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对新加坡的浪漫情怀

  现在的中国人与新加坡交往多数时候可以用华语,有的人产生同宗同种的感觉。好多中国人也视新加坡人为“自己人”,甚至有不切实际的期待。这些都忽略了别人是另外一个国家,它有它的国家利益。

  李显龙访台,国人莫名惊诧,甚至愤怒:蕞尔之国就因为有几个钱就敢与中国较劲,竟戳中国的心头之痛。而新加坡人却认为中国“以大欺小”,在李显龙未正式接班前,掴了李一巴掌,颇为委屈,甚至大有点燃小国曾有的戒心之势。国人很难理解新加坡的感受,让我们来看看中新关系的一些重要背景,也许就能明白中新纷争的发作机制。

  新加坡是自己人吗?

  说到中新关系,必须涉及马来西亚共产党。马共曾是共产国际的一环,它与中共、越共有密切的关系,马共1930年成立前,曾是中共的海外支部,名称为“中共南洋临时支部”,共产国际曾派胡志明指导工作,马共书记陈平最近有一本回忆录《别名陈平:历史的另一面》,书中披露中共是马共最重要的靠山,陈平还透露他本人受到过邓小平的接见和鼓励。邓向陈乐观地估计国际形势有利于马共进行武装斗争。笔者对这些史料无法予以证实或否认,因为中国官方出版物并未有此类事件的记载。不过,“解放全人类”的号召似乎间接地证明中国有过输出革命的事情,印尼1965年未遂政变,印尼认定中国有染,便发起大规模的反华排华浪潮。

  李光耀在回忆录写道,1976年,李光耀与华国锋会面,李追问华,中国怎么如此自相矛盾,支持马共在新加坡而非马来西亚搞革命,华国锋说:“详情我不清楚,但共产党无论在什么地方进行斗争,都必胜无疑!”
李光耀认为,新加坡是中台之外的第三个中国,民族、文化、语言的一脉相承,由不得我们否认,但对抗马共的决心,新加坡绝不会成为中共的特洛伊木马。

  1978年邓小平访问新加坡,中国要东南亚国家联手孤立苏俄北极熊。李光耀认为,东南亚没有所谓的“海外苏联人”在苏联政府支持下发动共产主义叛乱,有的却是受到中共和中国政府鼓励支持的海外华人,何况中国公开宣称同海外华人有血缘关系,甚至逾越“海外华人”归属国家的政府,直接号召他们,唤起他们对中国的爱国意识,怂勇他们返回中国实行四个现代化。正因为中国不断向东南亚输出革命,不为抵抗苏联,而是同中国对抗——这就是李光耀描述的东南亚的心态。

  邓小平问李:“你要我怎么做?”李光耀提出中止那些电台广播。从此之后,中国悄然改变对马共的政策,中共与马共的关系渐行渐远。

  输出革命使新加坡与中国保持距离。李光耀说:“我们不是马来人,不是中国人,不是印度人,也不是西欧人。”他始终强调新加坡人这一概念,虽然他们是华人居多的国家。新加坡对中国的疑心重重,不然难以解释新加坡是东盟成员中最后一个与中国建交的国家,时间是1990年10月3日,而且还是印尼与中国复交之后。

  现在的中国人与新加坡交往多数时候可以用华语,有的人产生同宗同种的感觉,甚至在外交场合,有的高官还有“血浓于水”的提法,这也是新加坡不能接受的。有一年,笔者曾参加某高官接见新方交通部长,中方官员要求说普通话,新方坚持用英语交谈,令双方都尴尬。

  好多中国人也视新加坡人为“自己人”,甚至有不切实际的期待。如:中国的统一是中华民族天大的事,作为华人居多的新加坡该支持中国的统一大业,至少不该做伤害中国人的事情。这些都忽略了别人是另外一个国家,它有它的国家利益。我们不能简单地把他们看作“自己人”。

