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会历史类电子书下载

作者在英国谢菲尔德城市理工学院读书的时候,首次接触到当代欧洲的社会理论,尤其是几位重要的理论家如安东尼奥·葛兰西、路易斯·阿尔都塞和斯图尔特·霍尔等。此外,作者的本科专业的兼容性使其得以对文学批评、社会语言学、心理语言学和大众传播等各个领域正在探讨的主要问题都有所了解。正是在此广阔的背景基础上,作者开始对语言、特别是对语言和意义的关系产生了兴趣。尽管本书从表面看来是关于组织传播的理论的,但作者更愿把它看做是对传播和意义之间的关系以及从政治的角度对此关系进行审视而产生的结果进行探讨的一篇论文。


免责声明:本文仅用于学习和交流目的,不代表素心书斋观点,素心书斋不享任何版权,不担任何版权责任。

 

第十篇 士宦的政治生活与经济生活 - 来自《中国官僚政治研究》

一中国人传统地把做官看得重要,我们有理由说是由于儒家的伦理政治学说教了我们一套修齐治平的大道理;我们还有理由说是由于实行科举制而鼓励我们“以学干禄”,热衷于仕途;但更基本的理由,却是长期的官僚政治,给予了做官的人,准备做官的人,乃至从官场退出的人,以种种社会经济的实利,或种种虽无明文确定,但却十分实在的特权。那些实利或特权,从消极意义上说,是保护财产,而从积极意义上说,则是增大财产。“做官发财”始终是连在一起讲的。中国士宦的政治生活与他们的经济生活的特殊联系,对于中国官僚政治的长期延续,有着极大的促进作用。 ……去看看

第17章 - 来自《永不瞑目》

中午肖童下了大课,顾不上吃饭就跑回宿舍给庆春的手机打电话。他掩饰着兴奋故意轻轻松松地问庆春吃没吃饭,喝没喝酒,是否已经大功告成正在庆贺。庆春在电话里沉默着,一句不答,他这才感到有点不对劲。“哟,怎么啦,是不是让他们跑了?”  庆春的口气有点像审犯人:“你说他们今天要看货,他们要看什么货?”  从这口气上肖童当然猜到出了问题,他心里有点发慌:“就是看货呀,……他们今天看的什么货?”  “你问我呀!”庆春极为不满地抬高了声音,肖童脸上的汗咕噔一下冒出来了,嘴里一时说不出话来。庆春说:“算了,电话里别谈那么多了,我以后再找……去看看

三 永动机患者 - 来自《自由人心路》

这是我第一篇被发表的文字,先发在《今天》。后来北岛调到《新观察》杂志,又发了一次,因此也成了我在官方出版物上发表的第一篇文字。小说中所写“永动机患者”是我在上大学期间遇到的真人。永动机患者丽丽滑溜溜的手指在我鼻尖上拧了一下。“为什么不看我!”她干了半个小时厨房的活,似乎我就该瞻仰她。我有模有样地看她一眼,算是完成任务,目光又回到模型上。她一把抢走模型,猫一样蜷到对面屋角的沙发上,拢圆了红花果似的嘴唇。“我砸了你这个臭破烂!”她把模型斜举在头顶,狡猾地盯着我。在深橙色的灯光中,我看她几秒钟,伸平干燥发紧……去看看

第41部分 - 来自《大雪无痕》

大型喷气客机对准跑道俯冲下来,巨大的胶皮轮猛一下触地的那一瞬间,马凤山心里总是控制不住地要“忽悠”那么一下。虽然他已经记不清自己究竟坐过多少次飞机了,从最初的伊尔14、18(更早时还坐过双翼的安二型喷农药飞机),到现在的波音、麦道(有一回通过国际刑警组织,跟公安部的同志一起去欧洲带逃犯,在阿姆斯特丹,他还坐了一回协和),但几乎每回降落时,他都会“忽悠”这么一下子。也就是说,总有那么零点儿几秒的时间,他要心慌一下,总会本能地产生一种整个人都飘起来、没着没落、不知所措的感觉。他悄悄跟老婆说过此事。老婆笑着只给了他两……去看看

