经济组织与交易成本

  (Economic Organization and Transaction Cost)

  科斯(Coase)定理的一个重要引申是,如果所有的交易成本都为零,则不论生产和交换活动怎样安排,资源的使用都相同。这意味着,在没有交易成本的情况下,各种制度的或组织的安排提供不了选择的根据,区此也不能用经济理论来解释。不仅经济组织是随机决定的,而且实际上谈不上有什么组织:生产和交换活动都只是由市场的看不见的手引导的。

  但是组织或各种制度的安排确实存在,而且为了解释它们的存在和变化,必须把它们视为在交易成本的约束下选择的结果。

  在最广泛的意义上,交易成本包括所有那些不可能存在于没有产权、没有交易、没有任何一种经济组织的鲁宾逊·克鲁索(Robinson Crusoe)经济中的成本。交易成本的定义这么宽广很有必要,因为各种类型的成本经常无法区分。这样定义,交易成本就可以看作是一系列制度成本,包括信息成本、谈判成本、拟定和实施契约的成本、界定和控制产权的成本、监督管理的成本和制度结构变化的成本。简言之,包括一切不直接发生在物质生产过程中的成本。显然,这些成本的确很重要,把它们称为“交易成本”,可能引起误解,因为它们甚至在像共产主义国家那样的经济里,也会赫然耸现。

  从定义上看,一个组织总要求有人去组织它。在最广泛的意义上,所有不是由市场看不见的手指导的生产和交换活动,都是有组织的活动。这样,任何需要经理、主任、监督者、管理者、实施者、律师、法官、代理人,或甚至中间人的活动安排,都意味着组级的存在。这些职业在鲁滨逊经济中,是不存在的,给他们的工作支付的工资,就是交易成本。

  当把交易成本定义为一切在克鲁索经济中没有的成本,组织被同样广义地定义为任何要求有看得见的手服务的活动安排时,就出现一个推论:所有的组织成本都是交易成本,反之亦然。这就是为什么过去20年间,经济学家总是竭力用变化的交易成本来解释各种组织结构形式的原因。

  一些明显的例子可以说明这一点。一个工厂(一个组织)的工人,可以由计件或计时工资的办法支付其工资。如果测定和监督的成本(交易成本的一种类型)为零,那么不管哪种做法都会产生相同的结果。但是在这些成本大于零的情况下,如果测定产量的成本相对较低,那就很可能实行计件工资。而如果测定时间和监督生产的成本比测定产量的成本低,就很可能选择计时工资。再如,有些饭馆(也是一种组织)按所卖食品的数全计价,另一些实行自助餐,在每人固定的价格下,允许消费者随便进餐。确定人和确定所消费食品的数量的成本与食品的基本成本之比,决定了会选择哪一种做法。如果完全没有交易成本,工厂或饭馆首先就不会存在,因为消费者会直接从生产商品和提供服务的投入所有者那里购买。

  早在1937年,R·H·科斯就用决定市场价格的成本(交易成本),解释了厂商(组织)的出现。当测定各个工人各自的贡献和议定一个产品的各部件价格的困难,使交易成本很大时,工人就会选择在一个工厂(厂商)里工作;他通过合同支出了他的劳动使用权,自愿服从看得见的手的管理,而不是自己通过市场的看不见的手向消费者出卖他的服务或产品。因此可以说,厂商取代了市场。随着这种取代的发展,决定价格成本的节约将遇到厂商内部监督和管理成本的上升的反作用。当在边际上,前者成本的节约与后者成本的提高相等时,就达到了均衡。

  厂商对市场的取代可以看作是要素市场对产品市场的取代。如果所有的交易成本都为零,那么两个市场就会是不可分割的,因为顾客向生产要素所有者支付的款项等于向产品销售者支付的款项。在这样的世界里,认为要素市场和产品市场是两个共存的实体,十分荒谬。

  交易成本的存在是要素市场与产品市场分离的前奏。然而,在某些安排中,譬如,使用某种计件工资,一种市场与另一种市场的分离,也许成为不可能。因此,把厂商看作是对市场的替代,或把要素市场看作是对产品市场的替代,不如更正确地把它们看作是一种类型的契约形式对另一种类型的替代而作出的组织选择。在这些情况下,组织安排的选择实际上是契约安排的选择。