  威权认同大于华人认同

  李光耀把西方先进理念和制度的精华巧妙地融入了一个拥有东方文化背景的社会,成功地创造了一个综合东方社会的廉洁高效的发展机制,邓小平去过新加坡之后,中国的报纸把新加坡形容为花园城市,不再称其为“帝国主义走狗”。邓小平感兴趣的是“新加坡社会秩序好,管得严,管理得好”,引进了西方的经济,又使社会稳定。

  中国开始学习并模仿“新加坡道路”,李光耀的一些治国策略也极大影响了中国的决策者。如:李光耀认为:对任何政府和人民而言,经济发展都必是第一优先。一般人最迫切需要的就是经济发展,即使高高在上的领袖嘴讲的另外一套,但你随便做个民意调查,问人民到底要什么?是随心所欲地写社论吗?当然不,他们要房子、医疗、工作,这是绝对,绝对,绝对毋庸置疑的。李光耀认为,一个国家要先有好领导,后有好政府。“据我40年来的观察,即使政府系统一塌糊涂,只要有优秀的强人当政,还是有差强人意的治绩和合理的进步。”

  在中国,处理经济改革与政治改革,政经发展与社会稳定的关系,是否有受新加坡影响的地方?中国对新加坡“华人认同”远逊于威权认同,中国推崇新加坡的亚洲价值观,推崇服从权威统治。更多的人对新加坡威权的认识,重威,没有看到新加坡社会的威,是柔性的威,是符合统治的威,并不完全是强人个人的威。我们千万不可忽略了新加坡所呈现出来的东方社会法治文化的色彩。

  有人形容,李光耀是一位具有绝对权威的家长,负责配制饭菜,但他不问大家不同的口味,因为没有吃饱的时候,吃饱是第一要务;而吴作栋时期,吴的为政风格有“开放和咨商式民主”,吴有意识地引入民主和制衡因素,他已在注重别人不同的口味。而李显龙前几天的就职典礼已有浓厚的亲民色彩。李显龙也说过这样的话,所谓大人物 “不是皇帝,不是宰相,是人民的代议士,人民不支持他,就是一个小人物。”也许李显龙看到了政治发展的现实是由为民执政向由民执政演化的趋势。人们也期待他建立一个强大的公民社会。

  建构文明冲突论的亨廷顿曾经批评新加坡“干净而严苛”,说台湾是“肮脏而自由”。国际上的一些学者对新加坡重视经济而忽略政治文化颇有微辞。近年,作为儒家权威主义政治偶像的李光耀本人也开始反思自己的亚洲价值观。

  他说,儒家文化不适合新经济时代,儒家文化的价值已过时,社会必须要发挥个人创造性。“尊重老人,老人未必有学问”。他也反思自己创造的精英官僚制度,把精英都吸入政府,使社会丧失竞争力。一位新加坡记者告诉我,李光耀是一个善于学习、善于反思的人,年逾80,他还上网,使用电子邮件与外界沟通。

  去年,笔者造访新加坡,吴作栋当时宣布部分开放措施,要在社会、文化、经济方面松绑,重造社会活力,高空弹跳近期登陆新加坡,“允许一些冒险行为,还有一点刺激,”目的是“建立一个敢于冒险的社会”,新加坡已觉察“政府万能”的心态妨碍多元化社会的建立,为了生存而必须让社会放松。

  依笔者的观察,新加坡人,特别是那些精英人才的归属感出了问题,若不放松社会,那些国际自由人很可能就离新加坡而去,这才是令新加坡政府最可怕的。

  小国不认小

  新加坡有“惊输”的文化,有小国特有的自尊敏感。

  中国的一些人,甚至包括一些智囊对李显龙访台的评论,多少都透出“大国的傲慢”,新加坡舆论反映强烈,觉得忽略他们的“小”,其实,新加坡这样的小国的外交已不是“小”能概括,在亚洲、东盟,以及两岸问题,新加坡的手法可堪称“大”。近些年,我一直留意新加坡在与中国交往中的战略技巧,有些作法有拿捏中国之嫌,实在真是不可小觑。