丘吉尔年表 - 来自《丘吉尔传》

1874年 4月,伦道夫.丘吉尔与珍妮.杰罗姆在巴黎英国驻法大使馆举行婚礼。11 月30日,诞生于英国牛津郡伍德斯托克镇布伦海姆宫。   1881年 就读于阿斯科特的圣乔治贵族子弟寄宿学校。   1884年 从圣乔治贵族子弟寄宿学校转到布赖顿的汤姆逊学校就读。   1888年 3月,从汤姆逊学校转到哈罗公学读书。   1893年 1月,从法国凡尔赛学法语归来,在伯恩默思庄园的游戏中摔成重伤,肾脏破 裂,险些丧命。8月,被桑赫斯特皇家军事学校录取,名列第95位。   1894年 11月,在帝国剧院的骚乱中“发表了我的第一次演讲”。   1895年……去看看

第十章 市场秩序或偶合秩序(上) - 来自《法律、立法与自由》

人们就何为公平所做的判断是很容易发生变化的, 而且……致使这种判断发生变化的诸种力量之一, 便是人们会不断地发现, 他们先前就某个特定问题所作的被认为是公正且公平的判断已经变得不再经济了, 或许从来就是不经济的。——埃德温·坎南(Edwin Cannan)市场秩序的性质在本书第一卷的第2章中, 我们已经对各种自生自发秩序所具有的一般性特征进行了讨论;因此, 我们有必要在这里再对市场这种秩序所具有的特殊属性以及我们从市场秩序中获得的助益的性质作一番更为详尽的考察。一如我们所知, 市场秩序对我们实现自己的目的……去看看

第七章 海军次长 - 来自《战争赌徒山本五十六》

芦沟桥畔炮声隆,八月炮火燃华中;     齐心协力卫家国,斩敌魔爪建奇功。   1936年“二二六事变”后,军部法西斯以握紧手中的刀(指现役大臣武官制)来操纵内阁的内外政策,动辄即以不派出陆、海军大臣来解散内阁,使日本政权更迭更加频繁,对外扩张更富于冒险性、侵略性。   “二二六事件”后,海军大将永野修身取代了原海军大臣大角岑生,在新组建的广田内阁中任海军大臣,担任了日本恢复陆海军大臣现役武官制后的第一任海军大臣。19 36年12月,海军在定期人事变更时,永野找到航空本部部长山本五十六,打算让他出任海军次官。但永野为人……去看看

第二章 调查区域 - 来自《江村经济》

1.调查区域的界定  为了对人们的生活进行深入细致的研究,研究人员有必要把自己的调查限定在一个小的社会单位内来进行。这是出于实际的考虑。调查者必须容易接近被调查者以便能够亲自进行密切的观察。另一方面,被研究的社会单位也不宜太小,它应能提供人们社会生活的较完整的切片。  A·拉德克利夫·布朗教授、吴文藻博士和雷蒙德·费思博士①曾经讨论过这个基本问题。他们一致认为,在这种研究的最初阶段,把一个村子作为单位最为合适。费思博士说,应当“以一个村作研究中心来考察这村居民相互间的……去看看

引言 - 来自《佃农理论》

拉斯·沃林  有一段时期,几乎每位经济学家都理所当然地认为,买和卖犹如真空中的自由落体运动:没有任何障碍影响它们。进行这些活动所需的信息被认为可以自动获得,就像存在于空间的以太那样。谈成和做成交易无需耗费资源。更为精确的说法也许是:要么交易的发生被认为是不花费成本的,要么成本高得无法进行交易。在后一种情况下,许多经济学家也许很自然地会进而认为,需要国家提供帮助——这也被认为不花费成本。至于“企业”,则被视为外生给定的一组组技术上可能的投入和产出组合,附带有一种装置——类似于恒温器的东西——可不花……去看看