  当把组织选择看作是契约选择的时候,要画一条清楚的线把一个组织与另一个组织区别开来,常常是不可能的。例如拿厂商来说,持有就业契约的企业家(到底是企业家雇佣工人还是工人雇佣企业家并不清楚),可能与其他厂商签订契约;订约者可以再订约;再订约者可以进一步再订约;一个工人可以与几个“雇主”或“厂商’签订契约。如果这种契约链允许扩展,这个“厂商’可能囊括整个经济。以这种观点来看,厂商的规模变得不确定和不重要了。重要的是契约的选择和决定这种选择的交易成本。

  传统的经济分析局限于资源配置和收入分配。在这种传统中,契约安排作为一类现象一直受到轻视。在一个由交易成本复杂化了的世界里,这种忽略不仅使无数有趣的现象无法解释,而且实际上模糊了对资源配置和收入分配的理解。在传统分析中,组织或制度经济学或各种经济体制的运行,从来没有被放到适当的位置上。几代学生都被告知,各种“不完全性”,导致了一些似乎是神秘莫测的现象:政策被“误导了”,或反垄断专家们攻错了目标。

  引进新的和更正确的思想其代价一定很大。甚至在今天,教科书还只是通过固定工资和租金支付来讨论边际生产率理论。可是经济学家一直知道,(仅就劳动而言)工资支付可以有计件工资、奖金、小费、佣金或各种分享安排等多种外围形式,甚至工资率就可以有好几种。每种契约都意味着不同的监督成本、测定成本和谈判成本。而且,每当选择了不同的契约安排时,随着看得见的手的作用,经济组织的形式都会发生变化。

  契约安排的选择当然不局限于要素市场。在产品市场里,像搭卖、全面抬价、或俱乐部的会员费这样的定价安排,也同样可以用交易成本来解释。而且企业组织合并、特许权利各种形式的一体化经济组织,现在也开始被看作是交易成本现象了。的确,对百货商店和购物中心进行仔细观察,就可以发现中心代理商与单个售卖者之间、以及售卖者自己之间的定价和契约安排,这些都是教科书经济学所不能解释的。

  交易成本通常很难测量,而且正如前面提到的,也难以把一种交易成本与另一种交易成本分开。然而,只要我们能够指出这些成本是怎样在不同的可见环境中变化的,就可以避开测量问题,而且如果以边际的变化来看,它们的不同类型也就可以分开了。这两个条件在解释组织行为中,对推导包含于其中可以检验的东西,是必要的。

  用交易成本分析制度(组织)选择,优于其他三种方法。一种方法主要研究刺激。然而,在理论上,刺激是观测不到的,如果我们用实施成本来研究这个问题,就能更好地得到可验证的命题。第二种方法是采用风险。但是很难确定风险在不同情况下怎样变化。许多风险问题,譬如协议能否兑现的不确定性问题,也是交易成本问题,直接用交易成本来分析,更容易处理。最后,交易成本分析中,一些最近的进展,要求把注意大放到体现在不诚实、欺骗、逃避责任和机会主义行为里的成本上。可是这些都是不明确的术语,不论它们描过的是什么,在某种程度上总是会被发现的。就我们能够确定的鼓励不诚实特殊交易成本的程度而言,这种模糊的解释就不再需要了。最终要搞清楚的是,在什么意义上,我们可以说一个人“越来越不诚实”或“越来越是机会主义的”?

  分析经济组织的交易成本方法,可以从几个参与者扩展到“政府”或甚至国家本身。在较低层次上,共管单位的所有者们几乎可以作为一种具有特定细则的统治形式,他们选举委员会来实施共同关心的事物,决策由多数票决定。投票选举的交易成本比一定条件下的利用价格和美元的选举的交易成本小,不重要的事情甚至可以授权给一个“独裁的”经理,从而进一步削减投票成本。同样,一个特定地区的居民可以选择合并为一个城市,选举他们自己的市长,建立制定法规的委员会,雇佣消防人员和警察,并决定其他公共事宜。

  私人产权具有一种独有的优点,允许个人财产的所有制可以有不参加某一组织的选择。这种选择是对采用具有较高交易成本的组织的有力制约。确实,由多数票决定的原则,一个特定地区的家庭可能会丧失不参加一个城市社团的选择(不像一个工人,在自由企业经济里,总是可以选择不加入一个“厂商”)。但在具有私人产权的社会中,多数票原则的目的,在于削减交易成本。不愿意的居民通过行使他自己的判断力,可以卖掉他的房子,搬到其他地方去。

