清算,以期为未来的……去看看
 

中国历代纪年表

原载《青年思想家》2000年第1期  苏共失败的原因是非常深刻而复杂的。同人们已从不同视角、不同层面上作了各种可贵的探析。本文试从苏共失败与俄国民粹主义思想的关系方面做些考究。  一  19世纪的俄国,空想社会主义曾颇为盛行,民粹主义是其中一主要牌号。那时,俄国还是一个小生产的农业社会,但在西欧资本主义发展的冲击下,正在步入动荡的变革时期。这就是滋生民粹主义思潮的社会力量。  1861年,俄国沙皇政府宣布废除农奴制度,资本主义随之在俄国发展起来,俄国农民陷入了水深火热之中。这时,一批平民知识分子,“人民的……去看看
 

中世纪大事年表

本文系作者著《为权利申辩》前言,本书是作者近年发表的、关于社会文化问题的评论文集。  收集在本书中的、似乎各有指向的文章,有着一个中心思想。简单地讲,这个中心思想就是:走出权力制约一切的时代,走向一个以权利主导权力的时代。权力制约一切的时代,是一个握权者及其握权集团随意支配社会大众的时代,是一个特权的时代,是一个阉割了社会发展健全机制的时代,也是一个压抑的时代。走向权利的时代,则是一个打破或正在打破权力专断的时代,是一个充分肯定社会大众政治、经济、文化教育权利,肯定社会大众宗教信仰、言论、集会、结社……去看看
 

东洋法制史文献类目(专著,1990-2001)

战略与管理 9904   冷战结束,苏联解体,给中国西部周边安全环境带来的直接重大变化是:原中苏对抗时形成的强大军事存在被大大削弱,来自苏联的军事威胁消失;同时,由于中亚 [1] 各国自身地区性战略力量尚未形成足够的替代能力,该区出现了一个相对低压的地缘政治空间。原有的强大军事集团所具有的威慑和屏障作用的丧失,使得多种大国力量相继进入,构成中亚地区安全形势的基本因素呈现出多元化和复杂化趋势。   为了保障刚刚取得的政治独立和国家主权,中亚各国在经历了独立建国的初创时期后,不断完善着各自的国家安全观,并逐渐形成……去看看
 

东洋法制史文献类目(先秦,1990-2001)

载《战略与管理》1999年第3期  一     1999 年 3 月 24 日,北约秘书长索拉纳下令对南斯拉夫实施空中打击,震惊世界的科索沃战争自此牵动了世界的神经,双方差异悬殊的较量使作者联想起发生于上世纪的中英鸦片战争和中日甲午战争。对于中国值得研究的是,在中世纪(至少在唐朝以后)曾是世界超级大国的中国,为什么会在近代被打败,而我们将制定怎样的安全战略才能在明天可能的战争中赢得胜利。  中国在古代世界里曾长期处于超级大国地位的原因,可归于当时它所拥有的高度发达的以自然经济为基础的小农生产方式。与古罗马……去看看
 

英美法研究之中文文献要目(下)

【大公报】1999/7/2   没有赢家的科索沃战争令冷战後脆弱的国际秩序更加显得前途未卜。联合国会不会被取代?美国还能称霸多久?中国对外政策是否重新修订?这一系列问题随战争的结束也越发突现。为此,大公报记者采访了中国现代国际关系研究所冯仲平研究员。   叁种国家类型划分   冷战後,西方国家提出了「第叁条道路」的理论,其理论中的「新国际主义」要求建立起一个能有效解决国际问题的世界政府。当世界上出现了类似於科索沃这样的「人道主义危机」时,世界各国不能束手无策,本着「人权高於主权」的原则应该对这样的「危……去看看
 

英美法研究之中文文献要目(上)

《美国研究》 1999 年第 2 期   一个时期以来,达赖喇嘛在国外四处游说时,曾经多次前往美国,或应邀在美国国会发表演讲,或举行记者招待会,或赴白宫与美国总统、副总统会晤,公开煽动“西藏独立”,请求美国在西藏问题上对中国施加压力;而美国方面也报以所谓“低调”的礼遇接待。人们不禁要问:为什么叛逃国外的达赖集团能够在美国大搞分裂祖国的活动?美国政府与所谓西藏问题究竟有哪些“情结”?现实是历史的继续,当今的问题必有历史的根由。本文试图依据历史资料,尤其是美国政府近年解密的文件对这一问题加以探讨,以期从历史的启示中认……去看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