  李光耀一家与蒋家父子保持密切的关系,与李登辉,陈水扁保持良好的个人关系。比如,李登辉1989年访新,给足李面子,提升了李的个人形象,另一方面,1990年新加坡又与中国建交,并有良好的关系,在更早以前,新加坡投票支持中国重返联合国,事实上,这样的平衡,才有汪辜会谈在新加坡,李光耀本人也为两岸传话,虽然中国一直坚称两岸问题是中国的内政,事实上,相当多的问题新方扮演调停者的角色。台海局势紧张的时候,新加坡又派人大拉台商到新加坡投资,这些年,有不少台资企业在新加坡上市,李显龙这次访台,固然引起中方不满,但是台海真有战事,他是否又能从中扮演重要角色呢?当然台海局势紧张并不符合他的国家利益,但是在两岸中行走,是否又能多得些国家利益呢?

  1989年六四风波期间,新加坡以“居留权”向香港人派发5万张居留证,收获不少有才有产者。香港回归前政治纷争,港人对局势迷茫,香港最大的上市公司怡和股份迁往新加坡上市。还有一件不大公开报道的事情,1989年以后,滞留西方国家的中国各种人才,有多少被吸引到新加坡?八十年代中期,新加坡的人口应该不到300万,现在有410万,这中间有多少是中国大陆出去的人才?新加坡从来只字不提。每一次动荡,每次风吹草动新加坡都能从中揩到油,其手腕不可谓不高明。我用这些事实说明,这个小国拿捏中国是蛮有本事的,中国经常处在新加坡领导人的口头赞扬中陶醉不已,而别人却始终看中的是利益。这样的事情屡屡出现,我们那些有“天朝”心态的国人有什么好意思嘲笑别人的“小”,自己还不好好检讨一下自己有些粗糙的外交,跟着感觉走的国家战略!

  至少李显龙访台,我以为新方未必就是要阻碍中国统一,新加坡对台湾的做法还是有别于美国与日本。不过,中国政府历来有“阴谋论”的传统,中国人自己给自己订制了一个框:反对、阻碍中国统一就是我们的敌人。如果新方不明白中国的这个底线,不理解中国人对统一的思维,老是冲击这个底线,中新关系恐有本质的变化。

  原刊《凤凰周刊》2004年8月22日,感谢作者赐稿!

免责声明:本文仅用于学习和交流目的,不代表素心书斋观点,素心书斋不享任何版权,不担任何版权责任。

 

过渡时期的市民身份与市场逻辑

本文的完成得益于周晓虹教授在南京大学开设的「当代中国研究」博士学位课程的课堂讨论,谨此致谢。Dorothy J. Solinger, Contesting Citizenship in Urban China: Peasant Migrants, the State, and the Logic of the Market (Berkeley: University of California Press, 1999).一  随着农民流入城市速度加快和滞留时间延长,国内社会学界对他们的研究日益深入,关注点发生了转向,更多地开始对他们在城市社会中的职业、社会生活现状及其未来走向进行深描,研究目的也从单纯的对策性研究转向结合有关理论的探讨。  但从国家……去看看

新发展主义与古典发展主义

美国杜克大学社会学系   原载《社会学研究》2006年第1期  「标题注释」本文根据作者于2005年10月10日在清华大学、10月14日在上海财经大学的讲演录音稿整理并加笔而成。录音稿分别由清华大学社会学系施芸卿和上海财经大学经济社会学系李鹏峰整理。讲演中使用的部分英文表格由杜克大学社会学系冯秋实译成中文。作者在此表示感谢。  「内容提要」与注重保护国内市场,以自主品牌的高附加价值产品进行国际竞争的日本古典发展主义不同,中国的新发展主义积极地向外资开放国内市场,以廉价劳动力参加全球生产分工,并以加工贸……去看看

东亚非传统安全合作探究

文章来源:《教学与研究》2007年第9期[摘 要]  冷战结束后东亚地区出现各种不同类型的非传统安全威胁,推动了东亚地区非传统安全合作的进展。本文考察了当前东亚非传统安全合作的基本特征,分析制约东亚非传统安全合作主要因素,最后就目前合作模式提供了三种相互竞争的理论解释视角。[关键词]  非传统安全;传统安全;东亚合作请下载原文阅读。 去看看