  在竞争条件下,私人产权进一步削减了交易成本。一个想征募其他资源的所有者参加他的组织的企业家或代理商,在竞争下必须提供有吸引力的条件,而只有他的组织能够有效地削减交易成本,这一点才能达到。另一方面,冒着失去他的工作的风险,资源所有者为了在竞争中加入组织,会更尽力把业务经营得更好。

  当一个组织扩展到包括整个国家时,不参加组织的选择和竞争的作用当然会受到限制。如果国籍由出生所决定,则不加入该国籍的选择就受到限制,国家之间吸收成员的竞争,肯定要弱于在一个国家内各组织之间的竞争。这种成本削减机制的缺乏在共产主义国家更为显著。在那里,公民没有在国家内部选择组织的权利。

  共产主义国家可以看作是一个“超级厂商”,在其中的同志们没有不参加的选择。每一个工人都被指派到一个特定的工作岗位上,由各级官员的看得见的手来监督和指挥。在这一方面,共产主义国家极其类似于科斯所称的“厂商”,在那里,工人被直接告诉去干什么,而不是通过市场价格的引导。但是共产主义国家缺乏市场价格,并不是由于决定价格的成本;而是在没有私人产权的情况下,市场价格根本不存在,各级行政机构的看得见的监督成了遗留下来对秩序混乱的替代。

  组织管理的交易成本在共产主义国家必然要比在自由企业经济中高,因为前者没有不参加的选择,没有组织间吸收成员的竞争和引导成员好好工作的竞争。

  如果组织管理的交易成本为零,共产主义国家中的资源配置和收入分配就会和在自由企业制度下一样:消费者的偏好可以不花成本地表现出来;拍卖商和监督者可以免费提供所有搜集和处理信息的服务;工人和其他生产要素可以没有成本地被指挥着按照消费者的偏好进行最佳的生产;每个消费者都能得到符合自己偏好的商品和服务;每个工人得到的总收入,按照任何一些无需成本、大家同意的标准,无需成本地由公断人决定并等于他的边际生产率加上除劳动以外的一切其他资源的租金的份额。然而这样一种理想的情形显然还不存在。

  我们由此得出结论,共产主义国家的经济实绩,根源于组织管理的交易成本高。在约束最大化的假定下,共产主义国家生存的原因与任何“低效率”组织生存的原因一样:即,改变组织(制度)安排的交易成本非常之高,以致不可能改变。这种成本包括得到有关其他制度运行信息的成本,使用劝告或强制的力量改变特权集团的地位的成本。这些特权集团的收入,在别的经济组织形式中,也许要比在现行的制度中要低。

免责声明:本文仅用于学习和交流目的,不代表素心书斋观点,素心书斋不享任何版权,不担任何版权责任。

 

地方政府、制度、技术外溢与企业集群的默示性知识

原载《管理世界》2006年第2期  「标题注释」此文是教育部“中国民营经济制度创新与发展问题研究”(编号:03JZD0018)、国家社科基金(编号:04CJL002)、中国市场经济国家哲学社会科学创新基地(985)、天津市社科规划项目(TJ05—JJ001)、国家社科基金“工业反哺农业与城乡协调发展战略研究”(05)  「作者简介」作者单位:邓宏图,南开大学经济研究所;康伟,南开大学国际商学院。  「内容提要」本文基于对集群的传统认识和主流经济学解释,结合中国经济的特定背景,构建了一个企业集群分析模型,围绕制度、技术(知识)创新等变量对企业集群的发展……去看看

中国人的冲突观

[内容提要]:西方广泛开展组织冲突研究起始于20世纪60年代,近年来在内容上和深度上都有所发展。然而,我国学者对组织冲突研究尚处于起步阶段。本文介绍了西方冲突理论及发展,并通过实证研究从多个方面验证了中国人的冲突观具有讲和谐团结、避免冲突的传统色彩,最后对组织冲突理论研究和冲突管理实践的发展提出了建议。[关键词]:西方冲突理论 冲突观 冲突管理  冲突是人们平常生活和工作中经常遇到的现象。但直到20世纪60年代后理论界才开始重视冲突问题,行为科学、社会学、心理学等学科逐渐把冲突作为研究对象。从心理学的角……去看看