第十八章 从心理学上看演绎和归纳 - 来自《认识与谬误》

第一节   按照亚里士多德的学说:存在着两种推理类型或无矛盾地从一个判断推导另一个判断的模式:从较一般的判断到较特殊的判断,用三段论;从特殊判断到包含它们的一般判断,用现今所谓的归纳。如果形成科学或体系的判断能按照这些模式相互推导出来,那么它们便完全彼此适应而无矛盾。仅仅这一点就表明,新的知识源泉的开发不能是逻辑法则的任务,确切地讲,逻辑法则只是有助于审查从其他源泉引出的发现是一致还是不一致,若不一致则指明需要保证充分的一致。                  第二节   首先利用一个方便的例子,理解……去看看

十一 价格歧视:方法与应用 - 来自《产业组织》

   2009/10/01
上一章,我们介绍了价格歧视的分类以及各种歧视形式的理论基础。这一章,我们要更详细地考察厂商从事价格歧视的各种活动方式。在第一节,我们简单地考察一下马克卢普(Machlup)关于价格歧视方法的分类。然后,我们将更详细地考察传统的价格歧视,如;影剧院、电话业务、航空票价、医疗服务、国会信息服务、学院奖学金和商品券。在第二节,我们首先考察作为度量需求以及相应地规定价格的一种手段——搭卖;然后,讨论公用事业和电影经销商的多重定价问题;最后,我们考察精装书与平装书的销售、相同商品的不同牌号、药品销售。分类  上一章,我……去看看

历史的经验 前言 - 来自《历史的经验》

历史本来就是人和事经验的记录,换言之,把历代人和事的经验记录下来,就成为历史。读历史有两个方向:   一是站在后世——另一个时代,另一种社会型态,另一种生活方式,从自我主观习惯出发,而又自称是客观的观点去看历史,然后再整理那一个历史时代的人事 ——政治、经济、社会、教育、军事、文学、艺术等等,从各个不同的角度去评论它、歌颂它、或讥刺它。这种研究,尽管说是客观的批判,其实,始终是有主观的成见,但不能说不是历史。   二是从历史的人事活动中,撷取教训,学习古人做人临事的经验,做为自己的参考,甚之,藉以效法官、模仿它。中……去看看

第44部分 - 来自《大雪无痕》

寻找那两个杂务工的工作进行了好几天,真是说起来容易,做起来难。好不容易找到一个线索,那天方雨林带着一个侦察员骑自行车钻进市内一片杂乱老旧的居民区,远远地就闻到一股酸菜味。“有门儿了!”他俩不觉兴奋起来。因为有人告诉他们,那个双沟籍的杂务工,就搬到这一带来做腌酸菜的营生了。两个人被这浓浓的酸菜味刺激得 “呼哧”地嗅着鼻子,一路爽朗朗蹬车过来。来到一个大杂院门前向一个妇女打听。这时,不远处有一个瘦弱的男子正在从一个酸菜坛子里往外掏酸菜。另一个妇女急急忙忙地跑来跟那个瘦弱的男子低声嘀咕了些什么。那个……去看看

22 契约主义与民主 - 来自《自由、市场与国家》

   2009/10/01
一 导言如果不引入超个人的价值规范,从任何一种合理的与合法的意义上来解释政治过程的话,那么,政治必定被理解为是这样一个过程:独立的具有不同利益与价值观的个人,带着个人认为有价值的利益,为了使这种利益保持下去而展开相互作用的过程。如果接受了这个关于政治的本质的先决前提,则关于政治的最后模式就是契约论者式的。不可能存在别的可以存在的模式了。然而,这个先决前提并没有直接给出日常意义上的政治安排结构的含义,从而也没有给出“民主”的含义。我们必须承认,在日常用语中,‘非民主”的政治体制也许会从彻底的契约论者……去看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