自由主义知识分子的“精英意识”与30年代的“新专制主义”

20世纪10-20年代,大批接受西方现代教育、具有"民主"、"自由"等现代价值观念的知识分子学成归国,对中国的思想启蒙发挥过重要的影响。从10年代中后期的"新文化运动"到20年代末30年代初的"宪政运动",是自由主义思潮在中国的最辉煌的时代。但是此后不久,自由主义知识分子阵营发生了一次裂变。一部分自由主义知识分子,以蒋廷黻、丁文江、钱端升等人为代表,转而成为"新专制主义"的热心鼓吹者。  对于他们思想转变的原因,学界已有一些论述。如许纪霖先生认为:新式独裁的鼓吹者"绝非满脑忠君念头的旧派人物,而是堂堂留学英美的自由主……去看看

读一点胡适

我与作家韩石山在同一单位共事,他是专业作家,我是编辑。我们比邻而居,常在一起聊天。最近他告我,要到北京开一个有关语文教材改革的会,会是由国家教委主办的。主办者想听一听做过中学教员的那些作家的意见,所以就请了他。韩先生在乡下做过十几年中学语文教员,对于中学语文教材是很有看法的。他和我说起这件事时,我对他说,你去会上要讲这样一个意见:以后中学语文教材里能不能选一些胡适的文章。我与韩先生文字风格不同,对人对事的评价也常有分歧,但对胡适的看法却是一致的。他答应把这个意见带到会上。那个会要在十二月份才开,韩先生……去看看

高盛时代的来临

2010年5月5日,希腊民间爆发了一场声势浩大的全国性大罢工,并引发严重骚乱。此前,希腊的债务高达3000亿欧元,相当于GDP的113%。深陷债务危机泥潭的希腊政府为了削减赤字,争取援助,采取了紧缩政策,削减工资,增加赋税,降低福利,而这也正是引发本次罢工的直接原因。  随着希腊危机向爱尔兰、葡萄牙、西班牙等欧盟国家蔓延,欧盟27国财长5月10日凌晨决定,设立一项总金额高达7500亿欧元的救助机制,帮助可能陷入债务危机的欧元区成员国。2009年,希腊经济总量约为3422亿美元,只占欧元区经济总量的2%左右,而这小小的2%竟然将欧元区的98%拉下了……去看看

中国省际物质资本存量估算:1952-2000

   2009/10/01
原载《经济研究》2004年第10期  摘要:本文通过回顾和比较已有研究中国资本存量的相关文献,考虑到中国国内生产总值历史数据的几次重大补充和调整,本文对各年投资流量、投资品价格指数、折旧率/重置率、基年资本存量的选择与构造以及缺失数据进行了认真的处理和研究,并在此基础上利用补充和调整后的分省数据,根据永续盘存法估计了中国大陆30个省区市1952-2000年各年末的物质资本存量。  关键词:省际资本存量;固定资本投资价格指数;经济折旧率  *本文是张军主持的研究项目“资本形成、投资效率和经济增长的实证研究:1978-20……去看看

当前我国经济与社会发展形势分析和若干建议

一、我国经济增长模式正在经历明显的转变   如何认识当前我国经济形势?这需要从历史发展的角度和国际比较的视角来认识。总的评价是,我国经济形势正处在建国以来相对稳定、持续增长、经济效益明显改善、生态环境效益开始改善的良好时期。   “九五”期间比“八五”期间GDP年平均增长率下降了3.7个百分点,但经济增长质量和经济效益明显好于“八五”期间。突出表现为:经济波动系数处在建国以来最低水平;实际财政收入增长率明显超过GDP增长率,财政收入占GDP比重提高了6.2个百分点,中央财政收入占GDP比重提高了3.5个百分点;从高……去看看

“以厂带村”与农村发展

原载《中国农村观察》2004年第5期  *本文的主要内容曾在德国维腾大学(University of Witten/Herdecke)与北京师范大学联合举行的“中德第一届演化经济学研讨会”(The First Sino -German EvolutionaryEconomics Workshop)(2004年3月11~13日)上做过介绍。初稿完成后,作者也曾先后被邀请到北京大学中国经济研究中心(2004年3月26日)、英国利兹大学(University of Leeds)东亚系(2004年4月21日)、德国波鸿大学(Ruhr -University -Bochum)东亚系(2004年5月19日)和德国马堡大学(Philipps -University -Marburg )经济系与汉学系(2004年6月4日)为这……去看看