如何通过发展小企业来扩大就业

一、我国就业状况已经进入一个形势十分严峻的阶段   1998年,我国城镇实际失业人口已达1540-1600万人,乡镇企业实际失业人员达1700万,农村剩余劳动力估计在1.5-1.6亿。 我国现阶段的失业属于结构性失业,随着产业结构的调整日益深入,失业呈现出突发性和大规模性等特点。结构性失业问题将随着中国加入世界贸易组织而更加尖锐地反映出来。失业问题已经成为了目前我国经济发展道路上最大的挑战,直接关系到我国经济发展是否能够顺利进行、我国社会是否能够保持安定团结等关键性战略问题。   因此,我国在制定经济政策过程中,反失……去看看

和平崛起与国家良治

在中国和平崛起的道路上面临很多问题,其中市场能解决一部分,但还有很多是市场解决不了的。   最后人们会发现,不是你要不要政府,而是政府是惟一能解决大量发展问题的机构。我只能寄希望于它。合理的做法不是抛弃它、破坏它,而是改革它。   不仅要改革政府,也要使社会都认识到国家基本制度的含义和意义,迫使政府进行改革。这也是对社会的一种改良。   21世纪:多元世界   《21世纪》:“21世纪是中国世纪”是目前的一个说法,不知你认为这个说法能否成立、在何种意义上成立?   王绍光:这个说法有很长历史了,更多表达人们一种……去看看

新中国成立初期新闻发布活动的历史考察

原载《新闻与传播研究》2009年第3期  内容提要:本文从制度史的角度,对新中国刚刚成立时,中央人民政府和地方政府颁布的相关新闻发布管理办法进行了研究,重新发掘了新中国早期新闻发布制度的政治传播学意义。由于新中国成立早期的媒体状况比较特殊,文章对相关新闻发布管理办法的框架、内容、新闻发言人角色,以及执行效果都进行了分析,并与2008年5月份出台的《政府信息公开条例》进行了一定程度的对比研究。  近年来,新闻发言人制度作为政府信息公开和民众知情权保护的重要手段,受到中央和地方各级政府部门的高度重视和积极建……去看看

经济发展和村委会选举的关系

作者:美国杜克大学政治系niou@duke.edu。  经济发展和村委会选举的关系  以1998年正式颁布村委会组织法为标志,中国村委会选举经过试点、示范、试行的漫长过程,进入了全面推进的新阶段。与此同时,美国学术界有许多学者对影响村民自治的多种因素进行了深入研究。这方面的研究,主要探讨了村民自治实行和推动过程中的政治因素(高亭亭1996,李连江和欧博文1999,欧博文1994,  Kelliher 1997,史天健1999b,Thurston 1998)和经济因素(Lawrence 1994,欧博文1994,戴慕珍1996,史天健1999a),以及选举对村委会干部治村态度的影响(墨宁……去看看

福利慈善、社会资本与社会发展

原载《广西民族研究》2005年第4期  「内容提要」社会的成熟不仅仅意味着经济的发展,更是一个社会作为整体的全面发展,中国社会已经深刻意识到这一点,并大力提倡可持续发展社会以及和谐社会这样的概念。社会的和谐和健康发展所需要的也不仅仅是经济资本,也需要政治或政府力量,也需要社会各方面的参与。倘若将这些社会资源和力量视为社会资本,宗教无疑是其中一个相当重要的组成部分。根据1996年国务院《中国的宗教信仰自由状况》白皮书的数据,中国的宗教信徒有1亿多人(注:由于这是10年前的官方数据,多数研究人士同意中国目前的宗……去看看

北京市流动人口的最新状况与分析

   2010/07/22
原载《人口研究》2007年第2期  「内容摘要」本文根据2006年北京市1‰流动人口调查数据分析了北京市流动人口的结构、分布、经济状况和居住状况等特征。研究发现,北京市流动人口正在发生结构性的变化,其家庭化的趋势明显;北京的经济优势是吸引流动人口来京的最主要原因;流动人口在京滞留时间较长,很多人已经成为事实上的北京人;流动人口的流动渠道和实现就业的渠道具有非正规的特性;流动使绝大多数人实现了职业身份的非农化,但在进城后流动劳动力继续向上流动的机会减少。另外,本文也探讨了在京流动人口在劳动就业、社会……去看看

私有财产权:宪政的命门

在当今的中国,对宪政的紧迫性比以前已有更为普遍的共识,但是许 多人对宪法是否应该保障私有财产和相应的私有财产权却有很大的保 留。其中的一个主要顾虑,就是担心普遍保障私有财产会使那些贪官 的赃产合法化。这种顾虑有一定的道理。因为宪法很难对正当来源的 财产与来源不当的财产作出明确的区分,况且法律上还有很多漏洞。 然而,另一方面,在中国目前私有财产权得不到宪法明确承认的浑水 里,有权者可以名正言顺地从社会上大肆攫取财产,而无权无势的百 姓的财产则更难得到保障。潜藏在这种顾虑背后的似乎是一种玉石俱 焚的心态……去看看

关注中国高等教育收费问题

中国高等教育收费是近年来人们普遍关心的热点问题。因为高等教育收费关系到千千万万的学生及千千万万的家庭,是社会经济生活中的大事。高校收费合理与否,不仅关乎高校的社会形象,更关乎国家的形象,关系中国社会和谐、持续发展和民族振兴。  中国高等教育收费的演变  从新中国成立到1988年的数十年中,中国高等教育一直都是“免费的午餐”。这是国家对高等教育的重视,社会主义制度优越性的体现。直到1989年,国家开始对高等教育实行收费,其实当时的收费也只是象征性地只收200元,但却是高等教育收费改革迈出的第一步。1994年以……去看看

农民问题的实质是人权问题

2003年2月12日本文主要观点:1、在学者和官方眼中,存在着三种分别基于发展概念、稳定概念和权利概念的三农问题;2、现有的三农解决方案,均表现为每一个具体措施面对数不清的具体困难,无法推行,因而必须寻求全盘解决的方案;3、应该从捆绑起来的三农问题中剥离出农业和农村问题,农民问题才是三农问题的核心;4、农村是中国的第三世界,农民问题相当于印度的种姓制度和南非的种族隔离制度,农民问题的实质是人权问题;5、农民民权运动的目标不仅仅是改革户口管制,而是要实现户口背后和户口之外的平等的权利和利益;6、农民平权已经具有现实的……去看看

泛审美时代的快感体验

[内容摘要]:技术和市场在文化领域的强力介入使当今时代出现了一种明显的文化泛化与审美泛化的趋势,其具体表现就是大众文化的崛起与日常生活审美化的转型。面对这种深刻的世俗化和广泛的民主化浪潮,高雅文化的至高地位和传统研究的学科视野经受到强大冲击,传统的经典艺术的创造方式和审美批评理念不再适用于新兴的大众文化或者大众艺术。从经典艺术美的陶冶到关注身体感觉和生理欲念的快感美学,从经典艺术的“人”之代言到当代文化的大众体验,从经典艺术的文字想象到大众文化的图像复现,从经典艺术的观念幻象到大众文化的身体……去看看

[作者惠赐]寻求方法

中西文化的差异,不仅在两千多年前的源头上很明显,在世界进入近代以来的五百年间,更明显。   英法两国,可说是西方文化的两个典型代表。在世界进入近代以后,两国的思想家率先感到时代的变化,作出反映,最突出的人物是培根和笛卡儿。这两位出生在十六世纪后半叶,生活到十七世纪前半叶的思想巨人,为了认识新世界,创造新世界,不约而同的都把认识论提高到哲学的中心位置,为人类思想方法的更新而努力。培根写了《新工具》,于1621年10月出版,照麦考莱的说法全欧的贤人学者都极表崇仰。笛卡儿于1637年第一次出版的作品,就是《谈谈方法》,影响……去看看

我的农民父亲

2007年11月,我的农民父亲84岁了。这几年,我因为在忙着当“专家”,东奔西走,乡下的父亲难得见到我,惹得我外地工作的侄子也发邮件来“声讨”我了;父亲又笃信“七十三、八十四”的古谚;因此,我决定无论如何要回乡给父亲做84岁的生日。父亲生日那天,我及时赶了回去,父亲很高兴。因为我们的家已经在多年前搬到小城镇,所以双耳失聪的父亲也不管别人说什么,一见到我就抱怨起他见不到“责任田”的苦恼来,我用纸笔告诉他,其实家里的田早已转包给别人了,他一脸失落的样子。望着眼前这位与田打了一辈子交道的老者,我心里不知道是什么滋味。我写了……去看看