宪政转轨中法政学人的使命

来源:《战略与管理》(内部版)2010年第3/4期合编本  上篇:宪政转轨与法政学人的出场  我想谈这个话题,是基于三个机缘。第一个机缘是,中国的宪政发展已经随着经济的巨大进步而启动。中国的GDP即将步入世界前二,中国的国际地位明显提升。美国总统奥巴马很严肃地跟温家宝讨论G2的事情。到这个关头,中国的政治发展下一步究竟怎么走的问题,需要有一个基本的断定了。在我看来,中国政治发展就是要从一个中央集权的政治机制走向一个宪政的政治制度安排。这样一个政治制度安排,有几个要点,对于政治发展来说非常关键。第一,就是宪政民主……去看看

熟悉的陌生人

那一天下雨,他对巴黎的雨天和林荫道由衷赞美,于是对中国怎么也看不顺眼。他相信中国的幼儿园大多在贩婴杀婴,相信中国的瓜果蔬菜统统污染含毒,相信中国根本不可能有历史和哲学,即使有的话,也只可能是赝品。他比我所见到的任何西方人都要厌恶中国,虽然他侨居十载还只能说中文而说不好法语,只能在那里的华人区混生活。    我理解这样的谈话。他必须夸张,必须在我这个萍水相逢的同胞面前夸张,否则他怎么能为他的十年漂泊作出解释?怎么能为他丢弃学业而在异乡的商场里打工找到一个合适的理由?    我对中国的很多事情也很不满意,但……去看看

2003年一季度欧元区的经济形势分析

[摘要]受伊拉克危机带来的不确定性的影响,2003年第一季度,欧元区私人消费增长势头减缓,投资徘徊不定,对外贸易处境艰难,但核心通货膨胀率走低,欧元升值基本受到欢迎。实际GDP按季度计算今年一季度为-0.1-0.3%,二季度为0.2%-0.5%,2003年全年经济增长率为1.3%左右,低于欧盟委员会2002年秋季预测的1.8%的水平。   2002年,欧元区从2001年第四季度短暂的经济衰退中走了出来,出现复苏,但回升速度不快,并从2002年夏季开始再次走缓,第四季度GDP按季度计算仅增0.2%,低于前三个季度0.4%的水平,全年实际GDP增长0.8%,比上年降低0.7个百分点。进入……去看看

论土地发展权转移与交易的“浙江模式”

原载《管理世界》2009年第8期  内容提要:本文在系统考察中国建设用地计划管理模式下的土地利用指标、耕地保护指标和占补平衡目标及其对经济发达省区发展空间约束的基础上,详细介绍和总结了浙江省在土地发展权转移和交易两个维度进行的土地计划管理政策改革的系统性尝试。我们提出,存在一个一个土地发展权转移和交易的“浙江模式”,并归纳出这个模式的几个基本要点。作者认为,浙江已经进行的土地利用体制改革实践,不仅具有新制度经济学和转轨经济学层面的重要理论价值,也对我国未来耕地保护、土地跨区优化利用乃……去看看

民间美学与极权话语

由郭沫若和周扬於1958年根据各地采编的民歌所汇集的《红旗歌谣》概括了二十世纪中国的群众文艺处於官方鼓动的巅峰状态时的基本面貌。1958年4 月14日的《人民日报》社论〈大规模地收集全国民歌〉提出,收集民歌一方面「对於诗歌工作者们作为充实自己、丰富自己的养料」,「与群众相结合,拜群众为老师」具有重大意义,另一方面使「鼓舞人民、团结人民」和「促进生产力」的伟业「能够收到很大的效果」。   ◎劳动阶级的文化表达及其「现代」意义   从《人民日报》社论的第一点可以看出,从某种意义上说,新民歌运动似乎是反右运……去看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